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疑风阵阵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10:51 字数:10064 阅读进度:299/1780

梁健到了肖开福办公室,肖开福竟然都不请梁健坐下。这老狐狸的嗅觉很灵敏,总是能够嗅出宏市长态度上的某些变化,然后,他对下属的态度,也就会相应作出调整。

以前梁健深得宏市长信任的时候,肖开福也是第一时间就作出了调整,对梁健客气有加。这两天,宏市长对梁健没以前热乎,肖开福又是第一个对他冷漠起来。

梁健懒得在意,不等肖开福说话,就在肖开福办公室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着肖开福问道:“肖秘书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肖开福见梁健不经同意,自己坐了下来,心里有些不快,不过他也不能多说,否则显得他这个秘书长太狭隘。肖开福盯着梁健说:“最近,在服务宏市长方面,怎么样”

梁健知道肖开福想要探听什么,这说明宏市长压根就没跟他说什么。梁健才没有这么傻,会把情况告诉他。就笑笑说:“没什么问题啊,都好好的。肖秘书长,宏市长难道有什么对我不满意的地方,他告诉了你,没有告诉我吗那就请领导明示啊”

这种事情,不好乱说的,肖开福当然知道。关键是,宏市长根本没有跟他说一丁点这方面的情况。肖开福就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感觉,这两天,宏市长似乎心情不太好。”

梁健说:“可能宏市长另外有什么烦心事吧或者是秘书长太敏感了,不过这说明秘书长对宏市长很关心。”肖开福被梁健这么奉承了下,心里舒坦了,说:“谁叫我是秘书长呢不关心领导的心情怎么行呢梁健你是宏市长的秘书,你可更要关心宏市长的情况,哪怕是心情上有什么不舒畅的地方,你也要注意到,必要的时候,可以及时向我报告。”

“好的,好的。”梁健嘴上如此说,心道,我向你报告才怪呢如果我告诉你,宏市长因为我给他吃了泻药,如今正在踌躇是不是要留下我,那还不给你一个机会兴风作浪,把我扫地出门啊就算最后宏市长真的不要自己这个秘书,那也要挨到最后一个让肖开福知道。

梁健对肖开福说:“肖秘书长,还有什么事吗”肖开福见再挖不出什么东西,就说:“没啦,没啦。”梁健说:“那我就先出去了。”

梁健说完就出了肖开福的办公室。

几天之后,宏市长原来的专职服务员金婧给梁健打来了电话。梁健当时正和宏市长一起坐在车里,便摁掉电话,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待会打电话给你。”

将宏市长送回市政府,梁健回到办公室后才给金婧电话。金婧说:“刚才在忙啊”梁健说:“跟宏市长一起在车上。”

金婧声音有些低落地说:“以前每天都能见到宏市长,现在我这样的,就再也见不到了。宏市长还没赶你走,说明对你的感情要深得多。”这个话题谈也没什么结果。秘书和服务员不同,要物色一个好秘书是需要时间的。说不准宏市长已经在物色人选了,只要人选一到位就马上让自己走人呢这些话,梁健没有告诉金婧的冲动。就问:“最近,怎么样”

金婧说:“原来以为另外找个工作很好找,现在觉得还挺难。这两天,我找了七八个单位了,都没找好。不是工作时间太长,就是没有休息天,一个月只休息一天的”金婧在电话中说了很多,表露出很多对找工作的不满和无奈。

等金婧说完了,梁健才道:“长湖区政府有一份工作,你愿意去吗”金婧愣了一会儿,才说:“你帮我找好的”梁健说:“没有。不能说是找好。我听说他们在招人,但是也是公开招的,我只是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去了说不定他们马上就要你。”

金婧说:“感谢你的消息。”梁健说:“如果你有空的话,不妨现在就过去。我把看到的地址发给你。”

金婧答应了。她去了长湖区,按图索骥就来到了长湖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她到办公室说自己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办公室主任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她,赶紧把她带去见了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

局长就跟是在专程等她一般,问了一下她的情况,当场就拍板说让她明天就来上班。并且还说,他们现在正需要她这样有大宾馆工作经验的服务员,让她主管食堂内设包厢,是专门为区四套班子领导服务的,就当领班吧薪水一个月四千块,以后干得好,还可以再调整。

