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领导有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1:09:59 字数:10117 阅读进度:184/1780

听区委副书记万康说完,朱庸良的两道眉毛紧蹙在了一起,嘴里像咬到了石子一样难受:要知选人用人是组织部该管的事情,特别是后备干部的培养是组织部的一项重要工作之一。区委书记如果有这方面的想法,应该事先跟他这个区委组织部长沟通才是,由组织部先提出一个方案,然后再向区委副书记、区委书记等征求意见,完善制定。

如今倒好,区委书记胡小英,就这事根本就没跟他沟通,直接交给了区委副书记万康,由万康直接通知区委组织部去操作。这意味着什么

或许意味着两个事情:要么区委书记胡小英完全不懂套路,以为这事交给万康就成;另外有一种可能,就是胡小英明知这事该组织部管,却故意为之,将事情交由副书记,然后由副书记直接吩咐组织部。这样一来,组织部完全变成了一个操作部门,他朱庸良这个部长,也完全变成了执行者,在决策层面的权力被隐形的剥夺。

朱庸良当了这么多年的组织部长,对这方面的变化,当然心里犹如明镜。看来,区委书记胡小英对他这个组织部长很不信任。

“朱部长,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副书记万康瞧着面色阴沉的朱庸良,问道。

朱庸良置若罔闻,心里还在转着那些念头:“我能够做些什么事情,来挽回这个被动局面吗”

副书记万康说:“朱部长朱部长”

梁健瞧见朱庸良表情呆滞,对区委副书记万康的叫唤都毫无反应,就用手碰了碰朱庸良的胳膊:“朱部长,万书记在叫你呢”

朱庸良这才回过神来:“哦,万书记,不好意思。”

万康解嘲道:“看来,朱部长已经在考虑方案的事情了哈哈,朱部长,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听到“建议”两个字,朱庸良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建议”两个字是由局外人来提的,局内人应该是拿“主意”的。可我又能做什么呢按照上下级关系来说,区委副书记是分管组织工作,他直接来布置组织工作任务,也没什么不对。这样他朱庸良的权力等于被架空,而区委副书记万康,虽然貌似多了一项工作,其实是多了一份参与决策的权力,因此,他也是乐得其所

朱庸良只好说:“没什么建议了。我们先去拿个方案就是”

万康见朱庸良没什么要说,脸上笑笑说:“那么辛苦你和梁部长了。另外梁部长,你有什么建议吗”

梁健说:“我是第一次操作这样的推荐活动,说实话,心里还没数。所以,在朱部长的带领下好好干吧”

万康点了点头,又说:“哦,梁部长的确是头一次操作此事。朱部长,在这方面你要多带带梁部长。以前是王兆同部长分管该项工作,我虽然没有直接牵头过一项组织工作,不过我也知道,王兆同部长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梁部长要多向王部长学习,可以多问问。也可以向朱部长多请示、多汇报,共同把这件事情做好。”

梁健点头说:“谢谢万书记指点。”

万康又说:“我再提醒一句,梁部长,我们可能还没有一起合作过一件事,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干部工作无小事,请大家,一定要认认真真把这件事情做好,万一出了什么偏差,我问起责来,是不留余地的,这点大家都知道我的脾气。朱部长,你说是不是”

朱庸良听到万康说出“问责”两字,眼睛忽然一亮,说:“是的,我们万书记,向来以要求严格著称。万书记,我向你保证,在这件事情上,哪位分管领导出了问题,造成工作上的失误,我们肯定毫无怨言地接受组织处理”

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在梁健听来却歹毒无比。因为朱庸良说的是“哪位分管领导出了问题”,而不是说他自己出了问题,这等于把什么责任都往他梁健身上推过来了

万康又说:“时间很紧,明天下午四点半推荐会议满打满算也就一天一夜的时间,这是一场硬仗、大仗,也是区委对我们几个人的考验,大家这就去准备吧,我也不多说了”

梁健一听明天就要搞推荐,心下着急:“明天就开会,这么急”

朱庸良此时却变得很兴奋:“比这更急的事情还有呢,这就是干部工作的特点,我们梁部长要早点适应啊。”

万康也说:“朱部长说得对啊,分管干部副部长不好当啊,梁部长这次是区委对你的第一次考验,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听两位领导这么说,梁健就有些头皮发麻,但也无话可说,跟着朱庸良站起来回部里。

在梁健办公室门口,朱庸良说:“梁部长,你抓紧科室里开个会,这件事各负其责,去落实。得抓紧了。今天晚上你们可能要通宵加班了,否则肯定来不及”

