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利诱威逼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1:20:06 字数:6088 阅读进度:189/1780

那两个年轻妖娆的美女,梁健都认识。一个是表妹蔡芬芬,另一个也是酒庄的,名叫雪娇。表妹蔡芬芬深谙酒场规矩,很有自己的一套交际手段。在酒场上,女人本就是名贵动物。更何况是一个既有姿色,又有酒量,还有交际手腕的女人,可以称得上是酒场尤物,男人不会忘记这种女人。所以,在长湖区的酒场上,蔡芬芬已小有名气。

看姚发明握着蔡芬芬的手不放,两颗眼珠子紧紧黏在她脸上,梁健就知道,蔡芬芬和姚发明是第一次见面。

对于姚发明的纠缠,蔡芬芬很大方。她用另一只手端起酒杯,满脸笑意地说要敬姚局长酒。见美女主动敬酒,姚发明赶紧端起酒杯,与蔡芬芬一饮而尽,那只手却始终紧紧抓着蔡芬芬的手不放。借口要拿名片,蔡芬芬终于把手抽了回来,将名片打了一圈,她挑了挑眉毛妖媚地说:“各位领导,我们的云葡萄酒味道很正,今后还要拜托各位领导多关照。明天,我想专程去各位领导那里拜访一下,顺便给各位领导送一瓶云葡萄酒尝尝,味道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瞧着表妹蔡芬芬套路精准,梁健心道:我这个表妹,还真是一个做生意的料,她的优势在于她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且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而且还有一股男人的爽气,关键时刻豁得出去,这样的女人很厉害,也很危险

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人在肩头轻轻拍了拍,回头一看,竟然是袁小越。自从蔡芬芬和雪娇来了之后,酒场上的重心就转移了。原本,袁小越是酒桌上唯一的女人,有意无意地就成了中心。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喝酒。

在梁健看来,袁小越无论是身材条件、还是个人气质都不输这两个年轻女孩,可人家也有比袁小越优越的地方:一是她们的穿着更加大胆、妖娆和时尚,表妹蔡芬芬两耳上挂着流光溢彩的耳坠,一闪一闪地,长长的直坠到白皙光润的脖子里,不由得让人幻想,手指停留在那里会是什么感觉呢二是她们比她更加年轻,当然她也曾年轻过,但岁月无情,在包间明晃晃的灯光下,皮肤的光泽度,眼神的神采,高下立判,无需多言。

看到袁小越脸上灿烂的笑容,想起先前他走进包厢时她脸上露出的那种如冬日寒烟般化不开的冷淡,他就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心想:袁小越这会为什么来敬酒呢是来嘲笑我还是如今新人胜旧人,她被冷落了,想起我这个坐冷板凳的副部长,有同病相怜之感说:“袁主任,怎么想到敬我的酒啦”

袁小越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梁部长是组织部的领导,我要往上走,梁部长的酒怎么能不敬呢”

梁健轻笑一下,说:“我是组织部领导不错,但我现在坐了冷板凳没什么能量了。这事,袁主任应该已经听人说了吧”袁小越听梁健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梁健知道自己跟姜岩打电话了解情况心里疑惑,不表面上她仍若无其事:“什么冷板凳啊,那是让梁部长好好休息,蓄势待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更重要的岗位了呢”

梁健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再多扯,想看看她究竟安了什么心,竟然主动敬酒。便说:“”袁主任,这个酒,我们是怎么个喝法为什么而喝呢”

袁小越说:“为梁部长的年轻有为、清正廉洁而喝”

梁健对“年轻有为”这个词倒也不是太陌生,平时也有人这么说他。可听到“清正廉洁”这四个字,就有些纳闷了,这个词一般都只出现在纪委报告或者告别仪式上,夸一个人可很少用这个词。俗话说:十个官员九个贪,一个不贪有脑残。适当的“贪”,“贪”而无事,在这些官场蛀虫扭曲的价值观里,甚至被认为是一种能力。

所以,此刻袁小越表扬他“清正廉洁”,不是在骂他脑残,就是别有用意。梁健笑道:“袁主任,这我可不敢当,我可从来不敢以清正廉洁自居啊”

袁小越说:“在我眼里,梁部长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清正廉洁了梁部长应该不会忘记,那天我到你办公室给你送信封的事情吧那天梁部长的表现,就可以说得上是清正廉洁啊”

