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罕至之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1:20:07 字数:7409 阅读进度:191/1780

凤凰景区的主题风景,就是凤凰山。凤凰山原本只是一座小山,300多米的海拔,即便在地处江南的镜州市,就海拔来说也排不上号。但凤凰山颇有些来历,据说,曾经有一只巨大的凤凰曾飞临此山,这只凤凰非同凡响、金冠彩翼、啼鸣如枭,那时候的人称这里肯定要出神人,后来据说项羽就到了凤凰山下,成为一代枭雄。

可官场的人,并不很喜欢项羽。因为项羽虽然是一代人杰,还留下了霸王别姬这样凄美悱恻的爱情故事,却终究是刘邦的手下败将。而且,重要的是,项羽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意气用事,镜州官场的人对项羽评价普遍不高,认为他是情商有余、智商不足。他们反而更加欣赏项羽的死对头刘邦,刘邦这人大智若愚、理性圆滑、善于笼络人心,这些都是官场必备才能。为此,官场中人更愿意以刘邦为楷模,而非以项羽为表率。

可惜,昔日屯兵凤凰山下的却恰恰就是项羽,而不是刘邦。也不知道项羽别姬、自刎乌江之后,是否给镜州官场也带来了晦气。这镜州官场,近年来是大大的不太平。上一任的市长吕蒙原本上调省科技厅当一把手,这原本也是个肥缺,可没过两个月就被省纪委因贪污查处;上上一任的市委书记马恩,患了糖尿病,灰溜溜退居二线;再上上任的市委书记朴羽荣,却在赴任省委办公厅主任的路上,诡异的在一起四车追尾的交通事故中一命呜呼。在市委书记、市长岗位上还能再上台阶的领导,近年来在镜州市几乎找不出一个来。

近几任领导干部,心里无不有些隐隐的不安,都觉得这和凤凰山的风水有关,此山不吉。

据说,市委、市政府为此专门从香港请来了风水大师,希望凭借大师的神通能够破解破解官场的晦气。香港风水大师,来到镜州市,专车接送,警车开道,四大班子领导陪同,一番接风洗尘之后,就来到了坐落在凤凰山东侧平原上的市委市政府大楼。

站在大楼顶层平台,大师拿出仪盘,伸出双手,上观天象、下探地理,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在临近午夜时分,终于结束了。四大班子领导,都很佩服大师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态度,最后更折服于大师的指点迷津

大师说:“镜州市的领导,近年来频繁出事,跟这座凤凰山,可以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座的领导,都睁大了眼睛,潜心静听。

大师接着说:“你们看,这座凤凰山,原本是很好的,山行有如凤凰展翅,凤喙往下勾连,有着祥瑞之气。问题出在,我们行政大楼的位置,却正好在凤喙指向的方向,这就是忌讳,犯冲了。因此,职位越高的领导,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冲击。”

领导们默然点头,深觉大师说得有理,又赶紧询问破解之策,大师说:“把凤凰山,变成一个大公园景区。在凤凰山顶上,造一座凤凰阁,一方面是对大凤凰的祭拜,另一方面,头顶有了重物,脑袋就会想着往上扬是不是”

领导们想象着,头上如果放了一个重东西,人也会本能的脖子使劲,让脑袋能够仰起来,就赶紧点头,首肯大师之言。大师又说:“同理,给凤凰山上建一个凤凰阁,凤凰头顶有了重物,就会想要抬起脑袋,嘴巴自然也就会形成向上的趋势,也就不会冲撞了市委市政府大楼了”

有一个领导立马说:“大师说的,真是金玉良言啊”另一位领导说:“按大师之言,这里若建成一个公园景区,还可以带动这一带的房地产市场,说不定还可以给镜州市带来意想不到的发展机遇”主要领导说:“这件事关系到市委市政府的兴衰存亡,务必引起重视。规划工作就有市长负责,让有关部门务必抓紧时间弄个方案出来,就半个月吧,然后在市委常委会上讨论通过。”

