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生死之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41:27 字数:10128 阅读进度:321/1780

驾驶员眉毛低下看人似的望了望梁健和王雪娉,然后说:“两位领导,那我先修车去了”

梁健看着驾驶员小茅离开的背影,对王雪娉说:“雪娉,你有没觉得小茅今天有些怪怪的”王雪娉看了看梁健,说:“是有一点,难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吗”梁健沉默了。

王雪娉说:“要不,我让驾驶员,跟着小茅,去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去维修车子”梁健说:“这倒不用了,我想相信他一次。”王雪娉点了点头,“嗯。呆会下班了,我送你回家。”

梁健说:“我可能要稍微晚一点,理一理思路。”王雪娉说:“那也好,我也索性把手头积压的工作处理一下。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让食堂准备几个小菜,到时候我们吃了晚饭再回。”

梁健说:“这样也好。”王雪娉就去吩咐食堂准备晚饭的事情。

王雪娉走后,梁健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一个女孩。她是在省发改委工作的黄依婷。梁健向她咨询矿山产业整治的事情,能否对有关矿山企业进行关停。黄依婷说,她马上去向有关处室打探清楚,再告诉他。

放下电话,天慢慢阴了下来,这是要下大雨的架势。镇上的干部大部分都已按时下班了。镇政府看门人和食堂大妈是一家子,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饭,过来叫王雪娉去吃饭了。

王雪娉说知道了,就来梁健的办公室。告诉梁健食堂饭菜已经好了,一起去吃晚饭吧梁健说“好的”。梁健的声音还没传入王雪娉耳中,就被一声震耳的雷声所覆盖。

突如其来,迅雷不及掩耳。王雪娉被这惊雷吓着了,“啊”的一声躲到梁健身边,抓住了梁健的胳膊。梁健也被这惊雷震了一下,不过毕竟是男人,胆子大多了,并没表现出什么失态的神情,反而问王雪娉:“你没事吧”

王雪娉这才意识到,自己紧紧拽着梁健的胳膊,她红着脸放开了手,说:“这雷也太出人意料了。”梁健感受着刚才被王雪娉手掌抓过的地方,心里微微一动,便克制自己不去多想:“我们去吃饭吧”

这时候,又是一阵响雷,王雪娉又本能似的往梁健这边躲一躲。不过她这时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伸出的双手缩了回去,没有去抓梁健的胳膊。梁健朝她微微一笑:“你这么怕打雷啊”王雪娉说:“从小就怕。”梁健只是笑笑。

王雪娉带着点娇羞:“你嘲笑我了是不是”梁健说:“哪有,我怎么敢嘲笑你我们吃饭去吧”突然之间,大雨已经倾盆而至,王雪娉说:“我去拿把伞。”

梁健站在大楼门厅中等着王雪娉,雨的确很有规模了,不打伞,即使一点点路也会淋个落汤鸡。

王雪娉撑开了伞,两人就挤在一把伞下淌着水过去,两人的手臂就不可避免的碰触到一起,两人的心旌都不由摇曳。梁健说:“恐怕山区会发水啊”

从镇政府办公楼到食堂的那段水泥地上,雨水流淌犹如小溪。终于跑到食堂门口,梁健收起了雨伞,瞧见王雪娉肩头和后背落上了雨水,薄薄的衣衫黏在了她的身上,几乎可以看到她的肌肤。

梁健有种咽口水的感觉,不过他赶紧将目光移开了。到了食堂中的小包厢,三菜一汤已经准备好了。食堂的大妈进来说:“梁书记,菜刚刚上来,都是热的。”梁健说:“大妈,谢了,麻烦你们了,本来你们可以休息了。

大妈说:“这有什么啊能够给梁书记准备晚饭,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梁书记,你还是单身吧”梁健疑惑地点了点头。大妈说:“你们当领导,真是不容易,一天忙到晚。恐怕是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吧。你看我们王委员,不也还是单身嘛”

王雪娉说:“单身,也不全是因为工作忙,还是缘分的问题呢”大妈看着王雪娉说:“那你现在觉得,缘分到了没有呢”大妈一边说,一边笑看着梁健。

王雪娉笑道:“大妈,你就别多为我担心了。赶紧去休息吧”大妈说:“你们慢慢吃,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也许她本来想说是“小两口”,但被王雪娉横了一眼,大妈又赶紧改口:“你们两位领导了。吃完了,碗筷就留在这里吧,我晚一点再来收拾。”