在镜州,作为服务员,这样的薪水已经不低了。一切谈妥,从机关事务管理局出来的时候,金婧不免觉得,今天实在是太顺利了

回头一想,想起梁健当时跟她说的话,以及说话的语气。她似乎一下子都明白了,梁健肯定是帮她安排了这项工作。一般情况下,领导替别人做了好事,都会主动跟对方说,以便让人家承他的情,好在以后让人家学会报答他。而梁健,却做了好事,不愿意让她知道。

他是担心,让宏市长知道他为她安排了工作金婧并不笨,在宾馆里为领导服务了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些官场人的做事习惯。她猜测准是如此。

回去的路上,她给梁健打了个电话,没有别的,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声“谢谢。”梁健好像很是高兴的样子:“又找到了工作就好。”金婧说:“以后来长湖区的时候,我就能伺候你吃饭了。我现在主管食堂包厢。”梁健笑笑说:“不是伺候,我们还要你担待呢”

总算解决了心头的一件事。现在,唯一剩下的一件事情,就是宏市长将会怎么对待他了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时间一天天过去,宏市长始终没有明确表态。梁健每天跟着宏市长处理日常事务,忙忙碌碌。第一季度的头两个月,各种会议铺天盖地,梁健忙得基本上没有时间思考那个问题。有时候,他会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胡小英也对他说,既然宏市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作出反应,那也就是说,宏市长已经原谅你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把那件事当事。梁健说:“不当事,是不可能的,毕竟宏市长把金婧给开除了。”

胡小英说:“那倒也是。或许,他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事情已经过去了。”梁健说:“可宏市长关于这件事情,后来一次都没有提起过。”胡小英说:“你还想让领导对你说,事情过去了,没关系了领导就是领导,你别期望太高了。”

梁健心想,那倒也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领导不再提起就已经很好了,难道你还希望领导亲自告诉你,他对那些事无所谓吗这不等于告诉你,下次你还可以犯错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梁健也稍稍宽心了一点,也许宏市长真的是原谅自己了。不过,在空闲下来的时间里,梁健也会时不时冒出一些否定的想法,可能宏市长只是把想法藏在了心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和盘托出,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一次,梁健真有些体会到,什么是伴君如伴虎。

除了梁健之外,还有人也非常关心这件事,那就是常月。她是受了市委书记谭震林和区长周其同之命,挑拨宏市长和梁健之间关系的。这皮肤第一层已经被挑破了,见了血,常月原本以为,接着就会见肉了。

没想到,见了血之后,就再没有往下去了,看起来还似乎有种要结痂的可能。常月于是再次私下里见到了宏市长。问宏市长,对被下药的事情,有过处理了吗

宏市长说,他已经把那个服务员给开除了。常月说,这样好了,以后我到宏市长房间拜访,就不会有人给我们下毒了。说话之间,眼神飘忽迷离,让宏市长不由心中一跳。如果这个女人到自己房间里,将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作为只身在外,主政一方的官员,从来没有正常的那方面生活,要说没有一点生理心理不调,那是不可能的。在古代,官员都可以纳妾,就算是大房不在身边,就地纳个二房三房也不是问题,可如今当到厅级干部,异地为官那是常态。一般能够当到地市一二把手的官员,都是精力旺盛的男人,血气方刚,长久没有那方面的生活,你说面对尤物一般的女人,能够始终镇定如常,那现实吗

为此宏市长看到常月那迷离妖异的眼神,说一点不动心那就虚伪了。宏市长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克制自己不立马将常月揽入怀里。宏市长说:“你放心吧,我那里安全着呢”

常月又说:“唯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你那个秘书梁健。你还在用他啊你新换的服务员会不会又被他唆使这样不可信的人,宏市长,我觉得你还是早一天放他走好”

宏市长盯着常月看,让常月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似地,脸上有些火辣辣,不过常月就是那么老练的女人,她很快恢复了镇定:“当然,宏市长,我说了不算。我只是向你提个好心的建议。”

宏市长这才道:“关于梁健,我会有一个好的处理。”

梁健一直默默地为宏市长工作着。梁健都不知道这段令人难受、烦躁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终于发生了一件突发事件,让梁健和宏市长之间的沉闷气氛,有了一丝改变的希望。

南山县向阳坡镇成山村出事了。这件事与国家特高压线工程有关系。自从上次国家某网和省建设局来到镜州市协调特高压线建设问题后,宏市长对南山县的这项工作很不满意,南山县是宏市长的联系县,这件事情拿不下,不就是给他脸上抹黑

