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再别长湖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2:41:15 字数:5713 阅读进度:250/1780

梁健订好了请方羽的地方:竟然是马灯部落餐厅。等把短信发给方羽时,梁健才意识到,这个地方曾经跟李菊去过。

李菊已经仙去,难道自己还是想到这个地方来看看,坐坐梁健不由又想起,李菊发生交通事故那个晚上发给自己的短信:

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梁健一直没有读懂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潜意识中,梁健就想要来弄明白这个短信,到底隐藏着什么但为什么他不自己一个人来,而是要找方羽来呢有时候,一个人的行为,连自己都无法理解吧。

梁健到马灯部落是让驾驶员送来的,方羽则是自己过来的。梁健感觉,区委组织部机关重重,说不定有人就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方羽不比李菊,方羽只是一般科员,下班回家只能自己解决。如果有人看到梁健和她出双入对,肯定有人会嚼舌根。

走进马灯部落,上了二楼。梁健不由自主地朝曾经与李菊坐过的位置看去。那位置上,正坐着一对情侣,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他们谈得正欢,满面春风,男女的眼神中似乎都流露出欲罢不能的爱。

梁健由服务员引导到已经订好的位置上,拿起菜单,随意地看着。方羽正好也到了,有些小喘气。梁健看着她微红的脸,笑着:“怎么喘气啊”方羽笑了,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跑了一下,怕你等。”梁健朝方羽笑笑,才发现,方羽换了衣服,穿了一件礼服式样的黑色无袖连衣裙,白生生的肩膀露在外面,脖子里挂了一串星状项链,熠熠生辉。方羽平时的打扮,比较休闲,即使穿裙子,也只是很随意的那种,如今这样正式打扮起来,从方羽身上又透出一种淑女的柔美,让梁健觉得新鲜。说:“不用急,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还有,你这么穿挺好看。”

方羽脸上又微微一红:“谢谢,你这么说我很开心。”梁健心想,女为悦己姿容,看来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连方羽这样的女孩子也如此,就更别说别人了,便说:“点餐吧,看看,点些爱吃的。”

方羽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她很快就点了菲力牛排、水果蔬菜沙拉和一杯鸡尾酒。梁健还是很喜欢方羽这种爽快的性格,他知道,有些女孩子点个餐就会犹豫来犹豫去,最后对男的说:“我随便,你帮我点一些吧。”方羽却全不是这个样子,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客套,点了便点了。

梁健也很快点好了自己的餐。等餐的时间里,俩人随意聊着。梁健发现,方羽的耳垂上,闪亮着两颗非常漂亮的小耳钉,耳钉是黑色的,却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梁健心想,今天方羽来赴约,真是破费了一番心思呢。他知道方羽对自己有好感,这份好感处处体现在她的举止上。

每个男人都喜欢跟精心打扮过的女人共进晚餐,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和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在餐厅吃饭,也许这就是男人的虚荣心吧。但很多时候,虚荣心是最难改变的。方羽发现梁健在看自己的耳钉,就问:“好看吗”

梁健点头:“好看。”方羽说:“这是一个朋友从清迈带来的礼物。”梁健问:“男朋友”

话一出口,梁健就觉得自己问多了。没想到,方羽说:“你想多了。如果是男朋友送的,我不会在和你吃饭时,戴出来。”

这句话的意思让梁健浮想联翩,但梁健很快克制住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几句,很快,点的餐来了。

两人拿起酒杯,碰了一下,梁健说:“谢谢你。”方羽说:“好吧,我接受了。不过,以后就别再重复谢了。”梁健笑了:“行。”

吃饭时,有几次,梁健不由自主地朝那个座位看去,曾经他和李菊坐的位置。方羽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问道:“看到熟人了”梁健摇头:“没。”

一会儿,方羽想到自己心里的疑问:“下午,我听你说了一句话,你说,我也很快要变成领导了。这句话什么意思随便讲讲的吗”梁健见问,心想,虽然干部工作是保密的,但关于方羽提拔的事情,胡小英已经发话,这件事多半是成了,他也该借此机会给方羽一个心理准备。

梁健说:“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方羽说:“难道是真的我要资历没资历,要能力没能力,怎么提拔啊”

梁健看一眼方羽白生生的肩膀,又把目光移开了,道:“你千万别这么想,有了位置,这些东西都会慢慢有的。”方羽笑道:“你的意思是屁股决定脑袋”梁健说:“这就是机关的现实,也是一个干部成长的方式。”

方羽说:“从分管干部的部长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大家也许都要失望的。”梁健郑重地摇了摇头:“很多东西其实并不是如表面认识的这么简单,等充分认识到其中的意义,就不会这么想了。”

方羽来了兴致:“我倒想听听怎么个充分认识”梁健也乐于教导:“屁股决定脑袋,其实就是位置决定你想什么。这句话的意思,现在被庸俗化了,其实按照古人来说,就是在其位谋其政的意思。如果没有位置,你就没有权力,没有权力也就没有发言权,没有动员能力,你想组织别人去干这干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有了位置,你才有了组织上赋予你的权力,你才能干一番事业。

