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草台班子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31:15 字数:10083 阅读进度:308/1780

梁健说:“我也不清楚,我没试过,不过你可以装上试试。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驾驶员小周说:“应该是可以拍下来。”王雪娉高兴起来:“那就好,下次把那蓄意破坏他人车辆的家伙抓起来。”

到了镇政府,梁健先给自己泡了杯茶,然后到了镇长李良办公室。李良的办公室,与梁健的办公室格局相同。在镇政府里,党政一把手的办公室是最大最好的。

李良看到梁健进来,就说:“梁书记,你好,请坐。”梁健坐了下来,李良要给梁健倒茶。梁健摆摆手:“我们就不用客气了,我那边已经泡好了茶。”

李良说:“梁书记是第一次来我这里,一定要泡茶的。”梁健瞧见李良办公室里,还挂了一幅书法,写着“有容乃大”。梁健曾经听人说过,人老是挂在嘴边的,往往是自己没有的。真正的有钱人一般都很低调,真正有才的一般都谦虚若谷,只有半桶水常常会晃荡。

如果根据这种理论,难道李良是自知自己缺少气度,才在墙上挂一幅“有容乃大”,来警示自己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梁健也无暇深究。

李良瞧瞧梁健,问道:“梁书记,你对书法也有研究”梁健笑道:“没研究,只是觉得这幅字挺有意思。”李良说:“喜欢的话,我送给梁书记。”梁健忙道:“不可,不可,不能夺人所爱。”

李良说:“梁书记,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梁健目光从墙上收回来,对李良说:“李镇长,有个事情找你商量一下。”李良说:“梁书记,不用这么客气,你说吧。”

梁健想着昨天承诺小焦家的事情,就说:“今天财政上能拿出60万吗”李良听梁健开口说钱,一愣:“60万”梁健直说了:“昨天下午,我去了一趟成山村,跟成山村死者家属,费了很大唇舌,终于跟他们达成了协议,补偿给他们60万,他们同意今天一早将死者遗体火化。”

李良表情很惊讶地看着梁健:“梁书记,这件事,你已经同意他们了”梁健看着李良的惊讶表情,说:“有什么不妥吗”李良说:“这件事情,还没有经过班子会议同意啊。”

梁健说:“的确是没有经过班子会议同意,不过关于对死者的补偿一事,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那天晚上在市民广场,已经同意给予50万的补偿。”李良说:“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但那不是50万吗怎么又加了10万”

梁健心里有些烦:“我想尽快处理掉这件事情,这样我们的特高压工作,才能有所进展。”李良说:“梁书记,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为了让他们早点化火,就让镇上多花10万,这件事情,本来应该班子会议商量一下。你知道,镇长管财务的,以前凡是大额资金的使用,都是要经过班子商量的。”

梁健看出来,李良是对他独自拍板表示不满。梁健又朝墙上那幅“有容乃大”的书法瞧了眼。他说:“李镇长,那就这样吧,我再给市纪委高书记打个电话,让他跟有关部门对接一下,由市里再拨十万下来。”

李良赶紧说:“那不要,那不要。这会让高书记对我们向阳坡镇有看法啊。况且,现在梁书记是我们向阳坡镇的书记,资金使用方面,也是党委领导。我刚才这么说,只是因为在资金和财务管理上,我们以往有制度。梁书记昨天的发言上也说了,绝对不搞一言堂的。所以,我认为有些问题,大家还是班子会议上通一通比较好。”

梁健的目的是让政府给钱,如今李良已经同意给钱了。梁健也就不想多说,毕竟自己独自拍板增加10万补偿,是有些过于独断了。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梁健认为并没有做错。因为这件事情上,必须抓紧时间,如果当时不承诺,恐怕又会让百姓不信任党委政府。

