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人事酝酿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49:42 字数:3187 阅读进度:160/1780

胡小英想,史有新同志倒还真有几分了解,优点是工作任劳任怨,而且性格比较谨慎,他不喜欢钻小圈子,因此也应该不是区长周其同的人,即便他是“隐性”的周其同的人,也不用怕,毕竟区机关事务管理局是个“责任大于权力”的部门,有点钱,但在领导眼皮子底下,好控制。更何况是在她胡小英任上从区委办提拔出去,对提升她胡小英本人的威信有好处,就爽快地道:“朱部长,这个人选不错。”

提出的第一个人选就被接受,朱庸良心里得意,就又汇报下去:“十面镇党委书记,我们考虑建议由区政府办副主任王奉化同志担任。”

胡小英在这个时候,打断了他:“王奉化我听人说,王奉化本人就是钟涛的表弟。钟涛因为违纪违法被抓进去了,我们现在又派一个他的表弟过去,那在群众中会引起什么反响群众会不会想,区委是不是觉得钟涛抓错了,所以又派了一个他的表弟过来”

朱庸良之所以把王奉化推了出来,那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王奉化曾经送给他五万块钱,至今他都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行动,来给王奉化谋得什么好处,他心里总有种不安宁,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二是他曾经在区体育局局长黄少华住院的时候,就提出让王奉化接替黄少华出任区体育局局长,可后来没想到黄少华醒了过来,这事就没影儿了所以,他趁机又想把王奉化推出来,看看能不能给他解决职位上的问题

因此,他打算在这个事情上要帮王奉化撑一把:“胡书记,在十面镇党委书记的人选上,我们推荐王奉化,是这么考虑的。虽然王奉化跟钟涛是表兄弟,但毕竟王奉化是王奉化、钟涛是钟涛,我们用干部,不仅考虑其亲属关系,最重要的还是考虑其本身工作能力和政治素质是否与岗位匹配,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认为王奉化,在区府办待得时间已经比较长了,经验也有了,我们希望把他放下去锻炼锻炼,看能不能成大器”

胡小英却道:“你的话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但王奉化目前只是一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一下子担任为十面镇党委书记,步子是不是跨的有些大了一定意义上说,十面镇党委书记这个岗位,在整个长湖区都算得上是举足轻重的岗位,甚至可以跟我们有些副区长相媲美,这个岗位上的干部,我们是作为以后推荐四套班子成员的重点对象的,贸然把一个副科级干部放到这样的岗位,不太妥当吧”

胡小英这么一说,朱庸良就觉得提拔王奉化就没戏了,他只好去守住下一个岗位,他继续道:“还是胡书记想得周到。那十面镇党委书记人选,我们再回去考虑考虑。至于十面镇党委副书记,我想,是否可以考虑让区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李菊同志挂职担任李菊同志,作为区委组织部副部长人选,上次我就向胡书记建议过,后来梁健同志到我们部里担任了副部长,李菊同志就一直没有安排。上次,我也向胡书记汇报了,李菊同志经验有了,年龄也在大起来了,如果不及时使用以后工作上可能会不利了”

胡小英知道朱庸良的小九九,在她耳边,已经有不少人在传他朱庸良和李菊的不正当关系了,朱庸良想快点把李菊推出去,无非是想快点兑现对李菊的承诺,把李菊这棵“窝边草”变成外面的野草,让李菊有个安排,他也算对得起她。

但胡小英就是不想让朱庸良这么舒服,她采取了不答应、不否定的态度道:“朱部长,你继续说。”

朱庸良听到胡小英不予表态,心里就没底了,就心神不安地继续汇报下去:“至于溪镇镇长人选,我们认为是不是可以把渺远镇党委副书记陈佩芳提拔过去”胡小英听到“陈佩芳”这个名字,还真是陌生,脑袋里搜索了好一会,才模模糊糊有了这个人的影子。因为不熟悉,胡小英就不好评价。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来十面镇不久,对干部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够,是一个极大的缺陷,她本想靠朱庸良这个组织部长来掌握全区的领导干部情况,可朱庸良显然是胳膊肘往外拐,跟区长周其同走得很近。因此他所提的人选,在政治素质和实际工作能力方面都是值得商榷的,她无法相信,又不能完全不信,毕竟就如这个溪镇镇长,如果她要否定“陈佩芳”,她要么说出另一个更合适的人选,要么就掌握“陈佩芳”某些不合适的状况,不然否决的理由就会不充分,让人觉得她情况不清、毫无见地、盲目做主。这时候,她真是太希望有一个人分管干部工作,能够在干部情况上给她“通风报信”。

