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为女做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1:50:42 字数:9969 阅读进度:222/1780

两个民警瞧见领导当中有人打抱不平,便停住了动作,但手却没有从曾倩的手臂上松开。梁健见曾倩的手臂如此纤弱,被两个粗男抓着,又说道:“你们还不放开手”

这俩民警朝主桌上的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看过来。诸法先见领导没有说话,但梁健却已经发话,他搞不清楚,梁健在考察组中的地位,是否他的话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领导的意思呢因此也不敢违拗,说:“暂时松开手,看牢就行”

两个民警只好把手松开了,站在曾倩身侧,虎视眈眈。食堂里,一时沉寂下来,掉根头发的声音恐怕都听得见。梁健虽然叫停了动粗的民警,但下一步该怎么办,并不清楚。

曾倩看到,整个食堂的人中,除了梁健有些正义感,另外就是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似乎也富有同情心,其他的人都不值得信任。曾倩看到机会难得,就说:“来自镜州考察组的领导,我有事情要反映。”

梁健看到曾倩如此冒险闯入援建指挥部食堂,肯定有什么隐情,见没人发话,就说:“你说说看”

曾倩正待开口,突然有人火气冲冲地说道:“梁健,这里到底你是考察组长,还是杨部委是组长”说话的人,是刚才一直在杯觥交错的金超。金超意识到,如果让曾倩说出话来,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就及时借口责问梁健加以制止。

梁健听金超这么说,倒是不能继续问话了。官场是尊卑之分最为明显的地方,有些话领导没有说,你就不能先说,有些问题领导没有问,你就不能先问,否则就是乱了尊卑。很大程度上,这个尊卑是通过说话来体现的。梁健并非不知道,像今天这种场合,他本来是不该出声的,任由在场领导处置即可。

但一开始,他一看这两个粗暴的民警,双手紧扣清纯的曾倩,心里就特别的反感,不由就打抱不平起来要说这是怜香惜玉的心理在作祟也不为过。但后来,他说让曾倩“说说看”,则是将计就计,很想知道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这时金超出面阻止,也是情理中事。梁健就不再说话,而是去看杨小波的反映。杨小波对金超欣赏的看了一眼,又狠狠地剜了一眼梁健,显得十分不满。

梁健心想,看来已经得罪了这个杨组长,但他也有心理准备。昨天胡小英的电话,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了他,在这个考察组中,只有干部二处处长熊叶丽是他的同盟。他再看熊叶丽,果然熊叶丽颇为欣赏地朝自己轻微颔首,轻微得简直看不见。

杨小波说话了:“这位女同志,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曾倩毫不隐晦地说:“曾倩。”

杨小波说:“我们考察工作也有考察工作的安排,现在我们还没有张贴考察预告。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考察工作从下午开始。如果你真有情况要反映,可以下午过来”杨小波转过头问援建组组长翟兴业:“我们的考察组谈话地点安排在哪里”翟兴业赶紧说:“在2号板房,我们的办公区域。原本安排了两间谈话室。”杨小波说:“现在,再增加一个办公室。到时候,我们来接待这位曾倩同志。”翟兴业狠狠地朝曾倩看了一眼说:“好的。”

杨小波说:“曾倩,那么我们先就这么别过,下午见。”杨小波说着站了起来,“好了,我们这里也散了吧。”听杨小波这么说,翟兴业赶紧站了起来,说:“杨组长,我先带你去看看办公室。”杨小波说:“好。”说着就从曾倩身边走过去。

金超朝曾倩多看了眼,心想,这女孩长得真是清纯可爱,可惜却是对立面,否则好不容易来一趟四川,泡一泡这样的川妹子,肯定别有风味。曾倩看都没有看他。梁健等人见领导走了,也不好停留。梁健瞧见曾倩的目光一直如蛛丝网一般黏在自己身上。