王雪娉说:“大妈,今天你就别收拾了,明天早上再收拾吧,今天雨太大。”大妈说:“那也行,反正你们要吃饱啊”王雪娉说:“你做的菜向来好吃,我们一定一扫而光。”

时间不早,两人是真的有点饿了,很快就把菜吃得差不多了。梁健感觉有王雪娉陪着自己吃饭,这饭的味道,也变得好多了。吃过饭,两人回办公室取了包,撑着伞进了车子。王雪娉启动了汽车。

王雪娉的车子是一辆普通的大众汽车。王雪娉打转方向盘准备起步的时候,忽然看到楼上还有灯光。王雪娉说:“谁忘记关灯了吗”梁健也朝上面张望:“这是李镇长的办公室吧”

王雪娉说:“难道李镇长还没有回去”梁健说:“没看到他在食堂吃饭,是不是忘记关灯了”王雪娉道:“我打电话给他。”说着摸出了电话,拨通了李镇长的电话。王雪娉就问他还在镇上吗怎么灯还亮着。

李镇长那头的电话中,好像也有雨声,不过李镇长说,他已经回去了,大概是自己忘记关灯了王雪娉放下了电话说:“他说,忘记关灯了。”

梁健说:“那么,我们回去吧。”车子出了镇政府大门,就被雨水包围了,车子四周都是乌黑一片,边上唯一看得见的就是灯光中雨水的亮光。梁健提醒王雪娉:“今天我们反正不急,慢慢开。”王雪娉说:“这种天气还真是少有,今天给书记当驾驶员,我肯定会加倍小心的。这么大的雨,我先打个黄闪”

虽然是瓢泼大雨,但道路上并不是没有车。眼下,在向阳坡镇出来的国道交叉口上就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一直熄了灯等着。这时候,车内的黑衣男人接到一个电话,这电话是从镇政府打来的。电话中说:“他们已经出来了,差不多已经接近集镇交叉口了。”

黑衣男人回答:“看到了,亮着黄闪,我们马上跟上去。”说着,这辆黑车就跟在了梁健他们车子后面。

从这辆黑车中,又有一个电话信号,向着几公里外的沈家桥打过去了。“我已经跟在他们后面。你们做好准备。一前一后,后面的不行,前面的一定把它撞飞下去”“明白”沈家大桥候在那里的两辆石矿货车等在雨里,接到电话,他们赶紧做好准备工作,就等着把一辆大众小车逼入桥下的大水里。

镇长李良从镇政府出来,有一辆车子开进镇政府的大门,将李良接上了车。这辆车是7系宝马,尽管在大雨中不那么显摆,但李良进去后,还是叹道:“坐好车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邱董”邱小龙转过头说:“李镇长,只要这件事成了,到时候我送你一辆”

李镇长说:“这我哪里敢啊。我们是芝麻小官,就只有坐坐帕萨特的命。”邱小龙说:“等那个人一走,至少奥迪车是你的了。”两人就笑了起来,他们都明白邱小龙说的“那个人”就是梁健。

雨点犹如无数易碎的珍珠,打在挡风玻璃上,就变成了模糊视线的水珠。王雪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梁书记,你有没发现,后面那辆车从我们出镇,就一直跟着我们”梁健从后视镜中往后面看看,雨水使得光线非常模糊,梁健说:“也许这辆车也跟我们一样回镜州,没其他原因吧”

“但愿吧。”王雪娉说着继续往前开。那辆车始终不紧不慢跟着,就如一头伺机而动的野狼,盯着一只小鹿一样。王雪娉感觉浑身不舒服,她放松了油门,车子缓缓慢了下来。后面那辆车子,也跟着缓缓慢了下来。

梁健的目光离开后视镜,看了看王雪娉说:“恐怕你的担心是对的。”王雪娉又提醒梁健:“你有没发现,这辆车跟上次那辆车是同一辆车还记得吗你上班的第一天,我们从成山村出来”梁健的目光又向后面的车看去:“看不清楚,不过不是没有可能。”