刚这么渴望着,脑袋里就闪过一个灵感。她突然想起梁健,曾经跟他提起过区文体局副局长朱怀遇。对朱庸良说:“朱部长,你说区体育局副局长朱怀遇这个人怎么样他跟你一样姓朱嘛”

朱庸良不知胡小英为什么会突然提起朱怀遇这个人,他又不好不回答,就道:“朱怀遇这位同志,曾经在渺远镇、区执法局和区体育局呆过,工作经验也比较丰富了,就是一直担任的是副职,年纪也将近四十了,培养的前景已经不太大了。”

胡小英哈哈笑了道:“他在渺远镇也呆过啊那不是正好另外,对于干部提拔,年龄是一个因素,但也要防止唯年龄论,中央也有规定,在领导班子成员中,要确保各个年龄段的干部都有一定比例。我看还是这样吧,溪镇镇长的人选,你再去斟酌一下,在陈佩芳同志和朱怀遇同志之间,再做一番考量,看看谁更合适”

胡小英没有彻底否认组织部关于溪镇镇长的人选,已经算是给了朱庸良面子了。朱庸良如果还不见好就收,说不定后果更惨,于是朱庸良就说:“好的,胡书记,我们再去考量考量。其他的有关干部,我再简要汇报一下。”

涉及交流的干部和职级晋升的干部,不是胡小英关注的重点,也就听过算过。听完了朱庸良的汇报,她想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她说:“朱部长,今天你辛苦了。你们的考虑也还算周全。关于这几个重点的干部,我想这样,分两个方面:一是区机关事务管理局长的职务任免,基本上可以确定下来了,朱新毛免职,保留职级,由史有新接任;二是溪镇镇长人选,在朱怀遇和陈佩芳之间,考量一下,朱部长,这方面,你也不用客气,朱怀遇是你本家,你也不用避讳的,该提拔还提拔”

朱庸良听着胡小英这话,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我哪里想要提拔朱怀遇啊,这个朱怀遇又不是我亲戚,跟我只是同姓朱而已啊,是你胡书记要提拔他嘛,怎么搞得像是我要提拔他还得感谢你一样这些话是腹语,他当然不好说出来。

只听胡小英继续道:“至于十面镇党委书记人选的事情,我们要慎重考虑,绝对不可轻易,我认为你说的王奉化不太合适,你再去考虑考虑,我也再去考虑考虑。最后,就是十面镇党委副书记的岗位,以前是余悦,她是我的秘书,如果她一去挂职,就把这个职位拿出来,搞得就像她一回来准要提拔一样,影响也不太好,毕竟她曾经替我工作,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为自己的秘书考虑太多。你看怎么样”

朱庸良再次体会到胡小英的厉害,他的本意是要提拔李菊,结果被胡小英说成,他要提拔余悦,而她区委书记呢不想任人唯亲,所以把余悦放一放,这结果就是连锁反应,把李菊也放了一放。他实在有些不甘心,就道:“可是李菊”

胡小英笑道:“李菊同志,也是好同志,她这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应该干得还不错吧我看你朱部长,一时半会也少不了她。我们可以考虑先把她的职级解决掉啊,我想,这次给她解决副科级吧。你们组织部不是有副科级组织员这一说嘛,就这么定了,把副科级组织员解决了”

这是胡小英给朱庸良的一颗“糖果”。听起来胡小英是在替他考虑,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好悻悻地回到区委组织部。

等朱庸良走了之后,胡小英才舒了一口气,放松地靠在了椅子里,对于今天在干部任用上的表现,她还是满意的,现在唯一的问题:十面镇党委书记让谁来担当这时候,她突然又想起了梁健,为何不问问他呢

这么一想,她忽然又自问,为什么我现在遇到问题,第一个竟然就会想到梁健难道是因为梁健在电梯中救了自己,使自己对他产生了某些方面的依赖

电梯之中,头顶是“哐啷哐啷”地撕耳响声

电梯狭窄的地板上,梁健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亲吻着她

胡小英虽然明白,这一切只是梁健为了救自己、分散自己注意力所使的“小诡计”,可想起这一切,那危急时刻的浪漫,也许是她今生都不可能忘记的事情了

下班之后,她想急着去看望一下梁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