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双雄路遇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3:20:12 字数:9216 阅读进度:261/1780

梁健连连道歉,说“不是有急事嘛,否则我也不敢麻烦你了。”任坚说:“说吧,说吧,我开玩笑呢”梁健说:“我想问你一件事,关于一个企业,江中达多印染。”

任坚顿了下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企业来了,他们聘请你去当总经理啊”梁健说:“哪有这种好事啊,我就是那种替党打工的命只不过明天吕军副省长要来,所以事先了解下。”

任坚说:“吕军这活宝要来那宏市长不是没办法见省委马副书记了”梁健说:“市委本就没有安排宏市长参加,你不知道啊”任坚说:“我只粗略看了下安排,看到了韩书记参加活动,也没注意其他。马书记来,宏市长竟然不参加陪同,还真是少见。”

连任坚都觉得少见,这次市委的安排的确是有些过分了。梁健说:“反正是市委安排的你给我说说吕军副省长吧”

任坚说:“你是不清楚,吕军副省长这人的脑子,不是特别拎得清,他打着铁面无私的旗号,认为只要有问题的,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有些领导说说也就算了,唯有吕副省长这么说便这么做。你说是不是”

原来人家的背景如此强大,所以即使出牌不按套路,省里也拿他没法。任坚最后说:“说不定啊,吕副省长就是故意装傻充愣,故意不给面子,这也是另一种为官之道呢,所谓大智若愚。这样,他不用迁就别人,别人却要迁就自己。”

梁健想了想,也不能否认任坚的这种猜测,正因为吕副省长会较真,下面的人才怕他。有句话说,最怕党认真,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应该是入秋之后,第一个凉爽的日子。气温一下子降到了二十度。梁健停好车,沿着草皮走向大楼门厅,沿途青草如茵,耳畔时时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如果不是深知今天在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还有一番角逐,梁健或许会相信,这里真是一派和谐融洽的景象。

大楼门厅可以停车,一辆黑色柯斯达车停在那里,这辆牌号是一号车的柯斯达,是市委的专用车。梁健知道,只要市委主要领导出行考察,人多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出这辆柯斯达。

难道呆会市委书记谭震林就用这辆车陪同省委副书记毛超群去参观梁健没有多想,直接上楼。原本他每天早上都要去接宏市长上班,今天为了提前做好有关对接准备工作,征得了宏市长的同意,他便提早来办公室了,打了水,泡好茶,也不过七点三十分,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梁健先是把宏市长今天的整个行程安排看了一遍。首先,是与秦刚副市长一同去高速公路迎接吕军副省长,然后,直接去江中达多印染集团考察,之后在江中达多会议室召开座谈会,午饭在江中达多会所中用餐当时会所是一个时髦的新产物,尚未被中央令行禁止,当然费用由市政府承担;中午在会所安排休息,下午两点到市政府听取市政府和县区主要领导汇报,晚上在皇家大酒店晚宴并休息,第二天上午离开。这满满当当的行程,梁健实在想不出,宏市长哪个时间段可以开溜。

宏市长说得没错,吕军副省长此番前来,说不定就是谭书记的一步棋,目的就在于缠住宏市长,让宏市长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接近马书记,而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有了充分的理由不安排市长陪同马书记。还真是周到得滴水不漏啊

根据副市长秦刚与省里对接,吕副省长会在九点三十下高速,这又比马书记下高速的时间早了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足以让陪同吕副省长的宏市长与马书记擦肩而过。梁健感觉着一个个细节,严丝合缝,瞧不出任何破绽,却处处让他感觉到了谋略的气息。

九点二十,市长宏叙、副市长秦刚、环保局局长赵年秋和其他陪同人员,已经候在了高速路口。从高速路上下来的车子,不时有人伸出脑袋,看着这个整齐的车队。有些车主明知是市里的车子,还在那里摁喇叭,表达对政府这种明目张胆的迎来送往和形式主义的不满。