梁健心想,朱庸良心理扭曲,看别人加班是他最大的快乐可如今遇到这么紧急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只说:“我们会抓紧。”朱庸良又说:“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向王兆同讨教一二,确保把此事做好。今天万书记已经讲得很明确了,万一有差错,那只能唯你是问了”

梁健想,朱庸良时刻不忘要往我身上推卸责任,我又何必如此傻冒地要把全部责任挑过来反正你朱庸良也看我不顺眼,那我也不会客气。笑着说道:“朱部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万康书记也说了,干部工作无小事,这次推荐工作相当重要,而我又是第一次操作,很多事情还不熟悉,更离不开朱部长您的指导。而且,您是组织部部长,什么事情最终都得您把关,没有您掌舵,我们是要失去方向的。”

梁健打起官腔,说的一板一眼,有情有理,朱庸良在心里咒骂一句:该死的,竟跟我打太极。嘴上却笑眯眯地说:“这个自然,该把关的,我当然也会把关。不过,作为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有些地方你还有许多欠缺,还需要多向王部长学习,他分管干部时,说实话,真不用我太担心,敢挑肯干,也没有出过什么大纰漏。你也知道,分管干部的副部长若挑不起干部工作,那么我这个部长就会累的够呛。”

梁健见朱庸良居心不良,一门心思要往他身上扣责任,心下不爽,却不肯服输,说道:“请朱部长放心,作为组织部副部长,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该挑的担子,该承担的责任我一定不会推脱。但是,组织部作为干部的娘家,干部工作是组织部的核心,推荐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这种大事,还是需要朱部长严格把关的。”

朱庸良见梁健毫不松口,心道:“梁健这家伙,果然不像王兆同那么好弄,既非我类,一定要想办法及早把他从这个重要的岗位上赶下来,不然后患无穷”打定主意,朱庸良不再在口舌上与梁健一争高下,兀自转身回办公室去了。

关上门,办公室变得异常安静。烟雾从房间里慢慢蒸腾起来,水杯里的茶叶已经干了。一个人侧面看着窗外,似乎一直在想着心思。烟也已经吸到了烟嘴部位,手指将香烟揿灭在了烟灰缸里。

梁健用了一根烟的时间,来思考一个问题:刚接到的这项又急、又重要的任务,该如何去开展。

对他来说,这是一项全新的工作。

他听许多领导提起过一个词:“能力的恐慌”,他以前没有深入的认识,今天却体味的异常强烈。他发现自己在干部工作上,有一种能力不足,这种能力不足,主要表现在对工作的不熟悉。如何去推进这项紧急任务,他有些手足无措。

姜岩在组织部算得上年轻老干部,业务工作非常不错,但因为陆媛,梁健知道他对自己是有看法的,而这种看法如果成了影响工作的情绪,他的要求无法落实该怎么办他就无法高质量的完成这项工作任务。

梁健信奉一句话,预则立、不预则废。他没有召开科室会议安排工作,而是关上了办公室门,坐下来抽了根烟,想想接下来该如何操作

桌面上有一张白纸,一支笔。

白纸上空无一物,白的让他有些烦躁

“笃笃”,有人敲门。梁健心想,我把办公室门关上,就为了不受打扰。他决定不去开门。

又是“笃笃”两声。梁健依然置若罔闻。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梁部长,是我,能开一下门吗”

这是方羽的声音。方羽的声音,很低但很脆,甚是好听。梁健只得起身去开门。

门外果真是方羽,她一脸神秘地说:“梁部长,我想跟你说两句话,很快。”

梁健不知方羽要说什么,虽然他自己有些焦头烂额,不过还是亲切地说:“请进来吧。”

朱庸良在办公室只呆了几分钟,就忍不住去找区长周其同。他想,这件临时的事情,必须向周其同报告一下,毕竟周其同才是自己阵营中的老大。

周其同听完朱庸良的汇报,冷笑一声道:“这个胡小英,花样还很多呢她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了嘛朱部长,你没有向她去抗议后备干部推荐,这本就是组织部的份内事,撇开你这个组织部部长,让万康负责,这不等于是让你给万康打工”

朱庸良心里愤恨,眼光阴冷地说道:“周区长,您说的是。我想,胡小英大概是看出来我跟你走得近,想给我点颜色看看。自从电梯事故后,我感觉这个女人狠了许多。不过对于这件事,我还真不能多说,毕竟万康作为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让他来负责,于情于理也都说得通。只是,作为一个副书记,协调、会议忙得很,像这样子直接管干部工作还真是不常见。不过,既然他来管,我也不好说,毕竟他万康本就是我的直接领导”

