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矿山出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11:52 字数:3264 阅读进度:351/1780

梁健的手被季丹抓住不得脱身。只好坐在另一张床的边缘上。

古萱萱打了个哈欠,说了一声“有点困了”,就在梁健坐着的床头靠了下来,对梁健说了一句:“你先坚持一会儿。”

梁健说:“喂,你倒是好,可以躺下来。就让我这么坐着”古萱萱朝梁健笑笑说:“如果你高兴的话,就跟季丹躺一张床上,我也没有意见。”

“还是算了,我宁可坐着。”梁健当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古萱萱和梁健在一张床上,不同之处是,古萱萱躺着,梁健坐着,手还被季丹拉着。古萱萱的睡袍只是遮蔽了她的大腿,两条修长、洁白犹如玉器般光滑的双腿,从丝袍中伸出来,给人以无限遐想。

梁健是喝了酒的人,这遐想就异常的丰富。不过,梁健还是强忍住各种念想,盯着自己被季丹拉住的手。他等着季丹一旦稍微松动一下手指,自己就马上抽出来,回自己房间去好好睡一觉。

然而,季丹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样子,还不时梦呓般的叫上一句:“梁健”叫得梁健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一会儿,梁健就听到了古萱萱轻微的呼吸声。心想,你倒是好,让我在这里陪你这小姐妹,自己大睡其觉。

梁健的目光被古萱萱胸口的一片雪白所吸引。睡着的古萱萱侧向梁健这一边,睡袍的衣领微微敞开,一片雪白山坡在睡袍之后坟起,之间又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梁健的目光,就不由向着里面滑了下去。

梁健伸出手来,想轻轻拨开她的睡袍,进一步延伸自己快乐的视线。手到了领口,梁健猛然停了下来。

注意点领导干部的形象好不好如果自己那么做了,跟小流氓有什么差别如果真要看,也要让古萱萱心甘情愿地给自己看,然后自己就像根本无所谓的瞄一眼。

这点自律意识,使得梁健失去了一次偷偷看华丽风景的机会。有时候,脸皮薄就是会损失一些眼前利益,长远利益的话,说不定会给以补偿,或许根本就此为止了。

不过,梁健这次忍住没有动手,事实证明是对的。因为,此刻的古萱萱虽然发出入睡的呼吸声,但其实她不过是在假装。如果梁健的手,真的去撩拨她的领口,她马上会醒过来,打梁健的手,然后让他滚蛋。她认为,梁健肯定是忍不住的。

没想到,梁健这家伙手伸到一半,蓦然停止,然后就抽了回去。这说明,他尽管对古萱萱心存邪想,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古萱萱心道,我真是小看这个梁健了。那种对欲念能够克制的人,一般都是具备了很强的意志,这样的人,是可以成就大事的人。

这么想着,古萱萱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笑了之后,古萱萱又奇怪,自己干嘛笑呢梁健能不能成大事,跟自己有何干

既然已经知道,梁健不会来占自己的便宜,古萱萱倒是放松了警惕,心安理得地睡去了,不一会儿还真进入了梦乡。

梁健就坐在床沿,另一只手被季丹拉着,脑袋不时地往下掉,不断地打瞌睡。

夜深了,外面的蛙叫似乎都低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梁健的手竟然从季丹手里滑了出来,他也已经歪倒在了床上,与古萱萱躺在了一起。

又过了一会儿,梁健的手臂搭在了古萱萱身上,手掌内软绵绵蛮有弹性的感觉。但是,此刻梁健的知觉,不是有意识的知觉,他这晚上是喝了不少酒的,如今睡着了,就睡很很沉,手中的知觉,就跟梦混合在了一起,好像是小时候手中捧着小兔子玩耍。

熟睡中的古萱萱也感觉胸口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感觉暖暖的,又很好受,就如特别的按摩一般。她本想醒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感觉一夜疲劳,眼睛睁不开,又加这种感觉实在挺好,潜意识告诉她就不如享受下去吧

就这样,梁健在不知不觉中,就爱抚了古萱萱胸前的小兔子足足两三个小时。到早上四点左右,这是最为好睡的时候,梁健在床上翻了个身,手臂就彻底抱住了古萱萱。

古萱萱也不知咋地,就是不想让人打扰,想找个舒服的姿势,就躲进了梁健的怀里,两人就这么面对面拥着继续睡就如狂风暴雨之后的深情恋人

当古萱萱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中就是梁健的脸,他的鼻子触碰着自己的鼻子。更让古萱萱奇怪的是,自己的一条腿,竟然架在梁健的腿上,形成一种春光乍泄的弧度,而梁健似乎浑然不觉,还在沉睡。