宏叙坐在车里,没有出来。副市长秦刚和赵年秋从车里钻出来,眺望着高速路口。这就是正职和副职的区别。梁健也钻出了车子,来到两位领导身边。

环保局局长赵年秋从口袋里掏了烟出来,递给梁健,梁健作了个手势,婉拒了。赵年秋就替秦副市长点了烟,两人抽了起来。烟刚从鼻孔喷出来,就被微风吹散了。

过了九点三十,却迟迟未见吕副省长的车队。环保局局长赵年秋说:“据说吕省长很守时,今天怎么迟到了”秦刚副市长瞄了眼赵年秋:“你还盼着他来啊,我最好他不来了”环保局局长赵年秋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这么说,不太合适,既然秦刚副市长这么说了,他也嘿嘿笑道:“秦市长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

梁健心里发笑,原以为处级以上的干部,大局意识、上级意识特别强,没想到他们也有这么厌烦上级领导的时候,看来大家都是人,只要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喜怒哀乐。

高速上没有来车队,从高速下面,却又来了一辆柯斯达。梁健马上看出了这辆柯斯达是市委的专用车。难道是市委书记谭震林来了

梁健一看宏市长这边是四辆轿车,而谭书记那边这是一辆柯斯达,显然更加简朴。梁健心里便咯噔一下,这一点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否则就可以提醒宏市长了。

果然,柯斯达在高速口停了下来,很快,从车上下来一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身穿白色短袖衬衣和黑色西裤,手戴腕表,鼻架眼镜,额头平坦,身型微胖,大背头却纹丝不乱。有种说法,头路决定思路。这人的思路一定非常清晰。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现任市委书记谭震林。

一见到谭震林,梁健本能地看向宏市长的车子。果然,宏市长的车门推开了。梁健已经来不及过去替宏市长开车门。但梁健还是走到了宏市长身边。宏市长朝梁健看了一眼,之后,便朝着路对面走去。

这时副市长秦刚和环保局局长赵年秋,也都向对面走了过去。梁健想,市委书记来了,即使宏市长装作视而不见,秦刚和赵年秋恐怕也都要过去吧当然宏市长如果不过去,气氛肯定会怪怪的,有点尴尬了。

宏市长没有给别人尴尬的机会,主动朝谭书记走去。

谭书记却当作没有见到他们正在过来,双手垂握在腹前,双眼看着高速路口,似乎省领导会突然出现在高速路口子上。

梁健紧跟着宏市长他们。见到谭书记身后一个人,相当面熟,只刹那,便想起这人便是金超。上次一同去四川天罗考察过。金超和梁健的目光电光火石般地碰撞后,便冷着脸移开了目光,仿佛不屑于看梁健。梁健见他如此,便也装作不认识他。

天空一朵浮云掠过,原本阳光照耀的地面出现了一道阴影。浮云掠得很快,阳光马上又出现了。

宏市长已经走到了谭书记身边,称呼了一声“谭书记。”谭书记这才看了一眼宏叙,点了点头说:“宏市长这么早就来等吕省长啦”

秦刚和赵年秋也称呼了“谭书记”。谭震林只是朝他们点了点头,目光一掠又看向了高速路出口。

宏叙说:“也不算早,吕省长本说九点半到的,已经超过时间了。”谭震林说:“吕省长时间观念很强,一般他不会迟到,今天高速上肯定不太好走。”宏叙没再接这个话题:“听说,谭书记和吕省长很熟,曾经是中央党校校友”谭震林朝宏叙瞧了眼说:“没错,宏市长了解的很透啊”

宏叙说:“谭书记的事情,我们当然要多关注了本来如果谭书记有空,能一起陪同吕省长就好了”谭震林说:“是啊,本来老校友来,我是应该陪陪,可今天不是马书记要来嘛我是分身乏术,待会只能亲自向吕省长告罪了今天就麻烦宏市长多陪陪吕省长了。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了”

宏叙目光炯炯地看着谭震林:“谭书记请说。”谭震林难以察觉地一笑:“今天省委马书记来,本来是要请你参加的,但我想吕省长要过来,就怕你难以分身,所以索性让委办不通知你了。”

宏叙突然“哈哈”一笑。宏叙的笑声相当突兀,谭震林迅速转头,看向宏叙。其他几位领导也来看宏市长。宏叙的笑声却戛然而止,说道:“谭书记想得真是周到。是啊,我就好好接待吕省长,两个地方都参加,反而怠慢了两位领导。谭书记替我考虑得周到啊”

