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船屋闹剧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31:18 字数:9333 阅读进度:312/1780

看来,冯丰还是马书记的秘书。自从自己不再担任市长秘书,梁健隐隐担心,冯丰会不会也出事,不受领导待见了其实当秘书,是一种永远没有安全感的职业,伴君如伴虎,人家永远是老板,你只是打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老板就不待见了,那就得另谋高就了。

从冯丰刚才的话听出来,他烦恼的应该不是工作上的事情。由于荣威在这里,他不好多问,只好敬酒。冯丰说要多喝几杯,梁健也就多敬几杯,是兄弟嘛,人家需要你陪同一醉,那就不能少喝。

三人喝到七分酒意的时候,荣威爆出了一句惊人之语:“你说,那个女服务员,像不像孙俪啊”梁健差点喷了:“大哥,你也认识孙俪啊”荣威笑说:“怎么不认识啊,我以前追过甄嬛传的好不好,我是孙俪的粉丝”

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好,梁健对演员孙俪不熟悉,只知道有这么一个演员,就说:“很像吗”冯丰笑眯着眼说:“是啊,真有些像。荣威大哥,我看不如这样吧,你约人家一起泡吧吧”

荣威红着脸,看着梁健说:“兄弟,你看这样合适吗”梁健故意取笑说:“就看你有没有本事约到孙俪了如果你能约到,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荣威说:“如果约到了,泡吧的钱你出”梁健笑说:“今晚上的费用都我出。”

荣威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门边,低头与那服务员低声说了几句。女服务员朝他看了看,脸上没有笑容,似乎是很不解的意味。或者她是认为荣威纯粹就是调戏她,朝荣威面无表情的瞪着。

荣威似乎没有看出人家的不开心,将一张名片递了上去,又说了几句。女孩很勉强地将荣威的名片塞进了口袋。梁健估计,等荣威一转身,女孩子就会将名片扔进垃圾桶里。荣威好像根本看不出这些,屁颠屁颠地回来了。

冯丰笑问道:“怎么样约到了吗”荣威说:“约好了”梁健很奇怪,就他的观察,女孩对荣威根本不感冒:“真的约到了”荣威说:“当然。”

荣威所坐的位置正好背着那个女孩,看不到女孩的动作。荣威“当然”两个字,刚说完,梁健却看到那个女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荣威的名片,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梁健想得完全没错,她根本对荣威毫无兴趣。但是梁健不想打击荣威,就没有指出。

可冯丰好像喝大了,说话也变得直接。他说:“荣局长,人家好像对你并不太感兴趣啊。我刚看到她把你的名片扔进垃圾桶了。”荣威说:“她已经背出名片上的号码了,当然得扔了,这是她做给店老板看的。你那个店老板朋友,肯定跟这个小妞有一腿的。所以,小妞让店老板放心,才这么做的。”

梁健顿时感觉,荣威今天的自信有些超乎平常的好。不过,再争辩也无益,既然人家自我感觉好,那就让他好吧,反正也不花钱。

吃过饭,梁健去买了单,本来冯丰说不用付钱了。梁健说:“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如果不付钱,你就欠人家一个人情了。如果我付了钱,就变成冯大哥帮助店里拉客人了,就变成人家欠了你人情了。何况,我这次出来,是有经费的,你就别多管了。”

冯丰也就不再勉强。荣威催促着梁健和冯丰快点去泡吧。六眼井这地方,本来已经形成一个比较完备的餐饮、酒吧体系。这里的酒吧,不像东湖边那样高档、奢侈,更是给那些钱不多、但喜欢小资的学生、大学毕业生、旅行者和城市白领享用的地方。

在大酒店出入惯了,梁健感觉沿着山坡寻找着酒吧,倒是有种新鲜感。沿路上,有烧烤店、青年旅社、小商店,有些人拉着小狗遛弯,有些人搂着情侣从坡上下来,很有情调。

冯丰说,这坡上有一家船屋酒吧,那边经常有表演,不如去看看。梁健和荣威都说好。

又向上走了几步,荣威突然拉了下梁健的衣袖说:“你看,那是谁我没有看错眼吧”

梁健循着荣威的目光看去,只见在山坡小街上往上走的,是一男一女。的不高,但身材不错,走起路来很见风韵,要不是今天一直和她相处,梁健肯定认不出那就是市电力公司副总谢艳华

