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顺风顺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0:51:34 字数:9576 阅读进度:327/1780

因为指明了要去向阳水库,与镇上是两个方向,梁健等人在国道去向阳水库的交叉路口候着。等了约十来分钟,三辆轿车就向这边开过来了。

打头阵的就是县委办的车子。第二辆是县委书记葛东的车子。第三辆才是胡小英的车。梁健瞧见胡小英的车牌已经换成了市领导的车牌,不再是长湖区委的一号车牌了。

县委办主任池水桥以为这是一趟普通的调研,车子开到梁健身边的时候,略带趾高气扬地朝梁健挥了一下手,意思是让梁健上车,领导就不下车了。

梁健对这个动作有些不悦,这个动作太过轻慢,即便领导不小车,你这个委办主任总得下车吧毕竟,梁健作为向阳坡镇党委书记,同时还兼任县长助理,怎么样,也算是领导。不过梁健知道,委办的人,向来有些趾高气扬。

梁健以为这也许是领导的意思,正准备上车,忽然瞧见,胡小英的车门打开了,接着一身职业装的胡小英走出了车子,高跟鞋踩在柏油路面,朝梁健走过来。

胡小英一下车,县委书记葛东只好赶紧下车了,县委办主任池水桥发现情况不对,也赶紧下车,可已经晚了一步。他瞧见县委书记葛东冲他横了一眼,顿时有些吃瘪,低下了头。

胡小英以前是长湖区委书记,跟南山县委书记葛东级别相同,可如今不一样了,她一跃成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手握干部人事大权,南山县想要提拔县级干部,就得看胡小英的脸色了。所以,葛东很是重视,亲自陪同。但是委办主任池水桥如此迟钝,领导都下车了,他还坐在车子上,简直就是特意要给胡小英留下坏印象嘛

梁健与胡小英握手:“欢迎胡部长来向阳坡镇调研”

胡小英微笑看着梁健,手与梁健的手碰触,她不由感到心头一热。但这些都是内心的反映,表面上你绝对看不出来他们心里微妙的变化。在官场就是如如此,即便心里已是波浪滔天,表面上却是风平浪静。

梁健与葛东握手:“葛书记,你好。”葛东看出胡小英对梁健的重视,便做起了顺水人情:“梁书记啊,胡部长很重视向阳坡镇啊。今天胡书记是第一次来我们县里调研,就点名要来向阳坡镇看看。你说是不是很重视啊”

梁健再次看着胡小英说:“胡部长,感谢。”

在其他官员之前,必要的客套,是为了拉开距离,否则就让人看出他们不同寻常的关系。胡小英心里也是微微变化着,如果听从她的内心,她就会干脆拥抱梁健。但是,此刻她必须克制自己。

这趟来向阳坡镇,她既要让人看出她对梁健的重视,这可以方便他以后工作的开展,又不能让人看出她和梁健之间超乎上下级关系的亲密,这其中的度必须把握好。胡小英说:“我早就听说,向阳坡镇有非同一般的风景,是个绿水青山的好地方,所以趁此机会来看看。况且,梁健之前是我们宏市长的秘书,宏市长日理万机,我就替宏市长来看看梁健吧。”

这话已经到位了,葛东忙道:“要的,要的。市委市政府领导对梁健的关心,其实就是对向阳坡镇的关心。”

效果达到了,梁健就提议:“胡部长、葛书记,那么我们先去看向阳水库吧”

县委办主任意识到自己之前怠慢了梁健,赶紧跟上来说:“梁书记啊,我就跟着你哈”

梁健懒得跟他说话,点了点头,直接坐进了自己的车子。

几辆小车,向着向阳水库行去。

水库风景很具原始性。水库下面一条溪水,一直流向镇上。溪水清澈见底,映衬着溪边青草绿树,绿莹莹的如碧玉一般,视觉和心情上都是一种享受。

梁健让驾驶员停了车,带着领导徒步向水库堤坝上走去。胡小英毕竟是个女人,对清澈的水流和漂亮的风景天然有种心怡的亲近。登上堤坝,看着如镜的湖面,感慨道:“果然是好山好水啊”

葛东说:“胡部长喜欢的话,可要经常来啊”

梁健心想,今天机会难得,不仅要给胡小英看自然风景,同时也要让胡小英看到破坏这自然风景的潜在危险。梁健说:“胡部长,目前来说,这里的自然环境都是好的,但是我们镇上最大资源是石矿,最大的企业是小龙矿业,石矿的开采,虽然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却也给镇上的环境带来了巨大压力。”