跟在杨小波和翟兴业等人之后,梁健和熊叶丽走在最后。熊叶丽低声笑说:“你刚才那种见义勇为的做法,最能打动人家女孩子的心了,你小心人家看上你,要跟你回镜州”梁健见熊叶丽挖苦自己,说:“熊处长还真会开玩笑我是单身,如果她愿意跟我去,倒是不愁没老婆了”

熊叶丽不了解梁健家庭情况,问:“你还没有结婚”梁健说:“结了。离了”熊叶丽听到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就说:“不好意思。”梁健说:“没事。”

指挥长翟兴业带着杨小波走了一圈援建组的办公区域,板房简易是简易,但办公用品和日用品一应俱全,看来不管到什么环境中,镜州市的领导干部,还是挺会照顾自己的。看了为他们准备谈话用的三个小办公室,杨小波说:“就这里吧。”

指挥长翟兴业说:“杨部长,今天晚上的住宿,我们准备了两个方案,一个是在乡里的街上有一个宾馆,里面的房间还可以;另一个就是住在我们板房里。”杨小波本就后悔中午喝了这么多酒,被曾倩撞见,在住宿方面,便希望越简单越好,如果有人反映他们考察组的情况,他还可以说,他们是跟援建组一起住在板房里。情况开始变得复杂,就必须做好艰苦几天的准备了,如果这会不艰苦,以后说不定得长期艰苦了杨小波说:“就住板房,你们住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跟你们一起感受一下。”

翟兴业也知道了形势的变化,不敢劝杨小波他们到乡里住宾馆。毕竟,在板房里还能控制,到了街上宾馆,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也不能确保不会发生冲击宾馆等的事情。翟兴业就说:“那真是要劳烦各位领导与民同乐,体验一下板房生活了”杨小波说:“只有跟你们同吃同住,才能了解你们的真实情况,这次考察才不会成为走马观花。”

翟兴业说:“各位领导住宿的房间,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我先带大家去看看。下午上班的时间还没有到,各位领导正好可以抓紧时间先休息一下。”

杨小波有午睡习惯,更兼喝了酒,更加瞌睡,就说:“那么大家就休息一下,两点钟正式开始谈话。”

梁健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可以看出这里原本有人住,两张床,墙上还有画报,是专门为考察组腾出来的,不知原来睡这里的干部去了哪里梁健没有午睡,而是靠在床上,思考那个女孩曾倩到底是谁又为了什么事情要来反映情况

看她中午的架势,不管是当地党委政府,还是援建组都把曾倩看成是一个麻烦,不让她接近考察组梁健不由就又想起了胡小英在电话中交代的那句话“秉公考察、不歪曲事实,如实反映考察人员情况”。梁健曾经把这看成是考察工作的最低要求,但现在看来要达到这个最低要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很可能有人会给你设置各种各样的阻碍

幸好,杨小波还是答应了下午接待曾倩。就看曾倩到时候会反映些什么问题了梁健想,待会最好还是能安排自己去接待这个曾倩。

然而,考察组组长杨小波并没有给梁健这个深入了解的机会。在考察组正式开展考察之前,杨小波把考察组成员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他说,在正式考察之前,要把考察组的纪律再强调一遍。梁健看得出,杨小波午睡应该也没睡着,肯定是花心思考虑了一番下面要讲的内容。

杨小波说:“我再强调这么几点:一,考察组是一个整体,在这个整体之中的个人,应该服从于整体,而不是各行其是。没有组长的点头,不可以随便说话、随便做决定。比如,今天有些同志,就按照自己的意愿说话行事,希望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发生。”

梁健一下子就听出来,杨小波是在批评自己。其他人虽然没有转过头来看他,但心里都有数,有人还在心里暗喜梁健被批。

杨小波继续说:“二,上午援建组安排了接风宴席,我们盛情难却,所以喝了一点酒。从晚上开始我们要尽量少喝酒,甚至不喝酒,喝多了酒要影响工作,我们此次出来,任务艰巨,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三,我再就分工说一下,待会开展考察后,我和樊如一组,熊处长和梁健部长一组,金处长和冯斌部长一组,其中金处长和冯部长的一组,下午重点是跟曾倩谈话,了解一下她到底要反映什么问题,谈好后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金超立马说:“杨部委,明白了”