宏叙分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说得时候却异常真诚,如果不了解内幕,还以为宏叙真心实意地感谢谭书记呢。

但刚才宏市长那一声“哈哈”,还在大家的脑海里游荡。从中,他们体会到的完全是另一种味道。梁健感觉,在这一番谈话中,宏市长稍占了上风。他瞥了眼金超,只见金超正略带怒意地瞧着自己。

梁健扯了扯嘴角,笑了,人家对你发怒,就说明人家暂时拿你没办法。对一个拿你没办法的人,梁健不想斤斤计较。

两辆轿车忽然从高速弯道下来,快速向出口行驶而来。有人说:“吕省长到了。”“没错,是吕省长。”

谭震林握在腹部的手,放了下来,朝着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只隔了两步距离,宏市长也走过去了。

省政府的车子,安装了etc自动缴费卡,直接出了高速口子,停了下来。第一辆车上,从副驾驶室下来一个小伙子,他快速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下来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身穿细小蓝格子衬衫和灰色西裤,头发柔软有些贴着头皮。

谭震林快走几步主动与中年人握手:“吕省长,欢迎,欢迎。”

这传说中的吕省长,跟梁健想象之中的吕省长,可真有些天差地别。梁健原本以为吕省长会是身材高大的东北汉子,可如今看到的吕省长,站在宏叙和谭震林对面,感觉就是一只小鹿站在两头水牛旁边,三人中,宏叙的身姿最为高大挺拔。但在官场,不以体型论英雄,三人之中吕省长虽然身材瘦小,可职位最高,另外两人不得不躬身跟他握手,说话。

吕省长也跟宏市长握了手,脸上挂着一丝稍有些不自然的笑:“你们两位主要领导都来迎接,这个架势整得有点大了。”吕省长一口京腔,果然是在北京呆久了。

谭震林说:“吕省长来镜州,我们哪敢不一起来接啊”吕省长一听,对谭震林笑笑说:“谭书记,你不是说今天还要接待马书记吗”谭震林说:“是啊,所以我们等在这里,一方面是希望能看到吕省长落到我们镜州大地上的第一步,另外我是来向吕省长请罪的,我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委托我们宏市长全程陪同吕省长了”

吕省长又握了握谭震林的手:“行啊,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马书记要来镜州,那你市委书记肯定是要陪好的。我嘛,有宏市长陪就行了”谭震林压低腰,使劲晃了晃吕省长的手:“谢谢领导谅解,不过你放心,我们宏市长一定全程陪同,一直陪到吕省长休息为止宏市长,你说对不对”

宏市长接过话:“那是肯定的。”吕省长的目光淡淡地滑过宏叙,无喜无怒,说:“宏市长,那你在前面带路”宏叙说:“行,一切听领导的。”

吕省长看了一眼宏市长的车队,又看了看谭书记的那辆柯斯达,对谭震林说:“震林啊,还是你这个书记作风简朴嘛你一个市委书记带着一班人,只坐一辆柯斯达,市长倒是四辆小轿车嘛”谭震林笑说:“都一样,都一样。”吕省长说:“这不一样。还是你成熟。”

宏叙已经走向前面的车子,但这些话却飘入了他的耳朵。宏叙脚步稍顿了下,就当做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梁健故意放慢了脚步,跟在后面,没有替宏市长开车门。这种场合,他觉得宏市长应该不会希望他来帮开车门。

副市长秦刚和环保局局长赵年秋等人的车子,在前面开道,宏市长的车子在中间位置,后面就是吕刚的车子,最后还有一辆镜州市的车子垫后。宏叙上车后,便没有说话,梁健本想说些什么,宽慰宽慰宏市长,但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

宏叙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行道树,说:“放点音乐。”宏叙喜欢听古典音乐,车里有莫扎特的碟片。音乐响起的时候,宏叙开始闭目养神。

钢琴曲响起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梁健有种远离尘嚣的感觉。心道,有一个喜欢听音乐的领导倒还不错。但安静是短暂的,环保局局长赵年秋的电话很快打了进来:“梁秘书,大概还有五分钟到。”

梁健当然知道江中达多企业的位置,因为这家企业就坐落在长湖区境内。只是以往跟企业接触很少,并不知道、也不太了解这家企业的情况,只知道该企业圈了一大批的土地。如今,作为领导秘书,要陪同去检查江中达多,还稍有些新鲜感。

