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金超出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01:41 字数:3147 阅读进度:336/1780

阮珏被金超打倒在地,她以陌生的表情看着金超:“你打我”

金超借着酒劲,狰狞地盯着阮珏:“就打你,打你这个贱货,竟然敢背着我跟梁健交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我问你,是不是你们俩合着举报我”

阮珏说:“金超,我真是看错你了。不管你做过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举报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明天肯定会去举报你”

金超听了,怒火直烧上脑门:“你去举报我今天我就让你出不了门”金超露出凶相,阮珏真的有些恐惧了。阮珏说:“你别乱来”

金超狞笑起来:“以前我觉得你是个清纯的女人,不忍心强行把你办了,没想到,你也是一个烂货,今天我就好好的办了你”

说着就朝阮珏扑过去。阮珏看到他野兽的本性毕露,转身就想要跑。但是喝了酒的金超速度变得很快,已经抓住了她的腿,一把将她的裙子撕破了一片。

很快他就骑在了阮珏身上,阮珏想要逃,他就用手叉住她的脖子。阮珏不能动弹,眼中充满了恐惧。

金超一下子拉开自己的皮带,阮珏露出绝望的神色,嘴里默念着“梁健、梁健”。金超看到她的嘴型,面目狰狞:“你现在还在叫梁健我让你叫”一个拳头就要对着阮珏的眼睛打下去。

“金超”

突然从身后,响起了梁健的声音。那声音异常的冷静,甚至透着寒意。金超不由一愣,转过头去。

原来金超酒性发作,顾不得太多,推门进入之后,只顾打阮珏竟然忘记关门了。梁健才得以进来。

金超惊讶地发现,屋子里不仅多了梁健,还有一个身穿黑衬衫的人,正举着一台小型高清摄影机对着自己摄像。他们这是要干吗金超的酒醒了一半。

梁健冷冷地说:“金超,看来,你是不想在副县长的岗位上混了。”

金超瞧见,黑衬衫还对着自己摄像,就扑了过去,试图抢镜头。梁健双手在他身上一推,金超那点力气,刚才都已经发泄干净,“嘭”地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尽数拍了,他彻底泄气了。

金超“啪”地一声,跪倒在地上:“梁健,请你原谅我这一次吧,原谅我这一次吧。”

梁健说:“能不能原谅我,你要问她。”

阮珏受到惊吓后,已经爬上沙发,双手抱着腿,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看起来极为可怜。

金超还不死心,朝着阮珏爬过去,“阮珏,请你原谅我吧,原谅我这一次吧”

梁健快步站到金超面前,防止他再次伤害阮珏。

阮珏冲着金超摇了摇头说:“我不会原谅你,你走吧”

跟着梁健一同进来的黑衬衫,终于说话了:“他哪里都去不了。我们已经报警了。”

金超听说,就对着黑衬衫怒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黑衬衫说:“金县长,不好意思。你真是额头太高,对我们组织部的人一点都不关心。我现在向领导汇报一下我是谁。我叫赵韩宇,县委组织部办公室的。”

“赵韩宇”金超终于恢复了一些印象:“你就是陈蕾的”

赵韩宇和陈蕾是男女朋友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金超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两个人的生活。金超多次以提拔陈蕾引诱她,使得颇有上进的陈蕾,很快就上了钩。赵韩宇发现了陈蕾的不对劲,他表面没怎么样,背地里便跟踪她。发现陈蕾已经和金超混在一起。

他知道金超是已婚人士,无非是玩弄陈蕾,他跟陈蕾提出过,但是陈蕾就是不听,说宁可跟金超在一起,这逼迫赵韩宇开始偷拍。

今天他就一直在跟踪金超和陈蕾,发现他们在酒店门口早早分道扬镳,感觉金超还要去干什么勾当,便一路跟踪了过来。

梁健回阮珏家拿皮带的时候,在楼道里碰上了他。梁健到南山县第一天,是赵韩宇接待的,赵韩宇对梁健一直有一种特别的好感。看到梁健,他便说,他刚刚看到金超也上去了。

感觉要出事,两人就匆匆赶上来,就看到了刚才的恐怖一幕。金超就将看到的一切,摄了下来。

金超对赵韩宇说:“没错,我就是陈蕾的男朋友,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我看你跟她正合适,我决定把她让给你了。不过,这个摄影机中的东西,可是我的,我不会给任何人。”

