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女人陷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1:10:00 字数:7955 阅读进度:186/1780

梁健手中拿着一份说明材料。这份说明材料是给区委副书记万康做说明用的。他本打算提前给他,让他熟悉一下,并看看是否有不妥的地方。但万康上午不在,陪同省里来的一位领导去乡镇考察了。这时,省里还没有中午禁酒令,所以万康在陪同的时候,为表示好客,敬了一圈才匆匆赶来

梁健走到万康身边,将说明材料交给万康,万康的目光在材料上滑过,并不在意,说:“这个你放在主席台上或者待会会议开始的时候给我就行。”

梁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站在离万康不远的地方等候着,目光却紧紧盯着会议室的门。姜岩带着肖远负责将各类推荐表等材料从楼上搬下来,但离会议开始只有几分钟了,却不见姜岩和肖远的踪影。梁健一手插入裤袋,捏着手机,犹豫着是否给姜岩打个电话催一下,但内心里他还是相信姜岩的工作能力的。

胡小英在区委办主任陈政的陪同下进入了会场。与胡小英相差大约几十步路,周其同也正在走向会场。一般情况下,最后出场的都是最大的领导,可见周其同在心里自恃甚高,这也是他在自抬身份。

胡小英一进入会场,那些在外面抽烟的、在里面站着说话的,都开始安静下来,寻找各自的位置。

梁健心里更紧了,姜岩和肖远他们的推荐表还是没有送来。梁健左右一看,只看到几步远的地方车小霞就站在那里,眼睛似乎还看着自己。梁健本想叫车小霞去看看姜岩他们到底怎么了,可一想,车小霞做事不靠谱,万一有去无回,就少一个人发推荐票。

正着急呢,忽然看到肖远从外面跑进来,小伙子跑步速度估计在全区能拿一百米冠军,忽的就已经到了里面,对梁健说:“梁部长,不好,姜科长脚踝扭了,就在外面,因为有三箱东西我没法一个人搬。”

梁健心想:“真是紧要关头出纰漏。早知道多让一个人去搬推荐票。”多想无益,梁健就将手中的那份说明材料,交给了车小霞,然后跟着肖远飞快往外跑。

对于车小霞他真是不放心,可又想,就让她站在原地帮拿着这份说明材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是傻子也能干的活。于是,就跟着肖远飞也似的去搬推荐票了。

姜岩果然坐在会议中心外面的阶梯牙子上,梁健和肖远都来不及看他的伤势,说了声“你休息,我们搬”。急着把东西往里搬。

赶到会议室的时候,正好万康和朱庸良正往在主席台上就座。

梁健看到车小霞还拿着那份材料,便拿了过来。他接过材料的瞬间,一瞥眼间似乎觉得车小霞的眼神有些异样,她嘴角也似乎带着一丝有些诡异的笑。但现在时间紧急,梁健也无暇细想。

等他将那份说明材料,呈给万康的时候,姜岩正靠在会议室的门口看着这一切,嘴角慢慢浮起一丝邪笑。他想:万事俱备,只需等待。

他在等待看万康的笑话,然后梁健就该倒霉了。

会议开始,朱庸良端正坐姿,朗声说道:“区委高度重视这次推荐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工作,今天四套班子成员都到会了,另外全区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也到会参加推荐。今天的会议主要有两项议程,一是由区委副书记万康同志做推荐说明,二是大家投票推荐。下面,先进行第一项议程:大家欢迎区委副书记万康同志作说明”

掌声之后,万康朝会场内点了点头,就开始照本宣科:“为加强全区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队伍建设,经区委研究决定,在全区副科级领导干部中推荐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下面,我就有关情况作如下说明:一是推荐名额二是推荐的基本条件三是推荐的资格条件”

梁健看到万康顺利地说着,不安的心渐渐放松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组织这样的会议,还缺乏经验

正这么想着,忽然台上的万康不出声了。梁健纳闷地看去。万康一只手正在翻看那份说明材料。

梁健心里一惊,万书记这是怎么了

下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也不知万康出了什么状况

万康又将整个材料前后翻看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终于恼火了,抬头看着梁健,语气非常严厉地问:“梁部长,你们的工作怎么做的说明材料中怎么少了一页这种低级错误也会犯,你们的准备工作都是怎么做的”