他还知道,江中达多作为长湖区的重点企业,副省长来检查,区委书记胡小英肯定会来接待。

梁健的猜测没有错,车子驶近江中达多门口时,梁健遥遥望见,长湖区的领导和江中达多的董事长潘前方都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车子停稳,省、市领导下了车。大门口一条鲜艳横幅写着“热烈欢迎省政府领导来检查指导。”

吕副省长忙着跟人握手,看到企业内部,彩旗飘飘,气氛搞得热热闹闹,吕省长很享受这种氛围,说:“不错,这才是规模企业的样子。”

宏叙市长和企业董事长潘前方,一左一右陪同着吕省长朝前走。胡小英稍稍靠后,在省领导面前,胡小英显得很谦虚。本来作为地方的党委一把手,胡小英完全可以走在副省长边上,介绍介绍情况。

但她很清楚这个吕省长的怪异之处,在官场是忌讳怪异的,更何况她知道,此次吕省长到来完全搅了宏市长的局,因此她也抱着敷衍的态度。

这种场合,没有人太关注胡小英。毕竟在省、市领导面前,胡小英这个区委书记的职位也显得低了。胡小英倒乐得清闲,下意识地寻找着梁健的身影。很快,她便看到了梁健,脸上难以察觉的笑了一下,然后放慢了脚步。

梁健意识到胡小英可能是要找自己说话,便赶了几步走上前去。胡小英目不斜视,问已经走到她身边的梁健:“马书记已经到镜州了”梁健说:“我想应该已经到了吧,刚才谭书记已经在高速口等待了。”

胡小英略带情绪地道:“谭书记这招调虎离山,可真够绝的。”梁健说:“我们再找适当机会,最好能让宏市长抽空见一见马书记。”

只听前面吕省长道:“你们先带我去看环保设施的运行状况,座谈会待会再开。先看再座谈,我信奉眼见为实”董事长潘前方说:“吕省长,我们就盼着您这样务实的领导来呢这边请,吕省长。”

由于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平时极少运行的污水处理系统,正在开足马力运行着,印染污水进入系统,进行处理之后,再向外排放。潘前方本身忽悠水平不是一般的高,说这个系统是北京某知名高校的科研院所引进的。而这家高校恰恰就是吕省长前来挂职前所在的高校。

吕省长乐了:“潘董啊,你不早说,这就是我所在的高校嘛潘董啊,你真是亏了,如果你早跟我说嘛,你这套设备起码可以便宜这个数”潘前方当然知道吕省长是那所高校来的,可他装作不知道,看着吕省长伸出的五根手指问:“五万块吗”

吕省长说:“潘董,你也太小看我吕军的能力了,如果是五万我就不跟你提了”潘董事长说:“五十万真能便宜这么多”吕军说:“就是这么多不过,这五十万便宜没有也好,就作为潘董事长支持学校发展,我们的一些博士和硕士也可以挣点辛苦费,改善改善伙食”

宏叙说:“吕省长说的对,潘董事长这五十万贡献给高校用于科研也是应该的。吕省长,向您汇报一下,江中达多这两年的环保项目还要上马,到时候还找吕省长的高校去”潘前方说:“那当然了,现在我们认识吕省长了,肯定要找吕省长帮忙了”

吕省长心情大好:“好啊这是双赢的事情,不管到时候我还在省里,还是回了北京,这件事我都可以促成。”周围的人都鼓起掌来,说吕省长真是为基层解决了一大难题了

吕省长手抬到半空,往下稍微压了压道:“为企业办点实事是应该的”

梁健的手机震动起来,梁健赶紧看了下,是冯丰发来的短信,梁健急切地点了下打开

冯丰的短信言简意赅:“已到镜州市委,正在开会。”

梁健目光滑过吕省长,还有他身旁的宏叙,回复道:“什么时间,可以安排宏市长拜访一下马书记吗”

冯丰很快回复:“中午饭后如何但时间不能太长,就几分钟吧,马书记有午休的习惯。”

