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温言暖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2:31:11 字数:5760 阅读进度:249/1780

女孩转过身来,手中正拿着一个小仙人掌,刚才她正用一个水杯给这小盆的仙人掌浇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方羽脸蛋粉红,青春飞扬,特别是她的身子似乎比以前更显的凹凸有致,让刚刚醒来的梁健,生出一种不该有的激动。

方羽见梁健醒来,托着仙人掌,惊讶地睁大眼睛,立马就笑了:“你已经醒啦”梁健点了点头,这才感觉有些口渴:“有没水”

方羽看看手中的杯子:“啊,水啊,我让仙人掌给吃了”梁健笑道:“你不会吧,给仙人掌喝茶”方羽说:“不知这株小仙人掌是谁搁在这里不管了,我看里面的沙土都已经干裂了”梁健尽管口渴,还是谆谆教诲:“仙人掌本来喜干,你给它喝茶,不是溺死,就是烫死。”

方羽见梁健精神状态颇佳,就问:“你感觉身体还好吧”梁健还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身体问题,左看看,又看看,抬抬腿,活动活动手,才道:“好像没什么问题。”

方羽一边为梁健倒水,一边说:“听人说,你在里面被折磨的很惨。”

听方羽这么问,梁健的脑海里,又浮现出身在办案点的那些恐怖场景。聚焦的白光、浓重的皮质味道、办案人员的嘲笑、被摁在水盆之中的窒息感梁健不由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就像要把这些全部扔出自己的脑袋。但那些回忆就如马蜂一样盘旋、嗡嗡作响

方羽看到梁健脸色难看:“梁部长,你怎么了身体感到不舒服”梁健这才从那些屈辱的回忆之中回过神来。梁健想,痛苦的东西,对人具有非常大的杀伤力,梁健努力让自己不去多想,这才能让自己尽快恢复过来。

梁健说:“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东西。”方羽一边用力地吹那些冒着热气的水,一边说:“现在你已经回来了,这比什么都好,那些都不值什么了”梁健看着方羽吹气的动作,心里暖暖的:“你说的没错,你一直在这里照顾我吗”方羽温暖地笑着:“也没多少时间,从昨天晚上开始的。”

目光滑过她秀气的锁骨,梁健说:“谢谢你了”方羽俏皮地看一眼梁健,把水递给他,说:“你先喝点吧。小心烫。昨晚上胡书记来看过你了”

正说着,听到有人敲门,进来的恰是胡小英,身后还跟着区纪委书记温照盛。

方羽见区里两位大领导来了,立马站起身来,说:“胡书记、温书记你们来啦”两位领导异口同声:“你辛苦啦梁健已经醒啦”梁健看到他们,心里温暖,笑了笑:“刚醒一会。”

方羽抬眼迅速地看一眼胡小英和温照盛,说:“两位领导,你们坐,我去给梁部长买晚饭。”梁健连忙摆手:“方羽,不用了,我感觉身体已经好了。我今晚要出去吃,这几天在里面没有吃过一顿好的,我要去好好吃一顿。”

胡小英露出笑容:“温书记,看来你们纪委的伙食不行啊,是你们亏欠梁健的。这顿饭该你来请”

温照盛看着梁健,哈哈笑着:“我们亏欠梁健的可不只是一顿饭。走,我请客,去外面吃好的。”

方羽见两位大领导要请梁健吃饭,再待下去就有蹭饭的嫌疑,便拿起手包,说道:“各位领导,你们慢慢坐,慢慢说话,我先回去了”

区纪委书记温照盛目光温和地滑过方羽有朝气的脸,说道:“方羽要不一起吃饭吧”方羽红了脸说:“还是不了,昨晚都没有回家,回去跟爸妈吃顿饭。”胡小英看着方羽一身天青色连衣裙,清爽的仿佛一片荷叶,心里挺满意,微微点头道:“还真是个孝顺女儿啊,那我们也不勉强你。”

方羽朝梁健看一眼,笑着:“梁部长,那我过去了。”

