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此去北平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3:30:28 字数:8044 阅读进度:272/1780

这人是市纪委常委赵明华。他是余悦的师兄。以前,梁健还在八里店时,通过余悦跟赵明华,还有市委组织部处长范平等人一起吃过饭。梁健记起来,赵明华,还追求过余悦。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因为见到赵明华,这些往事忽然在梁健脑海里翻腾起来。赵明华伸出手,跟梁健握了握,问道:“好久不见。余悦的病有好转吗”

赵明华的这句话,让梁健莫名其妙:“什么谁生病了”赵明华也是一愣,然后摆摆手,说道:“她没告诉你哦不好意思,我弄错了再见。”

说着,赵明华就走开了。留下梁健站在那里,脑袋里有些轰鸣

到了十二月初,北京很有些寒意,路边随处看到的都是光秃秃的树木,还有些树最后的几片剩叶也正在摇摆着凋枯。梁健此趟北京之行,完全出乎了胡小英的意外。

白天,由于党校的严格要求,胡小英的手机是屏蔽掉的,不能收发信息。梁健是在早上出发时,给胡小英发了信息。胡小英直到中午午休时才看到。她赶紧联系梁健,梁健却没有回音。

梁健此刻已经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两个小时候之后,梁健从机场出来,打开了手机,才看到胡小英的短信:“怎么会选择星期二过来我怕很难出党校。”

梁健回了一条短信:“没关系。”中央党校位于海淀区,位置虽然有些偏僻,差点就在五环之外了,但周围环境优美,名胜古迹众多,既有圆明园,又有颐和园,离国内两所顶尖名校北大和清华也都不远。

梁健在离中央党校几分钟距离的北大燕园酒店下榻。之后他给胡小英发了信息:“我住在北大燕园酒店。下午我去走走。手机带身上了。”

梁健去了颐和园,冬天的颐和园很有些萧瑟,但游人却不少。中国就是如此,总是有很多人在干活,也有很多人在游玩。梁健随便浏览,心中却装着未解决的事情,有些走马观花。临近门口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胡小英的电话,问梁健在哪里梁健说:“在颐和园出口了。”胡小英说:“那你不要走,我马上赶过来”

梁健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四点,胡小英应该还在上课才对。怎么能够跑出来梁健正想对她说:“不用管我,你先上课”可胡小英已经挂了电话。

在颐和园门口流连没几分钟,梁健心里有几分激动。这一个多礼拜没有见到胡小英,却在首都会面,别有一番感触。不过,那也只是瞬间,另外一件事情很快在心里泛了起来,将那闲情逸致很快浇灭了。

一辆出租车在梁健身边停了下来。胡小英推门下来。北京的天气,不比南方,在室外已经需要穿厚实的衣服。

胡小英外套一件白色羽绒衣,红色的羊绒领子围着脖子,寒冷之中脸紧紧的,比她以前更显年轻、更显精致。梁健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胡书记好像变年轻了”

胡小英朝他娇柔地横了眼,说:“你来北京,不是为了给我说好听的吧”梁健听她这么说,就开玩笑:“说好听的,也是我来的一项任务啊”胡小英嘿嘿笑了,对他的调皮话并不反感:“我们赶紧走吧。你看你穿这么点,来一趟北京该冻感冒了”

梁健从江南过来,身穿衬衣、西服,胡小英不说还好,说了,还真有些冷飕飕。这刚说着,梁健就打了个喷嚏。胡小英笑着拦了辆车,道:“我们赶紧走吧,去你宾馆。”

两人坐在北京的出租车里,胡小英转过头来,看着梁健,无声地笑着。梁健被胡小英看得充满柔情蜜意。在北京的胡小英,仿佛比在镜州时大胆了许多,也温柔了许多。梁健不禁有些怦然心动,但他不想以相同的方式去回应她。

梁健试着改变气氛:“你刚才是怎么出来的不是说全封闭教学吗”胡小英笑着说:“我说身体很不舒服,就请假出来看病。”梁健说:“他们同意了”胡小英说:“本来说,让我在学校医务室看,但后来我又找了几个借口,你知道女人事情多,他们也不敢硬是不准,我就出来了”

梁健说:“这个借口还真老套。”胡小英说:“很多谎言,都很老套,不过很管用。”