梁健继续说:“而现在大部分人,把这句话理解为,不需要脑子,只需要位置就行了,认为不管是谁,只要坐在一个位置上就能干得好。其实,远远不是如此,即便给你一个位置,有些人没能力干、有些人没资历干、有些人没精力干、有些人没志向干,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一个位置上坐稳的。”

方羽说:“就如我,你给我一个位置,我也不一定干得好。”梁健说:“可我不这么想,胡书记也不这么想。”方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胡书记胡书记怎么可能会提到我呢”梁健说:“要提拔你担任第一街道宣传委员的事情,正是胡书记的意思”

方羽说:“是胡书记的意思我恐怕当不好。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当一个一般干部。”梁健说:“在机关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安安稳稳的。因为在机关里,就是一条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食物链。现在,你还好,因为上面没有直接领导,如果下次来一个办公室主任,整天指使你这个那个,还有就是要求你加班加点,把你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占据,到时候你能怎么样因为你是那只任人蚕食的小虾米。

“如果你到了第一街道党委委员,你就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开垦是你自己的事情,手下也有几个人,你的时间就可以从麻烦的琐事中腾出来,去学习、去谋划、去监督,而不是整天收发东西、打印文件,一个人如果一辈子都干这个,最后就会完全失去工作的乐趣。”

以前没有人这么彻底地跟自己谈过,方羽问道:“真是这样吗”梁健道:“这要看你相不相信”方羽说:“你说的我一般都相信。”梁健笑道:“那就接受胡书记的好意吧,这几天准备一下,区委决定要快是很快的。”方羽点了点头。

梁健又不由自主朝那对情侣所坐的位置望去。方羽问:“梁部长,你真的跟那两个人不认识”

梁健不想再隐瞒方羽,就说:“我不是在看那两人,我是在看那个位置。以前,我跟你们办公室主任李菊,来这里吃过一顿饭。”

方羽心里一动,她没想到,梁健和李菊还有这么私人的交往。但她并不想太在意,毕竟李菊已经不在这个世界。她看看梁健,又看看那个位置:“是吗就坐在那里”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

梁健看着方羽说:“这两天,我心里始终有一个谜团,一直解不开。不知你能不能帮帮忙”方羽好奇地问:“是什么”

梁健说:“你先看看这个。”梁健把手机打开,将李菊发给自己的短信给方羽看。

方羽轻声读了出来:“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这是诗歌”

梁健说:“这是李菊发给我的一条短信,而且是李菊出事的那晚发过来的。我对发来短信的时间,进行了推算,应该就在李菊出事的前几秒种。这两天,我空下来,就时不时想,这什么意思”

方羽想了想说:“也许李主任,对你有好感她怀念跟你在这里吃饭的时光”梁健说:“我也弄不清楚,但如果单单为了表示好感,她干嘛要在几乎是在出事的同时发给我呢”

“这倒也是,这个时间点,有点诡异,”方羽也陷入了沉思,她不由朝那对情侣所坐的位置看去,一直看着,足足有几分钟

“会不会,就是字面的意思”方羽“嚯”地站了起来,朝着那对情侣走去,她重复着那句话:“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梁健对方羽的异常举动颇为惊讶,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赶紧追上去。

方羽跑到情侣的身边,对那个男人说:“先生,不好意思,请问,你能出来一下吗”这个男人,见一个青春单纯的女孩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不知何意。

那个女人,则对男友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不好意思,只需要麻烦你们站起来两分钟,上次我们在这里吃饭,把一份东西留在了位置下面,想要找一下。”方羽笑了笑,“打扰你们吃饭,很不好意思,这顿饭我们请。祝你们每天开心幸福”说着方羽朝紧跟过来的梁健看了一眼,梁健会意,也说:“谢谢你们,这顿饭我们请,祝愿你们事事顺心。”女人见这个女孩跟自己男友没啥关系,悬着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说道“没事,你们找吧”,说着就跟男友站了起来。

方羽蹲了下来,梁健也跟着蹲下来。旁边座位上的人对他们俩的怪异举动,都投来疑惑的目光,引得服务员也过来了。

方羽在桌子底下看了一会,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又弯下身子朝椅子底下看去。忽然她的目光撞上了一个黄色的信封袋。信封袋被胶带黏贴在椅子底部,方羽快速钻入了里面。梁健只能看到她圆润的臀

部。梁健说:“还是让我来吧”方羽说:“我已经够到了,拉我一把。”

梁健只好揉住方羽的纤腰,将她有如拔萝卜一样往后拖出来。方羽手中拿着一个信封袋,举到梁健眼前。

梁健惊讶的接过信封袋:“难道这就是短信里说的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两人快速结账,离开了马灯部落餐厅,打开信封袋,抽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套账目明细,关于朱庸良滥用公款、收受贿赂等证据,全部都在上面。这些东西一旦拿到上级纪委,朱庸良就彻底完蛋了。

