第125章改改规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39:19 字数:3466 阅读进度:125/1780

虽然只是个小型碰头会,大家还是都鼓掌了,只有办公室主任李菊埋头记着什么。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想,李菊之所以会参加这个班子会议,应该是因为她作为办公室主任,负有会议记录的职责。她不鼓掌,肯定是与一早两人的争吵有关系。梁健也不去在乎。

接着朱庸良就把班子成员逐一介绍了下。梁健这就知道了,自己上首一头花白头发的是常务副部长邵有康,主要分管办公室和人才工作;王兆同下首四十来岁的是副部长江海宏,分管基层组织;王兆同副部长分管干部工作。

朱庸良又道:“我再说说分工问题。部里的这几块重点工作,目前都有副部长分管。现在梁部长来了,我们肯定要做些调整。但今天的会议上,我们暂时还定不了。因为我们组织部不像其他部门,说调整分工就随便调整一下。组织部是区委的组织部,胡书记也相当关心我们的工作,所以我有了一个设想,但必须先跟胡书记汇报了,我们再具体分工。不过,这也不等于说,梁部长近期就没事做了。当前有一项重要工作任务,先需要梁部长负责主抓一下,梁部长你看行吗”

梁健心想,我一新来的,如今分工还没下来,哪有资本讨价还价还是先听听什么事来着吧。于是道:“朱部长你尽管吩咐。”

朱庸良就把市委组织部长魏洋要来长湖区考察党员服务中心的事情说了,朱庸良道,这段时间江海宏副部长另有要事安排,这个迎接考察的准备工作就重点交给梁部长来做。朱庸良还说,初定考察的点放在十面镇的镇南村,梁健刚从十面镇出来,情况熟悉,相信能够顺利完成。朱庸良说,准备工作明天就启动,这次魏部长来,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精心准备好。梁健接受了任务,说全力以赴。

碰头会到了尾声,朱庸良对王兆同道:“王部长,你分管干部,又跟梁部长一个办公室,待会你带着梁部长到各个科室转转,熟悉熟悉。”王兆同答应道:“没问题,我本就有这个打算了。”

大家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准备散会,不料朱庸良又道:“还有一个事,我趁大家都在,再强调一下。”

一把手还有话说,大家对望一眼,又都坐了下来。朱庸良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再看了眼对面的李菊,才收回了目光:“我下面要说的,是我们部里的工作规则,在这里再强调一下。梁部长是新来的,可能不了解,其他同志在部里都有段时间,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是再强调一下,也是为了加强团结,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一是关于到我办公室报告情况的事情。我一般情况下一天事情都比较忙,所以我让办公室统筹我的时间,所以各位部长如果以后有事情来我办公室报告也好,沟通也好,先请告知办公室,李菊主任会来问我有没有空,如果有空她第一时间会来告知,如果没有时间我们再约,这主要是统筹时间考虑。可能有些同志,会认为这是官僚主义,但我说,这不是,这是时间管理”

梁健耳朵听着,心里回味着这些话,心想,这些话可都是在说给我听啊看来,李菊在部里的脚跟还是很稳啊,这是朱庸良在替她说话啊。他抬眼去瞧李菊的神情,不想她也正拿眼睛瞅着自己,眼神中跟先前完全颠了个了,此刻眼神中还真是那个得意,挑衅地直视着梁健。

梁健毫不示弱,心道,鸟啊,有人挺你,你就乐颠了虽然我是新来的,但在这个部里到底我也是班子成员,你不过是一个中层。不是我故意欺负你,有些该说的话,我还是得说。朱庸良说完了,特意又向梁健问了一句:“梁部长,你看怎么样”

梁健想,既然问我,那我就借着机会发表一下看法,如果此刻不说,以后人家就会把你当空气,现在就兴“话语权”这个东西。于是,梁健当仁不让地道:“朱部长,我是新来的,不知说得对不对不过我还是说说吧。先前,为这个事情,我还和李菊主任有过争执。我想,组织部是干部娘家,如果连我们副部长要见朱部长,还要经过办公室同意,那么其他干部,其他群众想要见部长,不是难上加难啊朱部长考虑工作效率肯定是对的,但我想作为干部之家的组织部,也应该考虑自身的形象,如果让别人误认为是领导架子大,不近人情,脱离群众,那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我有个建议,去除这个规矩。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朱部长真有事或者忙着,我们也不会胡乱打扰的,这个请朱部长要相信我们,相信干部。”

谁都没有想到梁健,会如此直截了当说这一大通。朱庸良脸都有些青了,其他三位副部长都面面相觑,办公室主任李菊,干脆白了梁健一眼,接着就注视着朱庸良会有什么反应。

朱庸良不快地想,一来就想翻天啊他旁顾左右:“邵部长、王部长和江部长,你们三位是什么想法,也觉得这个规矩要改改”