提起那个信封,想到那颇有分量的五万块,梁健总算摸透了袁小越这番殷勤的用意。不过梁健故意说:“哦,那天我记起来了那天你和姚局长实在是太客气了”他并不提要把钱还回去。

袁小越原以为,自己一提五万块的事,梁健会主动把钱还给她。毕竟,上次在他办公室,他就信誓旦旦地说过,这笔钱他绝对不会收,无论如何他都会还的。

梁健心里很清楚,他不会要这五万块钱。他不会为了这么点钱脏了自己的手,而且,对于金钱他并没有太大的,他不会为了钱葬送自己的仕途。梁健知道,官场有许多潜规则,比如送钱就是,但他给自己定了底线。所以那一天袁小越来送钱,他打定主意要想办法把钱还给他们,实在不行,就直接交给纪委,或者干脆寄给希望工程。只是,因为初到组织部满脑子都是如何转换角色,尽快熟悉工作,竟将抽屉里那烫手的五万块钱给彻底忘了,直到今天找打火机在抽屉里看到那个惹眼的信封。

内心里,袁小越对梁健的印象并不差。所以,她也相信梁健是真的不想要那五万块钱。她想:梁健不提还钱的事,大概还以为姚局长不肯收回钱吧脑筋这么一转,袁小越笑盈盈地给梁健杯中斟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满上,目光顾盼间,举杯低声说道:“梁部长,关于钱的事情,我们姚局长有了些别的想法”

此时,酒桌上非常热闹,众人焦点都在青春撩人的蔡芬芬和雪娇身上,全没有注意袁小越的轻言细语。

梁健心知袁小越的想法,故意无所顾忌地问:“姚局长有什么新的想法啊袁主任,我洗耳恭听”袁小越微微有些发窘,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便恢复如常,笑意如春地说:“梁部长,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姚局长执意要让我把那个给你,姚局长说了:你出来任上,或许会用得上,所以把这事交给了我,说若办不好,要唯我是问。事后,姚局长又觉得这事有些不妥,有一次和纪委的同志吃饭,听说现在纪委工作抓得紧,他当时便想到了你。你年轻有为,出来任上,若是被查处有作风问题,那可是大事,虽然那一点点钱只是我们的一点好意和尊重,但到了纪委口中,可不是那么回事了。一旦上纲上线,可是相当厉害的。思来想去,姚局长觉得这事终究不妥,可千万不能因为我们的好意和尊重而增加梁部长你的负担。所以,他决定还是以大局为重。设身处地站在梁部长的位置上想想,姚局觉得还是把那个多事的信封收回来最保险”

看到袁小越竟然直言不讳地要把钱收回去,梁健心里直冷笑。若在之前,区财政局任何一个人若是能够把那个烫手的信封收回去,梁健都会万分感激。可现在,看着他们虚伪、现实的嘴脸,梁健忽然不想如此便宜了他们。若是袁小越这么一说,他把钱给了他们,那岂不是他们想送钱就送钱、想收钱就收钱那他梁健成了什么人了

念头这么一转,梁健善解人意地说:“袁主任,那天你走后,我想直接把钱送去财政局的。可后来一想,姚局长一片热心,我就这么巴巴地把钱送回去,也太唐突,太无理了无论从他的局长身份,还是他比我大,怎么着也算老大哥了,我无论如何不能削了他的面子,是不是所以,还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当然,这笔钱,我也用不着。既然姚局也说了,这钱放在我这里终究是个负担,我打算着还是什么时候去纪委一趟,把钱交了,这样既表明了我的态度,也算了却姚局长的一份心事。或者把钱捐给希望工程也好,也算为这钱找了个好归宿,袁主任,你说这样可好”

袁小越一听,急了:这钱若是送到纪委,追究起来,那我和姚局长都脱不了罪责,用公款送礼,罪责可大可小。我的仕途还没开始,若是就记上了这么不光鲜的一笔,以后恐怕再难有上升的空间了。这么想着,她的脸微微涨红了,急切地说:“梁部长,这杯酒我替姚局长敬你至于那钱,我想,交给纪委或者给希望工程,若是追究起来,终究是个污点,解铃还须系铃人,这钱还是让我来处理吧您看怎么样”