梁健看了一下荣威,喃喃道:“她不是说,要回去照顾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儿子吗”荣威喝了酒,说话很搞笑:“也许这就是他的儿子呢”梁健说:“怎么可能,别瞎说”荣威却很得意:“我敢说,这男人跟她儿子肯定有相似之处,那就是都要喝她的奶”

梁健不多说了:“荣大哥,今天你的思维很活跃啊”荣威不服气:“我的思维,什么时候不活跃吗”冯丰听他们有说有笑,凑过来问:“你们在笑什么”梁健说:“我们看到一个女人,原来是熟悉的,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冯丰朝前面看去:“啊怎么会是他”梁健说:“谁啊”冯丰说:“你没认出来那男的,不就是我那兄弟乔国亮吗”乔国亮冯丰如果不说,梁健还真一下子没认出来。冯丰一说,发现真是乔国亮

原本,梁健还认为,有种可能那就是与谢艳华搂着往上走的,也可能是她的老公。如今认出是乔国亮,那就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了原来这谢艳华,到了省城,不好好工作,急于摆脱他们,就是为了来这里红杏出墙啊

冯丰在后面说:“乔兄有办法啊,从哪里又找了这么一位前凸后翘的女人。今天晚上看来又要翻云覆雨了”荣威说:“这老兄也够精的,这地方与星级酒店比,住宿一晚两三百,便宜啊”冯丰说:“恐怕他也不是为了钱,这里都是旅行者、小伙伴们来的,很少会碰到机关里的人所以他才选择这里吧”

梁健说:“可是中国人太多了,熟人也无处不在。”冯丰说:“我上去叫他一声,吓一吓他”梁健赶紧阻止:“算了。人家好不容易创造条件,到这里来偷点荤腥儿,你这一叫,还不把他们的性趣全部给浇灭了啊”

冯丰点了点头:“那倒是。如果我去戳穿他,这家伙肯定会记恨我的”荣威说:“是啊,人家鸳鸯双宿,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他们玩他们的,我们去泡我们的吧”

冯丰说:“那也行,船屋就在前面。”

这小小山坡,因为旅行经济的带动,被开发的很有几分烟火味儿。在一个转角,远远的瞧见前面一个建筑,就是船屋了。

船屋是一个集酒吧、餐馆和住宿于一体的酒店,利用了这山上原本被开采石料留下的缺口,重新设计建造而成。船头高耸的地方,就是船屋酒吧,船舱下一层是餐馆、上一层是咖啡馆,三层和尾部都是住宿的房间。船体外部都是透明的玻璃,在夜色之中显得迷离光怪。

只见乔国亮和谢艳华到了住宿订房部,从玻璃外墙可以瞧见,他们订好了房间,就爬上楼梯去,在楼道当中便已经开始搂搂抱抱、肆无忌惮了。梁健心想,还真能让人忘乎所以啊

梁健说:“我们去喝酒”三人点了一大扎的黑啤,这天晚上正好有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要表演。他们仨爷们就捡了个位置围坐下来。来泡吧的还在陆陆续续进来,梁健、冯丰和荣威,已经开始喝起来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乐队的人走进来。人也多了起来。梁健瞧见冯丰到了酒吧之后,喝酒还是很猛,一副要把自己灌醉的样子。只是,冯丰的酒量不错,之前虽然也喝了一扎啤酒,但他属于那种啤酒基本喝不醉的类型,所以梁健还比较放心。

梁健有意坐在冯丰边上,问道:“冯大哥,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冯丰见问,神色一暗,拿起面前的杯子,与梁健碰了下说:“烦着呢”梁健一边喝酒,一边瞧着冯丰:“工作上的还是家里的”

冯丰说:“私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梁健说:“可不可以说说听听”冯丰正要说,荣威转过身来,敲了下他们的手臂说:“你们看,他们又来了。”

梁健和冯丰转过脸去,瞧见从门口处,走进来的正是乔国亮和谢艳华。冯丰笑说:“这么快就完事啦”荣威说:“果然是速战速决啊”乔国亮虽然和谢艳华正大光明来这里找乐子,但好像也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两人在角落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跟梁健他们三个人,正好隔着一根柱子,不留意的话,看不到对方。

冯丰说:“我要不要过去,跟他打个招呼”梁健说:“还是别了,你这不是让人家尴尬吗而且,他找的那个女人,还是跟我们一起从镜州来的,她说为了照看孩子早点回了,打了招呼,人家要是过来敬酒,那不是当场戳穿她的谎言多尴尬。”

