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凌冽迷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00:45 字数:3176 阅读进度:292/1780

六六媚眼如钩瞧着梁健,又给两人酒杯续了酒,甜腻腻地说道:“梁处长,我们喝一个交杯酒。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说着也不等梁健反应过来,她的一条手臂已经绕过了梁健的脖子。

梁健费了好大劲,才让自己的目光爬了出来。不过他想,今天这个形势,如果自己太过正人君子,很难过得了关。恐怕最终会搞得其他人都没有兴致,在应酬中这是大忌,梁健是懂的。

梁健心道,一方面严守底线,另一方面也可以适度表演下,呆会适时告辞就算了。于是,梁健更为主动一些,装着投入了许多。和漂亮的六六频频敬酒,并问了她一些私人问题。

六六瞧着梁健主动作为,神情也更加妩媚诱人,一只手放在梁健的大腿上,身子斜靠在梁健身上,告诉梁健,自己是江中传媒大学播音系的学生,希望以后能够留在江中某电视台或者电台当主持人、主播,希望梁健以后也能施以援手。

梁健心想,这几个女生跟乔国亮混在一起,肯定是看中了乔国亮手中的权力,他是省人社厅副厅长,以后在进入事业单位方面,肯定能够出上大力气。梁健说:“你的事,有乔厅长帮忙呢,哪里用得着我这个小城市的人啊”六六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啊”

六六似乎对他有些好感,谈吐和话语之中也不尽是世俗之气,毕竟人家还是大学生,虽然这么早已经跟达官贵人混在一起,毕竟年轻,还没有被社会的染缸染黑。正因为这一点,梁健对六六也不完全讨厌。

梁健再看看,乔国亮和那个落落已经搂抱在一起,靠在了沙发上,一副神色迷离的样子。冯丰和千叶靠在沙发上,两个脑袋碰在一起,还拿着酒杯敬酒。梁健很不习惯这种场合。

在梁健看来,即使要泡女孩,也得在私密场合。他接受不了这种状况。梁健的性格很有些内向,或者说闷骚也行,他接受不了这种大庭广众的声色迷离。

梁健靠近身边的六六道:“我们一起来敬敬他们吧”六六朝其他人看看道:“不用了吧,我们喝我们的就行了,他们忙着呢”

梁健说:“我可能得先走。”六六朝梁健瞧了眼,指了指自己,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要我跟你一起走”梁健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如果回答否定会不会让她觉得“受伤”,好像他嫌弃她一样。梁健就说:“你也可以不走。”

没想到六六却说:“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跟你一起走吧”六六就给梁健和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酒,带着梁健站起来说:“各位,能不能打扰你们一分钟”

乔国亮、冯丰和美女们分开了,落落说:“六六,你又有什么事啊”六六说:“我们俩一起敬你们一杯,我们要先走一步”

乔国亮朝冯丰瞄了眼,然后对梁健说:“梁处长,你果然有本事,就这么几十分钟,六六便对你死心塌地了。这还是第一次,六六以前可没跟哪个男人走过。而且,你把六六带走了,把我们扔下不管了,这算不算见色忘义啊”

梁健本就不想带六六走,他此次来宁州的目的是来办事的,并不是来玩女人的,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特别是像六六这样的女孩,还是高校学生,万一弄出什么事情,这可是一个新闻记者非常感兴趣的话题,只要被抓住什么把柄,自己这一生之前的一切努力将前功尽弃,这是他不敢冒的风险。

梁健趁机说:“六六,乔厅长和冯处长,还有你的俩姐妹,他们可能都喜欢你再陪陪他们呢我一个人走就行了”

乔国亮道:“兄弟,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六六你一定要带走。否则,六六在这里就变成一个天大的电灯泡了,会把我们全部照晕的。”六六朝乔国亮指了指,一边跺脚撒娇道:“乔哥是坏蛋,原来一直把我当作电灯泡的,以后不理你了梁处长我们走”

说着就拉住梁健的手,往外走。其他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冯丰不忘提醒道:“六六,我兄弟今天酒也喝得不少了你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黄龙饭店,房间是我帮他订的,大床房。”

其他人又笑起来,言下之意,他们都认为梁健是要和六六去开房了。乔国亮又加了一把油:“冯处长,真是替兄弟想的周到啊,要不今天你也帮我安排一下吧”