梁健算是明白了,这样的安排等于是将熊叶丽和梁健排除出了知情范围,不管曾倩反映什么问题,都是先向杨小波汇报,杨小波可以告诉他们,也可以不告诉他们。熊叶丽迅速地看了梁健一眼,但谁都没有说话,毕竟如何分配考察组,是杨小波的权力范围。

考察正式开始。指挥部给每个小组,都安排了一个谈话名单。重点包括了指挥部的班子成员、下面各组组长、考察对象分管的组内干部以及天罗乡的领导班子成员。熊叶丽是他们这个谈话小组组长,她看了一眼名单,不悦地说:“给我们安排的这批人,一看就是只会讲好话的。”

梁健瞧见容貌美艳的熊叶丽发怒的样子,竟然多了几分动人。现在,两个人在同一个办公室,这是自离开绵阳之后,两人首次单独呆在一起。熊叶丽发现梁健眼中有些特别的意味,脸上不由微微泛红,说了句:“还是让谈话对象进来吧”

梁健对外面的工作人员说:“让第一位谈话对象进来吧。接下去,出去一个,进来一个。按顺序来。”工作人员说:“好的。”

第一个谈话对象进来之后。熊叶丽说:“你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们俩都是镜州市委组织部考察组的,这次来到天罗,主要是对我们市派在天罗的援建组指挥部领导班子和几个重点干部进行考察。希望你,能够从德能勤绩廉等方面,围绕援建组的工作重点,给我们介绍一下,谈谈取得的成绩,也请如实指出他们工作和生活中存在的不足。谢谢”

谈话对象就开始介绍了起来。一个介绍完了,另一个进来。就如熊叶丽所预料的,这些人全部报喜不报忧,说的尽是好话。最后一个谈完后,梁健说:“我们这组的人,他们可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全是一批好话先生”熊叶丽不由叹道:“这就是我们当前考察工作的薄弱环节”梁健说:“谈话对象我们不熟悉”熊叶丽说:“是啊,我们如今去考察,一般谈话对象都有该单位负责安排,其实就是由该单位的领导点名安排。领导想要哪个来讲,就由哪个来讲,一般都是挑选那些讲好话、不会撂挑子、使绊子的人,对于那些有意见的人,肯定早就支使开了。我们考察组的时间又很有限,不可能每个都听。就如今天这种情况,考察指挥部的所有班子成员,他们怎么可能安排对他们有意见的人来”

梁健说:“有意见的人,他们拦在外面。”熊叶丽说:“今天的考察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就看下午那个叫曾倩的女孩会来说些什么”梁健说:“不知来了没有,我去看一下”熊叶丽说:“我和你一起去。”

来到了金超和冯斌的谈话室。谈话室门关闭着,下午天气转热,不知是打着空调才关了门,还是里面正在进行谈话。梁健在门口站了一会,听到里面的确是有人在讲话,而且声音还不小,但没有听到女人的声音。

这时又传出一阵笑声。梁健就觉得有些异样,看看熊叶丽。熊叶丽朝他抬了下头,意思是进去看看。推门而入,里面烟雾弥漫,空调在浓重的香烟味道中“丝丝”响着。

金超和冯斌的桌面上,都搁着软中华香烟。两人都点了烟在抽,聊着天,哈哈笑着。梁健看到这反常的情景,很有些纳闷。难道已经跟曾倩谈好话了

金超和冯斌见梁健进去,之后熊叶丽也走了进来,才停止了玩笑。说道:“熊处长,你们完成谈话任务了”熊叶丽闻到里面浓浓的烟味,没有关门,说:“谈完了。你们怎么样美女来过了”

