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特殊考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39:32 字数:3166 阅读进度:150/1780

胡小英听了宏市长这番颇有玄妙性质的话,点着头道:“谢谢宏市长的教诲。”

宏叙把胡小英送出了办公室,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小英,关键是人,这句话一定要记住。在长湖区,你必须有一个完全可以信赖的人,就像,我对你这么信任。”

胡小英坐在回长湖区的奥迪专车上,宏叙市长的那些话,还在耳边不时响起

关键是人

你就要把眼前的困境,当做是运命锻炼你的一道考题

你必须有一个完全可以信赖的人

你就调动全身的细胞去解题吧

就像,我对你这么信任

每句话中都很有深意,每句话都必须亲身体会,才会咀嚼出其中味道的一二。

你必须有一个完全可以信赖的人

胡小英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形象,这个男人一米八十左右,但却身形灵活,嘴角有时候会有一丝笑,但也有忧郁气质。胡小英想,这个梁健,到底是不是值得彻底信任呢

已经是六点三十,与胡小英约好梁健的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了。这时,宏叙的电话进来了。胡小英心道,宏市长真是很关心我。感激中,她接起了手机。

宏叙电话中轻松地笑着:“小英,我想你已经找到那个人了吧”

胡小英一怔,宏市长不仅关心我,而且对我简直了如指掌,就汇报道:“宏市长,你对我真是太了解了,我都有些害怕我在你面前是不是透明的”

这句话就带有些暧昧的味道了,心中忽觉不妥,胡小英补充道:“我约了他六点四十五分见个面。”

宏叙道:“我知道,你心急,立说立行,一个领导干部,特别是一个女干部应该这样。就是别忘记了,要考考他。还记得当时,我是怎么考你的吗”

胡小英当然不可能忘记,当年宏叙市长考验自己的办法:“怎么可能忘记,一辈子也忘不了。”

别人都说,胡小英是因为抱上了宏叙这条大腿,才得以坐火箭似的提拔,其实他们不了解,如今的官场已经不像以前,一个女人如果短期内靠美色,但如果没有脑子,肯定是走不远。

能证明胡小英不是没脑子的人,就是她顺利通过了当年宏叙的几道考题。胡小英道:“宏市长,我知道了,我会变着法子,考考这个人。”

宏叙哈哈地笑了:“考验结果,跟我说一下哦,我也很感兴趣。”胡小英道:“到时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胡小英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站了起来,走向摆放在架子上的一个碟片机。这个碟片机,并不是什么高档货,是她刚参加工作时买的,一直用到现在。当空下来的时候,她喜欢放一张碟片,听着音乐,什么都不想。这就是她放空自己的方式,可今天她这个碟片机,却要派上别的用场。

她捡了一张自己最喜欢的碟,放入了碟片机。然后,又将两支式样非常相近的笔套,进行了调换,夹在了一本笔记本中,待用。

此外,她又拿起电话,打给了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告诉他,晚上八点钟准时停十分钟的电,也就是在八点零十分之前,不准打开电源。

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表示不理解,问道:“胡书记,这有什么原因吗”胡小英不想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他,就问:“这会不会影响工作”

朱新毛沉默了一会,作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他也不是傻子,自己问了胡书记问题,胡书记没回答,反而问了他一个问题,这就是说,胡书记不愿意把原因告诉他。领导不愿意说的事,逼领导说,是一种自杀行为,朱新毛及时停止了这种自杀行动,改为谦卑的口吻:“没问题,胡书记,就按照你的要求办。八点整到八点零十分,整个大楼停电。”

一切准备就绪,胡小英从茶柜中拿出了两个杯子,放好了纤细的茶叶,沏好了茶。

胡小英算了下,自从来到了长湖区,还真是很少有机会给人沏茶,就连自己的茶每天早上也是由区委办专人负责。

这一方面节省了时间,省了不少事情,可另一方面,也少了不少的乐趣。很多事情,比如剥瓜子、咬核桃和沏茶,都是自己来才够香。还有些事情,即便你当了再大的领导,做了国家领导人也不能由人代替,比如吃饭、如厕等,如果让别人来,那就不是人了,以前在市政府办她也常听人说笑话,说“领导,你亲自来食堂吃饭啊”、“您亲自上厕所啊”