胡小英当过区委书记,一下子便明白了梁健这句话的意思。她心里是很不忍心这样好的环境,就因为开石矿而破坏的。

葛东听梁健把话题扯到了小龙矿业上,就担心了,赶紧道:“我认为,石矿开采,对向阳水库的风景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胡小英当然明白,葛东这样的县委书记最擅长的,就是报喜不报忧,她得亲眼去看看,便说:“我们去石矿看看吧”葛东拧起了眉头,朝梁健瞥了一眼:“还是不用了,石矿上也没什么东西,而且,石矿董事长邱小龙恐怕也不在矿上”

梁健说:“邱小龙已经从看守所回来了,今天副县长金超同志在镇上调研,这会已经去石矿了。”

胡小英说:“那正好,我们也去看看”说着,便向堤坝下的车子走去。葛东无奈,只好跟着。县委办主任池水桥,看出了葛东的不爽,凑到他耳边说:“梁书记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葛东朝池水桥白了一眼,说:“你跟我说这种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池水桥没趣的闭上了嘴巴,拿起电话给邱小龙打过去。作为矿业董事长,邱小龙几乎与县镇每个重要岗位上的干部都有联系。池水桥通报了胡小英和葛东正前往矿业的情况。

一行人朝石矿而去,远远地瞧见几个山头,犹如被巨大的嘴巴咬了几口一般,显得非常突兀。有些矿车从前面的乡间道路上开过来,扬起一阵阵紧锣密鼓的灰尘。这道路,还有那山头和之前向阳水库的风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委办主任池水桥停下车,让那些矿车停一停先别开了,矿车里的司机才不管这么多,照开不误。交错而过,三辆车的车身上如傅粉一样扑上了一层黄粉。

接到池水桥的电话之后,邱小龙和金超都从小龙矿业走出来,等在门口。没想到胡小英的车子经过矿业门口时,对驾驶员说“别停,掉个头走”。

县委办的车子和葛东的专车已经停了下来,胡小英的车子却继续往前走。梁健的车紧跟后面。葛东朝邱小龙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好说,只好上车,跟了上去。

胡小英没有停车,出乎了梁健的意料。也许胡小英看到水库风景和石矿泥路的巨大反差后,对小龙石矿非常反感,也可能她知道梁健跟石矿之间的矛盾,这一举动是为他加油鼓劲。

在从石矿到镇上的路口,胡小英又下了车。梁健赶紧下车。从后面跟上来的葛东和池水桥也下了车,小跑过来。胡小英脸色不好,葛东也觉无趣,说:“胡部长,我们去镇上坐坐吧”

胡小英语气平淡地说:“不用了。我在这里跟你说一句话就走。”

葛东低着眉头:“胡部长请说。”胡小英说:“我以前也当过县区一把手,知道地方的发展应该因地制宜,特别是像向阳坡镇这样的地方,有那么好的生态资源,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不能因为短期利益,破坏了长远发展。当然,我不是分管工业的,我的话也仅供参考。今天就这样吧,再见。”

葛东说:“胡部长的建议很有道理,我们会认真研究的。”说着,将胡小英送上了车,他还挥动着手臂。胡小英的车开出十来米远,葛东在空中的手就戛然而止。嘴里嘟囔了一句梁健听不清的话。

虽然胡小英如今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比葛东大上一级。但葛东内心并不服胡小英,一直认为胡小英这个女人是抱着宏叙的大腿上去的,刚才他嘴巴里就是很不满的骂了一句。

胡小英回市区了,葛东还留在这里。葛东是县委书记,梁健照理是接待、奉承的,梁健问:“葛书记,去镇上坐坐吗”葛东不悦道:“不去了。我去一趟小龙矿业。”

县委书记亲自到小龙矿业去,梁健当然要陪同:“我陪葛书记一起去。”没想葛东却说:“你不用去了,金县长在那里,我去跟他碰个头,你回镇上吧。”

说着,葛东就钻进了车子,朝着小龙矿业开去,扬起一阵灰尘。胡小英给葛东他们看了脸色,现在葛东用他的实际行动,向梁健表达了对小龙矿业的支持。围绕着矿业发展,在南山县恐怕还有一场恶仗要打。