在宾馆房间里坐下来。暖气已经开了。胡小英脱去羽绒衣,露出里面猩红的羊绒薄衫,连同下身的紧身短裙,让她显得格外娇小精致,让梁健有一种拥入怀里的冲动。

胡小英看到梁健盯着自己,两颊泛起一阵红晕。但胡小英也不躲避他的目光,望住他看:“还没看够”梁健心里一动,胡小英这句“还没看够”,不是一个女领导对曾经的下属说的,而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的。梁健说:“没有”。

胡小英脸上又是一红,更显娇羞。她自从收到梁健从镜州来北京的信息,心里就一直蹦蹦跳着。她心里一直暗暗自问,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可能,也不能可是心里越是这样想,却越是有一种跃跃欲试的骚动。

在颐和园门口,出租车停下来,看到梁健的那一刻,她真想一下子跑上去,与梁健拥抱在一起。虽然她已经将近四十,而梁健却还不到三十,但内心里,她还是觉得自己很年轻,况且这是在北京,和观念落后的镜州小城比,这里一切都有可能。

然后,与梁健面对面时,她却止步不前了。她还是有所顾忌,毕竟自己是一名官员。党校的开班仪式上,领导着重讲的一点,就是要严于律己。这严于律己,当然也包含了男女关系。

两人已经走得很近,梁健几乎能够感受到胡小英急促的呼吸,以及她身上散发的淡淡薄荷香味。梁健很奇怪,她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味道。

“叮咚”,门铃响了。两人都是一惊,外面会是谁胡小英特别紧张,毕竟她是告假从中央党校溜出来的,党校应该不会让人来核查吧如真是这样也太过恐怖了。

梁健也察觉出了胡小英的紧张情绪,他轻声问道:“要不要到卫生间躲一下”胡小英想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于是她进了卫生间,将门紧锁了。

梁健整整衣领,打开了房门。外面是一个女孩,梁健并不认识:“请问你找谁”女孩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林俊杰在这里吗”梁健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你是说,那个歌星林俊杰吗”女孩羞答答地说:“是啊。”梁健笑说:“不在这里。”女孩说:“不好意思。”

关上门,梁健只想笑,心想,应该是追星族。刚一转身,看到胡小英正站在身后,正望着他。梁健心里一阵风起云涌,胡小英神色迷离、风韵无比,梁健血液沸腾,呼吸困难。胡小英看着,魂不守舍地说:“是谁”梁健说:“不重要。”

胡小英略显娇小的身体,慢慢向梁健靠过来。梁健一阵狂乱,不知什么时候已将胡小英搂在了怀里。胡小英温顺地将脑袋靠在梁健肩头,就如毫无经验的小女孩一样,只是靠在梁健身上,仿佛任由梁健摆布。

胡小英发丝中的香味和衣服的质感,都让梁健感觉,这是一个绝不寻常的女人。一年多前,在电梯里,梁健跟她有过一次仓促的接触,之后两人都保持着距离。那次是如此仓促,以致梁健根本无法辨别胡小英身上的香味,这次才发现,她的气息是如此让人迷醉。

只听胡小英有些迷离的声音道:“你来北京,就是为了能这样吗”梁健的理性有些迷乱,他没有回答

这时梁健身上忽然发出了一阵响声。是手机的声音。两人都没有理会,梁健享受着她身体微微的战栗,根本不想在这一刻停下来。胡小英却道:“你去接手机吧”

梁健暗道,自从有了手机,不知有多少好事被手机打断。梁健说:“不管它”。手机却不依不饶。胡小英说:“我们还有时间,你接吧,别误了事。”两人才刚刚开始,穿着也还完整,梁健使劲搂了一下胡小英,走到一边接起了手机。

令梁健没有想到的是,电话来自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看到这个电话,梁健所有的ji情迅速冷却了下来,就如河流在寒潮袭来时,迅速冻结。“怎么会是他”梁健念叨。

胡小英凑了过来,依偎着梁健,看他的手机。当看到手机上显示的“肖开福”时,胡小英也忽然警觉起来,她移步离开了梁健,在窗边的座位上坐下来。似乎一直保留着战争时期的特性,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异样的状况,就会迅速冷静下来。

梁健看了眼胡小英,她已经完全收起了刚才的那份温柔。他示意要接电话了,胡小英点了点头。

电话那头传来肖开福的声音:“梁健啊,这会在哪里啊”秘书长是梁健直接领导,有权询问梁健的行踪,况且今天才星期二,在镜州是正常上班的日子,好在这个时候也已经下班了。梁健道:“在家里了,肖秘书长。”

肖秘书长说道:“宏市长很关心你,让我问问你这两天有没上班”宏市长会亲自过问自己在镜州的活动,这到底是真是假让梁健很是怀疑。况且,宏市长在赴港之前,明确说过,梁健可以自由安排这两天的时间。

