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迎接考察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3:10:06 字数:10008 阅读进度:258/1780

梁健发现并没有宏叙的电话号码。梁健有一本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电话薄,但主要领导却只有姓名,没有联系电话,意思很明白,是为了防止电话薄外流,以致某些人骚扰主要领导。如果要联系主要领导,只有通过办公室,或者其他秘书长、秘书之类的人物。

梁健想打电话给肖秘书长问电话,一想,不对,肖秘书长肯定要问东问西。梁健于是又打电话给胡小英。胡小英马上把电话告诉了梁健:“赶紧打吧,领导现在应该还没有休息。”

宏叙听到手机响,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没接。在他这样的位置上,陌生来电一般都是不接的。梁健也不怕打扰,继续打。宏叙见手机老是一闪一闪响着,又不好关机,便接了起来。听到是梁健,宏叙颇为奇怪:“梁健啊,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梁健把情况说了,宏叙沉默一会,问道:“这消息,你是从哪里来的”梁健说:“马书记的秘书偶然说起的。”宏叙一顿,问:“你跟马书记的秘书很熟悉”梁健想起,胡小英告诉过他最好先别说跟冯丰的关系,到了重要时刻再说。梁健就道:“也不是特别熟悉,就是认识,他是在电话里无意中说起的。我就想,也许这个消息还蛮重要,就打个电话,打扰宏市长了。”

宏叙手机放在耳边,神情凝重起来:“这个消息的确挺重要,你做得很好。另外,我的电话,你是从谁那里要来的肖秘书长那里”梁健说:“不是。我没有跟肖秘书长说起过。电话号码是向胡小英书记要的。是胡书记说,最好让我马上向您汇报”

宏叙不想肖开福知道这件事,听说是从胡小英处要来的电话,他就放心了。宏叙说:“胡书记说得对,你也做得不错。这件事我知道了,先这样吧。明天早上早一些来接我,六点半到宾馆楼下吧。”梁健说:“知道了。六点半我在宾馆等。”

宏叙放下手机。摁了呼叫铃,让专职服务员泡一杯红茶,并拿一支烟过来。宏叙平时控制着烟瘾,香烟由服务员专门管理,需要深入思考的时候,他才会忍不住想要抽烟。

第二天一早,梁健在六点钟就接到小刘的电话,说在楼下等他。梁健到楼下,大概是六点十分左右。梁健坐进副驾驶室,跟小刘打了个招呼,小刘却冷冰冰地没怎么理他。

梁健知道,有些领导的驾驶员额头很高,也会跟着领导一样摆架子,梁健也不去理会。没想到,梁健不说话,小刘却发话了:“梁秘书,以前向处长,他每次可都是差不多时间了,就在楼下等我的。像你这样要十分钟才下来,恐怕接领导就要迟到了,到时候领导怪罪我了怎么办”

梁健明白了,小刘是嫌今天让他等了。侧脸瞟了他一眼,见他一张脸绷的像拉过皮一般,便说:“我知道了,下次你提早给我发条短信,我就到楼下等你。今天如果迟到,我待会向宏市长说明一下就行了。”小刘没想到梁健并没被自己的气势压倒,还要向领导解释,也就有些顾忌:“今天就算了,别跟宏市长解释了。大概也不会迟到。”

梁健就简单地说了句“行”,就不再理会了。

梁健还是第一次坐市长轿车,奥迪车里颇为宽敞,擦拭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坐在里面,非常舒适,很有种享受的感觉。从中梁健也看出,小刘在驾车和车子保养方面,应该也是有专长的,否则领导也不会让他当专职驾驶员了。这样的人,脾气臭一点,有时也可以理解。

梁健为熟悉车况,前后、上下、左右都看看。梁健看到副驾驶车门上插着一本书,上面写着镜州诗刊的字样。梁健心里笑道,不知道这里谁还看诗歌应该不会是宏市长吧本来梁健还想问问小刘,见他始终绷着一张脸,也就不再多话。