梁健说道:“谢谢你照顾我一整天。”方羽眨了眨眼,转身走出了病房。

温照盛的目光从方羽匀称的背影上滑到梁健脸上,笑道:“梁健,这女孩不错嘛你是单身,可以考虑”

梁健听温照盛这么说,不由朝胡小英瞧了眼。胡小英也正看他。两人目光触碰,胡小英赶紧移开了。胡小英今天穿了一套素色的套装,化了淡淡的妆,显得格外年轻。梁健的目光在胡小英胸口的圆形胸针上顿了顿,对温照盛说:“温书记很喜欢做媒吗我这里倒还有几个光棍朋友,温书记可以帮忙介绍介绍。”

温照盛斥道:“谁喜欢做媒啊”

胡小英笑得很温和,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闲话少说了,我看温书记还是赶紧解决梁健的温饱问题吧。”温照盛恍然大悟道:“对对,吃饭最要紧。我们还是去嘉良饭店吧”梁健说:“那边的酱鸭不错,让他们给我来一只。”

胡小英见梁健似乎恢复得不错,心里的担忧不由就放下了:“那里的开怀一笑蛮好吃的,给我也来一碟。”温书记笑道:“梁健,还是我们胡书记好应付啊,只要一碟糯米枣就可以了”

大家都笑起来。

梁健是光身一人来的,也是光身一人走。医院的费用,就留给其他人来处理了。

走出医院,风一吹,梁健忽然觉得身上粘腻腻的,这些天在里面都没有好好洗澡,到了医院一直昏睡,也没有洗。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闻了闻,还好,臭味倒是没有,只是身上怪难受的。想着,待会回去后第一要事就是好好冲个热水澡,去去霉气。

来到嘉良饭店,区纪委书记温照盛叫来了老板娘,先把嘉良酱鸭和开怀一笑给落实了,其他的就让老板娘看着配。胡小英忽然说:“今天就五个人,饭菜不贵多而贵精,给我们梁部长吃顿好的”老板娘满口答应地走了。

“怎么是五个人我们不是三个人吗”梁健看着胡小英问道。

“诸部长和怀遇也说要过来,他们刚才正在电视电话会议。”

“真是劳烦各位领导了。”

冷盘“开怀一笑”上来时,诸茂和朱怀遇推门而入。两人一进门,就盯着梁健看。梁健被他们看得奇怪,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诸茂道:“除了有些黑眼袋,没什么特别的嘛”朱怀遇道:“看来,两规也不过如此,奈何不了什么”

温照盛白了一眼,说道:“怀遇,你是不是也想尝尝两规的滋味”梁健听朱怀遇幸灾乐祸,就道:“温书记,一定要让怀遇也去尝尝其中滋味,我看他挺盼望的”朱怀遇急了:“梁部长,你别一出来,就给温书记出馊主意我是一辈子都不想进去。进纪委的人,有几个出得来的”

胡小英今晚格外温和,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笑意,说道:“你们俩还是先坐下吧,已经上菜了”

诸茂和朱怀遇赶紧坐下,也不太敢开玩笑了。毕竟和胡小英私下吃饭的机会很难得,胡小英在应酬方面,很是克制,一般应酬她也会去,但通常都不喝酒,遇上实在重要的领导,她也只是意思一下。

她深知,作为一个女领导,稍不矜持,人家就容易有话说。她已经过了那种需要通过酒桌上的拼搏来捞取政治资本的年龄。所以,像今天一样,私下里聚餐的机会,朱怀遇是没有碰上过,温照盛、诸茂也就那么一两次,他们都领会到了胡小英对梁健的重视。

太过认真后,气氛反而有些沉闷了。胡小英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说道:“今天就我们几个人,大家不用拘束,想喝什么喝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我和梁健都点了吃的,你们也点一些吧。”

诸茂和朱怀遇都说:“我们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小英的目光滑过在座诸人,说:“今天我们稍稍奢侈一些,喝红酒吧,就喝法国的卡斯特,怎么样”温照盛点头同意:“行啊。那么我再点一盘牛肉,红酒要配些红色的食物。”