冯丰朝梁健竖起了大拇指:“你是好人”这时候歌手的演奏开始了,大家的目光都被歌手吸引过去了。歌手的第一首歌,还蛮动听的。听完一首,荣威很是进入状态,在那里鼓掌,第二首开始,他还打起了节拍,很享受的样子。

梁健和冯丰没这么投入,梁健心里还有问题,就问冯丰:“刚才你没说完,不是说有私事烦心到底什么事我看你精神状态不大好”冯丰说:“小宇给我出难题了”梁健说:“怎么了”

冯丰说:“我不是介绍她在一家房产公司吗前一段时间不是房市一直很好吗小宇就借钱炒房,开始还赚了些钱,一个月一倒手就能挣一万,这已经比我的工资还要高了她感觉钱好挣,就借了更多的钱去炒,可最近不是宏观调控吗房子一下子卖不出去了。”

梁健说:“卖不出去,问题应该不大吧房地产行业,最近是宏观调控,但是总体来讲,我觉得还是呈上扬趋势的啊”冯丰说:“如果自己有钱搞投资,那当然问题不会太大,但是,小宇的钱,都是高利贷借来的。现在脱不了手,人家问她要利息和本金了。”

梁健想了想说:“这样啊,那你帮她想想办法,转个手吧”冯丰说:“我能够动用的关系都用上了,她的那套房子是300多万,大部分钱是借来的,现在一下子脱不了手,只能干瞪眼。那些放高利贷的,又不是好惹的,我帮助从朋友那里东拼西凑,才弄到了200多万,还少了四十多万,实在没地方筹了。”

梁健突然想到了县长石剑锋给自己的那张50万的卡,这张卡是用来向上跑领导用的。梁健本来是不想收的,但县长表示对他工作的支持,一定要给他,梁健就收下了。他是想等事情办完了,再原封不动的还给县长,可如今冯丰遇上了这种麻烦

冯丰又说:“有一个人倒是想把钱借给我,但是人家是有目的的,想让我帮他在马书记面前说话,能够在职务上”梁健打断他说:“这个钱你不能借,否则你就是钱权交易,以后你就有还不完的债了。”冯丰拿起杯子,喝到见底,说:“可我想不出别的办法。”

梁健瞧见荣威还很着迷的听着歌,心想这容局长也够好笑的,转而对冯丰说:“冯大哥,你别着急,我想想办法。”

这时候,酒吧外面引起了一阵慌乱,两个人,莫名其妙地闯入了酒吧,在拥挤的桌椅之间往前挤。“啊呀”、“干什么”、“为什么往这里挤啊”、“长眼了没有”之类的吵闹声,就如被赶起来的鸽子,彻底打乱了现场。

台上两个歌手,先是一怔,看看发生了什么。不过,见到冲进来的两个人,不是冲他们去的,他们便继续唱着歌。梁健对他们的敬业精神,表示崇高的敬意。然后,对于冲进来的两个人,要找的人,梁健不免就有些担忧了。

他们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角落里的乔国亮和谢艳华。其中一个男人,指着谢艳华:“你这不要脸的,竟然真的在这里勾搭男人。如果不是我定位你的手机,我还真以为你在外面出差有正事呢”

说着男人就掌了谢艳华一个嘴。谢艳华被打,捂着脸便哭了起来。乔国亮站了起来:“你们干什么你们是谁”“我们是谁我是谢艳华的老公,他是我弟。我们是来捉奸的”

乔国亮当过领导,还算镇定,喊道:“捉奸捉到这里来了你有毛病啊”谢艳华的男人吼道:“刚才我们去船屋住宿部查了,就是你们开的房间,还有你们进房间的监控你想抵赖吗”

男人的兄弟喊:“哥,别多废话,揍他。”说着一个拳头已经上去了。乔国亮身材不错,但在机关工作时间久了,当领导当得时日长了,哪里还会打架三拳两拳,已经被揍翻在地。

两兄弟就用脚踹,有一脚估计是踹在了裤裆里,乔国亮整个人就如小龙虾一样缩了起来。如果是其他闹事的,估计店老板早就出面了。可如今是捉奸的,他们也不好干涉太多。

那两个歌手,倒是唯恐天下不乱,竟然唱起了节奏欢快的歌,更给这出闹剧增添了娱乐色彩。梁健瞧见这么袖手旁观,搞不好会出人命,即使不死,乔国亮的要害如果被搞残了,估计跟死也差不多了。梁健就对冯丰说:“我们得去帮忙。”