金超说:“我们还真盼望美女来谈谈心呢可美女到现在还没来”熊叶丽问道:“怎么还没来呢杨部委不是说,让她下午来吗”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说:“也许想通了,不想来了”梁健不同意:“看她早上的架势,她要反映情况的决心是很大的。”

金超说:“反正等到现在还没有来”熊叶丽说:“你们问过指挥部吗到底什么情况”金超说:“干嘛要问如果来,我们就接待,如果不来,我们也没有必要问。”按照常理,金超所说并无不对的地方,考察期间,反映情况,来的就接受,不来就不接受,没有必要一定要让人家来反映。硬要人来,是没事找事,指挥部被考察的领导,也一定会认为考察组对他们有偏见了。

但这次的情况,是很有些特殊性的。特殊性在于,曾倩已经冲进了指挥部食堂,她当时想要反映情况,可结果被天罗乡派出所民警阻拦,后来杨小波又说,目前他们还没有进行考察,让她下午再来。其实,只要考察组已经进点,考察就算是开始了,反映人反映问题是应该优先接待的。

梁健担心的是,这次曾倩回去,如果被当地派出所控制,不许她再来反映问题,该怎么办这份担忧只能放在心里,毕竟目前才四点左右,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如果以这种疑问去怀疑指挥部或者当地政府,是很伤感情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这么去做的。

熊叶丽说:“你们还是耐心等吧,说不定待会就来了”金超笑说:“我们一直等得很耐心啊,不来也没关系。就是熊处长别急就可以了”熊叶丽一条腿已经迈出了谈话室,这会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金超说:“金处长,我干嘛急啊,这又不是我的工作”

金超嬉皮笑脸地说:“不急就好,我是担心熊处长替我着急”熊叶丽说:“放心,我从不为金处长担心,金处长什么人啊,领导跟前的红人,还需要别人替你担心吗”说着熊叶丽就出了谈话室。

梁健看到桌上的软中华,说:“这么好的烟,我抽一根。”他知道,这烟肯定不是他们自己的,是指挥部安排的。指挥部没给他烟,是不是也在释放什么信号呢梁健想,反正我也没有太大烟瘾,且少拿指挥部的东西,以后才能正儿八经地开展工作。金超说:“梁部长要抽,这一包都拿去好了”梁健说:“别,抽一根是尝尝味道,抽一包可就有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的可能喽”

说着,就出了金超他们的谈话室。金超和冯斌,狠狠地瞪着梁健的背影。

到了下午五点半,考察组收工的时间,曾倩还是没有来。金超和冯斌愉快结束了下午的工作,可以说,没事就是他们的好事。对于曾倩的失约,杨小波算是松了一口气。指挥部指挥长翟兴业因此面色也放晴了许多。指挥长翟兴业说:“天罗乡党委政府邀请考察组的领导去乡里吃饭。”

杨小波说:“去乡里,就算了。我们还是安耽一点,在指挥部吃饭吧。”指挥长翟兴业为难地道:“不好意思,因为是诸书记极力要求,我们指挥部晚上就没准备晚餐。”

熊叶丽和梁健互瞧了眼,知道指挥长翟兴业是执意要让他们去乡政府吃饭,才故意如此行事。梁健更加觉得,翟兴业是有手段的人。杨小波说:“要真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去乡政府看看也是我们此行必须要做的事情。否则来了一趟天罗,领导问起来,天罗乡政府是怎么样的,说不上来也不行。”指挥长翟兴业说:“正是,正是”

说完,翟兴业就拿起了手机,给乡党委书记诸法先打电话:“我们要出发了。”

一溜车子从指挥部所在的简易板房出发,沿着山崖边的过道向着天罗乡政府进发。如果车子不都是便于走山路的越野,人家还以为是一个结婚车队呢梁健打开了车窗,向外看去,想碰碰运气不知能否看见曾倩的身影,然而直到到了天罗乡,他都没有看见曾倩的任何踪迹。

天罗乡政府早有几个人站在那里迎接。为首的是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其他应该就是乡长、党委副书记等人,其中有几个下午的谈话当中已经看到过。与这些人以后估计也不会有太多交道,梁健也不费脑力去记了。