王雪娉说:“那我把它甩了”说着,王雪娉就一脚油门,车子产生强烈的推背感,就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梁健的驾驶员小茅,并没有开着车前往4s店。他此刻已经到达了南山县城的一家建设银行边上。这时候手机短信响了起来,他打开了短信,有一笔一万的款子打进来的提醒。

紧接着就是小龙石矿老总的电话打进来了:“小茅啊,款子收到了没有”小茅赶紧说:“收到了,邱董,太感谢了。”邱小龙说:“小茅啊,辛苦你了。不枉我大哥让你跟了他这么久,你今天可是为他做了好事。”小茅说:“我跟了邱书记这么久,这点事应该的。我担心万一被梁书记发现了,我恐怕在镇政府呆不下去了。”邱小龙说:“发现什么啊,他只能去发现个鬼了如果真有事,你就来我这里开嘛大哥难道还会亏待你”小茅千恩万谢了一番,进了建设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将那一万块提现了。

王雪娉将车子开得飞快,车子如梭如电在雨水之中穿梭。后面跟着的黑车,也紧追不舍。前面就是沈家大桥了,这是从向阳坡镇到镜州市区最大的桥梁了,下面就是咕咕流淌的大运河。此时,河面上大雨如注,从上游激流下涌,如果有什么东西落入河中,很快就会不见踪影。

梁健说:“前面是大桥了,慢一点吧”王雪娉点了点头,车速稍慢一点。她观察着后面那辆车,却毫不减速赶了上来。

车子一上了大桥,一阵巨大的横风猛然刮了过来。王雪娉把着方向盘的手一阵摇晃。她赶紧把稳了方向盘。车子刚刚恢复了直行的方向,猛然又向前冲了上去。

这是从车尾传来的震动造成的。“怎么回事”王雪娉和梁健都往后看去,只见那辆黑色的轿车抵在了后面。王雪娉踩下油门,车子朝前面奔去:“有人想要谋害我们”梁健看了看后面,车子又猛然朝他们撞了过来。“加速”“明白”

王雪娉又猛然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朝前窜去,这次没有撞到。王雪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说:“梁健,你快从我搁物箱里,拿一个手电筒,到后座去照一下对方的车牌”

梁健急问:“干什么”王雪娉说:“你还记得上次,你送了我车载摄像头吗,盒子里一共有两个,我都安装在车里了。我怕雨大拍不到,用手电照他的车牌,就能拍进去”

梁健听说,赶紧拿起手电,爬到后座,向着那辆车的车牌照去:“妈的。跟上次一样牌子已经套住了”王雪娉说:“照人脸”说着王雪娉就是一下急刹,车子顿时慢下来,后面的车子冲上来,梁健的手电亮起,正好照到了对方脸上,这是一张不熟悉的脸,但是却被清清楚楚照亮,摄像头就将他的形象摄入其中。

那人一惊慌打转了方向盘。

王雪娉就跟女汉子似的,拍了下方向盘:“管用了,对方害怕了,不追了”梁健本也想夸奖王雪娉的主意,但却瞧见,大桥那一端,正好有两辆车子亮着极其刺眼的光飞速而来。梁健说:“你看前面”

王雪娉蹙起柳眉,说:“梁健,有些人真的已经恨你恨到家了,都动用矿山货车了”梁健镇定地说:“只要今天我能活下来,我要让邱小龙这家伙进监狱。”王雪娉说:“可是要活下去的难度很大啊。”梁健说:“邪不压正,我们一定能活”

王雪娉说:“那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前面两辆货车,以最快的速度并排而来。她们是想要以车子庞大的体积,来冲撞王雪娉的车子。王雪娉顿时变成了悍妞,她义无反顾的踩下油门,对着两辆车的正中间横冲了过去。