所以,宏市长当天将南山县长石剑锋狠狠批评了一个多小时。石剑锋被批得只有点头认错的份,回去之后,就向南山县委书记葛东做了汇报。葛东虽然对宏市长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只是让石剑锋汇报,有些不满。不过毕竟宏市长是批评石剑锋,而不是表扬,所以,葛东的情绪也就只是一瞬间。既然市长发话了,他们再按兵不动,就说不过去了。

但既然宏市长将这任务交给了石剑锋,那他也不打算直接插手,最好是不插手。他知道,成山村的拆迁工作可是件棘手事,那个村的老百姓可都不是善茬。

要说这南山县向阳坡镇成山村特高压征地拆迁工作一直进展不顺,其实国家某网也有责任。按照他们的初步设计,特高压线经过成山村,但位置是从村子外两里地的山头上经过,负责征地的向阳坡村,也是根据这一要求与当地村民做了征地工作。

为此,村民都将特高压线所要经过的山上毛竹和茶山都处理掉了。征地工作刚刚定下来,就等着开工建设了。国家某网突然说,之前确定的线路有误,是当时设计的时候,稍稍出现了一些偏差,特高压不是从村子外面2公里的地方经过,而是要从村子经过,要求下面更换征地拆迁范围。

这玩笑不是开大了吗人家老百姓,都已经做好了征地准备,把农作物全部给砍光了,现在你国家说,你们在设计上有了点偏差,特高压线不从那里过,要从他们房子过了。老百姓能够答应吗

镇政府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县里,县里也觉得上面工作太不负责任了,于是汇报到了市里。市里将情况反馈给了省里,省里又与国家某网反映情况。某网却说,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调整是必然的,不能因为下面反映情况,就不调整,这可是关系线路的准确性问题一定要处理好。

既然事关准确性,那你早设计的精确一点啊现在问题出现了却要下面来挑于是市里、县里和镇里都不太满意。不满意归不满意,工作并没有停下来。上面毕竟是上面,上面的任务既然落实下来了,下面自然得想尽办法去干呐

但老百姓可不是机关,下级机关买上面的账,老百姓只买对自己有实惠的人的帐,如今这种情况他们肯定是不买账的。于是,征地拆迁工作的进展就如河水流到了一半,忽然就冻结住了,再也没有向前推进的可能。

市、县、镇的责任部门都很是头疼。他们千言万语、千方百计、千辛万苦,还是收获甚微。某网和省里眼看进度实在成问题了,国家领导人对这个国家重点工程的推进速度很是不满,责问到底什么原因。某网当然不会说这是他们最初设计失误造成的,而是说当地老百姓不肯征地拆迁。

国家领导人说,这项工程必须按时推进,哪一段没有按时完成就追究哪一段的责任,至于给当地百姓的补偿问题,可以适度放宽政策。国家领导人是为百姓考虑的,钱这玩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出不了大事。有了领导人这句话,下面就好操作了。

适当提高群众的补助。那些砍掉的毛竹、整理的茶山按照市场价给予补偿。百姓听到政府拿出诚意来了,也有所松动了。大家开始同意拆迁。县、镇两级的工作人员差点高兴坏了,就差摆庆功宴了。

没想到第二天,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反复。这个反复主要是来自于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是这样的,按国家40kv民区工频电场推荐限值标准来讲,4kv米外是居住安全的。从成山村通过的特高压是1000kv,也是目前世界上电压最高的输电工程。这个电压,除以推荐限制,那安全居住距离就是100kv4kv米250米了,250米外才能居住。

成山村不是一个大村,由于在山坳中,居住密集,按照这个250米的限值,只要特高压从整个村子穿过,那么整个村子都在特高压的辐射范围之内了

老百姓一听说,就不干了。你补偿再高,我也不干了老百姓虽然爱钱,但更加爱命、爱家。

原本有些起色的工作,又陷入了低谷。县长石剑锋被逼急了,怒了:“到底是谁在造这种谣言,一定要把他揪出来”知情人说:“石县长,这不是谣言,这话的确是有科学依据的。”石剑锋听说,不悦地朝那人瞥了眼道:“但以前老百姓怎么就不知道,现在突然又都知道了肯定是有人故意使绊子。”

知情人说:“那是因为,以前成山村在外面打工的那些男人都没有回来,现在全部回来了”石县长问:“他们回来,怎么就知道了”知情人回答:“成山村在外面打工的那帮人有一个特点,他们在外面就是做特高压工程的,有包工头,也有打工仔,反正基本上都是跟特高线输电工程有关系,所以其中一些信息还是清楚的。”