冯丰说:“没问题。”乔国亮说:“你说真的黄龙饭店”冯丰:“我说过假话吗我现在就替你打电话落实”乔国亮指着冯丰,酒意浓郁地说:“现在就落实,现在就落实”

梁健和六六出了婉约书吧,先前都在空调内,又有酒暖身,这会一阵凌冽的夜冷袭来,梁健全身一紧,发了阵抖。

六六身上穿着薄皮衣,双手交叉起来,说道:“我冷。”

梁健瞧六六不仅上身穿得单薄,下身只是一件紧身短裙和黑色丝袜,在这冬天就跟没穿一样。梁健说:“六六,你住哪里,我打车送你回去”

六六诧异地瞧瞧梁健。她有点不相信,梁健竟然说要送她回去她刚才在书吧,听到梁健说要走,认定他是对她有意思,至少想跟她单独相处。她交往过这么多的男人,有几个看到她不是垂涎欲滴的不过,一直以来她都把握得很好,跟男人之间都是若即若离的关系,不让男人们轻易得手。

六六的妈妈,很早就离异了,她一直告诫自己的女儿:“千万别让男人轻易得手,在你被人家得到的一刻,你的价值就要打折了你的本事,就是如何吊起男人的胃口,然后让男人听你的话”

今天,六六原本也秉持这一原则的,虽然她跟梁健出来了,但她并不会将自己这只羔羊,轻易送入梁健的狼嘴里。她是想要吊足他的胃口,在适当的时候,她就开溜,让梁健对她留下一个不能磨灭的印象,然后欲罢不能。

没想到的是,梁健一出门,就说要送她回去六六感觉有些受伤,不过她转念一想,也许梁健是言不由衷的,于是又说:“难道你不用我送你到黄龙饭店吗”

梁健真不想惹这个女大学生,就说:“黄龙饭店,没几步路的距离,我自己能回去,关键是你怎么回。”梁健说得认真,没有任何言不由衷。

六六心想,真有这样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对自己没有丝毫非分之想。这让六六有种失落,她就跟小孩子似的,自己跟自己较起劲来,说:“我没关系,我答应了冯处长要把你送到黄龙饭店,我是不能食言的。”

梁健说:“我真没关系,走几步就到。”六六说:“我也没关系,走几步就热了。”听六六这么说,梁健觉得这个女孩子挺有意思,说:“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穿。”

六六灵机一动,阻止说:“不用,不用。脱下来你会冷,如果感冒了,冯处长非找我算账不可。如果你真想帮我,你就搂着我吧”

梁健没法,就上前去搂住六六。这女孩真是天生丽质,身上散发的香味,是那种特别好闻的味道,让梁健有些心醉神迷。如果此刻他不在宁州,不是来办事,而是在旅行途中,遇上这么一个姑娘,也许真会盼着跟她发生些什么。

只是,今天他理智还很强大,不会这么做。他忍着时而如火焰般串起来的邪火,只是用手臂护着六六,将她虚抱着,顶着宁州冬天的夜冷,向着黄龙饭店方向行去。

大都市就是大都市,这个时段这条街上行人不少,有些年轻人从梁健和六六身侧经过,都会瞧上一眼,从他们的目光中,梁健读出了什么叫做羡慕嫉妒恨,毕竟六六单从外表看,的确是超凡脱俗的女孩子。从她身上透出的香味,融入冷冽的空气,更是迷人。

如果再给梁健几杯红酒,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黄龙饭店就一站路的距离,很快就看到了霓虹闪烁的外观。到了大厅,梁健从驾驶员小方手中接过了房卡,小方不由朝六六看了好几眼,也是被她的年轻漂亮所吸引。

小方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想,梁健可真有艳福,跟这么年轻美貌、身段超好的女孩子过一晚,真不知是什么感觉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有这个艳福了,还是少想为妙小方就回房间看自己的电视去了

梁健转身看着六六:“谢谢,你已经送我到饭店了,冯大哥应该没有理由再责怪你了。天还挺冷,我让饭店叫出租车送你回去吧”

六六美眸流转:“你就不请我去你房间坐坐”梁健心想,从礼貌的角度,肯定是要请她去坐坐,但如果上去了,情况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梁健说:“刚才我们也喝了不少酒,要不我们到这边咖啡吧坐一坐,房间里恐怕没有地道的咖啡。”

六六不悦道:“不想喝咖啡。难道你房间里还有别人”梁健搪塞道:“房间里倒是没人,只是我待会还要见一个朋友,恐怕有些不方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