还没到下班时间,梁健又担心,说不准呆会葛东和金超任何一个人都会找自己,于是就回了办公室。刚到办公室不久,镇党委副书记傅兵和党委委员王雪娉便走了进来。

他们两个人一起进来,恐怕就只有作风建设的事情了。

傅兵对梁健说道:“下午战卫东恐怕是吃错药了。”梁健明白傅兵指的是战卫东在座谈会上,主动要联系邱小龙的事情。梁健说:“他也是为工作方便,不用说他了。”

王雪娉看到梁健杯子中没水了,就给他倒了水,又用一次性杯子给傅兵倒了一杯。梁健看到她没有给自己倒水,知道她应该是不用一次性杯子的缘故。一次性杯子对身体不好,但是在乡镇基层已经用惯了。

傅兵和王雪娉果然是为了作风建设的事情来的。傅兵说:“梁书记,这个镇机关作风建设的方案,我和王委员商量了两遍,也修改了两遍了。我们认为能够想到的,基本上都写进去了。现在请梁书记过目,需要添加或者不妥的地方,我们再作修改。”

王雪娉坐在离梁健更近的桌子边,一丝体香从她身上传来,梁健精神为之一爽,但是他没抬头看她,继续看着这个方案。

之前,梁健对镇上开展作风建设,已经做过一些思考,重点是抓四个方面的工作:1、清理矿山股份作为突破口;2、凝聚发展共识,找出一条适合向阳坡镇发展的道路;3、重抓酒局、饭局,整治公款吃喝;4、解决群众难题,增加百姓收入。

梁健看到这个方案中,分指导思想、工作目标、主要任务和组织保障四个部分,其中指导思想和组织保障没什么可看的,放在里面无非是让内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方案而已,但是要行文也必不可少。

梁健重点看了工作目标和主要任务。在主要任务当中,有两条是跟梁健思考的内容相符合的,只是表述上有所不同,方案上写:提振精神状态,开展“向阳坡如何科学发展”大讨论大实践活动;紧密联系群众,开展“走村入户解民忧”活动。其他内容就有些空。

梁健最为关注的矿山股份清理和整治公款吃喝问题,并不在其中。梁健说:“能不能把矿山股份清理和整治公款吃喝这两个内容加入进去”

傅兵朝王雪娉看了一眼。王雪娉没说话。梁健心想,难道这些问题王雪娉也已经考虑到了

果然,傅兵说:“梁书记,这事我要检讨,原本王委员起草的方案中,矿山股份清理问题和公款吃喝问题,是有的。但是我觉得这两个问题,太过敏感,就拿掉了。梁书记,我提个建议,这两个问题都是涉及面很广、问题也比较深,会不会引起党员干部过于强烈的反应”

傅兵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一定程度上,也有为梁健考虑的意思。但是,这两个事情,正是梁健到镇上之后,看到的最为严重的问题,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那么群众对向阳坡镇干部的形象永远不会好,他想要在向阳坡镇干出一番事业,也就甭提了,只能按照既定的轨迹下去,得过且过而已。

这不是梁健的本意,也不是梁健的性格。在其位谋其职,这两件事梁健是必须做的。他对傅兵说:“傅书记,你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既然要抓作风建设了,如果这两件事情不解决,恐怕只能达到隔靴捎痒的效果。”

说着他看着傅兵:“但是,如果我们真的从自身做起,带头做起,也许就能在镇上形成一种良好的风气,这对于向阳坡镇的长远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傅兵还是面有难色,他知道他在镇上的时间长,恐怕拉不下面子去得罪人。梁健的目光落到了王雪娉身上,王雪娉道:“梁书记,在这两件事情上,我绝对支持你。关于矿山入股的事情,我几个月前就已经主动退出了,关于公款吃喝的问题,其实我们领导干部,都是深受其苦,胡吃海喝把很多党员干部的身体都搞坏了。这股风气如果能够停下来,对咱们的身体也有好处。不过,我还有一个建议。”

梁健说:“你说。”王雪娉道:“可能是我多嘴了,不过我认为,要推进作风建设,对于我们现有的领导班子应有所调整。当然,这是县委的事情,但是我有这个建议,今天就直白说了。”