就在冲撞的一霎那,货车中的驾驶员反而本能的害怕,车子往外一撇,使得王雪娉的车子从两辆车的正中挤了过去。两辆货车由于从内外的挤压力,撞脱了桥栏,坠入了河中。

王雪娉正要举起手欢呼,发现方向盘失灵,车子也向着桥栏冲去,破栏而出,向着滔滔河水中掉落。

情急之下,梁健赶紧护住脑袋,屏住了呼吸,另一只手赶紧摇下电动车窗。他知道一旦进入河里,车窗紧闭,在水的强压之下,就休想打开,两人就只有淹死的命了。

“嘭、嘭”两声。大概是两辆货车入水了。紧接着“嘭”的一声剧烈的震动,他们的车子也掉入水中,几个剧烈的翻腾。梁健瞧见王雪娉的脑袋撞到了玻璃上,很快失去了知觉。梁健由于一直抓住把手,稳稳撑住身子,只是感觉到天旋地转,车子在大水中翻腾,一路飘一路沉入水底,河水开始倒灌进来。

梁健知道,河水很快就要灌满车子,他现在只能祈祷车子早点停止翻滚,他在车厢中狠狠吸了一口气。河水就已经涌了进来。梁健憋着气,看到河水已经将王雪娉淹没了。

一个人在水中能够抵得住的时间,也就短短的几十秒钟。看着王雪娉的脸在水中,混浊的河水使她变得模糊,梁健心里焦急万分。但是他告诉自己,必须镇定,必须镇定,才有救她的希望

车子又在水中翻滚了一圈,已经到达了河底,被河水掺和着往前带。又朝前带了几米远,就架在一棵巨大的树根中间。

车子停下了来

停下来了

梁健心里惊呼中,但他也感觉自己憋气快要到达极限了。河水已经灌满了车厢。他必须镇定镇定才有希望。激动、慌乱、都只能造成氧气的剧烈消耗。这时候一分氧气,就是一分力量,就是一线生命的希望

梁健使劲推了王雪娉那边的车门,打不开。也许是卡住了。梁健使劲推了一把不开,时间浪费不起。梁健朝自己这边的门推了一把,不开。换了个位置,踹一脚,开了在水中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无力。不过梁健还是憋着最后一口气,使劲地将昏迷的王雪娉从车子里往外拖。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梁健总算是将王雪娉从车里拖了出来。梁健已经快憋不住了,她抱住王雪娉,脚下狠狠地蹬了一脚,往水面上冒。刚才车子被卡住,车内的水流不急。这会从车里出来,他的脑袋刚冒出水面,就被一个水流挟裹着冲向了下游。

梁健抓紧了冒出头的一两秒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把王雪娉托过头顶。她已经昏迷一两分钟,再在水里不是个事,梁健在翻腾之中寻找着能不能抓到什么东西。然而举目望去,只有湍急的河水。一个浪扑过来,梁健就连吃了好几口水。

身不由己之中,梁健只能竭尽所能拖着王雪娉,他真不知两人今天是不是要命丧这河这水情急之间,梁健突然感觉背部撞到一个硬物之上。

这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的救命稻草了,梁健碰到了怎么敢放掉。梁健一边搂着昏迷的王雪娉,一边反转手臂,紧紧抓住了身后的硬物。原来是一颗大树的树干,也许是河岸坍塌树干倾倒进河,所以河面上看不清楚。

到手的救命稻草,没有人肯放。一个大浪打来,试图将梁健重新卷入河水,梁健的胳膊就像要被卸下似的。然而,梁健很清楚,是命重要还是胳膊重要,他必须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都要狠狠抓住。

梁健成功了,一个巨浪过后,接下来一小会的水流比较平缓,抓住这个时机,梁健抓住树干,搂着王雪娉就向着河边攀援。一会儿就已经能够踩到河床,梁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继续朝着岸边攀去。

终于到达了岸边。梁健使出所剩无几的力气,将王雪娉推上泥岸,然后自己也软软地躺在了草丛之中。天上的雨水还在瓢泼降落,打在他的脸上、身上。他很想就此睡去,实在太累了

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能睡,千万不能睡,王雪娉还昏迷着。他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爬了起来。王雪娉嘴唇发白,凉雨打在她的脸上却毫无反应。

梁健心一紧,她不会梁健用手放到她的鼻子底下,但是冷雨下落,怎还能体会微弱的呼吸有没有呢他不得不俯下身子,贴在她的胸脯上,去听她心脏的跳动。

王雪娉本就穿着极为稀薄的衣衫,里面的胸衣也很薄,应该属于无钢圈的那种,此刻都贴着她的肌肤,梁健耳朵贴上去之后,还能感到胸衣内那柔软的一团。梁健血脉上扬,感觉浑身似乎都有了力量。这就是冲动吧,让你在最最疲劳的时候,也能迸发出ji情。