赵韩宇已经跟踪金超许久,掌握了金超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金超看着摄影机,歇斯底里地道:“你都偷拍了些什么东西快把这些给我”

赵韩宇不理会金超:“你想多了。这些东西,你向纪委去要吧。现在我告诉你,纪委的举报信是我发的,今天这些影像恐怕会更有力。你去跟纪委要这些镜头和照片吧”

金超回头看了看阮珏,她还缩在那里,原来纪委的举报,真不是她和梁健发的。而是陈蕾的男友赵韩宇

“这里怎么了”三个公安赶了过来,看到现场的乱象,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个就开始拍照,另一个人说:“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吧”

有赵韩宇的摄像作证,一切都清楚、明白,不需要多做解释。梁健、赵韩宇和阮珏三个证人,很快就离开了派出所。梁健对赵韩宇说:“谢谢你,否则,今天的事情没有这么顺利。”

赵韩宇苦笑一下:“我本来是最不希望介入这种事情的。可是我女朋友”梁健安慰地在他肩头拍了拍:“看清楚一个人,也未尝不是好事。”赵韩宇点了点头:“我们先送阮珏回去吧”

阮珏望着梁健,目光中还是那种楚楚可怜的神色:“今天我不想回家了,我害怕。”赵韩宇朝梁健看了眼说:“梁书记,那我先回去了。”

梁健点了点头。梁健带着阮珏去了自己家。

他担心金超会利用与谭书记的关系,为自己开脱,便打电话给高书记。高成汉说,他会叮嘱市公安局局长秉公办事,同时把这个消息通知市纪委书记魏洋。

梁健将阮珏接回家里,给她倒了水,拿出了新浴巾,让阮珏洗了澡,早点shang床睡觉。他把自己的床让给了阮珏。可能是惊吓过度,如今安全了,神经也放松了,没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梁健给阮珏盖了被子,为不打扰她,他回到客厅睡在沙发上。

第二天,阮珏说要去家里收拾东西,她不想再去那个租房住了。梁健说,你可以暂时住我这里。阮珏说,不用了,她说,她和金超的事情还没完,住在这里恐怕会让事情复杂,她打算搬去医院的宿舍住一阵。

梁健陪她去屋里取了东西,送她去了医院。对她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打电话给他。

在镇上办事到下午,赵韩宇打电话给梁健:“梁书记,晚上有空一起喝个茶吗”

梁健本就想要谢谢他,就约在了凤凰公园的咖啡店。两人坐定,赵韩宇说:“梁书记,跟你汇报一下,今天我处理了两件事情,了却了心愿。”

梁健饶有趣味地问他是哪两件事情赵韩宇说,一件,他跟女友陈蕾,正式提出了分手,他认为这样“积极要求进步”以致不惜出卖身体的女孩子,实在不适合自己。

梁健鼓励的点了点头,说:“你可能需要一个温柔本分的女孩。第二件事呢”

赵韩宇说:“我去了一趟市纪委,将有关情况和照片、摄像,都以实名举报的形式,提交给了市纪委。我想,如果我这次不出面,恐怕金超还会回到副县长的岗位,这种人做领导,绝对是祸害。梁书记,你觉得我是不是打落水狗”

梁健说:“要看落水狗是哪一种,如果是那种死不悔改的,不打,就是妇人之仁。”赵韩宇说:“有梁书记的这句话,我就宽心多了。”梁健说:“其实,我也应该谢谢你。上次,你看到考察消息之后,还专门打电话给我,虽然不是好消息,可对我也是及时有用的消息。”

赵韩宇说:“梁书记,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梁健说:“你说说看,只要我能办到。”

赵韩宇说:“我想跟着梁书记干,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我争取到你镇上,不当领导也行。我感觉,在组织部继续耗下去,实在没太大的ji情了。”

梁健盯着赵韩宇看了一会儿,说:“既然要到我这里来,你要抱着来镇上当领导干部的想法,我目前正缺少敢担当、敢作为的副手。如果没有做好当党委委员的打算,还是别来了。”

赵韩宇感激地瞧着梁健:“梁书记,我明白了”

金超被拘役三日的消息,很快就在整个南山县传开了。市纪委动作迅速,也很快作出了撤销金超党内职务的处分,理由主要是两条,一是男女关系混乱,二是殴打妇女。谭震林碍于实名举报和公安掌握的有力证据,也没有办法保他,心里只有吃瘪的感觉,手下又少了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