万康声音一落,下面顿时轰然。

坐在第一排的胡小英也皱起了眉头。她知道,按照分工,这些材料的确应该是梁健准备的。

朱庸良暗自得意,虽然在这样的场合,梁健被批,组织部也不光彩,但他舍得这样的代价。不过表情却很难看,也不依不饶地问道:“梁健,材料怎么会少一页”

整个会场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梁健身上。梁健顿时有种被万箭穿心的感觉。

材料是不可能少一页的他不是那么粗心大意的人,在准备材料的时候,他特意前后检查了数遍。如果材料真的少了,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人特意将其中的一页撕去了。这个人是谁他一直亲自拿着材料,唯一接触过这份材料的就是车小霞。

他的目光迅速在会场扫过,却不见车小霞胖胖的身影。

忽然,朱庸良声色俱厉地批评道:“梁健,你还东张西望什么,区委区政府所有的领导都在等着你的材料,材料呢”

目光不仅有温度,还有锋芒。在全场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可思议的、略带轻视的、恨铁不成钢等种种意味的目光里,真切感受到了目光是可以杀人的。这个时候,你根本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关键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万康因为事先疏忽,对于说明材料并无阅读过,因此具体内容并不清楚,否则即便在脱稿情况下,也能说出一二三,不会如此大出洋相。因为民主推荐的资格条件规定相对较细,不能随便乱说,万康就那样脸色难看地杵在主席台上,进退维谷。

梁健心想,目前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让会议继续下去。他想起自己拿了一份备用说明,放在会场最后一排。刚想跑过去拿,眼睛余光看到一人小跑过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方羽拿着那份材料送了过来。方羽早前看到材料放在最后一排,怕弄丢,就拿在手里,没想到这会真派上了用场。这个世界的事情,千变万化,还真得讲个有备无患。

梁健不及感谢,只向方羽感激地看了眼,接过材料,翻看一眼,就送到了主席台上。万康虽然接过了材料,可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会他不敢再轻举妄动,将材料从头至尾翻了一遍。在他翻材料的时候,台下有人轻声笑了起来:“第一份材料,你怎不先看一遍”看到材料完整无缺,万康才继续念了下去。

在场的干部有些神色严肃地听着,有些根本没听,已经在推荐票上画画写写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件事情,不管是对万康,还是对梁健来说,都在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官场机关重重,细节决定成败。那次以后,万康每次开大会讲话,必先让人把讲稿提前拿给自己审阅,这个习惯从这件事情后才真正养成了

会议结束后,其他领导和干部都离开后,万康、朱庸良和善后处理会场的梁健等人却依然留在会场。

朱庸良指指姜岩、凌晨等人,说:“你们赶紧把资料收拾一下,拿回办公室。梁部长你先等一等,不要走”

看这阵势,梁健心里清楚,等待他的就是两位领导的严厉批评了。尽管问心无愧,他也知道,让区委副书记在大会上造成这样的难堪,这样的失误他们不会给他辩解的机会。

梁健看着姜岩等人匆匆收拾材料,动作麻利。姜岩的脚似乎已经好了,虽然还点瘸,但脸上全无先前的痛苦之色,在离开会场的那一回首间梁健恍惚看到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微笑。梁健心想:“这件事,肯定有猫腻”脑中忽然晃过清晨推开干部科的门时看到的那一幕,姜岩和车小霞,梁健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忽然,朱庸良微微有些尖利的声音响起:“梁健,在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上,出这么大的洋相,你知道自己的责任吗”

梁健说:“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我也不避讳。毕竟材料是我递上去的。但我也有话要说,在这件事情上,有人故意算计我。我准备的那份材料事先我审阅过两遍。在我将材料送给万书记之前,这份材料经过一位同志之手,然后就少了一页”

万康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梁健说:“梁健,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而且是组织部分管干部的领导干部,就应该有领导干部该有的担当和魄力。我想,你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我昨天布置工作时讲的话,谁搞砸,谁就要负责。我想,出事后,编造千奇百怪的借口来搪塞这不是一个领导干部该有的姿态。”