梁健吃不准午饭时间,宏市长能否抽出时间来,回复道:“吕副省长已经在企业检查工作,中午宏市长要陪同吕副省长吃饭,现在实在吃不准到底什么时候结束,保持联系。”

冯丰也明白梁健的难处,回道:“只能这样了”。

上午,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用了一个小时听取镜州市委书记谭震林汇报工作。谭震林重点对镜州市目前的工业平台建设情况作了汇报,对于下一步的工作思路,谭震林提出“打造生态旅游发展平台、走生态旅游发展之路”的思路。谭震林向马超群书记汇报到:

“镜州市工业基础薄弱,但生态旅游资源丰富、人文历史悠久,最适合走生态发展之路,这也是落实中央、省委关于科学发展道路、推进镜州可持续发展的一条重要途径,最终的落脚点,就是要发展凤凰景区。”

马超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凤凰景区,据我所知,你们已经发展了几年了,却始终没有什么起色,是吧我倒是听说,你们的北部新城建设倒是初见成效。”

凤凰景区建设是谭震林提出的思路,但北部新城却是宏叙一手规划和扶持起来的,经过了几年的推进,凤凰景区只不过是修了些亭台楼阁、林荫栈道,但北部新城拆迁工作不断推进、一批项目也已经落地,正在加快投产。省委领导对北部新城的印象更深刻一些。

谭震林心里微微有了波澜,脸色却是一如既往的恭敬和肃然,说:“谢谢马书记,对我们北部新城平台建设的认可。北部新城是我们市委领导下,推进工业化的一项举措”

一句“我们市委领导下”,谭震林就想要把北部新城建设的成果归于名下。但他也知道马书记不是傻子,可以随便糊弄,又赶紧说:“凤凰景区是我们作为我们调整结构、增加三产比重的一项系统工程。以后北部新城是生产基地,凤凰景区将会作为我们镜州市的消费中心”

一个“生产基地”,一个“消费中心”,这个思路倒也有些新意。马书记听着,稍稍点了点头。谭震林看出,马书记有些感兴趣了,就道:“这次难得马书记来镜州调研,我们市委就是想向马书记汇报,下步将把凤凰景区建设作为重点投入领域。”马书记问道:“凤凰景区建设是你们十一五规划中的重点投资建设项目吗”

这就是问题的难处。在镜州市十一五规划中,凤凰景区建设并没有作为重点工程和项目列入。眼看十一五马上就要走到尽头,随之而来的就是领导班子换届,目前,谭震林这个市委书记,还没有一项拿得出手的显著政绩。

前些年,他刚升任市委书记,抱着稳住脚跟、保持平稳的思路,在镜州市做着太平官,只要没事就是平安,只要平安就是福气。直到最近,省里某位老领导提醒他,在市委书记岗位上,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政绩,否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句话一下子点在了谭震林的弱点上,他很快意识到,老领导的意思,市长宏叙是对自己的直接威胁。宏叙是一个实干型、求进取的领导干部。他抓工作很有一套,能够长远谋划、狠抓落实,特别是他的北部新城建设,一抓就抓了好几年,目前已经初见成效。

虽然整个镜州市所有的成绩,都可以归属在市委领导之下。但省委主要领导心里清楚的很。职级越高,平台越高的领导,其实眼睛越是雪亮,他们有各种信息来源,掌握着下面领导干部的行动,对哪些领导干了哪些事,思路如何,成效怎样他们其实都一清二楚。况且宏叙跟省委某位主要领导的关系,并不比自己弱。

如果宏叙把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顶掉了,自己的位置便很难安排。想要挤进省里四套班子,是不现实的,毕竟自己担任市委书记时间不长,其他地市在市委书记岗位上十年八年的不在少数,政绩恢弘的也有好几个,都等着进四套班子呢,别说省委省政府的难,就是省人大、省政协的,恐怕也轮不到自己。万一调动,自己至多就进了什么部委厅局了,与作为一方诸侯的市委书记相比,实在天差地别了。

谭镇林感觉到危机重重,他不能再做太平官了,必须建树拿得出手的政绩,确保在市委书记的岗位上至少再干一届,以图资历再老一点,政绩再强一点,直接进四套班子的可能性就增大了。