一锤定音。凤凰公园景区正式开始启动规划、建设、美化。这一晃已经好多年过去了。原本的荒山,被开发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四周环绕了几个住宅小区。有盘山公路蜿蜒而上,通行方便。但总的来说,人气不是太旺,平时的环境卫生和维护费用也是一笔巨大开支,由于这个景区,只有一个关于凤凰的传说,其他都是后天人为建造,旅游者稀少。到了晚上就更加黑灯瞎火,少有人至。

袁小越之所以把车子开到凤凰景区,就是考虑到这里比较冷清,晚上更是人迹罕至,只要把车往路边一停,车震无人能管。

然而,有这种想法的却并不是一个人。

就在宽阔的凤凰山盘山路上,朦胧的月光下,有一女子,正迈开步子,向着山下奔跑。因为身穿一字裙,双腿有些拘束,又因为穿了高跟鞋,脚步迈的并不大,但声音不小,高跟鞋在柏油路上敲击出清晰的声音。上山时,她是坐车的,因为和开车的人吵了架,赌气一个人小跑下山,慢慢的,小腿有些酸疼,不知不觉地便放慢了跑动的脚步。

朦胧的月光,混合着稀疏的灯光,女子忽然看见前方路边一棵树下,停着一辆车。正想着:这样黑灯瞎火的地方,谁把车停在这里隐隐约约似乎觉得车子有些晃动,定睛一看,透过挡风玻璃竟看到副驾驶室里,模模糊糊有人影上下起伏。

她不是懵懂少女,脸上一烫,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车震啊”不过,她可不想惊动了这两只野鸳鸯,就加快了脚步。无奈身穿高跟,越是着急,高跟鞋的声音却越发响亮。

一切准备就绪,袁小越整个身体都异常的激动,彷如一朵张开的花等待着露水的浸润,一掊黄土高原的土期待着一场春雨的浇灌。忽然,隐隐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女人对高跟鞋的声音非常敏感。袁小越骑坐在梁健身上,背朝挡风玻璃,本来看不到路上的情况,但因为听到了声音,袁小越不由一阵紧张。

袁小越回头,向窗外望去,模糊中,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裙子的女人从山上下来,看到他们车子后一阵凝迟,又加快了步子向山下跑去。

因为袁小越移动了身体,梁健也看到了外面那个女人。虽然是黑夜,但因为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身份尴尬,梁健一惊,想若是被人上来抓个正着,那他就完了。这样想着就要去推仍然坐在自己身上的袁小越。

袁小越见梁健出手推自己,心意坚定,不肯下来。她懊恼地说:“没事,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也许是心情不好,上山来散散心吧没事,我们继续”

梁健却没袁小越这样放得开,而且经过这么一折腾,ji情微微退却,忍不住又去看那个女人,忽然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女人的身形十分熟悉只不知在哪里看到过月光之下,甚是朦胧,看不清楚,更难辨认,只瞧着女人向下跑得越来越远。

这时,从山上射来一束强光。一惊之下,只见一辆汽车从山道上迎面开了过来梁健心道:难道这是针对我们的难道这是袁小越精心安排的可是,瞧她的样子又不像脑经刚转过念头,那辆车子,已经飞快地从他们车前掠过,车速之快,简直可比速度与ji情。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搅扰了梁健和袁小越的好事。梁健的注意力仍在那辆车上,只见那辆车的灯光猛然照亮了那个穿着黑裙的女人,女人的背影在黄色灯光之下,忽然变得生动起来,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娇艳。

梁健说:“等等。等他们走”袁小越说:“梁部长,放心。这里很安全。这只是一辆无关紧要的车,和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也许,只是一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在闹别扭。这种事很常见,你别想多了。”

梁健知道袁小越说的在理,但他却控制不住地想要去看那个女人。只见那辆车在黑裙女人身侧,猛然一个刹车,因为惯性,车子向前拖行了几米终于停了下来。黑裙女人,似乎害怕车子会撞到自己,向一边退让几步,见车子停了,又兀自向前跑去。

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身穿西裤和衬衫的男人。从这男人的打扮来看,不是白领就是政府工作人员。男人快步向女人追去。