梁健看到万康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说,且怀疑他作为一名领导干部的素质,有些无力,但他还是坚持要把问题讲清楚,如果不加分辩,把责任一扛了之,以后就再也无回旋余地。而且,在万康心中,他梁健也真成了不愿担责任,且喜欢糊弄领导的小人了他不卑不亢地说:“万书记,这事真的有猫腻。我没有胡说。”

万康几乎有些鄙夷地看了看梁健,不耐烦地说:“有猫腻按你说的,有人故意拿掉了说明材料中的一页,那么,梁部长,我倒想听听这个人是谁在这样的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他搞砸我的材料,目的又是什么是想看我的笑话呢还是另有什么目的”说到这,万康忽然看着朱庸良,说道:“朱部长,若事情真如梁部长所说,这件事你需要好好调查一番这说明我们组织部内部不团结这个问题,朱部长您还是要引起高度重视的”

听万康这么说,朱庸良脸上微微变色。他知道,这个计谋的最后一环是由车小霞完成,但牵涉的人还有姜岩、李菊和他。果真一路追索上来,他才是这个根子。车小霞精神有问题,万一经不得追问,说不定就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

他恭敬地点点头,说:“万书记,至于组织部内部的团结问题,我一定会引起重视的。不过今天这个事,梁部长还是应该承担责任事前,我也一再强调,谁分管,谁负责不管这个事情背后有什么,我想,那些都是你梁部长的手下,且材料是你亲自递给万康书记的,既然有问题,说明你梁部长不够严谨,在这样的大会上,让万书记出这样大的问题,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梁健看朱庸良落井下石,把矛头定格在他身上,心里暗道:朱庸良这人真够阴险狡诈,他不希望我分管干部工作,一门心思要让我难看,说不定这件事跟他有关。他的目光从朱庸良脸上滑过,停留在万康脸上,说道:“朱部长,该我负的职责,我绝不会推卸。但我还是希望组织上能够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万康虽有些大意,却不缺乏分辨能力。想到第二份说明材料是完好的,万康不怀疑梁健所说的对材料进行过认真检查,如果真有人故意拿去了一页,那么这人居心歹毒,却也反映了组织部内部不团结,风气恶劣。组织部是他分管的部门,若果真存在内斗现象,他脸上也没有光彩,他想了想说道:“梁健,朱部长说的有道理,今天的事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但是,你刚才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作为分管副书记,我也有责任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说吧,你认为是谁故意搞的鬼”

梁健清楚,这件事和车小霞绝对脱不了干系,但他也清楚车小霞只是那个过江小卒,是冰山一角,一定还有人躲在暗处。他说:“接触我材料的最后一个是车”

话到嘴边,梁健忽然不说了

万康说:“车”

梁健看了一眼万康和朱庸良说:“算了,我相信组织上会还我清白,至于那个人是谁,我也不想说了。至于组织上要如何处置我,我不会推脱”

说着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万康很感诧异:梁健怎么话到嘴边,又戛然而止

朱庸良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本来还担心梁健会把车小霞说出来,到时候万书记就会找人去问车小霞的话,这样事情就会越搞越复杂。现在梁健不说,那么追责就会到梁健这里戛然而止。只是朱庸良心里也疑惑,梁健既然怀疑这事有问题,怎么肯就此认了呢这不符合他的个性啊

胡小英办公室。

万康和朱庸良坐在胡小英办公桌的对面。胡小英背靠在椅子上,脸上看不出喜怒

万康是被朱庸良拉来这里的。他本不想来,在大会上出了这么大的洋相,也不能说没有他自己的责任。在官场,其实有很多潜规则。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开会的讲稿都有人做准备,这的确不是领导干部自己的事。但一旦在会场上出了问题,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底下人办事不力,但笑话出在谁身上,谁就是笑柄。这其中,有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含义。如果领导认真追究起来,这就是他工作不细致认真,对工作没有积极性,主动性,虽然讲稿有其他人准备,但在会前,他应该浏览一下资料,这与其说是一种要求,不如说是一个领导的基本功。今天,他因为中午喝了点酒,精神上也有点松懈,所以就疏忽了,而且组织部工作一向严谨,他对材料也没有太在意,拿起就开始读了。

