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家事一套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3:20:14 字数:8074 阅读进度:266/1780

梁健回到了车里,吩咐小刘先把他送回行政中心,他要去取车。小刘答应后,梁健对小刘说:“你昨天给我看的诗歌,我都已经拜读了,写得真不错。特别是第二首,我觉得很接地气”梁健已经掌握了,对小刘的诗才表示肯定,是拉拢小刘的唯一方法,为此,他在工作的间隙,还特意花了点心思,读了读小刘的诗歌。这会才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小刘听了很是高兴:“谢谢,梁秘书百忙之中,还抽时间读我的拙作,我真是受宠若惊啊”梁健道:“小刘,千万别这么说,工作很枯燥,间隙读读你的诗,我感觉是一种享受啊”

小刘听了这话,更加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了,说:“梁秘书,我看,你这两天也累了,这会一个人开去衢州好几个小时,会很疲劳,要不,还是我送你去衢州吧,反正宏市长也交代了。路上,我们还可以讨论一下诗歌。”

还真别说,刚才梁健的夸奖是随便说说的,如果一路上小刘都跟他讨论诗歌,他的脑袋不爆炸才怪。不过,从小刘的话语里,倒是可以听出他对自己的印象更好了,自己差不多已经摆平了这个“不好弄”的小刘,就赶紧道:“不用了,小刘。我能应付,如果累了,我可以在服务区休息一会再开。这两天你也辛苦了,正好乘机休息一下。至于我嘛,自己开车,来去也方便一些。”

小刘见梁健执意谢绝,只好说:“那好吧。梁秘书,你路上宁可开慢一些。我也算老驾驶员了,开车没有别的诀窍,就是不怕慢就怕快”梁健说了声“谢谢”,出了宏市长的专车,走向自己的车子。

这两天,为宏市长见马书记的事情,身体的确有些透支,梁健在路上开了两个小时,眼皮就开始打架,不论小刘的诗歌写得有多滥,但他还算是一个优秀的驾驶员,“不怕慢只怕快”这句总结的,也很到位。梁健便在服务区停了下来,把车窗稍稍开了一条缝,躺下来眯一会。

没想到这一眯竟就真睡着了,醒来时,天色已经向晚,梁健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又在服务区买了一包桶装方便面,吃了起来。梁健早听说,方便面是垃圾食品,吃一包方便面身体要排毒一个星期。但这次在服务区迎着晚风吃方便面的感觉,还真觉得这面条味道怎么就这么好吃。

把汤水也喝光了。梁健才又用茶杯泡了一杯满满的绿茶,拧紧了盖子,带回车里,重新上路。这时天色已经全黑,高速上全是车来车往的灯光,梁健打开碟片机,播放着歌曲,很有一种旅游在外的特别感觉。梁健已经好久没像现在这样,完全沉浸在独来独往的舒适气氛中了。

晚上十点梁健才来到了镜州医院。按照表妹蔡芬芬提供的病房号,梁健找到了房间。医院里床位紧缺,是三个病人一个房间。

由于时间已晚,其他病人和陪同的家属都已经休息,家属们要不就趴在床边,要不靠在简易床榻上。陪同父亲梁东方的只有表妹蔡芬芬,母亲邵小琴却不在。蔡芬芬因为知道梁健要回来,就一直在等着。

蔡芬芬身穿无袖t恤和牛仔短裙,脚蹬一双蓝色板鞋,显得很生活,也很小女人,只不过她的脸色有些微微的憔悴。梁健心想,也许这两天陪同父亲,她也很累,心里就很感谢这个表妹,亲切地叫了声:“芬芬。”

蔡芬芬见梁健来了,面露喜色:“梁健哥,你终于来了。”梁健点了点头说:“这两天辛苦你了”蔡芬芬说:“没什么,应该的。”梁健又一次注意到,蔡芬芬的神色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份沉静,这是梁健喜欢看到的。梁健就点了点头。

梁东方也知道儿子今晚要回来,只是在假寐,听到梁健的声音,就睁开了眼睛:“儿子,你回来了”梁健说:“爸,我回来了妈呢”梁东方撇过了嘴说:“你妈,她是不想见到我了”

蔡芬芬忙说:“姨夫,你别这么说,大姨她只是有些小生气,等气消了,她也就好了。”梁东方说:“这真是误会啊,我跟梅姐真没什么”梁健知道,肯定是因为老爸跟那个以前的村妇女主任梅姐那档子事,他打断爸爸说:“这事,我们以后慢慢再说。”