女人加快了步伐,往上下跑去。灯光打在跑动的身体上,人影就在路上晃动的厉害。女人身穿一字裙,将臀部和大腿拘束住了,有因为穿了高跟鞋,哪里跑得快。男人三步两步就追上了,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女人手臂一甩,挣脱了男人的手。男人又上前一步,抓住了女人的手臂,女人还想挣脱,可明显男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女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

男人拖着女人往车子的方向走。女人不肯,但男人使劲拉扯,女人的脸孔就面对了车子的方向。灯光有如舞台探照灯一般,直接扑打在女人脸上,因为灯光刺眼,女人眯起了眼睛,可女人美丽的脸,却被灯光照的清清楚楚。

梁健一下子认出了这张脸。这不是那天自己在凯旋宾馆碰到的女人吗

那次,李菊设计,把梁健、陆媛和姜岩全部骗向凯旋宾馆,企图制造抓奸一幕。就在梁健接到方羽的短信,想要逃走时,看到姜岩正从过道里过来。他已经无处可逃,正好一个女人向他询问时间,她就抱住了女人,以跟她疯狂接吻,用她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以此逃过一劫。

那天的场景,那个女人,给了梁健深刻的印象。尽管后来,他没有再碰到这个女人,但他不会忘记那张脸,她的唇,还有她那曼妙的身材。

一切都明了了

先前在饭店后面的停车场上,他听见一男一女争吵着进入了停车场,女人说了句“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几个晚上了”,话音是那么的熟悉,原来就是这个女人;刚才又看到女人小跑下山的背影,又觉得这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原来就是这个女人

那女人拼命挣扎着,男人却强行将女人往车上拉。女人用手拍着男人,男人不管不顾,一门心思要把女人弄到车子里去

“妈的这男人要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梁健顿时愤怒地说。

袁小越原本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快乐来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一男一女,搅扰了她的好事,心里很不爽,说:“黑灯瞎火的,就我们两个见不得光的人,怎么是大庭广众”梁健看看四周,果然荒僻的可以,除了他和袁小越,还真没其他人了,的确称不上大庭广众,就说:“这么说,应该说是竟敢黑灯瞎火强抢民女”

袁小越看梁健开玩笑,心情也好起来,只是仍然用手指抚摸着梁健胸口,嘴里却说:“也不能说黑灯瞎火,这分明不是有车灯嘛”梁健一看,说:“妈的,那就是荒郊野外强抢民女”

袁小越不示弱,说:“也不能算荒郊野外吧,这里不是景区公园吗”梁健忽然就烦了,道:“那就在景区公园强抢民女”顿了顿,说“不行,我看不下去了,我要去救人。”袁小越一听,有些傻了。梁健竟然要去“救人”,那自己怎么办难道让她在这里干晾着赶紧说:“人家明显是恋人来着,恋人闹别扭,你去掺和什么,别多此一举”

梁健说:“我怎么没看出这是一对恋人啊我看,这男人就是想耍流氓,我一个大男人,看到耍流氓的男人,难道还能袖手旁观”袁小越却不以为然,心想:什么耍流氓,你才是耍流氓想到梁健如此关键时刻还要去插手别人的烂事,十分恼火,正想出言阻止,却被梁健轻轻推了一把:“袁主任,你让一下,我得出去”袁小越见他真要出去,心里骂梁健婆婆妈妈爱管闲事,不是男子汉,嘴上却说:“梁部长,这种事别人最好别插手,不信你看,他们待会就会重归于好”

副驾驶空间狭小,袁小越坐在梁健身上,梁健还真是无法动弹,若硬要把袁小越推开,只会把袁小越推到车顶,说不定会弄痛了她,想想还是静观其变。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袁小越希望的那样发展。那对男女,非但没有言归于好,两人的拉扯一路升级,慢慢变得暴力,女人用手敲打男人,男人为了避开女人挥舞的手,手上便用了力,女人竟被摔倒在地,高跟鞋也从脚上脱落。男人不管鞋子,一把把她抱住,一手打开车门,要将她往车厢里塞。