因为心虚,万康并不是特别相见胡小英,可朱庸良却非要拉着万康来,说:“万书记,这事全部是梁健的责任,这会如果不去跟胡书记说清楚,胡书记还会以为这完全是你的责任呢”

万康当然也不肯承认这完全是自己的不是。而且他心里很清楚,这次的洋相一定会在与会干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甚至会成为少部分人的酒后谈资,极大影响他的领导形象。所以,他的确很恨梁健,不过看着朱庸良一副乐颠颠为他着想的样子,他不免有些纳闷:看起来,朱庸良对梁健很不感冒啊不过,毕竟是自己部里的同志,这样急着要到领导那里去给他定罪,未免还是有些过分了

见胡小英沉默,朱庸良急着开口了:“胡书记,今天这事我要先向你道歉。万书记今天的稿子,是我们组织部准备的。这份材料,从起草到定稿,我都看了多遍。昨天晚上我们为了确保材料的准确无误,还特意加了通宵的班。可我们所做的这些工作,都抵挡不了一个干部的粗心大意。谁会想到,梁健拿给万书记的稿子,中间会少了一页这完全是工作上的粗心大意。这种粗心大意,在我们部里,甚至在我们全区部门都是要不得的。有句话说,细节决定成败。在这件事情上,给我们的教训简直是淋漓尽致梁健是我们组织部的干部,我们当然也很想关心爱护。可是当一个干部犯了错误,如果我们不加责罚,而是盲目包庇,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非但不能在全区层面上形成震慑作用,而且很容易导致作风懒散”

“另外,有一件事情。上次常委会上,也讨论过,梁健分管干部工作,本来就是先试一段时间如果发现其不合适的话,我们可以换岗。从这段时间梁健的表现还有今天的失误来看,他真的是不合适干部工作”

万康见朱庸良把责任全部往梁健身上推,完全弱化自己作为一个组织部长该负的责任,觉得有些过分,但这样一来,矛头便不在他身上了,所以他也没有打断朱庸良的话。

胡小英微微挑了下眉毛说:“朱部长,那你细细说说吧,他有哪几个方面不合适”

在来胡小英办公室前,朱庸良早已打好腹稿,趁万康也在场,要把梁健说得一无是处,对梁健的不是简直“如数家珍”:“一方面,梁健对干部工作不熟悉,昨天的材料搞了好久,都没搞出来;第二方面,梁健吃不起苦,不能适应干部工作的高强度工作。这可能跟梁健在乡镇呆久了有关系,有些自由散漫,部里经常要加班加点,特别是像今天这样的重大事情,前一天干部科必然要通宵值班,可他昨天擅自走了,还让干部科的同志都一起走;第三方面,他的领导能力也有问题,下面的人并不服从他的管理”

“还故意跟他做对是不是”胡小英随意的插了一句。

“没错”胡小英插话快,朱庸良回答得也快,没想到说漏了嘴,赶紧说:“不是作对,只是下面的人,认为他的管理方式方法有问题,比如他把工作全部扔给下面做。”

胡小英说:“作为一个领导,如果事必躬亲,陷身在具体的工作之中,那就算不上一个好领导。另外,关于梁健,你有什么建议”

朱庸良还有满肚子浓墨重染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胡小英就问他结果。他就说:“我觉得,可以考虑调整他的分管线,毕竟干部工作是组织部的核心,梁健同志不熟悉干部工作,个性特点也不适合干部工作的严谨性和严肃性。而且,综观梁健同志这段时间在组织部的表现,我觉得,他身上还欠缺一些冲劲,缺乏责任意识,特别是组织纪律性,也有人反应梁健同志有时候有些个人英雄色彩,喜欢我行我素,置组织纪律于不顾,影响非常不好,坦白的讲,真的不太适合组织部的工作,我建议也可以考虑给他换换地方,再锻炼锻炼”

