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大肆挑拨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59:52 字数:3329 阅读进度:175/1780

李菊等的就是姜岩。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姜岩来到水龙头清洗自己的茶杯。李菊凑了上去,说:“姜科长,早啊”

李菊今天亲自来清洗东西,姜岩也颇觉诧异,他了解李菊的小姐脾气,平时这些小事粗活从来不干,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就笑道:“李主任,今天亲自洗东西啊难得难得”

李菊听得出姜岩的调侃,也不放在心上,就道:“方羽在忙,就我来了也替科室里的同志分担一下啊”姜岩笑笑,不再多言,专注于洗刷茶杯。他的茶杯积了些茶垢,他在牙刷上抹了点牙膏,给茶杯刷牙。

李菊说:“你干嘛洗得这么干净啊”姜岩说:“我哪有李主任那样的福气,每天茶杯都有人洗得干干净净的我们办公室,自己的事情都自己做啊所以,想干净的话,只能自己动手。我这一洗,接下来一个月就不洗了”

李菊对于姜岩话中的调侃装作不懂,慢慢地清洗了杯子,又洗了抹布,给电水壶放满了水,侧过身见姜岩还在专注地清洗茶杯,笑着说:“姜科长,我好了,你慢慢洗啊”

姜岩说:“好叻。”

李菊转身外走,忽然想到什么,又踅了回来,问道:“姜科长,你和你老婆真是好的蜜里调油啊,还去凯旋宾馆开房间,真是太有情调了”

姜岩听李菊猛然提了这么一句,甚觉突兀,转过身问道:“唉,李菊,你说什么凯旋宾馆”

李菊很随意地说道:“是啊,几号来着,好像是五月十八日吧,你们夫妻俩是不是在凯旋宾馆过夜的”

听李菊又强调一遍,姜岩若有所思地看着李菊,心头莫名其妙地涌上一阵烦躁,抖了抖手中的牙刷,僵硬地说道:“五月十八日我不记得了。”

李菊有心没肺地道:“姜科长,你是不好意思吗夫妻搞点小浪漫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吧先申明,我可不是偷kui你的哦。五月十九日,朱部长有客人到镜州来,让我提前安排好房间,我看好房间出来,正好在五楼过道里看到了你老婆,陆媛,她刚从一个房间出来,我还听到她温柔地说:“拜拜”,我记得很清楚,她那天穿了一件青色的连衣裙,背影真妖娆。我当时就想,肯定是你们夫妻俩玩浪漫。不过,现在我又不肯定了,当时只看到个侧面,也许是我看错了,不好意思”

李菊赶紧捂住了嘴,逃也似的走了。而在姜岩听来,李菊越是要否认,他就越觉得蹊跷。心中满是狐疑:难道那个人真的是陆媛她为什么会在凯旋宾馆呢从没有听她说起过啊那个在房间里和她说“拜拜”的人又是谁呢难道她跟别人开房去了

一想到这,姜岩就如吃了一闷棍。整个早上心情特别不爽,李菊那几句“在五楼过道里看到了你老婆陆媛,她刚从一个房间出来,温柔地说拜拜”、“肯定是你们夫妻俩玩浪漫”在耳际不断回响。

李菊有意无意地又在过道里晃了几次,每次都不忘在姜岩的办公室门口张望一眼,瞧见姜岩魂不守色的样子,不禁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心想,刚才那短短的几句话奏效了

方羽注意到李菊的不对劲,出入办公室的次数,明显比平时多了几倍,因为好奇,她偷偷观察着李菊,发现她有事无事地总要经过姜岩的办公室,而且总会向内张望。

方羽心中谜团丛生:“李主任今天真是怪了,怎么突然这么关注姜科长了”

中午,朱庸良昨晚的酒才算清醒过来。他把李菊叫到办公室,问:“李菊,昨天你要跟我说的办法,在这里可以告诉我了。”李菊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又把早上已经实施的一部分告诉了朱庸良。

朱庸良拍腿叫绝:“历史说,最毒妇人心,果然是一点都不错”

“最毒妇人心”,这五个字,朱庸良是脱口而出,没有什么感qing色彩,他的确是被李菊想到的这个绝妙办法给搞兴奋了,换作自己长期被酒色麻痹的脑袋,他还真是想不出来所以,这“最毒妇人心”五个字,甚至带有表扬的色彩。

可在李菊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心里暗道,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毒妇人”吗我现在为朱部长,要设计去害梁健。可梁健对自己并没如何不好,甚至曾经从陈小珍手里把自己救了出来。