说着,梁健、冯丰和荣威就跑了过去,拉开了那两个正对乔国亮拳脚相加的兄弟。梁健喝道:“你们再打人,我们就报警了。”兄弟俩冲梁健说:“你们管什么闲事”梁健说:“打人犯法懂吗”店老板插进来说:“我们已经报警了。”

那个弟弟一听,说:“大哥,我们还是走吧,这毕竟不是宁州,不是我们的地盘。”那谢艳华的老公还不肯走,荣威说:“你不能走,打了人就想走”荣威这么一说,男人反而回过神来,拉起谢艳华,就出了酒吧,马上消失了。

乔国亮从地上爬起来,手还捂在自己的关键部位。冯丰上去扶住他,来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好,然后问他:“兄弟,你没事吧”乔国亮说:“很痛,不过应该没有断,也没有碎吧”荣威笑道:“保住了就好。”

乔国亮看到桌上有酒,让酒保拿了一个杯子:“我先喝一杯压压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冯丰说:“乔厅长,你这沾花惹草的网张得也太宽了吧”乔国亮说:“我哪里知道,她老公会跟来”冯丰说:“如果有人知道你是副厅长,将你拍个照片,传到网上,恐怕你就能成为热点了”

乔国亮说:“刚才没人拍吧如果你们看到有人拍了,一定告诉我啊”荣威说:“我拍了一张。”乔国亮说:“兄弟,你别开玩笑,如果你真拍了,帮我删掉吧。”荣威说:“可以,不过这顿酒你请”乔国亮说:“那是一定的,这顿酒我不请,谁请啊多少钱。”乔国亮将500块钱扔在桌上,对他们说:“三位兄弟,今天多亏了你们。下次,我请客,今天我要先去一趟医院,下面好像有点不对劲。”

见乔国亮出了门,冯丰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家伙最终可能会伤在这上头。只要算得上是个美女,这兄弟好像就失了抵抗能力。”荣威颇有感慨的说:“面对,你不能掌控,就变成烂人;能进退自如,就是圣人;大部分是浑浑噩噩,那就是普通人。”冯丰说:“没想到,荣局长还是一个哲学家,道理很高深嘛”

冯丰开荣威的玩笑:“荣局长,你先前不是说,兰坊间的女服务员答应了你的约会,怎么没有声音啦”荣威说:“快了,快了。”梁健和冯丰对望一样,再次对荣局长的自信表示震惊。

店老板出来说:“刚才不过是一出闹剧,大家继续happy,为了给大家压惊,我请客,每人送一杯德国黑皮,待会让服务生送上。”店老板的这点意外“补贴”,使得酒店里的气氛更加浓烈了。

一会儿工夫,服务生真挨桌开始送酒上来了。一个女服务生给他们端了啤酒上来,他们说了声“谢谢”。女服务生却没有走:“我可以坐下来吗这位荣先生约我来的。”梁健他们转过脸去,才愣了,这不就是兰坊间那个长得像孙俪的女演员吗

她还真来了出人意料的来了

荣威见到“小孙俪”简直心花怒发,没有心肌梗塞算是好的。梁健本想邀请她坐下来,但是荣威迫不及待地说:“不好意思,两位兄弟,我和美女,单独去那边聊聊。”说着,荣威就让“小孙俪”到另一张桌子上喝酒去了。冯丰说:“你这朋友怎么就这么见色忘义啊”

梁健说:“你就担待点吧,他年龄上比我们大太多了,玩一次少一次,人家急着呢”冯丰笑了笑。荣威已经和“小孙俪”在那边有说有笑了。

梁健其实也希望荣威能够走开一会,他要与冯丰谈一些隐秘的事情。梁健从包里取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冯丰。冯丰看到这张银行卡,瞪圆了眼睛:“梁健,这是干什么”梁健说:“这卡上有五十万,你先拿去救急吧”

冯丰满脸的疑问:“梁健,你哪来这么多钱啊”梁健说:“如果我说这是积蓄,恐怕你不会相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这钱不是贪污贿赂来的,你可以放心使用。你现在关键是要解决燃眉之急,切不可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你的前途。”

冯丰不知说什么好,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了梁健的肩膀:“我冯丰一定会记住的”梁健说:“别说这些了。”冯丰说:“等过了这阵子,房子一旦出手,我马上把钱还给你。”梁健说:“好吧。”