大家下车后,梁健又在这个陌生的政府大院里东张西望了一番,大院里除了正中央一棵大树、一个车棚,就是停满了刚才开来的车子,其他什么异常都没有。心里的一个疑问,始终没有解开:曾倩去了哪里下午怎么会没来该不会这里的派出所,真把她给暂时监禁起来了吧

梁健正寻思,熊叶丽来到他身前说:“梁部长,你在考虑什么问题啊”梁健看人都已经差不多都朝食堂方向去了,就说:“我在想,那个曾倩会不会被他们使什么手段了”熊叶丽说:“我也有这种怀疑。”梁健说:“那怎么办”熊叶丽说:“我在请示领导。”梁健问:“你请示杨部委”熊叶丽摇摇头:“当然不是,镜州的领导。说待会再给我指示。”

熊叶丽没有说出她向哪个领导请示。梁健猜想,会不会就是市长宏叙从食堂里出来了人,请他们进去,晚饭就开始了。

这次的晚饭显得比较隆重,县长、副县长亲自作陪。考察组成员也分了批次坐在不同的桌子上,市委组织部部委杨小波、二处处长熊叶丽、市委办综合一处副处长金超跟县长一桌,金超不是因为他副处长的职务,而是他身为市委书记秘书,身份特殊,才被安排到县长一桌。梁健、樊如和冯斌被安排在另一桌,由副县长作陪。

县长姓丁,人很豪放:“各位考察组的领导,今天我们县以最诚挚的热情欢迎考察组的各位领导。我们县其他没有,但酒还是有的。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的表哥是五粮集团副总,所以我们的酒拿来都是批发价,所以今天,原来五粮液可以喝半斤的,今天要喝一斤,原来喝一瓶的,可以喝两瓶。千万别给我们天罗省钱”

天罗乡的干部就起哄,说:“请考察组喝好”、“请考察组喝好”经过了中午指挥部的热情接待,今天在天罗乡的酒场,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一旦喝开,今天肯定是非趴着出去不可。

梁健借口中午醉酒,不能再喝,推脱了干部给倒的五粮液。同桌上樊如和冯斌都没有拒绝,毕竟五粮液是好酒,平时很难喝到,到了四川来考察,喝酒、游玩本来就是一部分,他们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梁健再去看主桌上,杨小波和金超都笑容满面,熊叶丽以笑敷衍,对要给她斟酒的干部。最后丁县长站了起来说:“熊处长如果不愿意喝,我们大家都不能喝了”说着接过了五粮液的酒瓶,拿去了熊叶丽的杯子,就给斟上了。杨小波也在一边劝熊叶丽:“丁县长这么热情,我们不能不给面子吧”熊叶丽没办法,只能让酒盅放在了面前。

晚宴开始之后,就又进入了千篇一律的敬酒和回敬,气氛一如既往地从开始的按部就班,到后来的热火朝天。在整个过程中,梁健由于坚持不喝酒,一直保持着冷静,她看到熊叶丽开始被灌了几杯酒,之后,人家怎么劝,她都只是意思一下,而且把意思的那点酒,也很快吐在了餐巾纸上。

又过了一阵,相互之间走来走去的敬酒就更加频繁,丁县长带着几个干部,到梁健他们这一桌来敬酒。看到梁健没喝酒,丁县长一定要给梁健倒一杯,樊如和冯斌两人胳膊肘往外拐,说“醉了就醉了”,帮着人家丁县长来劝他的酒。自己人都是如此,丁县长更加来劲,梁健拗不过,喝了一杯,接下去不论谁来劝,他都不肯喝了,大家只觉梁健无趣,也不来勉强。