傅兵不由瞄了王雪娉一眼,这个女人还真够敢说的。关于班子的调整,是个敏感的话题。对于傅兵来说,就更加敏感了,如今镇长李良已经免职,镇长岗位空缺,如果不安排人进来,傅兵就是最有利的竞争者。为此,只要说到班子调整,他的神经就紧张,他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县委派一个人过来担任镇长,这对傅兵是最不利的。

他自己是不会说到这个话题的,但是听到王雪娉提起,他也很想听听梁健的意见。

梁健从傅兵眼中当然看到了那种热望,但是目前他不可能给予任何答复。对于班子调整,他心里早有了想法,但是到目前为止,跟县委书记的关系,让他无法得到县委的强大支持。

梁健对王雪娉说:“说说没有关系。我们这个班子,真的是长久没动了。这事我也会向县委去反映的,最终动干部还是要县委说了算。但是我认为,在我们镇上干事创业、风清气正的干部都应该有机会。”

最后一句话,他是说给傅兵听的。傅兵听了,心里一动,不过他还搞不懂梁健的真正意图。

梁健说:“傅书记、王委员,你们再将方案修改完善一下,矿山股份清理工作和公款吃喝内容,一定要作为重点工作加入。明天我们再碰个头。这个星期还有三天,如果来得及,我想在星期五召开党政联席会议,把这个方案拿到班子会议上讨论一下,下个星期召开动员大会,启动镇作风建设。”

傅兵和王雪娉答应了。

胡小英的匆匆离去,始终让梁健心有挂碍。下班之后,梁健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胡小英没有接电话,只是回了短信:“在开会,呆会给你电话。”

刚放下电话,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梁健一看是原市纪委副书记韩正阳的秘书任坚:“兄弟,有时间聚聚吗”梁健知道,韩正阳已经从市委副书记的岗位退了下来,任坚的岗位也肯定发生了变动,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就说:“要不今天吧”

任坚说:“今天就今天,你现在是镇党委书记,请我吃一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梁健心里暗暗叫苦,自己是镇党委书记没错,但是他刚想要搞作风建设,禁止公款吃喝,可是社会大风气流行公款吃喝,肯定认为他做了镇党委书记,肯定天天在外面潇洒享受。梁健就说:“请你吃饭可以,但是我自己买单,只能请小饭店了。”

任坚说:“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唬我,以为我不了解基层情况啊你们乡镇领导干部最nb了,吃饭不用花钱、坐车不用花钱、连家里的日用品、卫生巾都不用花钱吧”

梁健忍不住笑道:“说什么呢我用得着卫生巾吗”任坚反应过来说:“那倒是,你一个光棍,倒真是用不着卫生巾,不过谁知道呢我听说,看中你这个钻石王老五的人多着呢说不定就金屋常娇了”

梁健心里一愣:“难道任坚听说了什么”任坚催促道:“这两天心情不好,你真得请我吃好吃的。”梁健看这顿饭恐怕是逃不掉了,就说:“好吧,吃好的行,不过就你一个人。晚上我说不定还有事情,得早点走。如果请了别人,就不礼貌了。”

任坚说:“你放心,我也就想跟你聊聊。”

梁健请任坚去了嘉良饭店。这家饭店,以前梁健在长湖区的时候常去,后来到了市里,就有一段时间不去了。这次去,有点回味往昔的味道。

点了菜,满上杯中酒,任坚说:“梁健,说实话,我觉得你还是挺幸运的,现在已经到镇上担任党委书记了,还兼着县长助理。”

梁健说:“我还幸运啊金超下去直接就是副县长,我这县长助理可是不伦不类啊。”任坚说:“人比人气死人,你要知道,我进市委的时间,比你长了三年。你现在已经主政一方,韩书记退下来之前,让委办给我解决正科级。今天,室务会议才通过了我的党史办副主任的位置,正科级。跟你们比比,我不是得气死吗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知足才是。”

梁健知道,任坚说的这些倒也是实话。

回首这些年,梁健自从遇上胡小英,走上十面镇党委委员至今,三年多时间,自己一步步往上走,经历了多个领导岗位,直到现在成为镇党委书记兼县长助理,只要接下来能够走好,也许能在三十岁走上县级领导岗位。与金超相比,自己并没有落后。一方面因为金超的在年龄上至少比他大三岁,另一方面金超担任领导秘书的时间,也比他长许多。更何况,他在乡镇基层的领导经历,都是不可多得的工作经历。