蔡芬芬说:“表哥,我们到阳台上去一下,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梁健就对梁东方说:“老爸,我待会跟你聊。”

病房外面是阳台,从这里可以看到城南的灯火阑珊。梁健把目光拉回来,看着表妹。表妹说:“梁健哥,医生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姨夫是腿骨骨折,这几天主要是消炎,再过三天可以动手术。手术之后,要休息三个月时间。”梁健问:“恢复之后,应该能够正常走路吧”蔡芬芬说:“走路是没问题,不过估计还是会有些瘸,毕竟年纪有些大了。”

梁健说:“就是说,从现在起,起码三个多月,他只能在床上度过了。”蔡芬芬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这等于说,要有个人,专门服侍父亲。梁健说:“那我知道了。”

蔡芬芬又说:“这次,大姨好像真的很生气,这两天基本都没理过姨夫。我恐怕她都不愿意伺候姨夫。”梁健还不是特别清楚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年龄人为了感情问题生气的事,也不少,他说:“我知道了,明天会找我妈聊一次的。芬芬,今天晚上你先回去吧,这两天真是麻烦你了,你也去好好休息一下。”

蔡芬芬说:“我没什么。”梁健说:“别撑了,我看出你脸色不大好,这两天都没睡过觉吧”蔡芬芬说:“这里床位紧张,没地方睡觉。不过,梁健哥,你是不是让人帮助打过招呼了”

梁健问:“怎么了”“刚才医生来过,私下里跟我说,他们已经腾出了一个房间,明天一早就可以让姨夫搬过去。我想,应该是你打过招呼了,我的同学是这里的外科主任,我让他帮忙要个单人房间,都没有搞定。”

梁健想到,宏市长说要帮打电话,让衢州市有关领导帮助照顾一下,肯定是宏市长那个已经打过招呼了。梁健说:“也许是我领导帮助说了,也许是正好有了。”蔡芬芬说:“有个单人间就舒服很多。”梁健说:“你先别管这么多了,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那好吧,我先回家一趟,正好可以洗个澡。明天一早,我来换你。明天,你还是抽个空,去做一做大姨的工作。都老夫老妻了,冷战也不是一个办法,更重要的是,年纪大了生闷气容易伤身体”

梁健说:“好吧,那明天还要麻烦你了。”蔡芬芬朝梁健瞄了一眼:“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跟我客气,我心里就不踏实。”梁健笑笑,“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明天早上你来换我。”“这才对。”蔡芬芬捏了下梁健的臂膀,回进了病房。

她跟梁东方打了个招呼,回家去了。

梁东方见蔡芬芬走了,反而精神了起来,这今天他心里也是和好受,早准备好了一肚子苦水,等着倒给儿子梁健听。他说:“儿子,你把那把椅子拉过来,我有话要告诉你。”梁健只好把椅子拉了过来,坐下,听梁东方讲话。

梁东方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总的就是否认与以前一同工作过的村妇女主任梅姐有什么不正当来往,这次他去梅姐家,不过是因为梅姐家里的十一个点灯,又五个都已经坏了,让他帮忙去修一修。梅姐老公死得早,其实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他只是伸出援助之手而已但是你母亲却想多了,总是往哪方面想

梁东方讲着讲着,声音就响起来,帘子隔壁,有人就咳嗽起来,显然是为被梁东方吵醒而不悦,还有第三张床上的,在偷偷笑起来,像似在听梁东方的笑话。

梁健就说:“爸,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别打扰了别人休息,明天再说吧。”梁东方虽然是不吐不快,但也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这么屋子人多嘴杂,说不定人家就会把他的话拿起说笑呢只好忍住,打算明天一早换了单间,再告诉梁健。

梁健由于一路赶路,也甚是疲倦,靠在医院提供的简易睡榻里也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护士来查房,叫醒了梁健,并告诉他马上可以换病房。梁健说,越快越好。

梁东方搬出了三人病房,独自去享受一个单人间了。

另外两家人就窃窃私语:“看来,这个老梁的儿子,有出息啊”“住一个单人间,要花更多钱的,如果你愿意多花钱,你也可以去住啊”“这个我不太相信”

换了病房之后,父亲梁东方,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梁东方说:“儿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跟梅姐真的没什么。”