这点酒对于梁健来说,实在是无所谓的事情。梁健由于保持清醒的头脑,他发现在给他们上菜的人员之中,有个女孩子,娇小玲珑、容貌不俗、三围突出,很有些吸引人的目光。

桌上不少脸红耳赤的干部见她走进走出,不时拿眼睛瞄她身体惹火的部位,但倒是没有一个人跟她开个玩笑,这在酒场颇为少见。一般喝多了酒,有些干部就会性情变化,拿漂亮服务员开开玩笑,或者手摸一把、身蹭一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对这个女孩,所在的当地干部似乎都颇为克制。

梁健还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这个女孩每次给杨小波他们主桌上菜,都绕到指挥长翟兴业身边去上。这实在是一个反常的情况。指挥长翟兴业怎么说,也是天罗乡的重要客人,从来没有一个餐馆,会允许在重要宾客身边上菜的。

但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这一点。梁健心想,难道酒真是多到了连最起码的礼仪都忘记了吗他可不相信,丁县长都在的场合,竟然会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能当上一县之长的人,一般都是粗中有细,工作方面不一定能力特强,但接待礼仪方面肯定不会是弱智,否则不可能在县长这个位置上站得稳脚跟就算丁县长忘了,副县长、办公室主任呢

随后,梁健发现的一点,更让梁健排除了这种情况是疏忽的可能。女孩子每次在指挥长翟兴业身边上完菜,光洁的手臂都会与翟兴业胳膊肘有意无意地碰一下,或者转过头妩媚地朝翟兴业瞄一眼,翟兴业假装毫无感觉,次数多了,他便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对此,梁健倒是看得颇为有趣。梁健心道,这个翟兴业,虽然外表正派大气,内心也是柔情似水啊

熊叶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电话,向外面走去。很快她就回来了。梁健想,她刚才说有领导会就曾倩不见了的事情给予指示,难道此时指示已经来了熊叶丽回座位前,朝梁健轻微的一笑,梁健就知道肯定是这事

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突然站起来,兴致高昂地对丁县长说:“丁县长,我想大胆地提一个要求。”丁县长说:“今天酒喝得好,尽管说。”诸法先说:“也是跟酒有关,我想斗胆的敬我们美女处长一个满杯。”丁县长一拍桌子说:“这个要求提得好,我同意”然后转向杨小波:“杨部委,不知你们熊处长能不能满足来自我们天罗乡基层干部的这样一个小小要求呢”

杨小波本来就对熊叶丽今天喝酒的表现很不满意,对于熊叶丽的酒量,共事这么长时间,他不是不清楚的。便说:“从考察组的角度,我当然是非常同意的。但毕竟我们熊处长,是一位女同志。对于女同志我这个组长当然也要怜香惜玉,不愿意强行命令。这个酒能不能敬得了,主要还是看我们熊处长自己愿不愿意给面子了。”

杨小波虽然说自己怜香惜玉,可话说到这个程度,等于是把熊叶丽往火坑,不,应该是酒坛里推了一把。杨小波本以为,熊叶丽自恃清高,肯定不会爽快地喝酒。不过,看她为难,他也觉得快乐。没想到熊叶丽竟然非常爽快地站了起来,巧笑嫣然地说:“诸书记的面子,我哪里敢不给”

熊叶丽的笑容仿佛春光里白玉兰花苞上的一滴露折射出的璀璨,让人炫目。特别是诸法先简直受宠若惊,举着杯激动地说:“那就太谢谢了,我先干为敬”熊叶丽抬手说道:“且慢,诸书记,这杯酒喝下去可以。但喝这杯酒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诸法先还来不及回答,丁县长先插话了:“美女有问题,别说一个,诸书记,就是两个、三个,甚至十个,你也要回答好啊,这可是给你接近美女处长的大好机会。”诸法先笑着说:“丁县长都已经发话了,熊处长您随便问”