如今自己恩将仇报,不是“最毒妇人心”那又是什么呢

朱庸良没注意李菊的心理变化,道:“很好,李菊,你的办法很好,就这么干下去。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等我们把梁健赶出组织部,这个副部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到时候我向胡书记建议,由你来分管干部,那时候整个干部工作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李菊从没听说过朱庸良要把干部工作给自己分管,如今一听,心下不免一阵悸动。干部工作之重要性,在组织部任谁都是无法否认的,朱部长竟然打算以后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分管,那不是对自己好又是什么呢

李菊心里又想起那句话“谁能够帮助你,那才是对你好”。母亲田新芳的观念,有如芒刺一样深深扎在李菊的意识里。

李菊说:“朱部长,你放心,我肯定会安排好的。”

李菊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成为了干部科长姜岩心头的一团疑云。他对现任妻子陆媛,一直是偏爱有加,这是他大学期间未完成的梦。直到工作了近十年,他才瞅准机会,抛妻弃子,跟陆媛生活在了一起。内心深处,他也深感对不起第一任老婆和自己的儿子。他也深刻地体会到了“离婚的人,是永远不能享受到天伦之乐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上天给人的约束。你想得到什么,必然会失去什么。

为了跟陆媛在一起,完成大学时那个未完的梦,他豁了出去。而且,直到昨天为止他还是坚信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然而,今天早上盥洗室里李菊那有意无意的几句话让他那个圆满的梦想之蛋,忽然之间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

这条缝隙搞不好,就会全面扩大,直至崩溃

胡思乱想之际,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办公室。

姜岩抬起脑袋,看到是副部长梁健。

部里已经宣布梁健分管干部工作。姜岩本是极度不愿意的。一方面,梁健在十面镇当一般干部的时候,他已经是干部科长了,如今梁健当了副部长,他却还在原地踏步,心下极度不平衡,以前梁健不分管干部,两人风马牛不相及,如今分工调整后,梁健直接分管他,姜岩觉得特没面子,感觉非常别扭。另一方面,梁健与自己之间,因为陆媛,关系本就微妙,。昨天听说梁健要分管自己科室,他就想跑到朱庸良那里申请调科室,可冷静下来一想,干部科是长湖区第一科,如果就这样毫无名分地出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心下也很不甘,于是便将此事放在了一边。

梁健看姜岩稳稳地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意识到姜岩并不欢迎自己。但分工是组织意图,他也没办法,就说:“姜科长,有空吗”

姜岩这才从椅子里站起来,答道:“有空,有什么事吗”

梁健说:“我想跟你要些资料。我对干部工作一窍不通,想先要点干部名册、干部履历表等资料看看,起码人头得弄弄熟悉,否则没法开展工作。”

姜岩的科室一直管得井井有条,这些资料都有。他就从抽屉里,取出两本已经装订的名册,交给梁健。

就在梁健伸手来接的一霎那,姜岩的脑海里,猛然闪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五月十八日,跟陆媛在凯旋宾馆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梁健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姜岩浑身一震,手中的名册掉落在了地上。他意识到了,赶紧蹲下去拣。

梁健也没什么架子,看到东西掉落,也蹲下去捡。只是姜岩快一步。

姜岩拿着名册,站起身来,忽然问了句:“梁部长,最近去过凯旋宾馆吗”

“凯旋宾馆”四个字传入耳朵,梁健也是一惊。“凯旋宾馆”就是那个三星级的宾馆,他跟清池会所的菲菲去过两次,最后一次被陆媛搅了局,后来陆媛引诱他,他没有忍住,那天晚上还跟陆媛发生了关系。

难道姜岩知道了那天自己跟陆媛发生的事情

那天的事情,对于梁健来说,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出于失控、也许是出于报复,梁健才会与陆媛重温旧梦。事后,他也有点后悔,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卑劣,他发誓再也不会有下一次因此,他不希望姜岩知道此事。

听到姜岩问起“凯旋宾馆”,梁健也留了个心眼,不紧不慢地说:“凯旋宾馆恩以前去过,好久没去了”

姜岩说:“好久没去了梁部长好好想想,五月十八日,你是不是在凯旋宾馆”

“五月十八日”梁健稍加回忆,便知道那天正是他跟陆媛发生关系的那天,姜岩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梁健心想,不可能,如果姜岩真知道了一切,他不至于这样温文尔雅地问他,应该是拳头相加了。这么一想,梁健就否认道:“我不记得那天我去凯旋宾馆了。怎么五月十八日凯旋宾馆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姜岩始终盯着梁健的眼睛,似乎是在观察他的神色变化。

见姜岩没有再追问,梁健认定姜岩应该不知内情,稍稍放心说:“没事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