他现在已经非常清晰的感觉到,向阳坡镇党委政府最缺少的,就是群众的信任。群众认为政府不是为他们办事的,而是跟他们争利的,这麻烦就大了。

梁健对李良说:“李镇长,这件事那就麻烦你了。待会,死者家属可能就来财务上领钱,麻烦你给交代一下。关于你刚才提的意见,我虚心接受,的确,下次涉及资金问题,我会先与班子人员沟通一下。”李良说了声“好。”

中午不到的时候,小焦在村支部书记的带领下,到向阳坡镇领取补偿。小焦说,他老爸已经入土为安,这件事情也要感谢梁书记。梁健说了几句安慰的话,跟王雪娉一起将他们送到了镇政府门口。

一件事情终于处理完毕。不过梁健并没有闲着,他得赶紧思考下一步的工作。到了下班时分,他在笔记本上,又写了几个字“5、信任。”

刚收笔,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是胡小英打来的。

胡小英问他,晚上有没安排梁健说:没有安排。胡小英开玩笑说,一个镇党委书记,晚上都没有应酬,不太正常哎。梁健说,是啊,没有人请我吃饭哪。胡小英说,那我来请你吃饭吧,晚上我给你做菜。梁健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他说,那太好了,晚饭终于有着落了,还能尝一尝区委书记的手艺。

刚挂断电话,座机就响了起来,接起来,是镇党委副书记傅兵,寒暄了几句,傅兵就问,书记晚上有空吗能不能吃了饭再回去梁健一想刚才已经答应了胡小英,就说,不好意思啊,晚上我有安排了啊。

傅兵就说,不好意思,是我约得晚了,以后我一定提早约书记。梁健说,没关系,谢谢哈。放下电话,梁健想,看来傅兵是想接近自己的,至少是有试着接近自己的想法。

即将下班时,王雪娉敲门进来,说她今天不打算回镜州市,问他怎么打算梁健说,你在南山县城有宿舍,我可什么都没有,我不回去住哪里啊王雪娉开玩笑说,如果你不嫌弃,在我家沙发上住一晚也可以啊。

梁健看了一眼王雪娉,这女孩在他面前,说话总是大胆而勾人的想象力。王雪娉脸上微红,说,你别当真,我开玩笑的。梁健呵呵笑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王雪娉强辩,那好吧,我不收回,你来我宿舍睡好了。梁健说,我也是逗你玩的。我晚上还有事,还得回镜州。王雪娉脸上露出微微的失望,说:梁书记,这个房卡给你。

说着,王雪娉将一张小封袋放在梁健的办公桌上。梁健疑惑的拿起来,从里面取出一张白色房卡,背后的签字条上面写着308。

梁健问道:这是什么王雪娉说:县里给每位县领导在南山宾馆都安排了套房,这是他们让我们党政办去取的。梁健不解地说:县里安排的王雪娉说:这是县领导的待遇。

梁健一下子就了解了,虽然自己只是县长助理,县里还是把他当作县领导看待了。县里给每位县领导在南山宾馆都长期开有房间,这样有些家不在南山的领导,忙时就可以住在南山了,即使家在南山县的领导,也可以在那边午睡、会客。

梁健想:南山宾馆单凭这些县领导在这里的长期包房,就有很大一笔收入,足以维持宾馆的正常运转了。这样想着,他说:“其实,我用不着这宾馆房间,到县城去住,跟回镜州相差不了半个小时。要不你帮我退给县里了吧”王雪娉瞧着梁健说:“这个不能退。就算是家住南山的县领导,也有一间包房。如果梁书记一定要退,那其他好多县领导不是都得退出来啊”

这话很明白,有时候你不跟风,人家反而会对你有看法。梁健说:“那就先放着吧。”王雪娉说:“其实,有时候也用得着,比如年底两会和一些重要会议的时候,如果晚上在县城还有活动,暂时回不了镜州,梁书记就可以住宾馆了,这样也好给我们镇上省一笔费用啊。”