梁健坐在胡小英办公桌对面。胡小英正一页一页地翻看那些账册。这的确是关于朱庸良违纪违法的明证,有了这些东西,朱庸良是在劫难逃的。梁健心想,胡小英看到这些证据,肯定会非常兴奋,毕竟组织部的掌门人,可以调换了,这对于胡小英清除异己,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看完这些账册,胡小英却将东西放在了桌上,沉思起来。

梁健颇觉意外,问道:“胡书记,有什么不对头吗”胡小英说:“没有。不过,我有个请求。”梁健奇怪:“胡书记,你为什么跟我说请求呢你吩咐好了”

胡小英望住梁健说:“这些证据是你拿到的,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些证据就放在我这里行不行我不想将他们上交给上级纪委”

梁健愣住了,这是让朱庸良下岗的难得机会,胡小英为什么要放弃梁健说:“为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胡小英说:“宏市长昨天跟我打了电话,他说,下一阶段,长湖区要集中精力搞建设,主要是要把东部新城的建设搞起来。这需要一个和谐的氛围,长湖区的干部,至少在近段时间,不能再出事,这会影响发展的精力、进度和氛围。为此,长湖区的领导班子中,最近最好不要有事情。这是从长湖区发展的大局出发来考虑。如果我们还是相互检举揭发,不利于营造一个发展的良好氛围。”

梁健说:“那不是便宜了朱庸良”胡小英说:“我呆会就找朱庸良来谈话,把这份东西直接给他看。我想,只要我们手里有这份东西,他会乖乖听话的。”

梁健想,这是领导考虑问题的方式,他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就道:“这些证据,就由胡书记来处理吧,我没意见。”

一个小时后,胡小英找朱庸良谈了话。朱庸良从胡小英办公室出来,浑身冷汗。他对胡小英说,从今以后,一定会大力支持胡书记,顾全大局、恪尽职守,胡书记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几天之后,他脑海里,始终是胡小英将那刀证据材料放入桌子抽屉的那一刻。朱庸良心想,难道我要一直让胡小英把自己捏在手里只要我把那些证据材料拿到手,销毁掉不就行了

朱庸良怎么都无法消除这个想法,十天之后,他雇佣了一个盗窃高手,在午夜的时候,打开了胡小英办公室的门。小偷在桌子抽屉里没有找到那份材料,但在所有地方翻箱倒柜之后,终于还是找到了证明材料,交到了朱庸良手里。

朱庸良将这份材料点燃,看着它在烈火中卷曲,化为灰烬,朱庸良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朱庸良走在路上的脚步也变得异常轻盈。这个晚上,他找了几个朋友大喝一场,由于离家不远,他就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回家。

在转弯角,忽然一个中年女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中年女人盯着他问道:“朱部长,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朱庸良定睛一看,他还是认出来了,因为这张脸跟李菊实在太像了。他结巴地道:“你是李菊妈妈”

李菊母亲朝朱庸良笑笑说:“朱部长,你的记性真好,能和我握个手吗”朱庸良看到李菊的母亲并没有冲自己打骂,握个手当然没什么大问题,朱庸良把手伸出去。

李菊母亲的手也伸出来,不知什么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朱庸良刚反应过来,匕首有如切西瓜一样,扎入了朱庸良的腹部,李菊母亲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往上挑起,匕首“嚯”地一下,从他心窝里翻出

李菊母亲走开了。朱庸良倒在地上,嘴巴和腹部鲜血翻滚,有人看到,吓得大喊起来,赶紧逃走了。见此惨状,大家都怕牵扯到自己,没人敢过去帮忙,也没有人报警

第二天一早,胡小英来到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如此狼藉的模样,震惊了。她堂堂一个区委书记的办公室竟然被小偷大肆侵犯。胡小英稍一查找,就发现朱庸良的证据材料没有了。胡小英心道,看来对有些人还真不该留一点余地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区公安局长徐建国报告:“朱庸良部长,昨晚在街头被人刺死。凶手目前还没找到。”

胡小英放下手机,好一会才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长湖区组织部长朱庸良被谋杀的事情,一时间成为镜州市的新闻。很快警方也破案了,凶手就是朱庸良以前的下属李菊的母亲。新闻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被更新的新闻所取代。

新的长湖区组织部长到任之前,区委决定暂且由常务副部长宋城主持工作。

不久之后,长湖区又动了一波干部,区委组织部办公室方羽被提拔为第一街道党委委员,分管宣传工作。

就在同一天,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室主任肖开福正式来长湖区协商调梁健去市府办的事情。肖开福握住梁健的手说:“欢迎你尽快加入我们的队伍。”

梁健说:“一些听组织安排。”肖开福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脸上是挂着笑的。

但在梁健看来,肖开福的笑容之中,似乎还挂着其他摸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梁健顿时感觉,调任市府办工作,是凶是吉,真的很难预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