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会上质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49:41 字数:3229 阅读进度:158/1780

梁健算是睡到了自然醒,看到身边的刘阿姨很是专注地看着自己。梁健高兴地道:“刘阿姨,你咋在这里啊”刘阿姨道:“我是自告奋勇来做你护工的。”梁健故意开玩笑:“我可没有多少工钱给你哦”刘阿姨不屑一顾地道:“我还不稀罕你这几个钱呢。刚才胡书记来过了,她说,由区委买单,付我加倍的工资。”

梁健睁大了眼睛道:“刘阿姨,这次你赚到了啊”刘阿姨也不谦虚:“那是。所以说,好人有好报嘛我是好人嘛我本来都说,照顾你不要钱,没想到偏是有人,看出了我是个好人,不想让我吃亏,说要付我加倍的工钱。”梁健笑道:“有些人运气好,没办法。”

刘阿姨忽然正色道:“梁健,不跟你胡扯了,你现在人感觉怎么样”经刘阿姨一提醒,梁健倒是伸了伸手臂,摸了摸脑袋,说:“好像没什么事情唉”说着,梁健就要下床,被刘阿姨拦住了,“等一下,我去喊医生,让医生再给你检查检查。”

梁健道:“我真没事。”刘阿姨板着脸道:“你是没事,我有事胡书记专门交待过我,要好好照顾你。好好两字,我相信你这样的领导应该明白的,而且这任务是区委书记交给我的,我必须要做好。”梁健虽然觉得刘阿姨有些过于死板,可他感受到了被人关心的温暖,他的父母都不在镜州,这种长辈的关心让他很受用,他就笑着说:“好吧,好吧,我也不为难你,让医生来吧。”

医生来了,医护人员推来了一辆轮椅,推着他去了一番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手臂和大腿的皮肤有些损伤,也许是电梯撞击地面时,被迸射的火花给烫到了。医生要求梁健再留院观察两天。

梁健刚躺回病床上,就黄少华和朱怀遇捧着个大大的水果篮子走进来。一开始,他们脸色沉重,一看到梁健没事人似的在喝水,黄少华紧绷的脸部肌肉终于松弛下来,对梁建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朱怀遇道:“我早说了梁健不会有什么事的,他这人啊,命大着呢”黄少华又重复了一句:“没事就好”

朱怀遇对梁健道:“黄局一听说你出事住院了,急得什么似的,拉上我就赶过来了。”梁健看着老领导道:“谢谢黄局长。”黄少华纠正道:“怎么又叫我黄局长啦,我们不是说好了,私下里不这么叫吗”梁健笑道:“谢谢大哥。”

说着,朱怀遇就从手包里掏出了一个红色信封,交给了黄少华,黄少华接了过来,双手递给梁健道:“给你冲一冲喜,把霉气都冲掉”梁健退却道:“黄书记,这是干什么啊,我不能收”黄少华硬是塞给他:“你跟我还客气”

朱怀遇道:“梁健,这你必须收,知道吗这是我和黄局长的一番心意,黄局长说得好,给你一点红色,冲一冲,喜气就来了,说不定明天你就提拔了”

梁健摇头道,“提什么拔啊”他知道红包不收,肯定过不了关,“那好吧,这次我就收下了,谢谢少华大哥和怀遇了”

黄少华看了一圈病房道:“人有旦夕祸福,去年是我躺在病床上,今年是你梁健躺在病床上,呵呵,人生真是难以预料。”朱怀遇道:“你们两位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朱怀遇这话说得喜气,大家都笑了

黄少华多番嘱咐梁健要好好休养后才离开了。

黄少华和朱怀遇刚走十来分钟,没想又进来一个人。梁健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这人是:区财政局局长姚发明

梁健暗道,他来干什么

在区委常委会召开前十分钟,胡小英早早地坐在了一把手朝南的位置上,其他人还没到。胡小英往空着的常委座位看了一眼,考虑着如何开头。

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茂匆匆走进来,看到胡小英在,叫了一声“胡书记”,快步迈到了她身边。

他手中拿着一张报纸,胡小英一下子注意到了。

诸茂将折成了四分之一的报纸,放在了胡小英面前的桌子上。

胡小英眼睛一亮,一个大标题印入眼帘:“长湖区委大楼电梯发生事故,原因到底为哪般”