梁健笑道:“那好吧,给镇上省点费用吧。”王雪娉说:“那梁书记,要不要今天就去看看房间如果不满意的话,县里说可以让宾馆换一间。”梁健说:“这个不忙,下次再去看吧。”王雪娉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梁书记,今天你得用自己的车了。”

梁健的座驾是奥迪a6,这么好的车,他还真有些不敢坐。镇政府当中,书记和镇长都是奥迪车,这待遇跟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和县长是一样的,总让人有些不安。如果自己不坐,势必也让镇长李良难看。初来乍到,梁健还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得罪太多人。

下班时,他拿着包下楼,门口李良站在那里等车,看到梁健下来,就说:“梁书记啊,早上我已经让财务把60万给死者家属了。”梁健说:“我已经知道了。”梁健跟李良道了一声别,就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驾驶员小茅等在车里,他以前是邱九龙的驾驶员,邱九龙被纪委调查之后,小茅一直心神不宁,他知道,自己被调离书记驾驶员这个岗位,是早晚的事。驾驶员跟秘书一样,被一个领导用过了,另外的领导一般不敢用。

小茅显得很殷勤,问道:“梁书记,我们直接回镜州吗”梁健说:“嗯,回镜州。”小茅的车技不错,也因为奥迪a6这车给力,在国道上行驶,只有很轻微的沙沙声。车子的好坏,高下立判。

坐在这样的豪车里,梁健不由感觉到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现在很多人说,领导干部脱离群众,那是跟领导干部享受的特殊待遇有关系。一个整天坐在奥迪车,出入大酒店的领导干部,怎么能接近群众呢从领导干部内心,就有种高于普通群众的感觉。很多时候,外在的东西,却能影响内心的感觉。这方面,十八大之后,有所得到了纠正,这里所写是十八大之前的情节

到了镜州市区,小茅问道:“梁书记,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哪”梁健本想直接说去胡小英的小区,可他对小茅毫无把握,就说:“我回家里。”小茅“哦”了一声。梁健从没告诉过小茅自己的住处,但是小茅准确无误的将自己带到了小区。

梁健下车之前,问道:“小茅啊,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小茅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说:“梁书记,为避免开错,我提前做了些功课,问了王委员,她告诉我的。”

梁健点了点头:“好的。你回去吧。”梁健走入小区时想,这个驾驶员业务上应该不成问题,就是不知他还是不是前党委书记的人呢如果还是,就等于在自己身边按了一颗定时炸弹。关于驾驶员要不要换的问题,梁健还想再考虑考虑。

梁健自己开了车去胡小英家。

门一开,梁健就闻到了菜的香味。走入餐厅,桌上已经准备了精美的两人餐。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还有各色菜蔬和一大盘水果色拉。梁健很是吃惊地瞧着胡小英:“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手艺”

胡小英微笑着眯起眼睛:“你还没吃呢,怎么知道好不好”说着,胡小英就夹起一只虾放入梁健嘴里,梁健辨别了下味道说:“真不错。”

胡小英说:“以前经常做菜,我也喜欢,可我注定不是当家庭主妇的命,后来当了领导干部,就渐渐没有时间做菜了。今天是几年来,第一次做,我想手艺肯定是退化了。”梁健说:“即使退化,你也已经是大厨的水准了。”

胡小英很开心的笑:“你越来越会表扬人了。”梁健瞧着胡小英,她今天肯定已经换了衣服,这会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休闲衫,领子微敞着,胸口的肌肤露在外面,让梁健的目光不由往那边看。

胡小英看了梁健一眼,说:“又看什么呢快点吃饭吧”说着,胡小英就给梁健倒酒。她的手伸过来时,梁健忍不住抓住了她。胡小英顿时羞红了脸,说:“先吃饭吧”