有了这笔钱,冯丰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替小宇把钱还了,就不用再跟那些放高利贷的人纠缠了。冯丰敬了梁建一杯酒。

梁健又问冯丰:“大哥,你觉得小宇怎么样是跟你一路人吗”冯丰说:“以前小宇挺讨人喜欢的,不过我现在发现她有点小财迷。整天跟我说,怎样来钱才最好,什么玩意最赚钱。”梁健沉默了一会:“她好像跟你太不同了。我知道,冯大哥你本质上还是挺清高的,不太愿意太多谈钱的事情。”

冯丰摇摇头:“兄弟,我们也好段时间不见,最近我整天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她筹钱。现在,我那点清高,不知到哪里去了。”听冯丰所说,梁健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恕我直言,这样不大好。你是领导秘书,你利用的关系,不管是不是跟领导有关系,大家都会认为与领导有关系。领导不是对钱的问题最敏感了吗我觉得,你应该适时结束这种生活了。”

冯丰看着梁健说:“这个事情,我不是不知道。但是,小宇整天在我耳朵边上囔囔让我支持她,你说我该怎么办”梁健看得出冯丰是喜欢小宇的,因为她提出的一些过分的要求,他也认为是正常的。梁健说:“爱和放任是两码事。如果小宇因为那些个事情,害得你失去了前途,绝对是因小失大,这是目光短浅。人家可以目光短浅,大不了她以后不跟你过了,但是如果你自己目光短浅,那就会是一个悲惨的未来。当然我说得可能夸大其词了,我只是想把我想到的,跟大哥知无不言。”

冯丰双手支愣在桌子上。台上的歌手,在演奏悠缓的音乐,两人似乎都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冯丰抬起头来,看着梁健说:“兄弟,你说的我都听到了。谢谢你。”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冯丰又问他这次来宁州是为什么事情,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梁健把有关情况说了,冯丰似乎也有所了解,国家某网是央企,真的是不太好协调。央企和地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梁健听出了冯丰的意思,如果冯丰帮得上忙,他肯定不会推辞的。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是地方很难管的事情。梁健也没有责怪冯丰,最好的朋友之间,能不能帮上都是坦诚相对,这样才不会有误会,也不用那么累。

梁健想到工作还没有进展,也就没有心情在这里继续喝下去了。梁健说:“我们早点回去吧你将卡收好啊。”冯丰又说了一声“谢谢”,将卡放进了皮夹里,他好像又记起了什么:“最近,你们市里的领导马上要有调整了,说不定会对你有利呢”

梁健多多少少有些听说,他不想冯丰对他透露太多这方面的信息,干部工作他干过,不能随便说,而且,只要文件还没有下来,一切都是有变数的。在常委会之前,一切都是道听途说。梁健说:“但愿啊”

梁健站起来,走到荣威面前:“我们走了吗”荣威满脸失望:“怎么这么快就回”梁健说:“晚上我还得想想办法,明天该怎么办”荣威非常不舍的朝“小孙俪”望了一眼,那女的,也是一种舍不得的样子。

荣威说:“我跟她再说一句话,你们在外面等我一分钟。”梁健和冯丰在外面等了几分钟,荣威就从里面出来了,脸上挂着兴奋的笑。梁健说:“我从你的脸上,怎么没有看到一点离别的悲伤呢”

荣威说:“好聚好散嘛,我们约好了下次再见”梁健心想,但愿不是今天晚上。不过他没废这唇舌。

荣威的车子来接了他们。先把冯丰送了回去。然后,梁健和荣威去了一家四星级酒店。梁健的房间和荣威是隔壁,洗好澡,梁健忽然感觉有些饿了,一看房间里也只有方便面。

梁健还是有点食品安全意识的,知道方便面这玩意闻起来香,吃了之后对胃是有绝对杀伤力的。梁健已经将方便面打开了,最后还是将软皮盖子遮上,没动。他记得宾馆外面,好像有卖宵夜的地方,准备喊一声荣威,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刚打开门,就瞧见一个身影走进荣威的房间,一看背影和衣服,好哇,就是那个“小孙俪啊”。怪不得荣威离开船屋酒吧之时,脸上是那么一副表情,原来早就已经“约炮”了。