梁健说:“老爸,你也要相信我,其实,你跟梅姐到底有没什么,我都不是太在乎。”梁东方奇怪道:“你不在乎”梁健说:“不在乎。”梁东方靠在床上,瞪着眼睛:“为什么”梁健说:“老爸,你跟老妈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唯一有的绯闻就是这个梅姐,我不管你跟梅姐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没有梅姐,那你这辈子也就是吊死在一棵树上了,这叫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梁东方一直生活在农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透彻的言论,不禁一拍大腿:“儿子,你说得太好了你说得太好了怎么就没人怎么告诉过我呢儿子,你在外面这几年没有白混啊”梁健微微一笑,但表情依旧严肃:“老爸,如果你真跟梅姐没什么,我也算是失败的”

梁东方拍一下床板说:“梁健,你别小看你老爸,你老爸会这么没有魅力吗我告诉你,早在十多年,我已经搞定梅姐了”

梁健看着梁东方,不说话。梁东方发现梁健的目光不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就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梁东方心里有些着慌:“梁健,你该不是在给你老爸下套吧”

梁健继续瞧着老爸说:“我不是下套,我只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真相。”既然被儿子套出了真话,梁东方很觉没面子:“梁健,刚才我是逞强说出来的胡话,你不可以告诉你妈妈。”

梁健说:“你和梅姐的真实情况,你告诉我妈吗”梁东方说:“没有。除了你和我,谁都不知道真实情况。”梁健点点头说:“这很好,永远别说。”梁东方听了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又低落地说:“梁健,其实说话,我心里还是挺有些内疚感的。我跟梅姐的事其实都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保证就那么一年时间,后来梅姐他丈夫死了,我就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她。

“这次,完全是因为梅姐的家里的点灯坏了,我帮助去修了下。我想一个寡妇也不容易啊没想到从他们家出来,就被一辆该死的汽车给撞了。这也是我自己不好,这件事我都没有告诉你妈妈,我心里就有些慌神,出来时,没好好看路。”

梁健说:“肇事者怎么样”梁东方说:“是一女的,她倒是没有逃,态度也很好,交警已经处理了,反正一切费用他们都会承担。”既然肇事者没有逃逸,一切按照交通法规办理,梁健也就不需要处理这方面的关系了。

梁健说:“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老妈了。你想怎么办”梁东方说:“其实,这次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梁健说:“有没发生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去帮助梅姐没有告诉老妈,她对你的信任破碎了。”

梁东方叹了口气,懊悔道:“当时,我怎么就没想到要告诉她一声呢”梁健笑道:“我敢打赌,你肯定是想到的,但你想,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反正就是修个灯嘛,对不对”梁东方说:“是啊,我当时就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现在,反而是有口难辩了”

梁健说:“老爸,我可以去帮你摆平老妈那里的事情”

梁东方眼睛发光的瞧着梁健:“儿子,你真的可以帮我”梁健说:“是的,我可以帮你。但我有一个条件”梁东方看着梁健,眼神黯了下来:“是不是让我以后,再也不能去见梅姐”梁东方对这个感到为难,熟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跟梅姐之间,虽然不是夫妻,可也有过一段过往,如果梅姐以后生活中真碰上了急事难事,自己不出手相助,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梁健却道:“我不是要限制你去见梅姐。我只要求你,如果下次去见梅姐,一定要告诉我老妈一声,你要相信她,她才不会胡乱猜测。”梁东方觉得儿子说得很有道理,点头说:“我答应。”

梁健说:“那我去帮你做我妈的工作。”

表妹蔡芬芬推门进入:“一个人一间病房,果然宽敞多了”梁健跟蔡芬芬换了班,就驾车向老家驶去。

回乡的道路熟悉而多感,梁健也知道母亲心里肯定不好受,梁健应该好好安慰母亲一番,但安慰是需要技巧的,不讲技巧的安慰,说不定只能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

到了自己院子前面,墙门紧闭,四周寂静,杉树轻摇,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尽管很少回家,一回到这里,就有种亲切感,毕竟自己是从这块土地上冒出来的。

梁健打了两声喇叭,才从车里出来。他关上车门,来到门口,才看到老妈从里面走出来,她穿着朴素,面有倦容,可见父亲的事对她还是挺有冲击的。

梁健尽量让自己的嗓音听上去快乐一些,喊了一声“妈”母亲说:“梁健,你回来了”原本每次回来,老妈的脸上都是从心底里绽开的高兴笑容,这次,她的笑却有些勉强,有些酸涩。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更坚定了梁健要让老妈丢开那些心理包袱和坏情绪的想法。

梁健跟着老妈回屋。邵小琴说:“梁健,你先坐,老妈给你倒杯茶。”梁健说:“好啊,家里的茶,我最喜欢喝了。家里的茶才有种特别的香味,在外面我可想得很呢。”