胡小英等朱庸良讲完,直起背,目光若有所思地滑过万康和朱庸良,说:“关于今天在大会上发生的事,既然万书记和朱部长来了我办公室,那我就说三点意见吧。一是正确看待这件事情。今天的事情,可以看成是一个会议事故。区委组织部有责任,提交给万书记的材料缺了纸是事实。但我们领导干部也应看到自己的问题,在拿到这份材料时,为什么不先浏览一遍,稿子都有人帮助写了,读之前看一遍应该是最起码的要求吧,我们领导干部不能以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为由而不做该做的工作,否则就会出乱子。”

胡小英这话一说,万康就有些坐不住了,脸上更是青一块、红一块,但他目前毫无反驳的理由,毕竟自己的确是疏忽大意在前,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

胡小英接下去说:“二是正确看待干部。梁健是一名年轻同志,来区委组织部前,在十面镇的工作基础是不错的。可能对组织部的工作还不够熟悉,但哪有一个干部到新岗位上什么都熟悉的,正因为不熟悉有时候才有新思路。我倒是觉得,从昨天把今天要推荐的任务交给你们,到今天开大会,时间如此紧、任务如此重,其他工作做得都是不错的,都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其实,今天的说明材料,应该说也没什么大问题,里面内容是好的,而且第二份交给万书记的不是完整的吗这说明,组织部工作整体是好的,但在小环节上出现了纰漏,这虽然有一定影响,但也是小节。另外,关于梁健不加班的事情,我倒是觉得,朱部长你们部里也没有必要遇事就通宵加班,主要还是把工作效率提上去,而不是打疲劳战”

朱庸良插话道:“可不那么做,就容易出问题啊”胡小英说:“朱部长,你有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也应该容许下面的人有自己的工作方法,不同的声音和方法,有利于激活我们的脑袋。而且,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并不是不加班造成的”

朱庸良当然知道,这事不是不加班造成的,而是他一手策划的,他也不便争论,便脸色难看地看着胡小英。

胡小英说:“第三点我要说的,是调查后再定论。当然,出了这么大的洋相,如果不了了之,的确会在机关里造成不大好的影响,容易助长粗心大意、放任不管的不良风气”

听到胡小英终于说到了要处理,朱庸良又开始兴奋起来:“胡书记说得对,不能不处理”

胡小英没有接他的茬,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可能还有些别的原因。你们听过梁健有什么解释吗”

朱庸良不想让胡小英听到梁健的解释,说:“他还能有什么解释,解释就等于掩饰”

万康心想,这件事情上或许还真有些其他问题,他这人为人还算正直,就说:“会议结束之后,我们找梁健聊了聊。他说,他愿意承担责任,但有个问题他也说明了,他说,说明材料他看过两遍,绝对不会少页,但这份材料后来经过他人的手。”

胡小英了解梁健做事风格还算认真、细致,不太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在会场上便有些怀疑这事是否另有什么原因,听万康如此一说,暗暗点头,心道:会是谁在暗中作怪呢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她目光锐利地滑过朱庸良,问万康:“材料经过谁的手他说了没有”

万康说:“没有,他话到嘴边,又不说了。只说他会接受组织给予的处理。”

胡小英有些狐疑:如果梁健知道是谁故意要他好看,为什么又不肯说呢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说:“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妄下定论。这件事,万书记,你负责认真调查和了解至于梁健的分工或者今后的工作安排,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朱庸良还是不服气:“胡书记,那这段时间还是让梁健分管干部工作”胡小英看到朱庸良穷追不舍,不给他一点肉吃,也实在烦人,就说:“这样吧,梁健的职务分工暂时不变,但最近两天可以让他坐坐冷板凳,具体工作不用交给他,让他也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对他自己也有好处。等调查结束后,再做打算”

朱庸良虽然没有达到让梁健下课的目的,但让他坐了“冷板凳”,至少也有所斩获,聊胜于无,也就不再多话了。

等万康和朱庸良走后,胡小英松了一口气。她拿起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梁健”,刚要按下通话键,又停住了。停了停,依然将手机放回了桌上。

她本想让梁健过来,跟他聊聊,让他祛除心理负担。可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身在官场,权力斗争在所难免,有时候挫折比成功的营养成分要高很多,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有些挫折,就像药一样入不了嘴,可真吞了下去,消化了,对人却绝对有好处。于是,胡小英决定还是让梁健自己去消化这些苦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