袁小越红唇娇艳,身体几乎贴到了梁健身上。若有似无地擦过梁健的手臂,梁健身穿短袖,裸露的手臂对于那弹性十足的亲密接触十分敏感。见梁健似乎有所察觉,袁小越尺度更大,这样赤果果的挑逗,梁健心里清如明镜:别以为你掌握了男人的弱点,既然你送上门来,来而不往非礼也。

梁健的目光落在她娇艳的唇上,忽然有些口干舌燥,又把目光移开了,声音却是淡淡的:“袁主任,你不认为我的提议很好我想,那钱应该不会是姚局长掏私人腰包的吧”

袁小越闷闷地答:“不是。”

梁健说:“既不是私人的钱,那就好办。当然,若是上交纪委,我肯定不会说出这钱的来源,这一点你可以让姚局放心;至于给希望工程么,我已经想好了,单位就写长湖区财政局,袁主任,给希望工程捐款,也算功德一件,是不是这钱在财政局是服务于民,寄给希望工程,也是服务于民,殊途同归,是吧”

袁小越不是不明白梁健在故意刁难,但他说的头头是道,她也无法,心想:这钱若真是寄去希望工程,最多也就是少了五万块钱而已,若是送去了纪委,即使梁健不说来源,纪委又岂会善罢甘休,无论如何都是一种风险幸运的是,如今看来,这钱还在他手上。她还须与他虚以委蛇,务必将钱拿回来,否则终是后患。

袁小越瞟一眼梁健。说实话,梁健长得不错,甚至算得上英俊,比起姚发明,他强多了。这样想着,她俯下身,柔软的唇轻轻拂过梁健的耳朵,梁健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尖上滑过,柔软撩人,只听她说道:“梁部长,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清正廉洁的好部长。其实,在机关里,拿到这种信封的人,有几人还能想到要将它交给纪委或者希望工程呢其实,当时姚局让我送这东西,也有两层意思。第一当然是表示我们财政局的一点心意和尊重,第二么,其实,也想看看我们梁部长究竟是怎样一个干部,是视金钱如粪土呢,还是视金钱如生命,看来,梁部长果真是富贵不能淫啊”

暖暖的气息混合着酒味,甜甜的脂粉味,还有女人特殊的气味,擦过耳边,萦绕在梁健鼻尖。说不心动是假的。梁健心想:看来,她很懂得如何撩拨男人。不过,既然你不仁,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带着怒气,他声音有些大了:“啊,听袁主任这么说,难不成,你们那么做,是为了检验我的纯洁性”袁小越紧张地看一下桌上其他人,还好大家各就各位,都有些喝多了,根本顾不了他们。她见梁健恼怒,赶紧说:“梁部长,不是的。我们的目的当然是表达我们的心意和敬重。可我们也猜到梁部长可能不会收果不其然,梁部长充分展示了一个优秀年轻干部的形象。本来,这钱,从单位到单位,从财政局到组织部,也只是一种礼尚往来,不能算贿赂或者,若是给了纪委,问题反而复杂了。梁部长你说是不是至于希望工程,也有很多关于滥用捐款的负面新闻,所以不捐也罢,而且我们区财政其实并不宽裕,而需要区财政补助的项目其实有很多,这钱梁部长既然用不上,还是让区财政局统筹支配吧”

袁小越的身体几乎半靠在梁健的身上,手紧紧地压在他手臂上,娇柔的声音有一种不容抗拒的蛊惑,一点点钻进梁健心里:“梁部长,你说是不是呢”

梁健心想:女人和金钱是永远的两大武器。看来,袁小越很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貌。既然你想玩,我也不妨陪你玩玩。

梁健往后一靠,身子压向袁小越,隔着薄薄的衣衫,这种感觉挺让人留恋。梁健心中一动,想:社会真是个大染缸,为什么仙女般的外貌后都有一颗癞蛤蟆般的灵魂呢他说:“袁主任说得倒也是,交还给财政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起初,我主要是怕这样做伤了姚局长的面子”

袁小越一听梁健有所松动,八字终于有了一撇,赶紧说:“梁部长,你放心,只要不给梁部长您添麻烦,姚局长高兴还来不及呢”梁健说:“既然袁主任说的如此清楚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会把钱还给姚局”