胡小英越是娇羞,梁健心里就越迫不及待。他说:“秀色可餐。我想先吃秀色,再吃美食。”胡小英还是含羞地想把手缩回去,这一拉一扯之间,梁健的邪火真的就被完全点燃了。

他站起来,走到胡小英这边,弯腰吻在胡小英脖子里。胡小英想到上一次的时刻,梁健的攻击又如此毫无防备,突如其来,感觉无比刺激,早已经浑身发软了。

梁健的唇探到她的胸口,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梁健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放倒在一旁的沙发上。胡小英已经浑身火热,但她还记着:“餐厅窗帘没拉呢,人家能够看得见。”

梁健看了看,窗帘其实拉上了一小半,从对面楼上大概能看到餐桌,但是沙发的位置正好被遮挡,是绝对看不到的。梁健就说:“看得见,就看得见吧。”说着,手上、嘴上还有其他部位毫不停顿。

胡小英感到又害怕、又刺激、又担心、又渴望,她几次想挣脱梁健,都被梁健阻止了。梁健咬在她耳边说“外面看不见”。胡小英放下心来,开始主动的迎合

这次因为是在沙发上,似乎给梁健和胡小英都以新鲜的刺激,两人在愉悦的巅峰到来时,纠缠在一起

醒来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胡小英摇了摇梁健:“去洗个澡吧恐怕菜都已经凉了。”梁健说:“没关系,我刚才已经吃过一顿大餐了。”胡小英在梁健脸上扭了下说:“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两人洗了澡,才重新坐到餐桌上,吃起了晚餐。

胡小英说:“这两天到了镇上,工作开展还顺利吧”梁健把昨天晚上去村里的事情说了,还有晚上差点与一辆车上的青肚皮打起来的事也说了。

胡小英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有这种情况你有没感觉,这辆车可能有问题”梁健看着胡小英:“你的意思是,这是有人对我蓄谋”胡小英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乡镇虽小,还挺复杂,有些势力什么都做得出来。你要多留一份心眼。”

梁健点了点头,觉得胡小英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胡小英跟梁健的杯子碰撞在一起时说:“我怎么有种错觉,觉得我俩早就这么在一起了。”梁健说:“那我经常来就是了。”胡小英却说:“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恐怕不能经常见面了。”

经过这两次与胡小英的,梁健似乎对胡小英有些依赖了,便问:“怎么了你要出差”胡小英摇摇头说:“不是。我听到消息,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要来了。”梁健很吃惊:“你要提拔了”

胡小英说:“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据说,市委韩正阳副书记要走了。这样市委常委班子,就会出现空缺。”梁健问:“那谁去当副书记谁去当常委”胡小英说:“我也不清楚。宏市长昨天跟我说了,让我做些准备,省委组织部要进行干部推荐和考察。”梁健说:“我希望高书记和你,都能更上一层楼。”

胡小英说:“希望如此吧,不过竞争很激烈。”

听胡小英说了推荐考察的事情,梁健改变了要留下来过夜的想法,对胡小英说:“那,今天我就回去了。”胡小英送他到门口,突然又攀住了他的肩膀。

有谁能想到,胡小英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书记,会对他如此恋恋不舍呢梁健转过身去,胡小英两眼水汪汪的:“我想你等一会再走。等我洗好澡再走吧。”

梁健想到这一段时间,恐怕都不能随便见她,也不想就这么走了,便答应下来。胡小英取了衣服,进了浴室洗澡。梁健就在电视机前坐了下来。

很多领导干部都有看新闻联播或者本地新闻的习惯,梁健却很少碰电视。他想起,一个叫做周鸿祎的人,在一本书里说,预计电视机的开机率会进一步下降,即使智能电视都很难对抗人类贪图便宜、方便的本性,因为人们坐在床边看手机,坐在马桶上看平板电脑,都比看电视更方便。将来出了一档很好的节目,它会直接跟优酷2041,027,134或者爱奇艺合作,观众很快会有上亿,节目的制作人可以直接分享广告收入。一旦这种趋势形成,电视台的意义何在呢