原本在王雪娉昏迷的时候,有这种想法,是应该受到唾弃的。但是梁健这时,却一点都不想克制自己,这一点点的冲动,让梁健在这冰冷的雨之世界中,顿时感到了力量。他变得更加敏感、也更有信心。

他的耳朵若隐若现的通过王雪娉的身体,听到她心脏的跳动。有心跳就好但是她的呼吸不仅仅是微弱,好像已经不存在。梁健学过急救知识,溺水者,在还有心跳却已经没有呼吸的情况下,只能进行人工呼吸。

梁健瞧着王雪娉娇美的脸蛋,在雨水之中,就如冷梨花一般。梁健这一生都没有试过,在不经人家同意的情况下,去亲吻女孩子的嘴唇。特别是王雪娉,这位漂亮、聪明的女孩子,他更不想随随便便去索吻。然后,这个念头转过,梁健自己都开始暗骂:“你这不是妇人之仁吗救人和不索吻哪个重要还不赶紧”

梁健不再迟疑。他知道进行人工呼吸,最好是将她外衣和胸衣解开,如今已经湿透的衣服,只会对她的身子形成束缚,影响人工呼吸的效果。这是梁健曾经上过的急救课上,提醒过的。梁健不再迟疑,迅速解开王雪娉的衣衫,直到将她的胸衣彻底解开的一刹那,梁健有些惊呆了。

那浑圆的形状、洁白的肌肤,让冷雨中的梁健差点燃烧。他狠狠地在额头上拍了一下,再贪恋下去,不误事才怪。梁健按照人工呼吸的规定动作,一手托着王雪娉的下巴,一手捏着她的鼻子,将空气吹入她的嘴巴。

尽管王雪娉的嘴唇有些微凉,但是依旧非常的柔软。吹气,松开她的鼻,梁健用右手按上她的胸口,帮助其呼气,那柔软的胸脯又让梁健有些分神,不过他集中注意力,什么都不想,只是用尽心神去做人工呼吸。

反复了二十来次,梁健原本以为应该见效。但是,王雪娉躺在那里,脸色似乎更加苍白“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梁健焦急之中,调整心神,继续给王雪娉做人工呼吸。

这十来次下去,还是不见效果。梁健又加了十来次,“王雪娉王雪娉你别真出事啊”梁健一边叫喊着,一边继续着动作。他感觉肩膀有些麻木,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之中流溢出来,嘴里不停地喊着“王雪娉、王雪娉”

还是毫无效果梁健俯下身子,去听她的心跳。

心跳仿佛也已经停止了跳动

梁健感觉自己要疯了。刚才不是还有心跳吗怎么自己给她做了这么多的人工呼吸却连心跳都没了难道是自己的动作失误,错过了那急救黄金四分钟

梁健感觉自己都快失去理智了他下意识地扳起了王雪娉的身子,扮着她的肩膀摇晃着:“王雪娉、王雪娉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哇”地一声,在梁健的剧烈摇晃之中,王雪娉将一口河水吐了出来。然后,泪水和雨水在她脸颊上流淌,她的眼睛盯着梁健,脸上露出的是痛苦的微笑。

王雪娉醒过来了也许是他刚才失望的摇晃,正好歪打正着,将一直呛在王雪娉呼吸道中的水给摇晃了出来。梁健惊喜的上串下跳,将王雪娉一把抱了起来。

天空中的雨水在盘旋,地上梁健和王雪娉在旋转。这注定将成为两人生命中永恒的瞬间

王雪娉对梁健说:“梁健,梁健,你放我下来。”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胸口,原来梁健太过兴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王雪娉的衣衫已经被自己解开。梁健赶紧将王雪娉放下:“对不起,刚才我不经你允许”

王雪娉说:“如果没有你,我应该已经死了。在生死面前,这些是小节,我明白。”