看到这个标题,胡小英一下子有了灵感,知道待会该如何开场白了胡小英朝侧坐在一边的诸茂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做得好,诸部长你辛苦了”

诸茂受到表扬,心里舒坦,赶紧道:“不辛苦,不辛苦”

各位常委陆续进入了会议室。诸茂瞥了眼,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庸良进来后,接着人武部部长龚林、区委副书记万康、区纪委书记温照盛、常务副区长田坎、人武部长龚林、公安局长徐建国、人大常委会主任潘德州、新到任不久的政协主席苏枫等人都进来了,区长周其同最后一个进来。

胡小英问边上的陈政道:“人怎么样了”陈政道:“齐了,可以开会了”

胡小英从左边的周其同一路看下去。

周其同发现今天胡小英的目光咄咄逼人,与以往很有些不同,加上昨天的事情本来心虚,就不敢硬接胡小英的目光。胡小英又从右边副书记万康一路看下去,也没人接招。

胡小英这才说:“今天早上,召集大家开这个会,议题只有一个。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昨天晚上区委区政府大楼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多说了,这里有一篇报道,是镜州日报的头版,标题是:长湖区委大楼电梯发生事故,原因到底为哪般这个标题,我觉得,就是我们应该问自己的。其他,我就不多说了,朱庸良部长,这份报纸,我给你。你帮助拿出一个干部调整的方案吧。其他人也看看,关于这起事故,有什么要说的,请发表意见。”

关于胡小英昨晚被困电梯的事情,整个长湖区都已经知道了,更别说在座的常委们了,如果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事情,那么区委常委是白当了。

有了胡小英这个开场白,有些人已经清楚感受到了,胡小英心里的愤怒能不愤怒吗一个区委书记,被困在电梯里面,电梯还从三楼掉到了一楼,这事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胡小英在这里无论发多大的脾气都是应该的但某些人,也隐隐感受到,其中内因没有这么简单

原因到底为哪般

这个问题真的是切入了事件的要害。大家都是讲政治的,稍有敏感性的,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表个态了。

诸茂昨晚就开始为胡小英办事,今天就急着邀功:“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还是胡书记政治敏感性高,指示我赶紧控制舆情,联系媒体,这件事情才在纸媒和网络上都得到了控制,否则今天整个镜州市甚至整个省都已经在看长湖区的笑话了”

公安局局长徐建国也道:“公安已经介入调查,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给胡书记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们俩说好了,区纪委书记温照盛欲言又止,胡小英目光锐利,问道:“温书记,你有什么意见”温照盛不由朝区长周其同看了眼,说道:“我只想说一句,如果公安上取得突破,牵涉党员领导干部,我们立马介入调查,追究责任。”

温照盛这句话等于没说。胡小英清楚他属于骑墙派,在她和周其同之间,他谁都不想得罪。

接下来,一片沉默。

胡小英看大家都低着头,似乎若有所思。其实她心里清楚,剩下的几个人,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常务副区长、人武部长、组织部部长等人都是周其同那一派的,周其同不说,他们看不到风向,都不敢发言。

胡小英的目光在周其同身上停了停,问道:“周区长,你也说一说吧”

周其同双手往桌上一放,道:“那好吧,我来说一说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故,的确是不应该。关于善后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有一点,我说一说,那就是这次的事故,给我们胡书记造成了身体和心理的伤害”

胡小英打断道:“我身体没有受到损伤。”她又想起了,自己之所有没有受伤,是因为自己趴在梁健身上。想到那场景但她马上抛开了忽然涌上心头的那些绮念,集中精力,应付眼前的角力。

周其同道:“那好,我改过来,胡书记身体没事。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心理上肯定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们一定要追究责任”周其同想尽量把这件事的影响,与胡小英个人联系起来,在追究责任时,好像都只是为了胡小英一个人,既然单为了一个人,就不好大张旗鼓。

胡小英立刻察觉了其中的道道,暗道周其同老辣,就打断道:“这并不是涉及到我一个人的事情。当时在场的还有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梁健。另外,这个电梯正好是在我们进入的时候才掉下来,虽然是巧合,但如果它在另外一个时间掉下来,涉及的就可能是其他人了,比如在你周区长坐的时候,掉下来呢那怎么办所以,这个事情,不能单单看成跟我有关的事情,而是跟在座各位都有关的事情。如果单单是跟我有关,那就是说,只有在我坐的时候才能掉下来,这意味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