熊叶丽笑了笑说:“那好,我就问了。”大家不知熊叶丽到底要问什么问题,都停下喧哗,看向熊叶丽。

熊叶丽的笑变得颇有意味,她不紧不慢地说:“今天中午到指挥部食堂的曾倩,下午没有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熊叶丽此话一出,当地不少干部的嘴巴就张大了,没法合上。包括丁县长、诸法先和翟兴业等人都无比惊讶,熊叶丽竟然会在酒桌上提起曾倩。大家原本以为,曾倩下午没有出现,那么中午的那场闹剧也算结束了,如今又这么热情款待考察组,大家心照不宣,这事便算揭过去了。没想到熊叶丽竟然在这公开场合,把这本账重新给翻了开来

指挥长翟兴业求救似的看向杨小波。杨小波也没料到熊叶丽会问出这个问题,杨小波想,原本一个不懂规矩的梁健,就已经够让人揪心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熊叶丽,那就更让人头痛了。杨小波只好站出来打哈哈:“熊处长,我们现在吃饭,不谈公事。”

熊叶丽笑说:“刚才,诸书记说我喝这杯酒的话,他可以回答我问题的啊,如今难道不算数了吗”熊叶丽又转向丁县长说:“丁县长,这话还算不算数啊”

丁县长无法,只好说:“算数。诸书记,熊处长的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吧”诸法先眼珠一转说:“不难回答。熊处长,可能她是想通了,不想来找考察组了。熊处长,你们刚刚来到天罗,对天罗的事和人都不了解。这个曾倩,跟他老爸一样很难缠,是那种没道理的难缠。镇上许多人都知道,她的脑子不大正常。大家说是不是”

县乡的干部都说:“这个女人已经有点疯了”丁县长听了,笑着说:“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疯女人,影响了喝酒啊熊处长,诸书记,你们喝了吧”

熊叶丽听天罗的干部都把曾倩说成是“疯女人”,就不好意思再跟他们说要见她了。如果还说要找到曾倩,那就是对当地干部的不信任了。那是不给灾区干部面子,援建市区和灾区应该相互信任、同心协力,散布不信任的情绪,可是与援建的大环境不符合的。熊叶丽就不好再开口了。

眼见熊叶丽没有话好说,梁健心想,如果关于曾倩的话题就这么结束,以后要再找曾倩来谈话可就难了。曾倩是他们唯一可能听到真实情况的一个人,这个线索绝对不能断。

梁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丁县长,我有一个情况想要报告一下。”丁县长见梁健是考察组的成员,看了看边上的杨小波。杨小波说:“梁部长,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下次再说。”梁健说:“当然是重要的事情啊,事关我们对灾区人民的印象问题呢”

丁县长和诸法先听他说得这么严重,就不得不听他说下去。梁健说:“今天中午,曾倩到指挥部来跟考察组说,有情况要放映。当时杨部委非常郑重的告诉她,请她下午过来反映情况。考察组对灾区人民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非常重视的,特意设置了一个谈话组,在指挥部等待。结果她却没有来。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也没有传一个话。这不是把考察组当儿戏啦我们相信,曾倩该不是因为言而无信、对待考察组如儿戏才不来,而是可能的确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不来如果是前者,我们当然也没有办法,不过我们对天罗人民的印象,可就”

说到这个份上,梁健相信大家都听懂了,点到为止,然后又说:“我们相信曾倩肯定是另外有事。希望诸书记能够让乡干部帮助找找曾倩,我相信凭天罗乡这么多干部,要找一个曾倩应该不是一件难事。这是确保我们对天罗有个好印象、同时确保我们考真考实干部,都大有好处的。丁县长,你说是不是”

听了梁健这番话,熊叶丽不能不佩服梁健。原本话已经被自己说到死角,眼看要找曾倩无望,经梁健这么一说,情况又出现了重大转机。

丁县长听了之后,转身对诸法先说:“诸书记,考察组的这个要求能够满足吗”诸法先有些为难的看着丁县长。丁县长又道:“考察组考察的可是镜州市委管理的干部,我们一定要搞好服务工作。”丁县长特别强调了“镜州市委管理的干部”,也就是说,你们找曾倩来,也只能了解你们自己管理的干部问题,别管我们天罗的闲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