梁健说:“肖秘书长,我是按照宏市长和肖秘书长的指示,这几天自由安排了。肖秘书长上次提醒过我,要我多学些理论,我正在看的矛盾论呢。”肖秘书长呵呵一笑说:“好好,多学、多思,提高快。”

肖开福打电话来,应该不会单单只是为了问候,就说:“肖秘书长,请问还有别的指示吗”肖开福说:“其他指示倒是没有,明天宏市长的公子要来镜州市,可我和宏市长都不在,你帮助安排一下食宿吧。”

梁健心里咯噔一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择他老子去香港的时候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梁健知道宏市长生的是儿子,可从来未曾谋面,原本作为秘书,也的确该了解了解领导的家人,套套近乎,否则也不能算是一个称职的秘书。

可现在自己在北京,怎么搞除非只有马上回镜州肖开福作为秘书长,感觉非常敏锐,从梁健的犹豫中,似乎感觉到梁健有些为难,问道:“怎么了有困难”梁健赶紧说:“没有,没有。”肖开福说:“梁健,你应该没有外出吧如果你外出了,我可以让别人来接待。”

工作日可以在家休息,但如果擅自外出被查实,肖开福完全可以给他上纲上线,梁健说:“方便,方便。我只是在考虑如何安排。”肖开福说:“你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考虑。待会我就把宏市长儿子的手机号码发给你”梁健回答说:“好。”

梁健和胡小英一同走出宾馆房间前,胡小英忽然把手掌放在梁健的脸庞上,道:“时间太紧了,这么匆匆来匆匆去,肯定很累。”梁健很想一把抱起胡小英,与她一同摔倒在床上,共赴巫山。但此刻,梁健脑海中又出现了宏市长的脸,他感觉一阵窒息。于是舍弃了那些浪漫的向往,只道:“没什么,只是坐坐飞机和火车而已。”当夜的飞机票已经买不到了,只能坐夜班火车回去。

胡小英说:“我送你去火车站。”梁健说:“不用了,离这太远,你回来不方便,你还在学习期间呢”胡小英说:“反正我也已经请假了,回去晚一点没事,走吧。”

梁健拗不过胡小英,两人打车去火车站。胡小英又问:“你此行不会仅仅是来看看我吧,还有什么事没说吧”步履匆匆,梁健还没来得及跟胡小英详聊。出租车上又不方便多说。

直到买好了火车票,两人找了个地方吃晚饭,离出发还有一个半小时。梁健这才将市府办近期中层上岗的情况说了。胡小英听了很觉奇怪:“这次没有准备给你解决副处长”

梁健把肖开福的原话说了。胡小英陷入了沉思,望着窗外行人好一会,才说:“我去跟宏市长说,你的事不能再拖了。”梁健说:“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我其实觉得无所谓。我只想让你知道一下而已,当不当这个副处长,我还不是一样干工作”

胡小英轻摇了摇头,看着梁健说:“不可以。在机关里不能落下一步。梁健,在这方面,一定不要意气用事,不到最后一步,我们一定要去争取。我想,肖开福这次有意不给你安排副处长,就是想让陈辉一直压着你。等以后综合一处要配处长时,你就没有资格跟陈辉竞争了。尽管你如今是宏市长秘书,但秘书不能一下子提拔为处长,还是需要副处长这个阶梯,这是官场升职的一般性规律。所以,这次一定要争取到副处长的位置。”

梁健知道胡小英说得没错,他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这事情似乎已经定了,梁健没几层的把握。胡小英说:“没到最后任命结果出来,都还有希望。等你回去后,我马上给宏市长打电话。”

梁健说:“我不想让你为难。”胡小英变得坚定起来,看着梁健说:“这不是为难不为难的事情,是我把你推荐给宏市长的,我该对你负责,如果宏市长连一个副处长的位置都不给你解决,其实也就是对我的否定。如果真不看好你,可以让你回来嘛”

梁健顿时感受到了胡小英强硬的一面。今天,她更多感受到的是胡小英的温柔,一个带着点母性的柔和角色,此刻却又感受到了胡小英作为区委书记强悍的一面,她绝对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糊弄的女人。梁健也就不矫情,说:“谢谢胡书记。”

火车即将启动,胡小英一直将梁健送到了月台上,梁健忽然想起还有一个问题。他对胡小英说:“还有一个问题,我想你向你打听一下。”胡小英点点头让他说。

梁健问:“余悦真的是在北京挂职吗”