到了镜州宾馆贵宾楼下,梁健下了车,站在门口等,距离六点半还有五分钟。既然领导说六点半,梁健也就不再多事,没有打电话告知宏市长自己已经到了。

镜州宾馆是国家级园林单位,这段日子暑热未消,但清晨站在绿荫之下,凉风如水、徐徐流淌,甚觉舒畅。但梁健还是收拾好放松的心情,谨慎地等着宏市长下来,毕竟是做秘书的第一天,不可太过松懈,有什么差池,就会给领导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宏叙从宾馆楼里出来了,看到梁健站在门口,也没笑,就说:“已经来啦,我们上车吧。”梁健赶过去,替宏叙打开了后座车门,宏叙坐进去之后,他又稳稳地碰上,才上了自己的副驾驶室。

车子向前开去。六点半,天已大亮,但毕竟还没有到上班高峰,车流行人稀少,车子开得又平稳,又顺畅。

宏叙上了车之后,似乎一直在沉思,没有多说话。梁健从后视镜中,悄悄看了一眼宏叙。

宏叙脸色还好,就是眼圈有些微微地发青。梁健心下嘀咕:难道昨天自己的一个电话,害得宏市长没有睡好觉这可犯了错误了。

正这么想着,宏市长的声音从后座上传来:“梁健,你给几个人打个电话,让他们八点半准时到我办公室,开个简短的碰头会。”

梁健答道:“好,宏市长,是哪几个人”

宏叙略微斟酌,说道:“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副市长谢林、建设局局长荣威、市政府副秘书长舒跃波,对了,还有市纪委书记高成汉,高书记不能忘。”梁健说:“我知道了。”宏叙说:“你记全了吗”宏叙是见梁健都没用笔记录,才问。

梁健说:“一共五位领导”梁健把这些人名和职务复述了一遍。宏叙不经意地抬眼看了梁健一眼,说:“很好。”车子到了市政府大楼,宏叙说:“你一到办公室,其他事情都别做,先打电话给他们,务必让他们准时到我办公室,有特殊情况不能来的,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梁健领了领导指示,一到办公室,其他什么都没做,就开始打电话。胡小英接到电话,二话没说,就道“我一早上就来。”

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异议,说会准时到。只有高书记的电话他没有,还好那天去专程拜访过高成汉,他没在,倒是跟他秘书交换了号码。梁健就打给他秘书。高成汉的秘书常青很快接了电话,听到梁健的通知,就说马上跟高书记联系,并且会第一时间反馈。

两分钟不到,常青的电话就过来了,说:“高书记说了,会准时到。”梁健松了口气说:“这样最好了。”他也希望这次能够顺利通知到位。

通话即将结束,常青突然问:“梁部长,你现在已经是宏市长秘书了”梁健见问,也没什么好隐瞒,也没什么好谦虚,他以后就要以这个身份开展工作:“是啊,今天是第一天服务领导。”常青说:“优秀人才马上被领导看中了,以后我们多联系哈”梁健没有空跟常青多聊,简单说了一句“一定”,挂了电话。

梁健跑到宏市长办公室门口,敲了门,才推门进入。宏市长正在笔记本上记几笔,梁健报告了人员全部通知到位了。

宏市长说:“好,那么八点半,人来了之后,你带进来。到时候,你在旁边服务员一下,并且做些记录。”梁健说:“好。”宏叙忽然抬起头来,目光滑过梁健,缓缓地说:“你以后进我办公室,就不用敲门了。”

梁健答了一声:“知道了。”宏市长这短短的一句,含义丰富,梁健领会了,就出去办事。

到了八点二十五分左右,人基本都到齐了。市纪委书记高成汉最后一个到,见到梁健后说:“梁健,上次来我们委局找过我,我在开会,不好意思。”梁健说:“哪里,我下次再去拜访您。”高成汉笑笑:“我有空的时候,让我们小常通知你,不过,你现在是市长秘书,忙得很,我还要让小常跟你约时间呢”梁健说:“高书记约我谈话,我肯定挤出时间也要来的。”

旁边几人,除了胡小英知道,梁健在十面镇时搞过规范权力阳光运行的特色工作,受到高成汉书记的赏识,其他人并不知道梁健的底细,都以为梁健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连高书记都要对他这么客气。