石县长一听,顿感情况复杂了,这不是关公门前舞大刀了吗下一步可真的是一场硬仗了

成山村从外面打工回来的男人,提出了非常明白的要求。要么,特高压线按照原来的计划,在两里地外的山头上施工,他们就屁都不放一个;要么,从他们村子当中经过也可以,但必须对他们整个村子进行集体搬迁,搬迁之后还得给每户一块地,让他们自建房子。

这个要求在成山村村民看来,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啊。你要辐射我,我不同意,我给你出个主意,把我们搬出去呗

但是对于镇、县政府来说,却犯难了啊这搬迁的费用,这搬迁的地从哪里来啊

原本这特高压线经过成山村,也就是三个铁塔就过去了,征用的土地也是非常有限的,只是在电线下面不宜再进行农活作业的地方,把地征用了也就行了。这会倒好,要搬迁整个村子。这笔拆迁费用可相差大了。

地方政府及时向某网反应了这一情况。某网说,这绝对不行,我们的工程是有预算的,根本就没有搬迁村子的预算,只有征用少部分土地和拆迁少部分房屋的预算。这事情,你们地方自己做群众的工作

地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某网拿着国家领导人的话当尚方宝剑,地方一定要把这个征地拆迁的事情做下来他们还担心这个事情到了地市不执行,特别对省委省政府进行了施压,省里有关领导也急了,就给市委谭书记打电话,指示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谭震林使用了他惯用的办法,那就是乾坤大挪移,将皮球踢给了宏市长。这某网的事情,属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地方政府必须全力配合。市政府的一把手是宏叙,那就由他负责去推进了。

宏叙知道这又是一件推不了的事情。心里对谭震林的乾坤大挪移很不满,但党委是领导,政府是具体干事情的,这征地拆迁的事情如果政府不去管谁去管宏叙就又一次对南山县加码,压力层层传递。

可能是宏市长话语之中的压力,让南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感觉到了头顶上乌纱帽有些摇摇欲坠,他们今天采取了进行强制措施的决定

向阳坡镇派出了一队人马,包括镇机关干部40人、拆迁公司20人、派出所民警和协警30多人,同时配备了三辆铲车、五辆卡车、两辆大巴和多辆领导小轿车,共计百号人进入了成山村,并提前让村干部对村民宣传,如果谁家今天还不同意,就从谁家开始强拆。

成山村是出了名的民风彪悍,据说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进了村,就没有活着出来的,这里是未遭受日本人侵略的一方净土。当地老百姓,至今都不是好惹的。

镇上的队伍进去后,工作仍旧没有进展,两军对垒的局势却迅速形成。成山村的百姓有几百号人,都拿着锄头、铲子、榔头等农具严阵以待,镇干部刚一进去,村里有人一声号召,就冲了过来,把镇干部们团团围了起来。镇干部们没有经过专门的应对突发事件的训练,原本进来只是装装阵势的,突然被围住后,又见老百姓手持农具,被抓一锄、被打一耙,那不是白挨了一下子,慌不择路,落荒而逃。老百姓见逃就追,乱作一团。

几十个民警和协警,人数太少,又没来得及接到上头采取应急措施的命令,也只好跟着撤退,最后在锄、铲、耙的追赶之下也是四处逃窜,连警车都来不及开出来。就这样,此次强制性行动,以镇上的彻底溃败而结束。镇干部中有一男两女,跑得慢了,被群众围住,带回了村里。警察被包围起来,铲车被几个会开的村民开进了村里,卡车干脆在路边被翻了个底朝天。

镇上领导看到这个局面,都慌了。担心村民会把这三个镇干部怎么着。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镇长李良商量了一下,感觉这事情弄不好会出人命,于是分头向南山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报告。

葛东一听就火了:“你们什么意思现在基层真是遇到问题就上缴,你们这就是典型的做法怎么,镇干部被村民包围了,难道你们要我这个县委书记去救人啊”县长石剑锋听了镇长的汇报,也骂了出来:“你们的执政能力到哪里去了一个简单的强制行动,搞成了这个样子,说明你们的领导能力完全经不起考验”

骂人归骂人,问题总要解决。下面没有执行能力,只能靠县里去领导、去支援。当晚,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特高压事件工作组,从县级部门和其他乡镇共抽调工作人员120名,由县委副书记雷震带头,火速赶往了向阳坡镇。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县委、县政府也不可能藏着捂着了,主要是那三个被村民抓走的镇干部到目前还生死未卜,消息全无