梁健倒是觉得这种说法蛮新颖,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趋势。于是,梁健就提早不看电视了。但今天他也不想看手机,不想上网。对他来说,这个晚上的时间,太珍贵了。

听到浴室里还有淋浴的水声,梁健突然站起身来。

他将衣服裤子脱了,然后打开了浴室的门。只见一个雪白丰盈的女人,正在水龙头下用手指梳洗着头发,将发丝上的泡沫洗去。梁健的开门声,她似乎没有听到。

梁健悄悄的走上去,从后面搂住了胡小英。胡小英吃惊不小,朝梁健白了眼说:“你想吓死我啊,一点声音都没有。”梁健也不多说,他的身子早已经坚硬如铁,双手已经探到胡小英身前,那两枚水蜜桃在他手中,似乎都能出得蜜来。

胡小英的嘴唇不由咬了梁健的手臂,感觉到梁健一下子颇为野蛮的进入。两个人的关系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在这种事情中,女人反而喜欢男人有时能够野蛮、粗暴些,这也许就是女人喜欢的力量吧。

两人站了一会儿又调整了姿势,滑入浴池,交叠的身体一起一伏

第二天,梁健将派出所所长叫来,问了前天晚上那辆车后来有没有追查到。所长钦云说,那辆车逃得贼快,后来出了向阳坡界,民警碍于属地管理,就没有再追过去。钦云加了一句:“不过我们知道,那是一辆黑色雪铁龙,我已经吩咐了民警,以后发现这辆车,一定多注意。”

梁健点了点头,说辛苦你们了。不过,心里他还是留下了一道暗影,可能这辆车有些来头,派出所不一定真查。

下午,梁健看着之前在笔记本上记录的五点:1、禁酒令;2、车;3、村子搬迁;4、治安;5、信任。这都是梁健在这几天感受到有问题的地方。再看的时候,梁健还是感觉,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

梁健在最前面,又写了一条“矿产”,然后将村子搬迁,与之联系起来。梁健意识到,接下去两天的工作,必须集中到特高压这项中心工作上来。市委市政府让自己下来,就是来解决特高压这件事的,其他事情都可以缓一缓。这在工作法里,叫做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

梁健决定找领导班子成员开一个会。

梁健打了个电话给党政办公室,让通知班子成员下午三点钟准时在三楼会议室开会。党政办马上去落实了。

镇领导班子成员听说要开会,有的说,“终于耐不住了,要亮相了”,有的说,“不会是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吧”有的说,“先别乱评论,看看我们的书记,有没有水平”只有王雪娉什么也没说,她希望梁健能够赢得大部分班子成员的支持,但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向阳坡镇的班子成员,可都是不是简单的主。

向阳坡镇班子共有11个成员。梁健是镇党委书记、镇长李良、人大主席方阳、副书记傅兵、组织委员王雪娉、宣传委员唐伟华、纪委书记兼政法委员黄强、工业副镇长战卫东、农业副镇长吴望、社会发展副镇长袁进、派出所所长钦云。大家坐下来也是满满一桌子人了。

梁健朝在座各位看了一眼,讲了开场白。由于梁健对大部分班子成员都不熟悉,就让他们作了自我介绍。到王雪娉讲的时候,农业副镇长吴望插话说:“王委员,就不用讲了吧,都已经跟我们梁书记下过村了。”

大家都笑起来,气氛相当暧昧。如果换了其他女孩子,恐怕就会羞红了脸,王雪娉朝吴望看了眼,继续自我介绍。这一招很灵,大家都不敢笑了。有时候不反驳比反驳更厉害。有时候解释就等于掩饰。王雪娉不掩饰,但是无视了吴望的存在,令吴望顿时难堪起来。

王雪娉打定了主意,如果别人认为她是跟梁健站在一起的,那就让他们这么认为吧,的确她是跟梁健站在一起的。这样,梁健至少就有了一个盟友,她也有了一个靠山,毕竟梁健是一把手,其他人也会选择是不是跟他们站在一起。