梁健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说:“各位领导,跟我来吧。”梁健把五位领导带进了宏市长办公室。

宏叙市长的办公室,也是办公室区域和会客区域分开的。但在办公区域,宏叙市长还专门划出了一块地方,摆放着一张桌子,用以小型碰头会之用。

小型会议桌外面就是落地窗,可以看到下面行政中心东侧的亭台楼阁和绿树花圃,在这种环境中商量事情,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但大家明显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有些严肃,也不说闲话,只等领导开口。

梁健打算给大家泡茶,一看茶叶罐空了。梁健心想,市长办公室怎么会没有茶叶原来以前宏叙市长把更换茶叶工作明确由秘书来做,原秘书离开之后,这项任务无人接手。梁健赶去肖秘书长那里,问道:“肖秘书长,宏市长那里茶叶没有了,不知宏市长喝的是什么茶”

肖秘书长一听,说:“这是行政处管的。你去那边拿。”见梁健离开,肖秘书长又说:“如果你急用的话,我这里有些,你先拿去。”梁健没想到,今天肖秘书长对自己的工作还挺支持,又想到再去行政处一趟,太浪费时间,就接过茶叶,谢了肖秘书长。

梁健给各位领导倒茶时,发现这茶叶是典型的木灵绿茶,香味比较浓,看来是上品。梁健把茶端上来,胡小英却朝梁健挤了挤眼睛,又瞟了眼宏市长的茶杯。

梁健赶紧去看给宏市长的茶,不知有什么问题。只见茶叶在水中根根竖立,梁健真看不出这茶有什么问题。

胡小英无法,心道,梁健恐怕是真不知道宏市长最近胃不好,只喝红茶。就站起来对宏市长说:“宏市长,我去给你换一杯红茶。”

梁健这才算领会了,原来宏市长是喝红茶的,就说:“胡书记,你坐,我去换。”宏市长摆了摆手:“算了,不用换了。今天早上我就喝点绿茶吧。其实我是最馋绿茶的了,前段时间胃不大舒服,就一直喝红茶,可见你们喝绿茶,嘴里馋的可以,今天给我泡了绿茶,我就喝几口,解解馋吧。”

大家都笑起来。胡小英说:“那要少喝点,身体重要。”在座也只有胡小英一个女人,这种关切的话也没人跟她抢,也都觉得,这些话她说才合适。

宏市长说:“不碍事。我们这就开会吧。”

刚才的小插曲,让气氛轻松了不少。梁健也在桌尾坐了下来,摊开本子做记录状。

宏市长看了看大家,觉得开碰头会的气氛已经有了,就说:“今天把大家一早就找来,其实是有个急事。接下去我说的事情,请大家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因为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我们只不过是做准备工作,其他大家都不需要考虑。”

每个人都看着宏市长点了点头,表情严肃而认真。宏市长看了看,对大家的神情满意,继续说下去:“省委某位领导,周五要来我市考察工作。我召集大家,就是要搞一份我市北部新城建设的汇报材料,我们要向省领导重点介绍北部新城建设的总体考虑、推进情况、存在问题和下一步打算

宏市长继续说:“这份汇报材料很重要,北部新城建设当初是得到省委省政府批准的,但工作推进以来,我们还没有正式将阶段性的成果跟省委省政府汇报过,这次省领导过来,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们要正式把我们北部新城的成效介绍给省委领导,以争取下一步更大的政策、资金、人才等各方面的支持,这个材料一定要搞好,必须确保高质量、高水平。为此,我把你们几位都请来,这个意思大家都明白了吧”

大家都点了点头。宏市长就说:“这个任务,我本来可以让肖秘书长开个协调会,分配给大家,但这项工作非常重要,所以,我直接找大家来那么我就把工作任务,分给大家。材料由谢市长总牵头,长湖区和市建设局共同完成,长湖区要重点负责北部新城建设进展情况和下一步打算;市建设局重点是北部新城建设的总体考虑。当然长湖区的材料形成后,要与市建设局相互印证、相互通稿,这点就由谢市长来协调。最后文字上的润色由舒秘书长把关。”