面对马超群的提问,谭震林不能说十一五规划之中,根本就没有凤凰景区的影子,他变了说法:“当时凤凰景区的大概念还没有提出来,但是在凤凰山附近有些项目列入了十一五规划。如今我们就是想整合所有这些项目资源,形成一个大凤凰景区的概念,一批项目要提升、一批项目要推进、一批项目要增加,以三个一批推进凤凰景区,加快镜州生态旅游事业的发展。”

听谭震林如此说,并没有完全破坏十一五规划的意思,那么地市的一些创新动作他作为省委副书记还是要支持的。马超群除了党群,按照省委分工,还联系平台建设,那么地市在打造经济发展平台的新做法,也会给他的工作总结中加上一笔,他也没有理由打消地市开拓进取的积极性。

马超群感觉汇报也听得差不多了,就说:“我们还是实地去看看吧,有些具体内容到时候实地汇报,也更具体生动。先到实地,看看可行性有多大”

副书记韩阳看了下手表,说:“马书记、谭书记,都十二点了,要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马超群看了看在座的人,点了点头说:“行,先吃中饭,下午再去实地看看。中饭就简单些吧,晚上有时间的话,可以放开一点。”

市委领导听了,心中有数,便把重点放到了晚餐上。当然,中餐还是照样丰盛、照样精致、照样体面,这些却不是马书记关心的事情了。

午饭快结束时,冯丰给梁健发了条短信:如果中午要见谭书记,宏市长现在过来就正好

这边,吕副省长的午宴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着。领导是专门的包间,最低官职也是长湖区的分管环保副区长。梁健作为宏市长秘书,是没有资格跟领导一同用餐的,秘书和驾驶员等又另辟了两个包厢。

在包厢里,梁健遇上了蔚蓝。蔚蓝是这么多秘书当中,唯一的女性,人又长得漂亮,自然受到其他男秘书的追捧,言语之中献着殷情。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官场上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在酒场上,更有一种说法:男女搭配,喝酒不醉,酒不醉人人自醉。有了蔚蓝,桌上的气氛活跃了许多。

蔚蓝却对那些殷情话毫无感觉,不时拿眼睛瞄梁健。梁健由于有重大任务在身,没有心思回应蔚蓝。蔚蓝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

一般情况下,秘书是不会去打扰领导用餐的,但冯丰的短信非常重要,如果不及时告知宏市长,就是对领导的不负责任。

梁健轻轻推开了领导们用餐的包厢门。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用这么小心,因为包厢里气氛很是热烈,没有人顾得上有一个小秘书走了进来。

梁健的出现,只有两个人注意到了。一个就是宏叙,他作为东道主,坐在主人位,正对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梁健。他朝梁健投来一瞥疑问的目光,又若无其事地拿起杯子去敬吕副省长酒。吕副省长人小酒量大,喝酒很是豪爽。

第二个注意到梁健的人,就是区委书记胡小英,梁健进入包厢后,她对梁健使了一个眼神,似乎是问梁健有事梁健回报轻微的点头。胡小英明白了,端起酒杯“打的”过去,敬副省长吕军酒。吕军见美女书记来敬酒,求之不得,也就不再关心市长宏叙的举动了。

梁健来到宏市长身边,左手括弧,在宏市长耳边轻声说道“马书记的秘书来短信了”,宏市长朝旁边看了眼,胡小英正拖着吕省长敬酒,为喝多喝少的问题搞拉锯战,宏市长站起身来。梁健帮助宏市长,将椅子往后挪挪,留出走出来的空间。

宏叙也就不打扰吕省长,随着梁健的引导,来到包间外面。隔壁正好有一个包厢空着,梁健和宏叙走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宏叙问:“马书记的秘书怎么说”梁健看着宏市长,道:“他说,他们午饭快结束了,宏市长如果现在过去,马书记可能在休息前有几分钟时间。”宏叙说:“这里到马书记休息的宾馆要几分钟”

梁健早盘算过了:“大约十分钟,快一点八分钟能到。”宏叙说:“你问一下,如果我们现在过去行不行”

梁健立刻发了一条短信给冯丰。冯丰的短信回得很快,看来他也一直等着梁健的短信。他说:“谭书记正送马书记回房间。你们赶紧过来吧。谭书记一走,就让宏市长进去。”一看短信,宏市长当机立断:“我们这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