王雪娉显得很是虚弱,梁健背着她朝大路上走去。雨水小了一点。梁健和王雪娉的手机都已经在落水中不知去向,根本就无法跟人联系。梁健和王雪娉站在路边,拦着车辆,但是看到他们一男一女犹如落汤鸡般,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有一个女驾驶员停了下来,看到他们两个人,又开走了。

梁健说:“怎么回事助人为乐的精神都去哪里了”王雪娉说:“这也难怪他们。如果是我一个人驾驶车子,看到路上一对男女,又是像我们这样的德行,我也不一定敢让上车啊”

梁健觉得王雪娉说得不无道理,也不再说抱怨的话,两人只有在这漆黑的道路上缩着身子发抖的份了。梁健说:“我们还是往前走吧,走走可以热一些。”

两人就沿着公路往前走。没走多久,王雪娉转头对梁健说:“你能抱着我走吗我真的很冷。”梁健没说什么,伸开手臂,将王雪娉搂着往前走去,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王雪娉的身子就靠在他的胸膛之中。肌肤的接触传递着热量,梁健的胸脯和王雪娉的背部都微微产生了温热。

梁健关切地问道:“现在好些了吗”王雪娉微微点着头:“好些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从向阳坡镇到城区的唯一一条隧道。隧道里亮着灯光,终于给两人以明亮的希望。这条隧道足有三百米长。

两人进入隧道之中,身边偶尔有一辆车子经过。梁健不死心的挥着手,人家可能因为是在隧道之中,更加不敢停车。呼啸而过接着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车子。

王雪娉不知是身体不适,还是有些害怕,她更加紧紧地靠着梁健,一只微冷的手抓住了梁健的手。

从前面忽然亮起了车灯,一辆车子缓缓地朝这边开了过来。梁健又开始朝对面开过来的车子挥手。挥手,对梁健和王雪娉来说,已经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了,并不抱太大希望了。

然而,那辆车子,真的慢了下来,并且在离他们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整个隧道,就这一辆车。

它停在他们的正前方,发动机轰响着。梁健和王雪娉对看了一眼。王雪娉说:“要不上去问问,看他能不能载我们一程,回镇上也没有问题。”

王雪娉正要往前走的时候,被梁健一把拉住了:“这是一辆黑色的车。”王雪娉又望向梁健,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先前,在后面追击我们的,也是一辆黑车。”

梁健凝视着那辆车子,尽管被强烈的灯光反向照射着,梁健还是能够感觉到车子中的那个人毫无善意。

王雪娉问:“怎么办”

梁健还没有回答,那辆车子就毫无征兆地起步了,马达轰鸣着,就如一头公牛朝他们拱了过来。“车子提速倒很快嘛”事到如此,梁健也已经不害怕了,他对王雪娉说:“我们分开。”

原本车子朝着梁健和王雪娉两人撞过来,一见到他们分开,车头一阵犹豫,反而谁都没有撞到。梁健和王雪娉就从车子两边掠过,朝着反方向奔跑。

隧道不到,车子打了两个弯,才又追上来。两条腿是跑不过车子的,梁健和王雪娉虽然已经非常接近隧道的出口,但是那辆车子已经追在屁股后面。

这次,这辆车的目标好像非常明确,就是对着王雪娉而去。驾驶员肯定是看到女人跑不快。梁健如果要帮助王雪娉,那正好,两个人一起被撞翻。

但是,梁健是不会放弃王雪娉的,他跑过去,拉着王雪娉的手,拼命朝前奔跑。黑色轿车越跟越近

突然之间,从隧道的入口飞驰进来一辆车。隧道以下正好有一个坡度,在隧道你的车辆不容易发现那边的车子上来。

梁健和王雪娉跑在前面,先发现了这辆车子,赶紧让在了一边。那辆车看到了梁健和王雪娉在奔跑突然停了下来。而隧道中的黑车,仍旧不顾一切的朝着梁健他们追来。梁健他们绕过了车子,那辆黑车也从停下的车子身边擦过。