市纪委高书记见没有自己的任务,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笑着。宏市长转向高成汉说:“高书记,材料方面就不给你派任务了。但材料形成之后,你要帮忙把把关,特别是里面涉及到工程建设方面,是否有不符合规范的方面,现在省委省政府对廉政建设高度重视,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一批高楼起来了,一批干部倒下了,这方面的廉政漏洞我们一定见一个堵一个,违反廉政规定的行为见一起查一起。”

高成汉点了点头说:“宏市长,你放心,等他们材料形成了,我会好好拜读。”分到材料的领导听高书记说得客气,赶紧说:“还要高书记多指导我们啊”碰头会很简短,但要求很明白,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是宏市长高度重视这次省领导的考察活动,是不会把他们这些有关单位的主要领导召集过来,开这样一个会的。

宏市长最后说:“这件事,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其他人就没必要告诉了。”

大家纷纷告退。胡小英瞥了眼梁健,作了再见的意思,也就离开了。

梁健见没有自己的任务,开始收拾会议桌。宏市长回到办公桌后说:“梁健,如果方便的话,你多跟马书记的秘书联系联系,随时掌握动态。”梁健抬头说道:“明白了。”

宏市长又问:“这些茶叶是肖秘书长给你的”梁健说:“是的。”宏市长看了眼茶叶说:“这茶叶不错,不过你还是去还给肖秘书长吧。”

梁健说了声“是”,便拿着茶叶出来了。来到肖秘书长门口,听到里面传出谈话声,梁健暂且停住了脚步。只听肖秘书长的声音:“宏市长对那些茶叶满意吗”

接着是舒秘书长的声音:“秘书长,你难道忘记了宏市长是不喝绿茶的,宏市长只喝红茶,你还让梁健把绿茶拿进去”

肖秘书长装作恍然大悟:“啊呀呀,我怎么就忘记了呢宏市长是只喝红茶的,宏市长是不是批评梁健了”

言语之中似乎乐于听到梁健挨批。舒秘书长说:“没有,宏市长说他平时就馋绿茶,不敢喝,今天泡了他就解解馋。”

听到舒秘书长这么说,肖秘书长接下去的声音里明显透出失望:“宏市长还真够看得起梁健的,犯了错误都不批评,看来宏市长跟梁健还在蜜月期,现在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能宽容,等蜜月期过了。可就不一定了”

舒秘书长不太爱听肖秘书长这些话:“肖秘书长,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过去了。”肖秘书长问道:“今天找你们碰头为的是什么事情啊”舒秘书长说:“不过是一个稿子。具体的情况,还是肖秘书长自己问宏市长吧。”

梁健故意敲了敲门:“肖秘书长,宏市长让我把茶叶拿回来还你。”肖秘书长强笑:“茶叶还什么啊”但梁健不多解释,放下茶叶就出来了。

市长的活动安排得很满,大大小小的活动都得参加,上午开始,梁健跟着宏市长,参加了一个招商会议,走访了一家规模企业,中午稍事休息,下午又有一个电视电话会议,之后有一个县长说要来拜访,一直谈到快下班时间,晚饭在宾馆宴请招商会议上的温州企业家,一天下来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作为市长很累,作为秘书,梁健奔来跑去,干的是开车门、关车门、记录、录音、端茶泡水、打电话、接电话、在宴会外等待、送领导回家等一系列的活。

到晚上九点多,才把宏市长送入了镜州宾馆的贵宾楼,宏市长喝了点酒,梁健就帮宏市长摁电梯,上了二楼,找到了201套房,看着宏市长由专职服务员郭雅接进去了,他才算放心。

离开之前,宏市长忽然问梁健:“今天是第一天当我的秘书,感觉很辛苦吧”梁健笑笑说:“不辛苦,都是应该做的。”宏市长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说:“适应就好,我害怕你不适应。”梁健说:“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领导直接给我指出,便于我把工作做得更好。”宏市长难得嘴角一咧,算是笑了笑:“赶紧回去吧。”