胡小英心头一震,余悦这个名字,已经好久没有在她脑海里出现了。如果余悦真的在北京挂职,那么她来到了北京肯定要探望一下这个老部下,可她知道余悦根本不在北京。为此,这次梁健忽然问了起来,胡小英毫无准备,难道他已经知道余悦生病的事情了

胡小英又想,他不大可能知道太多情况,否则也就不会这么问了。胡小英答应过余悦,不会将她生病的事情告诉梁健,而且这个时候把余悦的事告诉梁健,更会让他乱了阵脚。胡小英只好硬撑着,点了点头。梁健审视着胡小英的表情:“真的”胡小英说:“当然,你走得太急,否则明天可以去看看她。”

作为一名在官场锻炼多年的领导干部,要说个谎,还是可以做到眼神不乱心不跳的。梁健没有察觉胡小英有什么异样,又想起那天市纪委常委赵明华虽然奇怪的问起余悦,但后来又说自己弄错了。看来赵明华是真的弄错了。

这会确认余悦好好地在北京挂职,他也就不再挂心:“见面就算了。”

挥手告别,胡小英站在月台上,看着火车远去,心里的担忧又涌了起来。她怀疑,宏市长之所以没有马上重用梁健,还是跟自己有关系。如果自己会妨碍梁健的发展,她宁可与梁健保持一定的距离,让宏市长对梁健再也不起疑心

动车停在镜州火车站时,清晨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梁健在动车停下的一刻才醒了过来。望望车厢之外,有种似真似幻的感觉。胡小英已经不在身边,他也从全国的政治中心北京回到了江南小城镜州。

梁健收拾起精神,打了车,回家。在街口吃了碗馄饨,额头微微冒汗,梁健才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回到了熟悉的镜州。

回到单位,也不过八点一刻左右,离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过了一会儿,陈辉走进了办公室,瞧见梁健,颇为惊讶地道:“你怎么来上班了你不是说,领导给你放假了”

梁健回答说:“又交待了任务,宏市长家里人来。”陈辉脸上掠过一丝羡慕的神情:“领导看得起你,让你陪同他的家人。谁要来镜州了”梁健说:“宏市长儿子宏畅。”

听到“宏畅”的名字,陈辉脸上的羡慕顿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幸灾乐祸的表情:“不错,不错,领导重视你啊让你陪他宝贝儿子。”

梁健感觉到陈辉表情的变化,隐含着某些问题。但他不想问他,免得陈辉自我感觉良好。但他对陈辉的表情始终耿耿于怀,看看时间尚早,就来到了祁芸办公室。

祁芸身穿高领白色羊绒衫和紫色裙裤,将她骄傲的小屁股裹得紧紧的,但梁健此时没空满足眼睛的,想的是问问祁芸关于宏市长儿子的事情。祁芸见梁健进来,莞尔一笑道:“今天真是难得,来看我”

梁健笑笑说:“你办公室真舒服,只有一个人。”祁芸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就像连她自己也没注意道:“这不是舒服,是没人跟我干活,前面有个副处长调到其他办公室去了,就一直没给我配,幸好过段时间又要调一个过来。否则我一个人根本干不完那么多活唉,你怎么不趁宏市长外出的机会,休息休息呢,呆在单位干什么”

梁健苦笑道:“没有休息的命啊肖秘书长昨天打电话给我,说宏市长的儿子宏畅要来镜州,让我帮助安排。”祁芸瞪大了眼睛:“什么,宏畅又要来让你接待”梁健抓住祁芸的眼神问道:“有什么问题”

祁芸马上改口道:“哦,没什么,没什么,你只要多留个心眼就行了。”梁健瞅着祁芸:“老同学,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实情,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要是别人,祁芸恐怕不会说,但她不想让梁健蒙在鼓里,就道:“宏畅是个公子哥,你要小心,以前宏市长的秘书向国强,就常受其欺辱,有一次跟他闹了,后来宏市长才考虑将向秘书调走的。”

梁健说:“宏市长对子女管教不严”祁芸说:“宏市长整天忙工作,哪有时间管子女,据说宏市长的夫人,对这个晚来得来的儿子宏畅甚是宠爱,才造成了宏畅那种花花公子的性格。”

梁健心想,大领导有个不肖子的事情,其实也不少听到。不过,祁芸的话,给了梁健心里准备。

早前肖秘书长已经将宏畅的手机、到达镜州的时间发给了梁健,还要让梁健陪同宏畅去见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至于见荣威的目的,并没有告知梁健。领导没明说的事情,梁健也不去问。