于是,宏市长接到了南山县的汇报。

市委书记谭震林当然也接到了有关汇报,他还是一副非常超脱的样子,一个电话打给了宏市长:“宏市长啊,南山县这个事情你多关心一下,南山县怎么会上演这样的闹剧出来太不像话了。请宏市长协调有关领导,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吧,别再让省里领导担心了,否则我们两个人面子上都不好过。”

说完市委书记谭震林就干脆地挂了电话。

“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吧”说得这么轻松,宏市长心里不满的想,涉及到征地拆迁的事情都不好解决。

宏市长当然知道,这事情追根溯源还是国家某网的责任,当地老百姓并没有错。但市里不可能去找国家某网啊,人家是央企,是上级,背后还有国家领导人。现在征地拆迁上出了问题,还得基层解决。这任务归根结底还是落在基层。

宏市长对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把要说的话都说了,要骂的也都已经骂过了,电话打了好几个,如果这次事情之后,还只是打个电话,那就是以电话落实电话。他这个市长这么干,下面的领导也都会这么干

上行下效,向来如此。宏市长觉得,在向阳坡村成山村的特高压事情上,他有必要亲自下去一趟了。宏市长叫来梁健说:“你通知甄市长和舒跃波,下午我们去一趟南山县。”

甄市长,就是常务副市长甄浩。梁健问道:“好。另外,我这就通知南山县葛书记吗”宏市长说:“好,你顺便也通知了吧。”梁健应声出门。门还没关上,宏市长又叫住了梁健:“你再去向肖秘书长说明一下,就说他可能比较忙,就不一定去了。”

梁健先向常委副书记甄浩做了汇报,然后对舒副秘书长说了。进入舒副秘书长办公室的时候,舒副秘书长正在看手机,神色并不是特别好,甚至可以说,脸上有一片若有若无的阴霾。等梁健将情况说了,舒副秘书长又朝手机看了眼。

梁健感觉,舒副秘书长烦恼的来源,好像就是这手机。梁健汇报完问题正要走的时候,舒副秘书长突然站了起来:“梁健”

梁建感觉舒副秘书长声音不比平常,便停了下来,询问地望着舒跃波。舒跃波看着梁健,眼神闪烁着,似乎透着不好意思:“梁健,你跟祁芸是同学对吧”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提到祁芸了

梁健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舒跃波微微皱了皱眉,说:“梁健,有空你跟她聊聊天吧”梁健不解地看着舒跃波,舒跃波却只是一脸尴尬的神情,并不多说。梁健也不好多问。况且梁健这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这时候,还真没空跟祁芸聊天,就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舒跃波很是感激地朝梁健点点头,说:“那么,下午我们一起去南山县。我准备一下。”

梁健又去了肖开福的办公室。将宏市长的原话,告诉了肖开福。肖开福的脸色一下子难看极了,不过,他嘴上还是说:“好吧,你们去吧。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报告。”梁健说了声“好的”,就出来了。

回到办公室,梁健拿起电话给南山县委书记葛东打了电话,说下午宏市长会去他们那里。葛东听了有些焦虑,很客气地问梁健:“下午就来啊为的是成山村特高压的事情”梁健坦然相告:“主要是这个事情。宏市长主要是想跟你们商量出一个解决办法。”

县委书记葛东问道:“宏市长要听汇报的话,我们还得准备材料。”

领导来就要准备材料,这几乎已经是惯例了,好像领导干部,离开了汇报材料就不知道如何讲话了。但梁健知道,如果这次县里花这个时间去准备材料,肯定会被宏市长骂个狗血喷头。

他对葛东说:“葛书记,我的建议是,这次还是别准备汇报材料了。成山村的事情,是一个具体的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把成山村特高压征地拆迁的实际情况掌握清楚,这一点,宏市长肯定要问的。”葛东听梁健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这次宏市长来,不是来听成绩的,是来听他们打算如何解决问题的。

其实,到目前为止,成山村特高压线征地拆迁中到底是什么具体问题和具体矛盾,葛东并不能说得一清二楚。如果汇报的时候,还是找个样子,恐怕不是仅仅挨骂的事情了,头顶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问题呢