到了车里,驾驶员小刘问:“回家”梁健说:“去单位,今天匆匆忙忙,明天事情的头绪都还没理出来”小刘说:“没必要这么拼命”梁健说:“笨鸟先飞啊。”

小刘把梁健送到市政府大厅,放下了他。梁健又瞥了那本镜州诗集一眼,本想问些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小刘看梁健上楼了,嘴里说道:“假装敬业,看你坚持到哪天”

梁健在电梯里,还能感觉到小刘对自己的不友好。他奇怪,自己并没有得罪他的地方。跟领导驾驶员的关系一定得搞好,否则不是个事,梁健脑子里打着主意,电梯就“叮”地一下到了。

梁健走出楼梯,忽然见到两人等在电梯口。定睛一看,是副秘书长舒跃波和人事处处长祁芸。两人见到是梁健,都是一愣。舒秘书长先说:“梁健,这么晚还回办公室啊”

梁健瞥了眼祁芸,见到祁芸脸红了,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梁健心里就如被刺了下。梁健看着舒秘书长说:“刚送宏市长回去,明天的事情还未梳理,到办公室理理思路。”舒秘书长说:“辛苦了那我们先走了。”

祁芸也低头说了句:“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梁健看着他们,说:“你们慢走。”

直到电梯下去,梁健才转身回办公室。

在整理第二天工作时,梁健脑海里短路一般老是冒出舒跃波和祁芸的脸。特别是祁芸那一点头、那一脸红难道舒跃波和祁芸有一层突破上下级关系的关系这让梁健很不是滋味。少年时候的那些疼痛,仿佛被重新兜底翻了出来,这种感觉特别不好

梁健起身去倒水,大大喝了口,稳了稳心神,才重新开始干活。这才将效率提了上去。将近十一点半,梁健才完成工作,把明天要干的活给理顺了。刚要走,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任坚的电话。梁健笑着接起了电话:“任处长,怎么这时候想到我了啊”任坚说:“还在办公室吗我看你办公室灯还亮着。”梁健笑说:“你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灯啊”任坚说:“你不是宏市长原秘书向处长的办公室吗”梁健说:“是啊。”任坚说:“那我就知道你是在哪个办公室了。”

看来任坚也还在这里,梁健一边关门,一边道:“你也加班到现在”任坚说:“常事,我老大是夜猫子,我也只能奉陪到底。”遇上喜欢加班的领导,秘书就惨了,但如今爱加班的领导可不少。梁健说:“你也辛苦。”

任坚说:“既然知道我辛苦,何不请我吃宵夜呢听说你已经荣升宏市长秘书了,这点小血应该出得起吧。”梁健不是不愿意请客,就是感觉时间有些晚:“这都快凌晨了。”任坚笑说:“当秘书,要学会的第一件要紧事,就是吃宵夜。你要从现在开始锻炼。”

梁健摁了电梯,问:“为什么”任坚说:“降压啊。”梁健笑说:“降什么压啊。”任坚说:“那是因为你才开始当秘书,还有新鲜感,像我这样当了几年,早已经审美疲劳,不找个方法降压,早晚要出事。愿闻其详的话,就请我吃宵夜吧。”

既然任坚要求,梁健也不好推脱,毕竟是大学校友,上次他还请吃过饭,请他一次宵夜也是应该的。便说:“没问题,我已经在电梯里了。”任坚说:“那我让我们张师傅重新开上来接你。”

梁健和任坚来到一个专门做夜宵生意的店里,点了菜后,梁健打了个电话给朱怀遇,问他有没空。朱怀遇说正要shang床睡觉,梁健说,还能不能出来。朱怀遇一听,一个是市长秘书,一个是市委副书记秘书,请他出去吃宵夜,他必须得到场,就跟老婆解释了一下,赶了过来。

朱怀遇跟任坚握了握手,笑说:“两位大秘,怎么这么有兴致,这么晚了还宵夜”任坚说:“你不知道我们的苦啊,领导喜欢加班。”朱怀遇说:“韩正阳书记是有名的敬业啊,跟着他肯定也要比一般的秘书辛苦。不过,据说韩书记也很能提携人,任秘书上升肯定很快了”