梁健听了,说道:“温书记很懂红酒唉”温照盛摆摆手,说:“懂点皮毛。”吩咐服务员去准备了。

第一杯酒,几位领导一起敬梁健,庆祝他全身而回。胡小英端着酒杯,说道:“能这样从纪委全身而回的人,在长湖区,梁健是第一个吧”温照盛迅速地看一眼梁健,又把目光落在胡小英身上,说道:“没错,第一个。”胡小英满意地点点头说:“祝贺你,梁健,这杯酒我们都喝了。”

喝了酒,吃了点菜,温照盛正色对胡小英道:“胡书记,借这个机会,有个情况我要向您汇报一下。”胡小英放下筷子,做好了倾听的准备:“温书记,你说。”

温照盛道:“按照胡书记的指示,昨天我已经对那些违反办案纪律、对梁健滥用私刑的干部,进行了查实,下一步要进行处理,一共涉及到六个人,最重的处分是开除党籍,最轻的处分是党内警告。另外,我建议对我们的副书记杨炯,可以另外安排岗位。这人不太讲大局,很多事情上表现偏执,本来,偏执和爱钻牛角尖是最适合纪检工作的特性,但杨炯的偏执有些不同,他的偏执是脱离大局意识的偏执,主观性太强。也正因为他的这种性格,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坚持对梁健立案,让梁健无辜受累。”

胡小英说:“你这个建议不错。下一步干部调配的时候,一并考虑。梁健,你是分管副部长,这个事情你记着。”

梁健知道,温照盛和胡小英这些话,都是说给他听的,便道:“我知道了。”

胡小英的目光春风般滑过梁健英俊的五官,说道:“另外,一直在病房照顾你的那个女孩方羽,人还不错吧”梁健看着胡小英,客观公允地说:“不错,工作很认真,人也灵活,关键是心肠比较好。”

朱怀遇本想开玩笑:“她就是对你一个人心肠好吧”但一看今天的氛围,不是说笑话的时候,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自从当了区委办主任,朱怀遇知道,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口没遮拦了,这段时间,他已经注意了许多。

胡小英夹了一颗开怀一笑,对诸茂说:“诸部长,我记得第一街道的宣传委员好像空缺了,是不是”诸茂赶紧回答道:“是的,上次干部调整后,原来的宣传委员调到了区部门,目前宣传委员的岗位,的确空着。”

胡小英看了一眼诸茂,吃了一筷子鲈鱼,问道:“有没合适人选了”诸茂说:“干部问题我们宣传部说了不算,要组织部考虑的。”胡小英便抬眼看着梁健,说道:“梁健,你觉得你们办公室的方羽,去担任第一街道宣传委员怎么样”

梁健瞧了眼胡小英,又瞧了瞧诸茂,道:“我觉得很合适。”胡小英说:“那就行,初步就这么定了,今天我们还有两位常委都在,这件事你们两位多关心一下。”诸茂和温照盛道:“这个小女孩,我们以前也接触过,的确是不错的,她去担任宣传委员,倒合适,肯定能干得有声有色。”

梁健见领导们都表示赞同,赶紧拿起酒杯:“各位领导,我替方羽敬敬你们。”朱怀遇也起哄道:“我也代方羽敬敬你们。”

诸茂笑道:“怀遇,你凭什么替方羽敬酒啊”朱怀遇道:“我们都是长湖区干部吗,相互代替一下,就是相互帮助嘛”温照盛笑道:“你是不是还想代替全区人民啊”朱怀遇赶紧道:“代替全区人民我可不敢,这里只有胡书记才有这个资格。”

大家都笑起来。梁健暗觉,朱怀遇“捣糨糊”的本领是越来越高了,看来他在仕途上还大有可为。

洗了个澡后,梁健一夜好眠。

第二日,梁健早早便去上班了。一个上午,王兆同、江海宏和其他科室的人,都来梁健办公室转了下,不管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如何,都表示了对区纪委胡乱对梁健进行“两规”的愤怒。梁健只是稍作应付,将他们一批一批的送走。

终于静下来后,梁健才意识到,朱庸良没有来看望自己。办公室方羽早就已经将梁健回来的事情,告诉了朱庸良,但朱庸良迟迟不来,说明了什么梁健当然明白,朱庸良压根不想看到梁健这样安然地从纪委里出来