因为自己腿架在梁健身上,而不是梁健的腿架在自己身上,古萱萱也怪不着梁健什么。

她瞧瞧季丹还在沉睡,就推了一把梁健。梁健迷迷糊糊地醒来。古萱萱说:“差不多了,我们得回自己房间了。”

梁健一看时间都已经快五点了,如果继续在季丹房间里呆下去,被人看见,真是不好解释。有些心术不正之徒,或许会说他们在一个房间里玩3p呢。要知道,这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社会,什么都得防着点。

梁健从房间里探出脑袋,左右看看没人,就偷偷跑了几步,然后意识到自己真没必要跟做贼一样,又挺直了脊梁往前走去。

古萱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想这晚上都跟梁健拥抱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小心脏就噗噗急跳,脸上泛起桃花般的嫣红。自己本来是要与梁健疏远关系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得更加紧密了呢

上午,梁健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镇政府何国庆打来的。何国庆在电话那头说:“我判断,邱小龙已经逃逸了,他已经三天不曾出现。”

梁健对于何国庆的判断是有信心的,但是梁健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官方的言辞,所以只是对何国庆说:“我知道了。”

何国庆也明白,官场做事有官场的规矩,他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梁健,那已经足够了。

梁健赶紧拨通了常青的电话,问有没有邱小龙逃逸的消息常青说:“他没有接到过矿整办任何消息。”

梁健说,下午他要见高书记,不知高书记有没空常青去请示,说下午三点有个空挡。

下午是公开课,梁健去签了一个到之后,就溜了出来。他之所以没有向班主任任杰请假,是不想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这个时候,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早就已经在几千里外的云南边境,经过关卡已经到了越南境内。邱小龙过关的那一刻,心里暗骂:“梁健,想要逮住我,没那么容易。”

三点整,梁健坐在高成汉办公桌面前,说:“高书记,恐怕,邱小龙已经逃走了。”高成汉微微皱了下眉,说:“我让常青去核实一下。”

常青去询问了情况,回来说:“矿整办姜主任说要亲自来向你汇报情况”高成汉威严地说:“你让他不用来汇报了,我这里还有事,你让他简单的告诉你,邱小龙到底有没逃逸就行。”

常青说了“是”,又出去打电话,了解了情况又汇报说:“姜主任说,邱小龙失联了,但到底是不是逃逸,还不得而知。”高成汉说:“知道了。没事了。”

梁健说:“让这家伙给逃走了”高成汉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本来还想拿他怎么着”梁健说:“当然是,抓他起来,不能让他进牢房,也得狠狠罚他一笔钱,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梁健气呼呼地发泄了一气,然后说:“我也知道,按照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的。”高成汉说:“怎么不可能”梁健说:“牵扯面太广,涉及到了主要领导。如果邱小龙进去了,他肯定会以说出市里领导在他那里拿好处作为要挟,谁还敢关着他”

高成汉说:“没错。只要保护伞还在,邱小龙就还不能被抓进去。但是,这颗坏牙虽然我们还不能敲碎,但是我们起码已经将他拔起。如今,他已经逃走了,说明某些人对我们还是畏惧的。这也未尝不是好事。”

梁健想了想,默默点头:“至少石矿可以停下来。”

高成汉说:“今天,我待会就会督促发改委、国土局、检察院、公安局和矿整办,抓紧调查小龙矿业的问题,对于邱小龙发出通缉,对于矿山资产进行查封。”

梁健轻轻叹了一口气:“谢谢高书记,这样至少向阳坡镇向阳水库周边的环境能够为之一变。接下去,我们镇上要对向阳坡镇的发展进行重新规划,斩断这种买资源的发展路径,走绿色、生态、环保的发展之路。”

高成汉说:“定了,就抓紧去干。在你离开向阳坡镇之前,你要抓好两件事情,一是抓发展方向,二是用好干部。两个一样重要,抓好方向,是为向阳坡镇的发展打基础、理思路,以后当更高职位上的领导干部,你才会知道,很多事情功成不必在我。为此,后面一样工作也很重要,那就是用干部。把干部用好了,那么事业就有了继承者,你的思路在接班人那里得到延续,这就是你们共同的事业,而不会造成人走茶凉的问题。”

梁健今天又算是学到了一招。抓方向、用干部,梁健以前就听说,但是两者之间,这种紧密的联系,直到今天听高成汉挑明了,才真正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