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独自调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49:40 字数:3163 阅读进度:157/1780

胡小英打断他道:“诸部长,你考虑的很周全,这点很值得肯定。不过,我要求保留这条新闻,是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引以为戒,有了问题,要正视这个问题,然后解决掉。那些夸大其词的新闻报道,当然要不得,但那些正面、客观的报道,却有助于我们自我反省,切实解决问题。难道诸部长你,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我们长湖区吗”

诸茂赶紧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马上去安排,让他们保留这条新闻。”

胡小英挥挥手,“去吧”,就陷入了沉思,她刚才对诸茂所说,要让这条新闻起到警示作用,那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一个方面,她没有说,但是等到明天一早的常委会上,大家肯定就能揣摩出其中一二了

胡小英觉得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毕,这晚的经历,让她感触良多,比她来到长湖区整整一年多来还要多。她感觉有些累了,她又去了梁健所在的病房看了一眼,也许是受到剧烈撞击之后,人已经特别疲劳,梁健已经沉沉睡去。胡小英看到这间病房,干净、整洁,又宽大,应该是整个医院最上档次的房间了,终于放下心来。

房间里除了梁健,还有一个中年女人护工盯着熟睡中的梁健。护工似乎非常用心,关注着梁健的一举一动。胡小英想,如此用心的护工,还真是少见。

没想到,这位护工发现了胡小英之后,就马上站起来,微笑着朝胡小英走来,喊了她一声:“胡书记,你好”

胡小英这就奇怪了,这位女护工怎么会认得出她呢难道是在媒体上见过她的脸,就记住了在她的印象之中,这些护工人员,一般都不关注时事政治之类的东西,也许让她说出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名字,她也不一定知道,何况是对于区委书记呢。胡小英就好奇地问:“请问,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女护工道:“胡书记,我在这家医院见过你我姓刘,以前我帮梁健照看过一个女孩子,后来你去看望区体育局的局长,叫叫黄少黄少华的局长,那次我正好扶了那女孩上去,正好碰上你在,就记住了”

胡小英一听,才慢慢记了起来。刘护工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应该就是中央项部长的女儿项瑾有一次胡小英的确是去看望了喝酒后中风的黄少华,原来刘护工是那天见过她的,而且记住了。

一想起那件事,胡小英真有些汗颜。当时,是听信了朱庸良的话,要去免黄少华的职,可那天正在照顾黄少华的梁健,极力反对,说黄少华会在第二天醒过来。

当时大家都认为梁健是痴人说梦,或者是故意拖延时间没想到,第二天黄少华真的奇迹般醒来了。这么想想,当时真是对不起黄少华。

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与这个当时还是一般干部的梁健,建立了生死相依的关系。所以说,人生是不可预测的,正因为不可预测,才充满了悬念,才值得一过。反正,她感觉这一生中,能够结识梁健,应该算是一种幸运。

胡小英说:“刘姐,你辛苦了,麻烦你好好照顾梁健。”

刘姐道:“胡书记,你放心。你不说,我也会的。我是自己要求来照顾梁健的,我是觉得他人好才来的。今天听说梁健进了医院,我就赶过来,医生还不让我照顾他,说没有人说要请护工。我说,我不收钱,我就是想照顾他,有什么责任我来。我因为一直在这家医院做护工,他们知道我的服务很好,就答应了。”

胡小英被这刘姐的一番话给感动了,没想到真情存在于这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身上。他们不像有些官场中人那样只看利益、不重情义,而是为了情义,可以牺牲利益。胡小英心道,千万别让老实人和好心人吃亏。胡小英当场说道:“刘姐,不能委屈你。你好好照顾梁健,劳务费加倍,区委会买单的,你放心。”

刘姐婉拒道:“真的不用。”胡小英说:“这些钱不是你照顾梁健的钱,是区委感谢你无偿服务的感谢费”

胡小英告别了刘姐,下了楼。她本想再亲一下梁健的额头,可刘姐在,她就不好做那样的动作,否则让人觉得她与梁健的关系太不一般。胡小英的专车已经等在楼下。她坐上了汽车。

开了一段后,她对驾驶员说:“放一点音乐吧。”