周其同点了点头说:“这倒也是。不过看起来胡小英是想架空你作为组织部长手中的权力你想到什么好办法还击吗”

朱庸良说:“我本来想把责任全部推给梁健。他不是分管干部工作吗这样我索性不管,也给胡小英一个态度可这个梁健也不是一个善茬,责任到他身上,他肩头一滑,又滑到我的肩膀上。”

朱庸良说话的时候,周其同眯缝着眼睛,手里捏着一支黄鹤楼的过滤嘴,把这个过滤嘴都捏扁了。朱庸良说完,周其同眯着的眼睛睁开,眼神一亮,对朱庸良说:“朱部长,我倒有一个好办法,不知你想不想听”

朱庸良俯身过去,装作洗耳恭听的样子说:“当然想听,周区长的指示,一定能让我茅塞顿开”

周其同很满意朱庸良的马屁,说:“按照工作职责,干部工作你都要负总责的,这没错。但是,你作为一个组织部部长,不可能是事事亲力亲为,对不对随便找一件小事,不必你亲自经手,让梁健去做。这其中的纰漏,便是他工作不力的证据干部工作无小事,纰漏小,也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朱庸良依然有些不解地眨着眼睛。

周其同看着朱庸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心道:看来,朱庸良的领悟能力不行,但仍然一脸平静说:“朱部长,还不理解是吗那我给你说具体一些。比如说,整个组织部用来推荐的材料,你肯定是要把关,不能出错误的。但是,一份已经确定下来的材料,如果打印的时候,少了一张,缺了一页。是不是很小的事情这件事情你需不需要负责呢”

朱庸良说:“这种小事,该是下面科室负责”

周其同:“那就得了如果梁健把一份推荐说明,亲自交给万康,而其中缺张少页的,如果万康在主席台上读着读着,发现其中少了一页,那就读不下了,他会怎么样”

朱庸良笑了:“当然会发疯”周其同说:“他能把这事情怪到你头上吗”朱庸良终于如有所悟了:“当然不行,谁交给他,他就会怪谁啊毕竟这是工作细节的事情,由下面的人管啊”

周其同哈哈笑起来:“你说这个主意好不好”

朱庸良也终于若有所悟,在腿上一拍道:“周区长果然是领导啊,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周其同也很得意自己的金点子:“那就赶紧去准备吧,具体怎么做,你好好琢磨琢磨,切莫弄巧成拙”

从方羽的衣着上,梁健感觉到了夏天静悄悄的脚步。

方羽穿了一件花市短袖衬衫,胸口开得略低,但也不显暴露,将她圆润的前胸衬托得恰当好处,衬着她裸露在外的白皙手臂,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不过,梁健此时没有心思欣赏美女。

方羽从梁健的目光里感觉出了他心理的变化,问道:“梁部长,今天心情不太好”

梁健也不隐瞒:“烦着呢,刚接到一个重要任务。任务重,时间紧,不知从哪里入手才好。”

方羽忽然踮起脚尖轻轻说道:“我刚才听到朱部长跟你说话,是不是就是你烦心的事情”

梁健看着方羽白皙的脸蛋,心想:这个女孩对自己是真关心啊,他和谁说话,她都记在心里,便说:“是啊。明天要搞一个干部推荐,现在还是保密阶段。我以前没有参与过这种工作,对其中的程序和注意事项都不太熟悉,感觉有些头大,也有些担忧”

他没有把担忧全部说出来。

方羽脸上露出笑容说:“我猜猜看,你担忧什么行吗”

梁健没想到,方羽神神秘秘的并不是为别的事情,就是跟他来说他目前正烦恼的事情,很想听她能猜出什么来。就说:“好啊,你猜猜看吧”

方羽说:“我猜你烦恼的不是别的,而是下面科室是不是能够完成工作任务。另外,你自己在这个事情中到底能做些什么”

梁健有些惊诧,他没有料到,方羽作为办公室的一般科员,且看起来没心没肺,竟能一下子猜出他的心思。这说明她对自己上心呢还是说明她其实非常聪明,善于分析形势呢无论是哪个,梁健都有些刮目相看,忍不住伸出一个大拇指,道:“你有读心术”

方羽说:“我哪有读心术啊,你脸上都写着呢”

梁健用手摸自己的脸,就像要把脸上的东西擦干净一样。方羽笑着说:“擦是擦不掉烦恼的”