梁健等大家都介绍完了,又说:“本来还希望跟大家再多聊聊的,在班子里,我毕竟只是一个新兵,工作还不熟悉。可如今,我们的工作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特高压线这项工作,是我们头顶的一座大山,就在最近这段时间内,一定要搞定,否则,恐怕我这个新任党委书记的乌纱帽,很快就要让给别人。在座各位的日子,同样也不会好过

“所以,我们之间的沟通,我想放在日常工作当中,放在处理具体事务当中了。我们一边工作、一边沟通、一边磨合,我相信很快我们相互之间就会熟悉起来。

“今天,我们就围绕特高压线征拆这个事情,再交流一下意见。只要是有利于推进特高压线征迁这项工作的,不管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可以说”

梁健朝大家看了一眼,没人抢着发言,王雪娉正看着他。只要他点头,王雪娉就会说话。不过,梁健还是决定自己先说:“前天我去了一趟成山村,跟成山村村民进行了协商,他们昨天同意将遗体火化了,这个棘手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但是,下面整个村的征迁工作,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提出两点:一是要整村搬迁;二是要收回石矿的产权。大家看看,这两个问题,是不是能够满足他们”

梁健这么一说,农业副镇长吴望首先跳了出来:“梁书记,我是农业副镇长,到村里跑得相对比较多,特别是成山村我是隔三差五就去的,梁书记新来,对成山村的情况,恐怕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我首先做些说明。我认为,这两个条件,一个都不能满足他们”

梁健眯起了眼睛,看着吴望。吴望对他的目光似乎无所谓,只顾自己说:“第一个,整村搬迁,不能满足他们,那是因为,整村搬迁的费用太大,国家某网给我们的征地拆迁费用,并没有考虑整村搬迁,而只是特高压铁塔占有的土地的征迁费用。如果要整村搬迁,其余的费用,就要我们镇上贴。我们镇上根本贴不起,这一点李镇长最有发言权了”

李良点了下头,很支持吴望的说法:“的确,镇上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昨天,梁书记让我拿出了60万,财政上已经没钱了。更别说整村搬迁了。”梁健听李良在班子会议上说昨天那60万的事情,是颇有用意的。

梁健本是应该解释一番的,但是这样一解释就会把主题给岔开了,他忍住不以为意,对吴望说:“你继续说。”

吴望看到镇长李良支持自己,更加得意:“第二个问题,说是要收回石矿产权。梁书记恐怕不太了解,石矿的产权本来就跟村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们有什么资格收回去。石矿的产权,是属于国家的,不是属于村民集体所有这一点,还是请战镇长来说吧,战镇长管工业,是权威。”

战卫东副镇长马上接口:“吴镇长说的这一点,我同意。矿山的产权的确不是集体所有的,因此老百姓不可以收回矿山产权。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根据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九条规定:矿藏、水流、森林、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山岭、草原荒地和滩涂除外。成山村的石矿山,并非属于成山村集体所有,所以他们说要收回的话,都是没有根据的。他们认为,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这矿山也就属于他们了,但这种想法根本不符合法律规定。”

梁健对此是有所了解的,因为对矿山产权问题有疑问,他在空闲的时候,翻看了一些法律条文,他说:“刚才,你说的没错。但是,据我所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章第八条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有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由此看来,如果将成山村的山视为矿山资源,它属于国家所有;如果视为土地资源,那就属于村集体所有。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

这时候,镇长李良开口了:“我认为啊,土地在表层,矿山资源在下面,开发的矿山当然是属于矿山资源,应该是属于国家的。如果成山村要收回,那也只能收回上面的土地产权。”梁健看着镇长说:“但问题是,山已经开采成这样,他们还能收得回吗”李镇长争道:“收不回,那是他们的事情。”