梁健和王雪娉原本还期望两辆车能够对撞,但这样戏剧性的效果并没有发生。

梁健和王雪娉只能继续拼命地往前跑去。

那辆停下的车子,却悄悄的调转了车头,从后面加速追了上来。

黑色轿车几乎已经追到了梁健和王雪娉的脚后跟了。忽然听到“嘭”地一声巨响,黑色轿车从车尾左侧被撞,车子在道路上横向打了两转,撞上了右边的山石。

紧接着有辆车子,又使足了马力,朝着驾驶座的位置冲过去,“嘭”地一声,黑色驾驶座的车门顿时凹了进去。黑色轿车内的驾驶员顿时腿和手骨折,昏迷了过去。

梁健和王雪娉瞧见这辆车没有见过,也同样没有牌照两人不敢接近。车门打开。

“梁书记、王委员,快上来”从车内出来的竟然是驾驶员小茅。

梁健和王雪娉精神稍定,上了小茅的车。梁健问:“小茅,你怎么开这辆车,奥迪呢”小茅说:“梁书记,王委员,我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情。”

小茅把邱小龙让他假装去修车的事情说了,他还坦白了邱小龙给了他一万块钱。他当时是害怕邱小龙找他和他家人的麻烦,才答应的。但后来,他越想越不对。梁书记对他一直很好,没有因为他以前是邱九龙的驾驶员,就怠慢过他、嫌弃过他,让他换岗位。对于这样的领导,小茅觉得自己这么做,是恩将仇报。他想,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邱小龙,并且没有给梁书记开车,那么如果自己借一辆车,到路上看看梁书记他们会不会出事,邱小龙应该也怀疑不到自己的头上。

于是他就借了一个兄弟的车,往镇上开。没想到就发现了这一幕。小茅说,他认识那辆车,车里的家伙是邱小龙雇佣的一个打手,心狠手辣的家伙。幸好两位领导没有受伤,否则他会内疚一辈子。他说,不管如何,他做了对不起梁书记和王雪娉的事情,任何处分他都愿意扛,哪怕是让他坐牢。

王雪娉说:“刚才没有你,我们恐怕也难逃一劫了。”她转向梁健,“我们还是原谅小茅吧,他能向我们坦白很不容易。”

梁健严肃地盯着小茅。盯得小茅无地自容。然后,梁健说:“你能把这些都说出来,我很高兴。如果我换一个司机,邱小龙也会收买他。但是我相信,邱小龙如果下次想要收买你,你应该也不会被他收买了”

小茅听了,无比感激地说:“梁书记,请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忠心耿耿地为你服务,你看我小茅的表现就行了”

也许是紧张和激动过去了,王雪娉说,她感觉不舒服。梁健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发烧。要知道在一个小时之内,王雪娉还因为溺水而昏迷过,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梁健对小茅说:“你赶紧送我们去第一医院。”小茅说:“明白。”

梁健又说:“把你的手机给我,我要打几个电话。”小茅把手机交给了梁健。梁健记性好,能够记住阮珏的电话。

阮珏是第一医院的医生,现在将王雪娉交给阮珏他才会放心。阮珏很快就接起了电话,问他在哪里她还以为梁健要去她家里。梁健问她,能不能去一趟医院,他们正在往医院赶的路上。阮珏没多问,说马上到。

在医院,梁健和阮珏碰面之后,就问她:“能否让你为一位病人检查一下,并照顾她,而且不办任何住院手续。”阮珏看着梁健问:“她是谁”梁健说:“碰到麻烦事情了,这是斗争。以后我再详细告诉你。”阮珏看到梁健脸上难得的严肃表情,点了点头:“让她到我办公室吧,那里也有可以休息的靠榻,我亲自给她检查。”

梁健看着阮珏说:“谢谢你了。我要离开一会。你这里有手机吗”阮珏从包里摸出一个苹果手机:“这个手机,今天晚上给你吧。我还有一个手机,如果要联系我,就打我那个手机的电话。”

梁健说了一声:“感谢。那王雪娉就麻烦你照顾一下。”阮珏说:“你放心吧。你还要不要去看一看她”阮珏看梁健的神色有些微微的异常,这里带着关切、又带着某些难以言喻的嫉妒,不过她克制得很好。

梁健说:“不用了,你就帮我告诉她,我有要紧的事情必须去办。她会知道的。”阮珏说:“那好吧,你就放心去办事吧。我去给她作检查。等一下,你浑身湿透,怎么去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