这么想着,梁健感觉好多了。人生就是如此,比较是痛苦的源泉,同时也是快乐的源泉。经常告诫自己别比较,其实有意无意还是在比较。

梁健倒了满满一杯红酒,敬任坚:“祝贺你解决正科级以后发展道路更宽广了。”任坚说:“宽广什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党史办是委办的一个边缘部门,在这个岗位上,要想再往上走,不知道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梁健跟任坚是校友,也不能只说客套话,他知道这个岗位,想要再上一个台阶,的确希望渺茫,很多这个岗位上的干部,熬到最后也就是一个副调研员退休。但是,梁健也不好太打击他,就说:“机会总是有的,况且你还这么年轻。”

任坚说:“机会是靠人创造的。你帮我创造一个机会吧”

梁健看着他:“我只是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哪能为你这样的市级领导干部提供机会”

任坚说:“你谦虚了。我知道,胡小英部长跟你的关系非同一般啊”梁健看了任坚一眼,之前,任坚在电话里说她金屋藏娇,梁健就怀疑他是不是掌握了什么,现在又说胡小英跟他的关系不一般,梁健当然不能承认:“哪有啊。胡部长是我在长湖区时的区委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们的关系也就如此而已。”

任坚说:“别告诉我,你当宏市长的秘书,不是她推荐的”梁健说:“也许是的,但是她并没有当面跟我说起过,所以,我也一直不确定。”任坚说:“但这已经足够了。反正你记得,如果有机会,你得帮我向她推荐一下。我还是一个想干一番事业的人。以前当韩书记的秘书,能够经常跟胡部长接触,如今没有老板了,估计连胡部长也接触不到了。机关里就是这样,哎”

梁健顿时感觉到了当秘书的无奈。说得好听点,秘书是领导身边的人,但是说得不好听点,其实秘书就是攀在领导这棵大树上的藤蔓,一旦大树移开,藤蔓焉附

梁健自己当过秘书,深有感触。看来自己从宏市长秘书岗位上早早走出来,也不能算是一个错误。也是算是感同身受吧,梁健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记得的。”

任坚举起酒杯:“那我先谢谢了。先干为敬。”

这时,梁健的电话响了,是胡小英的电话。

“先前打了电话给我”电话里,胡小英的声音温柔如水。

梁健说:“是。”

“刚才有人在向我汇报工作。现在才好。找我有事吗”

梁健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胡小英说:“你现在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到家里来吧。”

梁健看了看任坚,感觉两人的话已经也说得差不多了,就说:“好的。”

任坚听出了声音,等梁健放下电话后,问道:“怎么,女人”梁健本想说是胡部长,可一想,任坚如果知道胡小英晚上打电话给他,肯定会猜测他跟胡小英的关系到底多亲密说不定,马上就要梁健替他推荐

于是,梁健就说:“是女人。我得过去了。”梁健先前就在电话中告诉过任坚,自己随时都可能要走,任坚也不感到奇怪。

两人又慢慢喝了一杯。任坚跟着梁健站起来。梁健说:“你可以留下再吃点啊”任坚说:“你都走了,我还吃什么吃啊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有女人要见,我也有啊,晚上的时间宝贵啊,分秒必争。”梁健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没老婆,你有。所以,你要担待点。”

梁健走到柜台,买了单,没有要发票。任坚很是奇怪:“你怎么还真自己买单啊”

梁健说:“没错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自己买单。”任坚说:“你不会吧你这个镇党委书记,是怎么当的吃个饭还要自己买单”梁健笑说:“并不是每个干部,都像你想的那么。”

梁健打车走了。任坚站在那里直摇头,心想:“这个梁健,到底是怎么想的在镇党委书记的位置上,却不好好利用,还要自己掏钱买单。他难道不知道,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吗”

灯光在车窗之外流淌,梁健心想,也许任坚根本就不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一座为权力所渗透的城市,在这座城市中,只要与权力相关系,就会变得非常容易。只要有权力,吃饭就可以不花钱,就医就可以不排队,上学就可以去最好的学区,经商就可以减税免税,甚至进火葬场也能比别人方便,甚至墓地也能比别人好如此等等,人们已经希望用权力来思维、来处事、来看结果。

如今,梁健想要有些变化,不免让人觉得奇怪。

来到胡小英楼下,梁健才意识到,实际上,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又发生了变化。胡小英此时已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关注她的人比以前更多。尽管她现在已成功上位,但是风险并没有减少,甚至比以往更大,身份也更为敏感。