驾驶员打开了专为胡小英准备的碟片,正好是兰花草的歌: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

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

胡小英看着缓缓移动的镜州街景,心里问道:以后还有机会跟梁健一起听这首兰花草吗

第二天,胡小英六点钟就醒了,洗漱后,做了一套瑜伽。以前,她常跟市政府办公室的几个姐妹一起到健身房做瑜伽,自从当了区委书记,整个人渐渐被烦事琐事淹没了,瑜伽这项功课也渐渐疏忽了。

意外之后,她忽然想通了一些事。有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该说放弃就放弃,否则等到一命呜呼的时候,会特别后悔,不知道这一生到底有什么是值得的。她打算从今天开始,重新恢复瑜伽。

做完瑜伽,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她又冲了个澡。浑身舒畅,信心倍增。提着真皮包,她下了楼,上了专车,到达了区委区政府大楼。

昨天整栋黑乎乎的大楼,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庄严和肃穆。胡小英心想:“这栋大楼看起来很威严,但只有在保证它肌体健康时,才能正常运作,像那么回事,否则就一无是处,变成一座死楼,甚至会害死人”她打算把心头冒出的这句话,说给所有常委听。

刚进区委大楼,就看到了一个厌恶的人,这人就是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他满脸疲惫,眼睛布满血丝,站在电梯口,毕恭毕敬地等着胡小英,看来昨晚一宿没睡。

朱新毛低头哈腰道:“胡书记,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监督打扫事故现场,已经基本看不出痕迹,就是电梯还不能用,明天上午一定修好”

胡小英环视了一下周围,地面不见碎尘,墙壁也擦拭得锃亮,电梯口的外观也矫正过了,电梯门前摆着一个提醒标识:“电梯维修,给你的工作带来不便,请多多谅解”

胡小英想,朱新毛看来是真的花了一番功夫的,甚至比她的预期还要好。但朱新毛搞得越好,胡小英心里就越是厌恶。

这只能说明,朱新毛心里的确有鬼

胡小英打算在常委会作出决定前,不对朱新毛采取任何批评和责备,有时候不骂,比骂更能让人备受煎熬。

胡小英一看还有时间,只是朝朱新毛稍点了下头,就去了机关食堂区领导的用餐室吃早点。

每天食堂里都给区领导专门准备了早餐,今天的早餐一如既往的丰盛。胡小英尽量让自己斯斯文文、有条不紊地享受早餐,似乎非常悠闲、心里没有任何挂碍。

就在胡小英用完早餐的时候,区长周其同和区人大主任潘德州走了进来。胡小英朝他们微微一点头,将盘碟端到了回收处,就步履轻松的走了出去。

周其同和潘德州,盯着胡小英离开后,才相互对望了一眼,去挑选各自早餐的食品。

昨天晚上,朱新毛事败之后,就已经火急火燎打过电话给他们,周其同一听事情没办成,一阵失望,不由责备道:“这样的机会也抓不住,你是怎么办事的”朱新毛倒尽苦水道:“其实,事情是成功的,电梯掉下来了,可谁知道胡小英和梁健两人命大,竟然没死。”

周其同一听倒也是,看来是对方气数未尽、命不该绝,只能再待以时日。他对朱新毛说:“那就等以后再说吧”

可朱新毛这时关心的不是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下黑手的问题,而是此刻自己的帽子能不能保住的问题。他向周其同求情道:“周区长,我已经听说了,明天一早,你们就要开常委会,到时候你一定要帮我说话啊否则我肯定是完了,如果胡小英这女人,把我帽子摘了,以后就没办法替你干活了”周其同想,你不替我干,总会有人乐意的,嘴里却说:“我知道,我会据理力争的”

朱新毛心想,到底是如何据理力争啊这个“理”好像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不过,他除了求周其同,还能求谁呢这个长湖区,除了胡小英,就只有周其同最大了。

周其同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对潘德州道:“呆会常委会肯定是关于昨晚上的事情,胡小英估计要发飙了。”

潘德州说:“但是,看她刚才的样子,好像没事人一样会发飙吗”

周其同道:“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表面越平静无事,内心越波澜起伏,今天常委会上我们一定要留点心眼。如果可以的话,替朱新毛说句话,实在不行,也就算了。不能为了朱新毛,暴露了我们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