梁健感觉到李镇长是在用赌气的语气说话了,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急。梁健缓了缓说:“李镇长,老百姓对矿山的开采有意见,绝不仅仅是他们的事情。老百姓的事,也是我们的事。如果老百姓的事不处理好,我们的工作就推进不了。老百姓对现在的矿山开采有意见,你看看现在矿山的开采是不是可以先停一停”

李镇长突然怪异地一笑:“梁书记,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就因为老百姓说了几句没道理的话,我们就要听了啊那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开展矿山开采权已经承包给了邱小龙的石矿公司,人家开采期限还没有到,我们强行让他关停,不等于是违约吗而且,我们的财政收入,一大部分靠的是石矿税收,没有这些税收,恐怕我们镇政府都得关门不如这样,今天我们举一下手吧,在座的同意关闭石矿的请举手。”

没有人举手。王雪娉瞧了眼梁健,她的眼神中传递出一个信息,如果他需要她举手,她就会举起来。梁健朝她微微摇了摇头,他不想她因为今天这件事情,让李镇长这帮子人,都视她为异己,否则以后她的工作会很难。

不过如今班子中的情况很不乐观,从刚才李镇长发起的什么举手来看,梁健是彻底孤立的。梁健必须削弱这种影响,便说了一句:“大家不用举手。李镇长,今天不是搞表决。我提出这个问题,本来就是跟大家探讨的。我们发扬的是民主,事情还是要班子集体研究决定,如果大家觉得有待商榷,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放一放。”

班子会议开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梁健觉得再开下去的意义已经不大。

会议结束后,梁健回到办公室,不可避免的有种失败的感觉。梁健以前没有担任过一把手,在十面镇的时候,只是党委委员;到了长湖区委组织部也只是担任副部长;到了市府办是综合一处处长,虽然也是一把手,但只是一个科室长。直到今天,当了镇党委书记,梁健才感觉到,一把手不是那么好当的。

王雪娉进来的时候,梁健还在看着窗外发呆。其实窗外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一角天空。王雪娉问:“看什么呢”梁健看了眼王雪娉说:“有时候,我们看到了,却要装作跟没看见一样。”

王雪娉笑了起来,将一盆小仙人掌,不经梁健的同意,放在了梁健的窗台上,对他说:“怎么样看起来还不错吧”梁健说:“至少有点绿意。”

王雪娉站在他面前,腰身微微前倾,梁健不敢直视。王雪娉说:“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会议,有点泄气”梁健说:“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觉得石矿开采有问题”

王雪娉说:“因为这些人都在石矿里入股了嘛”梁健很吃惊地看着王雪娉:“入股了”王雪娉朝梁健笑笑说:“不然,你以为呢你还以为这些家伙真没看出石矿开采的问题啊他们有些人比我们清楚的多了,只是他们都有股份,你要让石矿暂停,就是停了他们的财源,那还不是要他们的命”

梁健辩了辨王雪娉的话,说:“据我所知,乡镇领导班子的收入,应该不低吧一年也有十四五万吧这还不够”王雪娉说:“如果一个人觉得,有些东西本身就是他该享有的,不管他原来有多少钱,你不给他,他就会有意见,不是吗”

王雪娉的意思,很明显,向阳坡镇的领导班子,把矿山的入股收入,认为是自己应得的灰色收入,没有人会因为换了一个党委书记就放弃这块一直吃到现在的蛋糕。

这时候,市政府办的陈辉竟然打了电话过来。陈辉接了他的班,也算是如愿以偿,这跟梁健没有把陈辉彻底打趴下有关系,梁健对陈辉是手下留情的。陈辉应该记梁健的好。

然而,当梁健颇为高兴地接起陈辉的电话,说道:“陈处长,你好啊”陈辉却冷冰冰的说:“梁书记,宏市长说,让你到他办公室来一下。”梁健说:“知道了。”陈辉没有任何其他言辞,就把电话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