尽管房间是四星级的,但梁健知道宾馆的隔音效果总是有限,待会隔壁房间真真刀真枪起来,梁健一个人,一捆干柴,岂不是郁闷得要死

这么想着,梁健加快脚步,出了宾馆。路上依旧车水马龙,宁州这个被称为人间天堂的地方,自有一种繁华、热闹的诱惑。梁健心里不由想到,也许某一天我也会来到这座省城来生活

这么走着、想着,梁健不由就回想,活了这三十多年,自己到底有什么愿望,有什么志向呢三十而立,或许该为自己想想了呢毕竟镜州并非自己的故乡,当时是因为陆媛才去了那里,如今已经离婚,还有什么理由需要自己在那里继续奋斗呢当然这样胡思乱想,不会有什么结果。唯一的结果是,走了走,梁健又不觉得饿了。

养生的说法,晚上八点之后,最好别再吃了,否则对身体不好。那就这样吧,不吃宵夜了。这都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宾馆里,荣威和“小孙俪”也该完事了吧

梁健回到房间,侧耳注意地听了听隔壁房间。没有啥声音。梁健笑自己,怎么跟做贼似得啊反正,只要不打扰他睡觉就行了。

梁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正要熟睡时,忽然从隔壁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梁建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接着就是“嗷嗷”的声音。不会吧梁健还以为对方已经完事了,没想到他们只是中场休息。

听着这些刺激的声音,梁健将枕头蒙在了头上。但是床的晃动声,以及的叫声,简称jiao床,还是非常具有穿透力的传到了梁健耳中。梁健只好将电视开到最大,但自己的思想却飘的很远,他想起了胡小英、熊叶丽最后,他把这些念头全部驱赶出去。

这天晚上,梁健被吵醒了多次,最后他站在窗边往外看着,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椅子里,正对着光线渐渐明亮的落地窗框中的城市

为不让自己看起来筋疲力尽,梁健又洗了个澡,灌下一杯水之后,又喝下一杯茶。也许在机关里呆久了,沾染上了很多机关的习性。梁健都是自己带茶叶、带茶杯。

一杯淡绿茶喝下,梁健感觉清醒了许多。梁健去隔壁敲了敲荣威的门。好一会都没有声音,梁健又用力敲了敲,还是没有声音。

梁健就有些紧张,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梁健脑海里,不自觉地冒出一些不详的念头,昨天那个“小孙俪”应该不是专门修理色男的女变态吧荣威不会此时已经被大卸八块,从厕所里一块块冲掉了吧

梁健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力有些太过重口味了。赶紧叫来了服务员,让她开房间。服务员问:“这不是你的房间吧”梁健说:“不是我的房间。是我朋友的房间。我敲了好久的门,他都不开,我怕他出事”服务员说:“他没有出事。”

梁健问道:“你怎么知道”服务员说:“因为我看到他跟一位女士一起出去了。对了,他还留了一张纸条,让我带给你。你稍等。”说着服务员去取来了一张纸条。

梁健一行行看下去,看完差点笑喷出来。只见上面写着:梁健,不好意思。昨晚用力过猛,竟然闪了腰,不能动了。我一早去医院了,因为知道你昨晚没有睡好,不打扰你了。等你看到这张纸条,估计我已经在宁州的某所医院里了。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梁健真是哭笑不得。荣威这家伙真是不要命啊。梁健也不急着打电话,先去吃了早饭。然后给荣威打电话,他果然在宁州邵逸夫医院,医生让他在医院观察一天,那个“小孙俪”正陪着他。

出了这种哭笑不得的事情,梁健就很难指望他能在工作上帮到自己了。于是,梁健说:“那么今天你就负责养腰吧。”荣威在电话中说:“梁健,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梁健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必须要打那个电话。这个电话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给他的。

梁健找出了那张纸条,拿起电话,拨了过去。从里面传来了公事公办的声音:“请问你找谁。”梁健自己当过秘书,知道这大约是杜明亮副省长的秘书,就说:“请问,杜省长在吗”对方说:“你是哪里找杜省长什么事”

梁健自报了家门。对方说:“你好,杜省长交代过,你可能会打电话过来。杜省长吩咐过,如果你有空,就请你到我们省府办来等一等,他的会议很快就结束。”

肯定是高成汉书记已经帮助打好招呼了,说级别的话,高书记是副厅,而杜省长是副省,其实两个人相比还是蛮悬殊的。但是高成汉书记一句话,一个副省级干部就来接见他这个正科级干部了。这足以说明,高书记和杜省长之间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