老妈把茶端过来,听到儿子说喜欢家里的茶,想家里,脸上终于飘过了一丝喜色。不过又想起梁东方那档子事,笑容便又消失了,说出的话挺消极:“儿子,可我想,这个家怕是要安稳不了了”

梁健听出了老妈话里有情绪,他很想安慰老妈几句,但他知道,如果顺着老妈的话说下去,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年纪越大,也越执拗,一般的道理根本说服不了他们。

于是,梁健咬咬牙道:“是的,妈,我知道了。”听梁健说“知道了”,邵小琴仿佛忽然从受伤的情绪中醒了过来:“你知道什么”

梁健说:“我知道这个家不会安稳了”邵小琴朝梁健看了一眼说:“你已经去过你老爸那里了”梁健说:“我去看过他了,给他安排了一个单间。”邵小琴说:“你给他安排得这么好又有什么用,你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吗”

梁健说:“他说,他根本没有做什么,他跟那个梅姐,也没什么”邵小琴说:“你是帮你老爸来劝我的吗梁健,没用的,这不管用。不是我听不进去,而是我根本没办法相信他了。”

梁健早就料到老妈会这么说,他反其道而行之:“老妈,我不是来劝你的。因为我已经没有机会劝了。”这句话又让邵小琴理解不了了,问道:“啊什么意思”

梁健眨了眨眼睛,说:“因为,老爸没有让我来劝你的意思。他只是让我来通知一句话。”邵小琴有些紧张起来:“他想通通知什么”梁健也故意露出悲伤之情:“我老爸说,让我跟你说一声,他想要离婚”

邵小琴毫无心理准备,她简直呆住了:“他想离婚他竟然想离婚”梁健颇为认真地说:“是的,老爸说他要离婚。老妈,你们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呢”梁健问得好像颇为不理解

邵小琴说:“他怎么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怎么敢要跟我离婚”梁健说:“我老爸说,他也是伤透了心。在他受伤的时候,你不管他,把他一个人扔在医院里走了”邵小琴打断他的话说:“那要问他自己,看他都做了些什么”

梁健说:“他说,他只是去帮那个梅姐修电灯,没有做任何其他的事情。”邵小琴说:“既然去修灯,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一定要隐瞒我”梁健说:“他说,他就知道你会吃醋,会想歪,所以没说。其实他和梅姐之间真的没有什么”邵小琴说:“没有什么我才不相信呢”

梁健脸上想笑,可还是拼命忍住了,说道:“老爸他说,他知道你不相信。所以,他再也不会希望你相信他和梅姐之间没什么,而是马上就让你相信他和梅姐之间有什么”

邵小琴听了,睁大了眼睛,一副惊讶不已的神色:“什么让我相信他们之间有什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梁健说:“老爸他说,夫妻之间没有了信任,还能说什么他说,梅姐长久以来,的确希望能跟他生活在一起,但他从未答应,他就是想跟你一生一世好好过,他没有越雷池一步,可如今你既然不信任他,他觉得以前做得都没有意思了。既然你认定他和梅姐有关系,那他就做给你看,他已经给梅姐打了电话,晚上梅姐就会到医院照顾他”

邵小琴从椅子里豁得站了起来:“她敢这是我的老公,还是她梅姐的老公”梁健故意提醒老妈说:“老妈,老爸他已经决定跟你离婚了”

邵小琴道:“离婚,门都没有我还没提出离婚呢,他倒好,还不知羞耻了,想名正言顺地和梅姐在一起,他想都别想”梁健很无辜地摊摊手,说:“老妈,可老爸已经通知梅姐了”邵小琴说:“你快开车,带我去医院。有我在一天,那个梅姐休想接近你老爸”

梁健说:“可是,老妈,你不是不会再去照顾我老爸了吗”邵小琴急切地道:“我这不是气话吗我只是想弄清楚,他到底跟那个梅姐有没关系,现在已经知道没关系了,也就结了不说了,你快带我去医院吧”

梁健反而不急,说:“这样吧,老妈你是真的原谅我老爸了,还是怎么样”邵小琴说:“不原谅能怎么办难道还真离婚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为这么个小事离婚,不仅对不起你,还不得被村里的人笑话死”

梁健心想,还得让事情看起来更真切一些:“老妈,我知道你是最通情达理了,但我想,这件事情上,老爸也有责任”邵小琴停下了往外走的脚步,回头看了梁健一会,冷静下来:“是啊,你老爸也有责任否则我也不会这么生气”

