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疑云重重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59:52 字数:3335 阅读进度:176/1780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梁健感觉捏着干部名册的手心,有些微微的汗。虽然与陆媛那次意外,完全是陆媛主动,甚至称得上引诱。可陆媛毕竟已经与姜岩结婚,他再去横插一腿,显得很不地道,也很没原则。他本来就信奉“好马不吃回头草”,那天却是“马失前蹄”。

一张椭圆形的桌子上,坐着陆媛的父亲陆建明、母亲陈亚平、陆媛和姜岩。姜岩脑海里忍不住地想,这位置以前就是梁健经常坐的位置。这么一想,他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丈人陆建明每天都要咪点小酒,也不管姜岩吃不吃得下饭。陈亚平在跟女儿聊着电视购物中的一把瑞士菜刀是不是合算。姜岩瞧瞧这一家人,心下有个疑问:“自己是不是个局外人”

晚餐接近尾声时,陆媛似是无心的问道:“听说,梁健分管你们干部科了”姜岩觉得陆媛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很是不爽地说:“没错,怎么了”陆媛听出姜岩语气里的火药味,朝他瞥了眼道:“没什么,你激动什么”梁健说:“我哪有激动啊”

丈人陆建明听说梁健成了分管干部的副部长,手中执掌长湖区干部调配大权,把小酒盅往桌上一摆道:“没想到,梁健是个潜力股,我们中途把这个股票抛掉了,真是可惜”

姜岩听陆建明这个比喻打得如此露骨,心里的不爽就翻倍飙升。他把碗筷一端,说:“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陆建明朝姜岩看了一眼,又朝老婆陈亚平看看。陈亚平朝他白了眼,说:“你说话也注意点,别乱打比方。你说梁健是个潜力股,什么意思那你认为姜岩是什么股啊”陆建明说:“本来以为是蓝筹股,可现在看来不行”

这些话姜岩没有听到,陈亚平还是阻止道:“你少说点,没人当你是哑巴”

陆建明退休之前是区政协副主席,平时说话口无遮拦,基层那些干部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养成了这个习惯,如今在自己家也如此。这会被老婆批评,也冒起火来:“我这是在自己家里,说话的权力也没有啦”

陆媛看今天气氛不对,快快吃了饭,跟姜岩回家了。

姜岩一路沉默。陆媛说:“怎么了不说话”

姜岩突然转过头来:“我问你一个事。”

陆媛随意地问:“什么事”

姜岩说:“我问你,五月十八日晚上,你在哪里”

李菊听说“五月十八日”心里一惊。她不可能忘记这个晚上,那天她和王巧玲约好一起吃饭,后来遇见梁健和清池会所的足浴女,就妒心大起,后来在宾馆房间把足浴女赶走了,自己与梁健发生了关系。她心惊的是,姜岩问什么偏偏问起了那天来

这么说,姜岩肯定是听说了什么,要不他也不会这么问了。她脑袋飞快旋转:也许我不能全盘否认到凯旋宾馆的事情,否则姜岩肯定不相信,但也肯定不能照实说,必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

姜岩催促道:“你听到我问你的话了嘛”

陆媛心里已经有了应付的谎言,声音也大了起来:“我又没有聋,当然听到了。”

姜岩说:“那你回答我,五月十八日晚上你在哪里”

陆媛随口说:“应该在凯旋宾馆”

听到陆媛说出凯旋宾馆,姜岩简直要从车座上跳起来,不小心踩到了油门,车子“呼”地往前冲了一段,差点追尾,一脚刹车,陆媛的身体猛地往前倾了倾,侧过头说:“你怎么开车的啊”

姜岩不理,一门心思地问:“你到凯旋宾馆去干什么”

陆媛似乎毫不在意,耸耸肩道:“陪王巧玲,还能干什么”

姜岩追问:“干什么我想听你说。”

陆媛眼珠转动着,只好继续编:“你不是知道,王巧玲有洁癖的,每天都要洗澡,那天晚上他们家的热水器坏了,她没法洗澡了,所以在宾馆开了房间,让我陪陪她。就这么简单,你以为是什么”

陆媛都为自己胡编乱造的本领而惊讶。

姜岩听着,将信将疑道:“她为什么要去宾馆啊,来我们家洗一下就得了”陆媛说:“我们家有你这个大男人,多不方便你让她来,她都不会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

姜岩听陆媛说得有模有样,就有些信了。可想起李菊早上的话,似乎李菊有意在提醒他什么,又不敢全信,继续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瞧你疑神疑鬼怎么了是谁对你说了什么吗如果你不真信我,那我打电话给王巧玲,你直接问她好了”