只听女人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听到女人叫喊,那个男人情急之下,就抡起手掌,扇了女人两下巴掌女人被打得捂住了脸。

虽然隔了些距离,还有车子的隔音效果,梁健还是依稀听到了“救命”声,又见女人被扇了嘴巴,这下他可真的坐不住了。

不管他们是否情人,这样荒郊野外的,事态发展到动手,梁健觉得还是要出去看一下,万一那男人真的存心险恶,怎么办这样想着,他语气严肃地对袁小越说:“你起来一下我要出去。”袁小越诧异道:“你真的要去那,那我们这事怎么办难道你想这样晾着我”梁健看一眼袁小越,说:“人命重要,还是鱼水之事重要啊”袁小越不假思索地说:“都重要”梁健心道:这女人比我这个单身汉还饥渴啊看着她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神态,梁健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袁小越,你让我出去。等那边完事了,我们再继续”袁小越想,若那两个人一直在那里纠缠,恐怕,梁健也没有心思和她一番,还是让梁健先把那边的事解决了,全心全意地继续我们的好事,但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她又有些担心梁健干不过那个男人,问:“你有把握能打得过那个男人嘛他看起来不好对付。”梁健看袁小越关心自己,心道:看起来这女人也不是太坏,笑着说:“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打男人的”

看梁健斗志昂扬,袁小越忽然有些兴奋,真想看看梁健的雄风。这样想着,袁小越从梁健身上移到了驾驶室的座位上,并拉拉了裙子。

梁健看一眼那边的情况,迅速穿上了裤子和鞋子,推开车门,向那边奔去。

袁小越看梁健跑过去,忍不住也下了车,只是下意识地又拉了拉裙摆,她往前走了几步,一方面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另一方面,若是万一梁健打不过那个男人,她还可以帮上一把。

梁健快跑几步,来到车子近前。男人正制服了扑打的女人,把她塞入了后座,关上门。梁健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往后面一扯,把男人从后车门边拖了过去。男人没提防,往后跌去,竟滚了两个周身。

梁健打开车门,伸出手说,“你没事吧我来救你了”女人一番扑打折腾,被男人硬生生塞入后座,此时,竟然衣衫不整,裙子推到了腰间,修长的大腿暴露无遗,梁健愣了愣。

女人见梁健看着自己的大腿内侧,意识到自己春光外泄,羞怯地把裙子往下拉了拉。忽然,女人抬起头,脸上有毫不掩饰的惊讶和喜悦:“怎么会是你”梁健说:“是,是我”

身后,袁小越的声音忽然响起:“梁健,小心啊”袁小越是办公室主任,多年下来,心细而且注重场合,此时,她没有喊“梁部长”而是“梁健”,以防人家对“部长”这个词敏感,以后找梁健的麻烦。

梁健听到袁小越的提醒,正想转身,衣领已被人拉住,身体被人硬生生往后拖去。因为背部使不上力,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砰”地一声,身体刚着地,一个大拳头,扎扎实实地迎着自己的眼睛砸下来。梁健心想,若被这一拳打中,肯定会变成熊猫眼,梁健稍微往左一侧,那一拳终于落空,打在了柏油路面上。

路面何其坚固,男人本来为给梁健沉重打击,使足了力气,如今砸在了路面上,男人疼的缩起了拳头,另一只手盖着拳头揉搓着,嘴巴在拳头上哈气,就如这种毫无用处的“哈气”能够减轻疼痛。在梁健看来,这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这节骨眼上,梁健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在嘲笑对手上面,他看准因为疼痛而无法顾及左右的对手,一拳狠狠地击中了男人的小腹。男人屁股往后撅去,双手捂住了腹部,梁健又一下右勾拳,打在了男人的下巴上。

男人顿时飙出了牙血。梁健觉得这两下还没有到位,抬起腿,在他胸口狠狠一踢,男人往后倒去,身体撞上了驾驶室的车窗玻璃,从玻璃上向下滑去

在一旁的袁小越看得热血沸腾,“耶”地拍手鼓掌着,双腿离地往上跳起,嘴里喊着:“太帅了”突然,想到自己穿的裙子,马上用手抚了抚裙子。

梁健一把抓住男人的领口,扬着拳头对准男人的脑袋:“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在景区公园强抢民女,还动手打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