梁健说:“尽管老爸跟梅姐,没有发生什么,他去帮梅姐也是出于好心,不告诉你却是他的不对。”邵小琴连连点头:“对啊,如果他事先告诉我一声,我难道一定不让他去吗我是那种小鸡肚肠的女人嘛”

梁健说:“老妈当然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所以啊,我们也得对老爸有个制约以后凡是他要去帮那个女人的忙,都得事先告诉老妈一声,这是我们的底线,老妈你说怎么样”邵小琴连连点头:“梁健,你说得对,梁健,你说得对一定得这样”

梁健见老妈已经彻底消除了疑虑,就说:“老妈,那我们赶紧去医院吧,否则那个梅姐来了,要赶她走,可得费功夫了。”邵小琴说:“对对,赶紧走。等一下,我上去整理一些你老爸的衣物,肯定得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了。”

梁健说:“对对,你自己的衣服也带上。要不这样,你慢慢理,我给老爸打个电话,让他一定把梅姐推掉,关于离婚的事情,也让他死了这条心”邵小琴说:“对啊,梁健你赶紧打电话”

车子行驶在通往衢州市区的国道上,邵小琴有些担忧地问:“你老爸答应让梅姐不来了”梁健说:“他开始说不答应,我说,如果不答应,我就不认他这个爹了,他才答应了。”邵小琴说:“那他心里会不会还想着梅姐”

梁健说:“他叫梅姐来,也是心里有气,我知道他最在乎的还是你”邵小琴平静了下来,说:“其实,我也想,我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梁健说:“没有,老妈,你这不是也在乎老爸吗现在一切都已经好了,你到了医院,也就别再提起这事了,以后俩人就好好过日子。”

邵小琴叹道:“梁健啊,有你这个儿子真好。老妈有时候也心里烦,拿不准主意,有你在就好多了,可惜你的工作又远在镜州。”

听邵小琴这么一说,梁健心里涌起一份歉疚:“老妈,要不等老爸出院之后,你和他商量一下,一起搬去镜州住”邵小琴说:“搬去镜州你那边不是也没有房子吗”梁健说:“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关键是,搬去镜州之后,老爸跟梅姐之间肯定不会再有来往了。”

邵小琴听了,觉着这是个好主意:“倒是,我跟你老爸商量商量。”

到了医院,蔡芬芬正在伺候梁东方吃午饭。梁东方的右手虽然没有骨折,但也伤到了经脉,很不方便,所以蔡芬芬正在喂饭。邵小琴将东西放下,接过了蔡芬芬手中的饭。

梁东方很惊讶地看着梁健。梁健向他做个鬼脸。梁东方会意,赶紧说:“老婆,你来了”邵小琴说:“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不来让那个梅”邵小琴话到嘴边,又想起答应过梁健不再提起那个梅姐,就咽了回去。

梁东方不解其中意思,又看梁健。梁健赶紧做了一个用手勺饭的姿势,梁东方会意,不再多问,赶紧吃饭。

蔡芬芬拽了拽梁健的衣袖,梁健便跟随她来到了阳台。蔡芬芬道:“梁健哥,你是怎么办到的昨天我是怎么劝,都劝不动大姨啊。”梁健笑说:“他是我妈嘛,知母莫若子,我总有办法”

梁东方吃完饭,邵小琴去洗碗时,梁健来到梁东方身边,把在家里跟老妈说的,都告诉了梁东方,让他心里有数,别到时候老妈问起,说岔了嘴。

蔡芬芬在一边听着,笑得合不拢嘴巴。梁健示意她别笑,免得老妈进来起疑,蔡芬芬就憋着不笑,不过身子却一颤一颤的。

梁健心道,这件事情,有些情况是隐瞒了母亲,这让他心里也稍有不安。于是,等蔡芬芬也走开的当儿,他对梁东方说:“老爸,你和梅姐之间的事情,那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再告诉老妈了,告诉了她,也徒然让她伤心。但是,从今以后,你对不起她的地方,你要用对她的好来补偿。”

梁东方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说:“梁健,我知道了。我是有对不起你妈的地方,以后我会把这些,都变成对她的好。”

梁健给老爸安排了一位护工,减轻母亲的辛苦。第二天上午,梁健就离开了衢州,作为市长秘书,很多地方是身不由己的,梁健想,等老爸的腿恢复之后,再考虑把他们接来镜州。但首先,他得弄一套足够大的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