三位副部长心里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他们对于李菊平时有不满意的地方,李菊仗着朱庸良的支持,有时对三位副部长也不放在眼里,如果取消了办公室通报的规定,等于是把李菊撂在了一边。可他们也知道,朱部长不会轻易改变这一规矩,规矩是他立的,如果谁提出反对,其实就是对他本人的挑战,因此犹豫不决,好不纠结。

朱庸良也担心还有人会提出意见来,没等多久,就道:“既然大家都没其他意见,那么我们还是维持原来的规矩。这个规矩已经延续这几年了,不能说改就改,希望大家能够严格遵守,这件事情就这样吧另外一件,就是加班的问题。乐于奉献,是组织部的特色。我们的工作很忙,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希望大家不仅要求下属加班,还要带头加班。”

梁健关于加班的事情也有话说,他道:“朱部长,我觉得,有事情忙加班是应该的,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带头加班不就变成”

朱庸良实在挂不住了,道:“梁部长,你刚来部里,有些情况还不了解。你赶紧先了解情况,有关规定你只要遵守就行了。等一段时候,你对部里的工作了解了,再提建议行不行”不等梁健回答,朱庸良道:“先散会吧”

梁健见朱庸良已经近于发火,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意思,更何况,今天他说这些,并不求特别的效果,只是表现一种态度,给众人留下一个印象,那就是,我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这一目的应该说是达到了

大家离开朱庸良办公室。见证梁健不被待见的李菊,心情一个爽啊,抢在他们前面,甩动着手臂心情大好地回办公室,连臀部扭得都异常招摇。

梁健瞧着这个可恨的李菊,心想,让你扭,到时候让你裸着身子在我面前扭。梁健突然有种想要收服这个女人的冲动。梁健又觉奇怪,恨一个女人,想得怎么会是想要征服了她

回到办公室,梁健还是不爽。先前对朱庸良的印象是知识、大度这一类型的,经过了那个碰头会,印象简直颠覆,冲向了无知、狭隘这一类型。

王兆同从办公桌上拿了玻璃水杯去倒茶,看到一个用过的塑料纸杯,就问梁健:“这是你用过的”梁健说是的。王兆同就给梁健的纸杯中续上了茶,亲自端给梁健。

然后他又回去拿了自己的茶杯,带上了办公室门,坐回了椅子上,道:“梁健,请你原谅,刚才没有替你说话。”梁健喝着王兆同给倒的茶道:“我不能要求你们什么,我也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王兆同道:“有些话,我们不能说,你新来的,说说也无妨。其实大家听着都特解气。”梁健道:“我无非做了回愣头青。”王兆同道:“那也不仅仅如此,至少大家看到了你的血性我相信,朱部长也应该看到了。但身为部长,他肯定不能答应你今天的要求,即使他知道让办公室做中间通报者这件事不是很对,他也不能允许你彻底推翻它。”

梁健抿着浆纸味的茶,细细品味的却是王兆同的话,然后问道:“你是说威性问题”王兆同在办公室对面,朝梁健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不愧是青年才俊,一点就通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是朱部长,一个做法从你担任组织部长以来就是这么做的,突然来了一个副部长,一来就提意见说要改,你能接受吗就这么换位思考想想,就能想通了”

办公室的方羽来给王兆同送文件。王兆同让方羽等等,说浏览一下就还给她。方羽在等着王兆同阅览时,看了看梁健,然后问道:“梁部长,你怎么用一次性杯子喝茶啊”梁健道:“我的茶杯今天没带来”方羽道:“要不我给你去找一个一次性杯子对身体不好”梁健道:“谢谢方羽,不用了,我家里有,明天就带来。”方羽有些小失落:“哦,这样啊”

王兆同看完文件,签了个字,又交还给了方羽。等方羽走了,王兆同道:“我们方羽很关心你嘛”梁健愕然道:“怎么关心了”王兆同:“不是说要给你找个杯子吗她可从来没这么关心过我们啊”梁健道:“可能领导你没有给她机会吧我看,你的杯子可是很值钱的。”王兆同道:“值个屁钱啊,不瞒你说,25块,在家边上超市买的。”梁健笑道:“王部长你开玩笑吧,一个副部长的茶杯还用自己买啊”王兆同笑道:“你以为呢不买,去抢啊”梁健本想说,有人送啊,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有些话说白了没意思。

下午本来王兆同带着梁健走科室,可王兆同接到一个电话,说要出去,明天再带他走。梁健说,没事,这又不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