如果,他和胡小英的关系,被人拍到,传播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梁健一想到这个就感觉背后发凉。

但是,此时已经到了胡小英的楼下,难道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后怕了,不上去了吗胡小英都不怕,他倒怕了,这不是熊样吗何况梁健喝了点酒,他才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呢

胡小英来开门。她的套装还没有换下来,只是原本穿在皮鞋中的脚,此时穿在拖鞋里,裹在连裤袜中,显得更加小巧,可爱,性感。但是梁健不敢多看,他到沙发中坐了下来。

茶几上,醒酒器里已经醒了酒,还放着两个杯子。还有桃子和蛋糕。梁健问道:“你没有吃过饭”胡小英说:“这就是晚餐啊开好会就晚了,再去酒店,已经提不起兴致了,还是这样吃点更开心。”

梁健也不多说,给胡小英倒了酒。然后,拿起杯子,敬胡小英:“想起来,今天你特意去向阳坡镇,我都没有请你吃饭。”胡小英说:“这顿算你请吧”

喝了一杯酒,胡小英问梁健:“之前,你打电话给我,想跟我说什么我不相信真没什么”梁健说:“今天到向阳坡镇,你来得突然,又走的突然,我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胡小英说:“去向阳坡镇是因为你在那里,也的确想看看向阳水库的好风景;走,是因为看到那边矿山破坏了那么好的山体,给周围环境造成了那么大的污染,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同时,我也想给葛东一点压力,让他清楚我的态度。”

梁健端着酒杯说:“你走后,葛东马上赶去小龙矿业了。”

胡小英说:“我知道葛东和小龙矿业有利益来往。这个石矿,牵扯到的人太多了。”梁健说:“我感觉,你说的那句话很好,那就是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

胡小英轻摇了摇头说:“我这话,也不过是说给葛东听的。他们才不会这么想呢绿水青山,其他地方也有,他们想去看,只要出点钱就能去丽江、去海南,甚至去喜马拉雅山,但是金山银山就不同了,金山银山关系到政府财政,也关系到手中权力的大小。所以,某些人是绝不会为了绿水青山,放弃手中的金山银山的。”

梁健沉默地点了点头,他承认胡小英看得很透彻:“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对向阳坡镇的矿山进行整治,如果任这种状况发展下去,是对向阳坡镇的不负责任。”

胡小英说:“我支持你的想法,向阳坡镇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恐怕不会有什么美好未来。如果能够马上停止矿石开采,对向阳水库周边山水进行绿色旅游开发,向阳坡镇说不定会迎来不同的将来。”

梁健不得不承认胡小英的眼光狠毒,她是当过区委书记的,一眼就能看出怎么样的发展才是长远的发展。梁健说:“我正是有这种想法,向阳坡镇必须停止现今粗放式的发展模式。”

胡小英说:“如果要实现绿色发展,那就得先取消矿山这座提款机。”梁健说:“我得争取市里的支持。”胡小英说:“恐怕光有市里的支持还不够,还得麻烦省里。”梁健知道胡小英不是吓唬他。梁健说:“我想向你要一个人才,是懂矿山的,对有关矿山的政策进行梳理,对小龙矿山中的问题,进行调查。”

胡小英说:“这个不难。我可以从市发改委调一个人下去给你。”梁健说:“谢谢了。另外,我即将在镇上开展作风建设。”

胡小英认可地道:“抓干部作风,是党委书记的分内事。不过,抓作风建设,你也要把握好度,记得,过犹不及。”梁健不解地问:“度具体是一个怎么样的度”

胡小英说:“作风建设的目的是化解阻力,而不是制造阻力。这就是度。但具体达到怎样的度,只有做过了才知道。慢慢你会懂得,也不用太着急。”

梁健也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急,心想,除了工作,还有生活,如果所有时间都成了工作,也不是梁健的心性能够容忍的。他对胡小英说:“你今天也忙了一天。我们不谈工作了,不能再用工作来烦你了。”

胡小英笑笑说:“我是被烦到了。我刚还在想,你今天过来,难道就是来谈工作的吗”她的美眸在梁健脸上掠过,让梁健心里一动。从工作状态走出来,胡小英浑身还是散发着女人的韵味。气氛变得有些暧昧。

这时,胡小英的电话响了起来,胡小英将手机给梁健看。梁健看到三个字:“宏市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