男人在梁健的连番打击之下,嘴角流血,眼睛浮肿,肚子剧痛,胸口欲裂,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什么人,有本事你就说出你的大名”梁健说:“怎么想报复吗看来是打的不够”一拳又向着男人的面门罩去

男人害怕的用双手盖住脸,嘴里说:“能不能不打脸”

梁健说:“就打你的脸”,说着又向着男人的面门打下去

手臂忽然被人抱住,梁健侧脸一看,正是那个黑裙女人,她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梁健向她看一眼:“为什么不打这种人打死活该”女人却说:“你误会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别管了”梁健奇怪了:“你们两个人的事我不用管,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在被他打吗”女人说:“可,这还是我们俩的事,男女之间打打闹闹本也是常事,本来我们会内部解决的”梁健说:“那你刚才喊什么救命”

女人脸上一阵为难说:“我也是急了,所以乱喊的”梁健气道:“这救命能是乱喊的吗”女人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还是快走吧”

梁健原本还为自己英雄救美而得意,没想到却被说成多管闲事,还真应了袁小越的猜测,梁健本能地看向身后的袁小越,袁小越双手一摊,说:“我早让你别多管闲事的你看吧,人家是情侣”

这时候,男人已经缓过神来,一手捂着嘴巴,小心翼翼地看着梁健说:“有本事,你自报家门”梁健说:“我还怕你不成,我叫梁”便要把自己的名字报出来,他想若是他来报复,照样把他打得服服帖帖。

话还在嘴边,就被黑裙女人的双手捂住了嘴巴,说:“你快走吧,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走,你走,否则我报警了”男人说:“别让他走。不许走你打了人休想一走了之”梁健朝着男人怒目一视,男人顿时害怕,往后缩了一下,梁健见他这幅嘴脸,很想上去再给他几拳,却被袁小越拉住往车子的方向拖去

梁健朝黑裙女人瞥了一眼,黑裙女人也正在看她,眼中似乎隐含着深深的谢意。梁健心想,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跟这么一个只会打女人的男人混在一起,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但不管如何,刚才打了人,真要来了警察,还要去派出所理论一番,极为不便,何况这段时间他又在坐“冷板凳”,如被朱庸良等人知道他又在外面打人闹事,肯定又会抓住这一机会,把事情搞大。

他也就顺从地在袁小越的拉扯下,走向了汽车,上了车。只见那男人和女人,也上了车,车子启动往山下开去。

坐在车上,袁小越夸奖说:“梁健,你今天真是帅呆了没想到,你这么能打啊”梁健说:“我在大学时,练过几年拳击,聊以防身而已。今天这种家伙,三个也别想近我的身。”

袁小越看着梁健,向他侧过身来,想要再次坐到他的大腿上去。梁健说:“干什么”袁小越面带红晕地说:“你刚才不是说,救了人后继续我们的事吗”

梁健看到袁小越一副意欲狂放的样子,本不想拂她的意,可一想经过了刚才的打斗,这个场合肯定是不合适了。梁健说:“你能保证那个家伙,待会不叫一伙人来这里”袁小越一听觉得还挺有道理,就开动了汽车:“我们换个地方。”

梁健没想到袁小越对这事这么执着,又想到自己包里的信封袋中,并不是五万块钱。他就对袁小越说:“我们回酒店”袁小越说:“干嘛难道还去喝酒”梁健说:“去取钱,你的任务不是那五万块吗”袁小越说:“你包里不是有信封袋吗”梁健说:“你看看”

袁小越着急打开了信封袋,里面竟然是一叠报纸

梁健从吧台取回了五万块,交给了袁小越,说:“袁小越,我知道你今天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这五万块。你拿去吧,我也不折腾你了”说着,转身走出了酒店,在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走了。

袁小越拿着五万块钱,呆呆地瞧着渐渐走远的梁健,自言自语道:“我才不仅仅为了这五万块呢梁健,我还会找你的,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