梁健叹了一口气说:“唉,还没想好该怎么办”

方羽说:“我提个建议,不知你想不想听。”

梁健赶紧说:“行,你说说看。”

方羽说:“你什么也别做。该谁做的,就谁做。”

梁健一时不明白方羽的意思:“我怎么能不做呢我是分管副部长啊”

方羽说:“正因为你是分管副部长,所以你才能什么都不做啊不做,才是最大的做。”

梁健说:“那科室里搞错了怎么办”

方羽挺认真地说:“古人不是有句话,最厉害的治国方法,是无为而治吗梁部长您想,您刚刚当上副部长,若真要具体去操作这项工作,业务上可能很难过关。而您说,目前是任务重时间紧,您再学业务肯定也不及了,对吗若您什么也不管,只将任务布置下去,具体工作让科室去做,他们必然会加班加点地去完成。您也知道,组织部的干部都久经考验,责任心也特别强,加班加点本就是常态,更何况现在任务重时间紧,他们一定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完成任务的。”

看梁健听的仔细,方羽接着说:“再说,就干部工作业务来说,你才到任这些几天。而姜岩已经做了七八年,在业务方面,他肯定比你熟悉,对吧其实,说句真心话,姜科长的工作能力,当一个分管副部长,不说绰绰有余,也完全可以胜任,但他缺少机会。当然,这是ti外话,不过,如果你把工作全权扔给他,他肯定不会觉得你不挑担子,而是会觉得你信任他,说不定你不管比管,更能激发他的积极性呢”

梁健有点豁然洞开的感觉,高兴地说:“方羽,你不简单啊,看来,你来当这个副部长比我更合适么”

方羽羞涩地一笑说:“梁部长,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是看您着急,所以才班门弄斧,一通乱说,但愿能对你有所帮助”

梁健心情大好:“谢谢你,方羽。你的话对我很有帮助”

朱庸良办公室。李菊静静坐在朱庸良对面,听完他的安排,心下佩服: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这一招杀人不见血,还真是阴险毒辣啊。说道:“当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让姜岩跟我们一起干,若他不加入,这件事很难办成。”

朱庸良说:“这就是我要你去做的事。虽然上次的事没成,但无论如何,梁健都是姜岩心理上的苍蝇,姜岩不会对他有好感,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来整他而已。这次是个好机会,你不妨给他抛个橄榄枝,若他犹豫,你还可以给他一点预期的甜头:你可以告诉他,事成之后,他即使不能被提拔,副科级组织员肯定是会考虑的。”

李菊说:“有朱部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会让他加入我们阵营的。”

梁健已经有了如何做好这件事情的底气,他打电话给姜岩,召集科室在部会议室开个碰头会。

姜岩心里对梁健不服,可作为科室长,他必须执行梁健的要求,带着凌晨、车小霞和肖远到了会议室,梁健已经在那里等他们。

等他们坐定,梁健开门见山地说:“现在,有一个紧急任务,是区委直接布置的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我们保质保量完成好。召集大家开这个会,主要是跟大家商量一下,该如何着手,然后大家分工合作,各自完成,最后统一到我这里审查,我再报朱部长把关。”

姜岩对梁健虽有想法,但工作还是挺有责任心,一听有紧急任务,心里也急,便问道:“梁部长,你先把具体工作任务,跟我们说一说。”

梁健说“好”,就把区委副书记万康关于推荐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事情,向干部科四位同志进行了通报。接着又说:“我刚到任不久,干部工作还在熟悉阶段,具体操作更没有大家熟悉。以前,这种推荐工作,大家肯定也都做过,知道如何操作。先请各位围绕两个方面讲讲。一个方面是推荐流程,另一个方面是注意事项。”

姜岩第一个讲,他讲了推荐要准备的材料,比如推荐的主持词、说明稿、人选的参考名册、推荐表等,基本上涵盖了推荐的全过程,非常系统、全面。副科长凌晨问了会议参加人员的范围,梁健说“正科级以上干部”,凌晨就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范围,我就可以准备主持词和材料数量”。

他们讲的时候,梁健不停用笔记着,事无巨细,全部进行了条目式的记录。他又问车小霞和肖远有什么想法。

自从那次在溪镇发生的不愉快后,车小霞再没有主动和他打过招呼。此刻,车小霞拿着笔在笔记本上戳啊戳,笔记本上赫然被戳了一个个小洞,就像一张脸上布满了麻子。梁健问了她三次,她才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梁健。