原本说好九点半到镜州。梁健看时间也快差不多了,就回办公室等候。将近十点钟,宏畅的电话还没来。梁健就按照肖开福给的电话打过去。

一个低沉慵懒的声音接了电话。梁健自我介绍了一下,问明是宏畅,梁健就问他什么时候到镜州。宏畅突然嫌烦了:“这种事情,你问我我哪知道,车又不是我开”说着就挂了电话。

梁健有些被雷到了,还好祁芸提醒过他,他也有了心理准备。如果不是宏市长的宝贝儿子,这种人他才懒得理会呢既然要理会,他就只好打电话给小刘。是宏市长的驾驶员小刘负责将宏畅接来镜州。

小刘说,刚刚出了宁州,上了高速,到镜州市行政中心估计还要一个半小时。梁健心想,不是跟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说好,十点见面吗迟到这么久宏市长时间观念很强,没想到他儿子这么随心所欲

小刘的电话还没挂掉,传过来宏畅的声音:“搞什么鬼,你说到行政中心一个半小时干嘛我们又不去行政中心,我们是去建设局,难道你还要去接给我老爸提包的啊别去,我们直接到市建设局去”

小刘听从宏畅的话,对梁健说:“梁秘书,你听到了吗我们不去行政中心接你了,我们直接去市建设局,你自己想办法过去吧”梁健只答了一声:“好,我自己过去。”

市建设局是为数不多没有搬入市行政中心办公的单位,拥有自己的一个办公小天地,坐落于城西背山邻水的风水宝地,边上还有镜州知名历史园林永政园,没事在其中走走,有种回归小桥流水的意蕴。

梁健与荣局长握手之后,笑道:“荣局长,你这里是有山有水有园,真是一个绝妙的小王国。”荣局长赶忙摆手道:“千万别在宏市长面前这么说,让宏市长认为这是一个小王国,肯定就要把这儿收回去了”梁健笑道:“我不说就是了。”

荣局长办公室的人给梁健泡了茶,退了出去。荣局长走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包软中华,塞给梁健。梁健不愿接,荣局长硬塞入他的裤袋:“没什么好东西,烟总要抽的。”梁健只好收了。

荣局长让梁健在沙发中坐下来,说:“宏市长的公子什么时候到啊”梁健说:“荣局长,不好意思啊,一早上就让你在这里等到现在。我想应该快了。”荣局长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有心理准备。”

这句“心理准备”很有意思,荣局长还朝梁健眨了下眼睛,但始终没有多说。梁健心想,可能荣局长也把宏畅看成是一个花花公子吧

梁健就问:“荣局长,我们镜州市,这两年建设任务这么重,你这里工作很辛苦吧”荣局长听梁健这么问,脸露苦色道:“建设局局长这个位置,是越来越难待了”荣局长说了建设工作方面很多难处。

梁健也觉得很有道理。不过,他也不全当真。如果真是这么难做,荣局长为什么还要做呢如今的官员,梁健觉得他们常常在两个方面能够滔滔不绝,一个方面是谈起成绩来滔滔不绝;二是谈起工作不容易来滔滔不绝。两个方面加起来,就是他当这个领导很不容易,让别人觉得他真是含辛茹苦,精忠报国。

梁健不住点头,忽然驾驶员小刘的电话进来了:“梁秘书,我们已经下了高速,还有八分钟到。”

梁健说:“知道了。”告诉了荣局长。荣局长说:“那我们到下面去接一下吧”梁健说:“荣局长,你还是别下去了,我去下面接一下吧。”荣局长说:“宏市长的公子,我们还是周到一点吧。”

梁健不再阻拦,两人一同下了楼。”

很快,宏市长的专车开了进来。看到这辆车子,梁健就谨慎起来,这也算是条件发射吧。看到领导的车子,就跟看到领导的人一样,尽管里面坐的不是领导。

车子停下来,荣局长走上去,只见,驾驶员小刘摇下窗子,对他们说:“宏畅半路上下车了”

梁健傻眼了,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小刘说:“宏畅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了,让他去吃午饭,并在半路上把他接走了,是一辆凯迪拉克。宏畅让我转告你,只要把他晚上住的酒店安排好就行,把房卡交给我,让我给他送去。他说,别安排在镜州宾馆,他不喜欢跟他老爸住一个宾馆。”

梁健和荣局长互望了一眼,谁都说不出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