正想着这些好笑的说法,响起了敲门声,胡小英想,应该是梁健来了。她说了声“请进”,一边开了碟片机,坐回了位置上。

梁健来到胡小英办公室门口时,心里的狐疑已经较之前更加浓重。

刚才他进入区委的办公区域时,发现各个办公室的门都紧闭着,整个区委办都没有人。原本一个区委书记要接见别人,总要留一个工作人员来接待,然后带到区委书记的办公室,这才算正常。没想到,这时,整个区委办办公区域悄无声息,不见人影。

梁健不由想到,这也太诡异了吧难道胡书记把其他人都遣散回家了如果真是这样,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想潜规则我啊

这么想着,梁健心里不由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啊她堂堂一个区委书记,真如武则天一样强烈,要潜规则谁不行啊,整个区里比自己年轻,比自己长得帅的小白脸也多了去了梁健知道,这么想,不过是给自己找点乐子而已。

尽管如此,他敲响胡小英办公室门之前,还是稍作了停留,理了理思路,他考虑了下,胡小英可能会找自己谈些什么,好能够对答一二。也许她会问自己到组织部后有什么想法,或者对工作的一些建议。自从接到电话至今,他在脑袋里也作了盘点,自信这些问题还是能够答得出个一二三来。有了这份把握,他才自信地敲响了胡小英的办公室门。

听到里面胡小英的声音“请进”后,他才大大方方地推门进入。

刚一进门,他正想叫一声“胡书记”,却听到了悠扬的歌声。梁健听过这首歌,记得歌名是兰花草: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歌虽旧,声音却很美妙。梁健绕过了门边的屏风,看到胡小英正闭着眼睛,半靠在沙发中,可能是感觉到梁健进了屋,忽然睁开眼,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示意他坐。

梁健见她听音乐听得入神,也就不以“胡书记”的俗称来打搅他,也跟着听起了音乐。胡小英见梁健也不客套,心下满意,就又闭上了眼睛: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听到这里,胡小英站了起来,走到碟片机旁,按下了暂停键。

梁健道:“为什么不听完呢这首老歌很不错啊”胡小英道:“你年纪该不大,这首歌曲唱红之时,你应该还没有出生吧肯定没什么感觉的。”梁健承认道:“是才出生。不过这首歌因为好听,我也听过。”胡小英好奇道:“你们八零后,也听这种过时的老歌”梁健道:“好歌,不会过时,我还背得出这首歌下面的部分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

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

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

梁健背得还真是一字不差。背完了,梁健又道:“之所以记得住,是因为这首歌,填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五四运动时候的胡适之,后来跟着蒋介石去了台湾,可以说是国民台湾政府的国师。胡适还是新诗的创始人之一,大学期间读过这首诗,想到以前不是就听过这个歌吗才记得牢。”

胡小英为梁健也喜欢这首歌而高兴,有时候人讲得是缘分。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说不清,道不明,缘分这种东西,让两个毫不相关的人,可以碰到一起,就像电影里的戏剧性,可现实生活中,这种戏剧性恰恰很多,根本不比电影之中少多少。但胡小英想,单单知道梁健喜欢这首歌,还不行,她毕竟不是要找一个老歌发烧友,而是要找个自己真正信得过,在长湖区官场上可以替自己做事的人。

基于这一点,胡小英又故意感叹道:“人生啊,就是这样。有时候得到了许多,却体会不到另外的快乐了。就是这首曲子吧,我是在自己十来岁的时候听到的,那时候能够听听歌,可真是莫大的快乐了可如今到了这个年纪,担任了区委书记的职务,工作忙得晕头转向,很久没有静下来听听老歌了。不过,今天,听到这首歌,却特别的有味道,也不知为什么”

胡小英的这一问,看似无心,实则有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