梁健心想,分管科室里有这么一个问题人物,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想要她提出合理的建议,恐怕是异想天开。虽然心里颇有不满,梁健却并没有说什么,他不想再去刺激这颗敏感的心,只是一脸淡然地把目光转移到肖远身上。肖远倒是相当积极主动,他很想把握这次表现的机会,声音响亮地谈了一些会场上如何发放表格的问题,因为工作任务重,时间紧,他还建议借用部里其他科室人员的力量。

在组织部,干部科是借用其他科室力量比较频繁的科室,因为“干部工作无小事”,干部工作算得上是部里的中心工作,被借用的人员也觉得脸上有光,一般没什么怨言。梁健问了姜岩,姜岩点点头说,力量上的确有些薄弱,特别是时间太紧,表格、名册等需要校对和分发,因此,最好能从其他科室借用两个人员。

梁健也都一一记录

大家各抒己见后,梁健在记录的条目上圈了几个重点,从准备材料开始到中间会场安排,再到后续统计票数,形成初步后备干部库。梁健把这些重点工作重复一遍后,问姜岩:“姜科长,是否就是这些重点工作”

姜岩听梁健将一整套推荐后备干部的环节,特别是该注意的重点,都提纲挈领的说了出来,条理清晰、重点突出,不得不佩服梁健化繁为简、总领提炼的能力。心里暗道:原来梁健能当上副部长,也不是全靠运气。语气上便多了一份尊重,说道:“梁部长,大概就是这么一些情况。”

梁健心下微微轻松:“那好,感谢各位会议虽短,但每个人的工作状态都很好,意见也很全面、中肯。姜科长从头至尾进行了介绍,凌科长对材料起草方面提了很好的意见,肖远关于会议现场如何发放表格等也有独到的意见。另外车主任,是我们科室唯一的女同志,也让我们感觉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

车小霞原本紧绷着脸,听梁健这样说,也稍稍放松了些。她原本以为,梁健会因为她根本没有谈想法,在点评的时候会直接忽视她,没想他还是顾忌到她了。她心里特别脆弱,看到有人肯定了一下,虽然有些开玩笑的成分,还是生出了些许热望。这几天来,她心里一直对梁健愤愤不已,这时候稍有化解。

梁健最后说:“接下去,分工的事情,就由姜科长负责了。”

姜岩又问:“那么从其他科室借人的事情呢”

梁健说:“这件事,我来落实。你们等一等。”说着就跑出会议室了

过了一会儿,梁健走进会议室对姜岩说:“姜科长,我已经同王部长、江部长说好了,分别从办公室和组织科借用一个干部,具体是谁,你只要跟他们科室对接就行,谁合适就要谁,这个你做主”

梁健把许多的自由裁量权都给了姜岩,让姜岩顿时感觉能够施展拳脚,眼前是一片开阔天地。以前王兆同分管干部科时,无论巨细事事过问,一个材料标点符号他也要修改数倍,搞得姜岩好不痛苦。而梁健这种抓大放小的风格让姜岩很有几分感触,对梁健,他虽然说不上有好感,但抵触的情绪倒是明显少了,只想好好把这件事干好

梁健说:“那么就辛苦大家,作息时间大家自己安排。如果时间上旳确来不及,今天晚上需要通宵加班,等事情结束,我给大家放假,把你们的休息时间补回来”

干部科科员肖远,一听就兴奋起来了:“梁部长,你说的是真的啊”

梁健说:“为什么不是真的你们为工作加了班,过后补回来休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副科长凌晨咧开了嘴:“梁部长,您是我们的福星啊。以前,干部科加班是家常便饭,从来没有调休过。现在好了,您来了,我们的好日子也来了您放心,为了我们的美好未来,我们也一定会把工作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一个简单的碰头会,梁健轻松燃起了士气。看着手下人凝聚在梁健身边,姜岩心里不是滋味。说实在的,在科室管理上,姜岩也花了不少力气,但效果并不如意。梁健处理事情的与众不同,还有他和妻子陆媛的关系,让他隐隐有些嫉妒。

梁健说:“那么辛苦大家了。今天晚上我陪大家奋战,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跟我提,包括夜宵什么的,后勤我来保障工作拜托大家做好了”

由于梁健注重鼓励、放手放权的工作作风,大家干活都比较带劲。这次任务由姜岩全权负责,姜岩便有了统揽全局的感觉。以前在王兆同的带领下,让他颇受束缚。王兆同小心谨慎、固执己见,即使他提的意见合情合理,也不太会被采纳。他总有一种被绑缚了手脚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错失了很多机会。很多部门的领导都对他说过,他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表现差劲,只是缺少机会。这一次梁健的放权,对姜岩来说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他本是个有上进心的人,他相信,如果自己这项工作干得好,领导自然全都看在眼里。于是,他对科室内进行了系统分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强项和专长。