县委书记对梁健的提醒很是感谢,问:“石剑锋县长,是我来通知,还是由梁处长亲自通知呢”梁健善解人意地说:“葛书记,你还是专心想汇报的事情好了,通知由我来通知吧。反正县里准备好会议室就行了。”

于是,梁健又给县长石剑锋打了电话,并也跟他叮嘱了几句。虽然只是几句话,对基层领导来说,这也是很重要的信息,感觉欠了梁健一个人情。这种为便于工作开展的人情,有时候还是要做的。如果宏市长到了县里,县领导的汇报牛头不对马嘴,恐怕宏市长心情就不会好了。市长心情不好,梁健这个秘书也不会好过。

午饭后,离去县里还有一段时间,梁健就走去了府办人事处。他想去看看人事处处长祁芸到底有什么问题,以致副秘书长舒跃波要让他去跟她聊聊。

自从来到市府办工作以后,除了起初的一段时间,梁健跟祁芸的交往频繁一些,后来也就慢慢远了。这一方面是自己跟领导,工作忙;另一方面,梁健多次瞧见祁芸跟舒秘书长好像有些不寻常的交往,也就有意疏远,他可不想在这种关系当中插上一脚。

到了祁芸的办公室,没见到祁芸,人事处的一个科员说,今天祁处长没来上班,问梁健有没有事情梁健说,也没啥大事,就离开了人事处。今天,他还有重要的事情,关于祁芸的事,只能再抽时间了。

下午两点钟,两辆车准时从市行政中心出发。副秘书长舒跃波坐了甄副市长的车。甄副市长说:“跃波,不错啊,现在宏市长出去都带着你了,看来是很看重你啊,要好好努力”

舒跃波赶紧谦虚道:“主要是肖秘书长太忙了,才让我跟着。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工作干好的。”甄副市长说:“我看好你啊”

梁健正要跟南山县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出发。宏市长说:“我们不去县里了,让他们直接到向阳坡镇,我们直接在那里碰头。事情发生在镇上,到县里去也解决不了问题”

这突然的变化,势必会打乱县里领导的头绪。一般,领导去县区指导调研工作,很少突然改变路线。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妥,既然宏市长如此提,梁健没有任何理由反对。

县委书记葛东听到宏市长要直接去镇上,有些着慌了,说镇上条件比较差,这两天镇上忙于解决特高压事件,镇上班子成员恐怕都下村去了。梁健说,其他都别说了,葛书记你们快点去镇上就行了,石县长那里就不再单独通知了。

葛东见没有回旋余地,说了“好好”,就放下电话,叫上四套班子成员匆匆往镇上赶。

宏市长问梁健:“那个葛东在跟你强调什么”梁健回答说:“他怕镇上条件差,而且怕镇上班子成员都在村里。”

宏市长不悦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条件好条件差,我们不都是党的干部吗党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开展工作,我们现在有的干部,就是太把自己当作官了,都忘记了自己同时也是一名普通党员了”

梁健看到宏市长现在高度进入工作状态,简单的说:“宏市长批评的对。”宏市长听到梁健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说了。

看了看坐在前面的梁健,宏市长心里不由想,梁健这个秘书,做事情是绝对靠谱的。他做自己的秘书,很多事情自己便可以省心。唯一的问题是,这个秘书似乎还有点自己的个性,还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这并不是一头完全驯服的绵羊,更像是一匹外柔内刚的独角兽。只是,目前他还把那独角藏得深深的而已。

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培养、值得培养的干部,宏市长感觉,前段时间似乎对待他不够公平。不过,宏市长很快把这稍稍的内疚压了下去,作为一个市长怎么能对一个秘书感到内疚,这是一种不应该有的负面情绪。

宏市长、甄副市长一行人的车子开进向阳坡镇政府的时候,早已有一批人在门口候着了。

为首的是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后面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县委副书记雷震,昨天开始他就来向阳坡镇坐镇了,其他三个人,梁健并不认识,不过其中一个女子却让梁健眼睛不由一亮。这是一个年轻女子,估计三十不到,瓜子脸蛋、洁白肌肤、及耳短发,显得清纯又精神。看到宏市长他们下车,她脸上慢慢绽开笑容,梁健感觉她留在他脸上的视线微微顿了顿。

不得不说,梁健对她有些感兴趣,当然,这种情况下,就是再感兴趣他也不可能多看。今天,宏市长是有重要问题要解决才来向阳坡镇的,本来这么一个镇想要请到市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与今天的主题无关的事情,梁健都不该太过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