梁健突然松口,倒是出乎袁小越意料之外。她低头看一眼自己,心想:难道梁健好这一口难怪美人计在三十六计中能占一席之地,而且排名靠前,看来,无论英雄狗熊,还真是没几人可以过得了美人关呢。看来,对女人来说,有姿色也是一种能力。这样想着,袁小越不禁暗暗为自己的美色感到骄傲,语声娇媚地问:“梁部长,那这个给您添了麻烦的信封袋什么时候给我呢不好意思,我是怕夜长梦多”

梁健瞟了她一眼,说:“袁主任,你想的很周到,要不,我这就给你”袁小越紧张地看了看桌上的人,虽然大家基本都喝高了,但这种隐秘的事,总还是隐秘地处理比较好,便摇了摇头,说:“梁部长,这里恐怕不妥。你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梁健笑着:“行啊”袁小越看着他的笑容,想:看来,这梁健还真是一个色鬼呢语声越发娇媚,说道:“要不我们去车上”梁健皱了皱眉,说:“你喝酒了,怎么开车”袁小越说:“来的时候,开了车的,回去就不打算开了。要不我们现在下去”梁健说:“这恐怕不妥吧酒局未散,我们先走了,怕扫了大家的兴”袁小越说:“梁部长,这你就多虑了。有两位美女在,实在没我们什么事。而且,我们出去一下,办完事还可以再来”话出口,袁小越微微有些脸红,刚才这句话还真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她瞥一眼梁健,看到他正在看自己,心里忽然有些悸动。只是,梁健虽好,却终究落魄了。

梁健笑的意味深长,说:“一切听袁主任安排”说着,拿上包,跟着袁小越往外走。满桌人围着两个美女,觥筹交错,竟没有注意他们的离开。

袁小越注意到梁健的包鼓鼓的,心里纳闷:梁健难道一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赴宴,而且打算好了要把这钱还给我们若果真如此,我刚才的努力岂不是多此一举想到梁健刚才的戏弄,袁小越有些气恼,不过想到马上可以完成姚局交待的任务,不免还是有些得意。

走到电梯口,梁健突然说道:“不好意思,袁主任,我忘了一件东西,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袁小越说:“好吧,我在这里等你”

梁健去了吧台。他问吧台服务员:“请问,你们这里可以存放贵重物品吗”

远远地,梁健就看到袁小越甩着汽车钥匙在等他,身旁站着两个男人。慢慢走近,梁健发现那两个男人面红耳赤,显然喝高了,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袁小越圆鼓鼓的胸和臀。袁小越显然习惯了男人的注视,对他们视而不见,只是高傲地站着。她见梁健过来,绽开笑容,说:“请进。看着袁小越春光般的笑容,梁健心想:撇开灵魂不论,袁小越还真是一个撩人的精灵呢

两个男人看看梁健,等他们走进电梯,一个就说:“这家伙,还真幸福啊,有这么一个惹眼的美人相伴”另一个说:“难说,美女也是危险品。”

狭小的空间,拉近了梁建和袁小越的距离,梁健感觉到袁小越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猛然想起这是在电梯里。自从那次电梯事故后,他再没有坐过电梯。刚才一直想事,竟没有注意到这个。如今仔细一想,恐惧恍如毒蛇,倏地就钻进了心里,蠢蠢蠕动。梁健不由身子一晃,手下意识地想要抓住什么,却用力地搂住了袁小越温暖精致的小腰。

袁小越有些吃痛,惊讶地转头去看梁健。只见梁健表情怪异,神色紧张,仿佛突然很不舒服。袁小越心想:梁健搞什么鬼若是贪图美色,也不必如此胆小吧还是他真有什么不舒服。这样想着,她半欠过身子扶着梁健,问道:“梁部长,你没什么事吧你脸色不太好看。”梁健不想在她面前露怯,整了整精神说:“没什么事”话虽如此,嘴唇却有些发颤,声音也显得底气不足。袁小越这时倒真有些担心了:梁健不会是中风了吧可这样子也不太像啊他可千万别莫名其妙地出事啊,不然我可就百口莫辩了

两个人各自担忧,好不容易,听到电梯“叮”一声响,梁健搂着袁小越快步走出电梯,才松开了手。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感觉才好起来袁小越关注地看着梁健的脸,问:“梁部长,你真的没事”梁健笑了:“放心,我保证我很好。”袁小越这才带着他走过大厅,向酒店后面的停车场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