梁健笑说:“那是肯定的。”仿佛两人的话,给了任坚一些动力。任坚说:“什么快不快,也就这么回事,我们混个副处级,最好也就处级干部到顶了。”朱怀遇说:“能到处级干部,我们基层干部都不敢想呢”任坚笑说:“朱主任谦虚了,朱主任现在是区委办主任,这个岗位是很出干部的,到副处是一步之遥,如今又跟着胡书记,我们都知道胡书记还要上的,以后说不定朱主任能达到副厅的高度。”朱怀遇说:“算了算了,想都不敢想。我们喝酒。”

喝了几分酒,梁健问任坚:“你平时一般都这么晚回去”任坚说:“差不多吧,回去晚了也麻烦。”梁健问:“怎么就麻烦了”任坚说:“家里麻烦,我老妈老是催我结婚。”

朱怀遇奇怪道:“任处长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啊”任坚说:“没有女人缘啊,朱主任有没好女孩可以介绍给我”朱怀遇笑道:“当然有了,就怕我们长湖区的女孩子,达不到任处长的标准啊,任处长这么好的条件”任坚说:“有什么好的啊我老爸老妈都是农民出生,老家前几年拆迁了,分到一笔钱,才买了个房子。”

朱怀遇说:“任处长自身条件好,市委副书记秘书,人家一听,女孩子还不是如飞蛾扑火啊”任坚笑了起来:“朱主任,你还真会打比方。”朱怀遇说:“我一定放在心上,有机会就给你介绍、介绍。”任坚敬朱怀遇酒:“那就有劳朱主任了。”梁健也加入进来:“任处长的事情,就靠朱主任了”朱怀遇客气了几声,爽快地把酒喝了。

三人喝酒,很快喝大了。迷迷蒙蒙之中,梁健也把自己不爽心的事情吐露出来:“我有个烦心事,两位兄弟帮我出出主意。宏市长的驾驶员,好像不怎么待见我,今天都没给我好脸色看。”

朱怀遇愤怒道:“有些驾驶员就是不识好歹,该教训教训”任坚却比较冷静:“宏市长的驾驶员,你倒是要处理好关系,他跟着宏市长时间不短,宏市长很看得起他,如果不跟他处理好关系,也是一个心腹大患,毕竟他是跟宏市长走得蛮近的一个人。”

梁健说:“我也不想平白无故得罪人,像他这样的人,还不值得得罪。你帮我出出主意。”任坚说:“我听人说起过,宏市长的驾驶员还蛮有个性的,以前跟宏市长原秘书向处长,关系也不怎么样。向处长只好每天在楼下等驾驶员,有时候得提早十五分钟等。这事也挺好笑的。”

梁健这才想起,驾驶员小刘确是跟他说过,向处长要在楼下等驾驶员。任坚又说:“我还听人说过,小刘喜欢诗歌,会写诗,车子里还有诗集”朱怀遇笑道:“原来这么奇葩啊,是个诗人驾驶员。”

任坚也笑了:“没错,没错,诗人驾驶员”说着跟朱怀遇碰杯。听到小刘喜欢写诗,梁健的心里倒是一亮,好像有了点想法

这天宏市长没有紧急事务,正常上班。一早驾驶员小刘给梁健发了短信,说马上就到。梁健就下楼了,等了十分钟左右,小刘的车才出现在视野中。梁健也不怒,坐进副驾驶室。故意装作无意地拿起了车门上的那本镜州诗刊,翻看了一下:“小刘,你还爱看诗歌啊”小刘一听梁健问起诗歌,就来劲了:“我不仅看,也写诗。”梁健说:“这本诗刊上有你的诗”小刘说:“有啊,笔名是木瓜的就是。”