每个人各尽其职,工作进度挺快,开展得也很顺利。

晚上十点,大部分工作已经完成。需要对表格、材料、名册进行一次校对,然后,进行复印和装订。在这之前,梁健都是在自己办公室里熟悉名册,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熟悉干部,否则到时候毫无发言权。他记忆力不错,名册上大部分干部的基本情况,他看一遍也就了解了一个大概。刚看完名册,姜岩走了进来,将整套材料拿给梁健审核。

梁健给姜岩倒了杯水,便开始看他准备的材料。姜岩也想梁健的反应,便坐在一边静静地喝水。梁健把推荐表详详细细看了两遍,至于名册,他只是大体浏览了一遍。主持词和说明材料他圈出了几个说法值得商榷的地方,跟姜岩探讨了一下。姜岩看梁健对自己准备的整套资料总体非常肯定,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再看到梁健圈出的几个小问题,他也不跟梁健争论,同意了梁健的意见。

梁健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说:“从这一整套资料可以看出,我们干部科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姜科长,姜科长,今天辛苦你了,说实话,你已经完全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提拔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姜岩听梁健肯定自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熨贴,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也不谦虚,只一本正经地听梁健说下去。

“这套资料,有些细节,你再让科室的同志校对一遍。这两份主持词和说明材料,你再修改一下拉一份给我,我给朱部长过目。”

没多久,姜岩把修改后的资料拿来给梁健。梁健去敲朱庸良的门,他果真还在办公室。这也等于说,办公室主任李菊也在办公室。

梁健知道李菊最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对李菊就留了心眼,但他并不敬而远之,见了面依然谈笑如常。他悟出一个道理:在官场,矛盾和斗争是常事,勾心斗角也是常事。入了官场,想要避开斗争,就好比结婚了想要避开一样,结果一定会败得很惨。官场很讲究辩证法,如何在这些矛盾冲突中学会游刃有余,是一门大学问。

看到李菊办公室的灯依然亮着,梁健故意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笑着推开门说道:“李主任也还在加班啊”

李菊没想到梁健会主动来跟自己打招呼,不禁有些心慌意乱。梁健穿了一件白色衬衣,配蓝色小直筒西裤,一双铮亮皮鞋,看起来精神飒爽,完全是一副春风得意马蹄轻的样子。李菊不由被他这一身精气神感染,想到自己曾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忍不住有些心跳加快,自惭形秽。

梁健锐利的目光将她脸上的闪烁不定看了个清清楚楚,却不理会她的局促不安,只淡淡然看着她。李菊被看得神经紧张,有些局促地问:“你,你找朱部长吗”梁健见她示弱,也不为难她,笑着问:“他在吗”李菊说:“在。”梁健走开几步又回头问:“晚上一辆车回去”

被梁健这么一说,李菊忽然有些心旌动摇,暗道:梁健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难道他一点都不知道,那天是她设计让梁健和陆媛到凯旋宾馆碰面她实在不想跟梁健坐一辆车回去,害怕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阴暗面,就说:“朱部长说,今天晚上你们恐怕要通宵了,怎么可能回家呢”

梁健笑道:“都已经差不多了,何必通宵”李菊没想到他们效率这么高,说:“你怎么怎么快”梁健说:“不是我快,而是科室的人用心,效率高。”

这时候干部科副科长凌晨来到办公室,想来看看有无方便面之类可以充饥。听到梁健正在表扬他们,心里那个甜,就连吃方便面也忘记了,回到科室里说:“我刚才去办公室,正听到梁部长向李菊表扬我们科室效率高呢他这个人真不错,既能放权,又不揽功,我们有这样的分管领导真是好”肖远说:“这可能与梁部长是基层出来的干部有关,他知道如何尊重别人,如何关心别人,这样的领导很难得啊”

梁健轻轻敲了朱庸良办公室的门,进去向他汇报情况。朱庸良将一整套表格看了之后,心下还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梁健头一次主持这样的推荐工作,整出来的资料,竟然没有什么大错误,连小错误,也是可改可不改朱庸良心想,这个梁健还真是个人才。王兆同分管干部工作多年,有时搞出来的材料,依然不尽如他的心意。在这方面,梁健的工作能力的确很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