梁健暗道,你不想见到我,不想心里烦,我就让你这么安宁吗不可能于是,梁健主动去敲了朱庸良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朱庸良坐在那里,见到梁健进来,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挤出了笑容:“梁健,已经回来了啊”梁健笑道:“是啊,朱部长还不知道吧”朱庸良看了一眼梁健道:“知是知道了,正要去你办公室看你呢,你就来了。”

梁健说:“让朱部长亲自来看我,哪儿行啊当然应该我先来拜访朱部长啊”朱庸良道:“在里面没吃少吃苦头吧”梁健说:“没事的,苦头是吃了不少,不过我想,先苦后甜,总比先甜后苦要好。朱部长日理万机,我就不打扰了,我不过是来朱部长这里报个到。”

梁健离开后,朱庸良咀嚼着梁健的那句“先苦后甜,总比先甜后苦要好”,这句话什么意思让朱庸良有些惴惴不安,难道梁健是有所指的那又会是什么呢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朱庸良总觉得屁股下面不稳。

曾经对朱庸良最大的威胁,就是李菊手头掌握的那些账目。如今李菊离开了人世,照理应该不会再对朱庸良造成什么威胁。但那些账目,到底在哪里,却始终是一个迷。只要他没有见到这些账册化为灰烬,他就不会心安。但是那些账册到底在哪里呢

梁健从朱庸良办公室出来,经过办公室门口,看到方羽正低头忙着工作。自从李菊离开了组织部后,办公室还没配备办公室主任,方羽就承担了大部分工作,等于是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

梁健心想,好在方羽马上就能离开区委组织部,到第一街道去任职了。

大概目光也有温度吧方羽感到脸上热热的,抬起头,正见梁健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脸上不由更加发烫,站起身,叫了一声:“梁部长。”

梁健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问心无愧,但默默盯着女孩子看,总是一件令人发囧的事情,梁健赶紧装作有事找方羽一般:“晚上我请你吃个饭,怎么样”

方羽一听梁健邀请自己吃饭,心里开心,就道:“行啊。还有其他人吗”梁健不知她是希望有其他人,还是希望没有其他人,就道:“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们俩,还没有叫其他人。”方羽倒是落落大方:“既然只有我们俩,那就这样吧,别叫了。”

梁健听出方羽是想跟他两个人呆在一起。温和一笑。这一笑倒让方羽有些难为情了,说道:“你叫的人,都是些领导,让人不自在。所以,我还是喜欢简单点,就我们两个人吃个饭。”

梁健脱口而出:“领导也是人,你自己也马上要变成领导了不过,这次就我们俩。时间地点我发短信给你。”

机关里手机用的极为频繁,一般情人吃饭,都要发个短信,以“诚邀某某参加晚饭”开始,然后把时间、地点相告,再以“不见不散”或者“敬请一定光临”结束,这样确保大家都安排好时间和交通工具。

方羽说:“好的,我等你短信。”心里,却为梁健说的那句“你自己也马上要变成领导了”感到诧异。她来到组织部几年时间,与很多前辈相比,可以说资历还很浅,如果要提拔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啊

方羽并无什么远大理想,她只是想把工作做好,有个安稳的生活,这也是她父母一直教导她的。为此,她在部里,心态一直是最好的,不与人争、不与人抢,自己看得惯的人多交往一点,看不惯的人就躲远一点。只是,对梁健,她从一开始就有种难以言说的好感。

人说,一个女孩子的幸福,是有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可惜方羽的父母只生了她一个。所以,从心底里方羽就认定梁健就是那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她为梁健做的事情,并无功利色彩,就如一个妹妹替大哥做的事情一样,出于好感、出于自愿、出于感情。这些,梁健也都感觉得到。

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通过梁健来为自己谋求职位的升迁。为此,这时听到梁健这么说,她倒颇有些意外。梁健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整个长湖区,关于干部提拔消息,从任何一个干部嘴里听来的,恐怕都没有从梁健嘴里听到的更可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