姜岩没想到,陆媛敢打电话给王巧玲核实。但又想,既然她敢这么做,就只有两种原因:一是她那晚的确跟王巧玲在一起;二是她虽没跟王巧玲在一起,但早就已经沟通好让王巧玲帮他圆谎。

不管是哪一种,姜岩都感觉打这个电话毫无意义,于是说:“算了,既然你说是陪王巧玲,那就是陪王巧玲。我相信你。”

陆媛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她根本没想到姜岩会知道这事,压根没跟王巧玲统一过口径,这次她铤而走险要打电话给王巧玲,也不过是孤注一掷。没想到,这一招还挺灵,姜岩竟然信了。

第二日,李菊发现姜岩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心想:难道自己昨天的提醒没有效果还是姜岩实在呆若木鸡,没有领会她的意思

她等姜岩从办公室出来时,又制造了一次偶遇,问道:“姜科长,昨天我说的关于你老婆陆媛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我很有可能看错人了,你别往心里去。”

姜岩笑笑说:“没事,我问过她了,你的确看错人了。”

姜岩似乎已经完全消除了对老婆陆媛和梁健之事的猜测,李菊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说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走开了。

回到办公室,心想,第一计划失败,只好进一步实施第二计划了。

下午五点,李菊让驾驶员把她带到了镜州智能市场,然后让驾驶员小周先走了。这个智能市场,其实就是专卖电脑和手机的地方,在镜州市生意也甚火红。

李菊来到一个柜台,说:“我想买一个手机,加一个新号码。”老板挺热情:“行啊,你喜欢什么款,随便挑。”李菊问:“需要身份证登记吗”老板说:“一般情况是这样,如果你没带身份证,又不记得身份证号码了,多交20块钱,我给你搞定。”李菊说:“我再加你30块,你帮我开一张发票,发票内容别开手机,写电脑用品。”

老板见李菊出手大方,当然没有意见:“行,行。你放心,我给你办得妥妥的”

李菊把一张开着2000元价格的发票对折了放入袋里,心想,做办公室主任,就这点方便,发票报销只要自己稍加处理就行,否则为部里办事,还得花自己的钱,就冤枉了。

李菊拿起手机正要转身,忽听有人喊她“李主任”。一回首,看到竟然是自己的下属方羽。

方羽笑着喊李菊:“李主任,你怎么也在这里啊”李菊本来很好搪塞,但由于自己所做之事见不得光,就有些支支吾吾地道:“是啊,方羽你也到智能市场来了”方羽说:“是啊。”李菊警惕地问:“你来做什么”方羽说:“哦,梁部长让我帮他办点事”

李菊心跳一阵加剧:“梁部长让你来的”难道梁健发现了我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啊,除非他有读心术。

方羽说:“恩,梁部长让我给他的电脑配副耳机,本来他自己来的,正好晚上有事,就问我能不能帮他买一个”

李菊这才放心:“耳机他哪有空在办公室听耳机”

方羽说:“他说他偶尔会听听音乐。”

“听音乐”李菊自言自语,瞟了一眼方羽,看到她青春靓丽的样子,忽然有些不快,说,“看来,梁部长还挺信任你的,把这样私密的工作都交给你办”

话出口,李菊才发觉自己语气中竟带着点嫉妒,便有些后悔。方羽倒仿佛没听出来,说:“是,梁部长很信任我。”

李菊看着这没心没肺的方羽,好笑地说,“那你去买吧,我也该回去了。”

方羽忽然有些兴奋地问:“李主任,你买了个新手机啊”

李菊这才发现手机还拿在手上,忘记藏进包里了,就说“是啊”,然后赶紧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方羽想,李主任还真是奇怪,买个手机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般人买了新手机,都会拿出来炫一下,李主任却像偷了东西一样藏起来。既然不让看,方羽也不勉强,说:“那好吧,再见,我早点买了,去吃饭。”

梁健打电话来了:“耳机买好了吗”

方羽说:“刚买好,明天就能给你。”

梁健说:“谢谢了。我还在办公室里看名册”

方羽说:“梁部长,你也别太拼命了。”

梁健说:“有句话叫,先苦后甜,开头不努力点,以后分管干部情况不熟悉,人都不认识,那就要先甜后苦了”

方羽对梁健的敬业精神很是佩服,很想再和他说说话,便无话找话地说:“梁部长,你猜我刚才碰到谁了”梁健随口问:“谁啊”“李主任。”梁健说:“哦,李菊啊,她做什么”

方羽说:“她也在智能市场,好像买了个新手机”梁健有新电话打进来,就没再跟方羽继续聊下去,说道:“总之感谢你,过几天请你吃饭”方羽笑说:“好啊,你说的,不可反悔”梁健说:“我当然不会反悔了,吃个饭,小事一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