梁健差点喷出来,木瓜他为不伤小刘的感情,硬生生把笑给憋了回去,道:“我拜读一下。”小刘说了声:“见笑”,只等待梁健看完。

小刘一边开车,一边却时不时瞟一眼正在看诗的梁健,梁健感觉的出来,他很在意自己的看法。因为分心,车子差点在红绿灯前追尾。一个急刹车后,梁健身子微微前倾,随意地看了看前面的黑色轿车,仍然把目光移回诗歌上。反正追不追尾都是小刘的事情。

梁健有过文青时代,当时也与一批文艺爱好者混过,知道诗人看重自己的诗歌,就如看重自己的孩子,有些比自己的孩子还要看重,可以允许别人对自己的孩子指指点点,却绝不容许别人对自己的诗歌指指点点。

诗歌这种东西,没有一个评价标准,大家都认为自己写的最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话如果用在诗歌圈里,是再贴切不过。遇上一个诗人,你如果说他的诗歌是你看到的最好的诗歌,他绝对不会认为你是在扯淡,他会觉得你慧眼识珠,今天总算得一知己。梁健了解这种心理,他打算对小刘的诗歌好好表扬一番。

但表扬的时机,却不是此刻,否则会让小刘太过舒心。既然小刘之前不待见他,梁健就有必要让他心痒难骚,直至最后对自己五体投地。

梁健说:“小刘,我在大学期间,也爱好诗歌,我的代表作是在诗刊上发表的,我还拿过未名湖诗歌奖的一等奖,参加过武汉大学樱花诗节,还受邀参加过杭州印象画廊诗会”听着梁健侃侃而谈,小刘简直傻眼,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小刘说:“真的啊梁秘书,原来你是大诗人啊”

这是小刘第一次称呼他“梁秘书”,也就是头一次彻底承认他作为市长秘书的存在。梁健知道小刘慢慢上钩,话锋一转道:“哪里算得上是大诗人啊,我看小刘你才是大诗人。”小刘转头看着梁健,眼珠子咕噜噜转:“梁秘书,你为什么这么说啊”

梁健说:“要称得上诗人,首要的一点,我觉得,就是写诗。像我这样,以前虽然有些成绩,可是自从当了公务员后,从基层这么一步步走来,根本就没有时间写诗了。所以,我已经不能算是诗人了。但小刘你不同,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好诗歌的”

小刘回顾个人“文学史”:“也有七八年了吧,我是从二十八岁开始写的。”梁健问:“一直没有间断过”小刘一想,自己间断是间断过的,但在梁健面前,他当然要说没有,小刘道:“我一直坚持至今。”梁健朝他竖了竖大拇指:“任何东西,都贵在坚持。所以我说你是大诗人嘛”

小刘对梁健在这么重要的刊物上发表过诗歌,且获得过很多荣誉,心生羡慕和敬仰:“梁秘书,你以前发表过很多诗歌,又得过奖,你的眼光肯定不错,你帮我看看我那几首。”梁健说:“行啊。”

车子到镜州宾馆,接宏市长。梁健随手把那本镜州诗刊重新插回车门上。小刘连忙阻止:“梁秘书,这本诗刊你拿上,你抽空帮忙看看,指点我一下。”梁健笑着放进手包里:“我会认真拜读的。”

到单位后,宏市长对梁健说:“你让肖秘书长来一下。”

很快,肖秘书长跟着梁健往宏市长办公室来,肖秘书长随口问道:“梁健,今天宏市长的日程安排,你准备好了吗”梁健瞟一眼肖开福的亮脑门,说:“已经准备好了。”

肖秘书长脚步微停,似乎不相信:“已经准备好了”梁健肯定地说:“准备好了。”肖秘书长盯着梁健:“如果准备好了,待会马上拿一份给我看看。以前向秘书都是前一天晚上就拿给我审阅的。”

梁健心道,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这个事情,这个日程安排,还是我昨天晚上来加班搞的。幸好昨天把这个事情做了,否则今天肯定要挨批评。梁健说:“我待会就拿给秘书长审阅。”

肖秘书长心想,这件事,他没有交代过,梁健竟然已经在做了还是说他只是在胡说,便道:“你现在就去拿吧,我从宏市长办公室出来就要看。”梁健说了声“是”,转身去取日程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