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背后黑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11:54 字数:3611 阅读进度:355/1780

天空异常清朗,飘着一丝白云。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这白云真跟丝一样悠缓。梁健好久没见过这样的天空了,只有在这离市区几十公里的郊外,才能看到这样清澈的蓝天。

学员们慢慢聚拢到了器械旁,等人都到齐了,一个肌肉发达的教练对大家解说:“这个背摔台有2米高,待会大家一个个走到上面,然后背对大家,小组其他成员在其身后用双手做保护,接住倒下的学员。目的我就不多说了,当然是增加相互之间的信任了。大家清楚了吗”

“清楚了。”下面的学员都喊道。

教练说:“那就好,大家现在分成三个小组,十二个人一组。”班主任就说:“就按照座位号分组吧。”

于是三个小组就分好了。梁健这一组里,有古萱萱、季丹,唐磊在梁健这一组,但是宋城在另外一组,江东流、柳学成和董跃等人竟然也在梁健这一组。

江东流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看到这种可恶的笑容,梁健耳边就响起了董跃的声音“信任背摔,别信任被摔”。梁健就长了一个心眼。

排在第一个的女干部登上了背摔台。教练说:“下面的同学们,赶紧围到下面,你们的手臂相互握住,对了。当中的最好是男的,因为摔下来,中间的受力最重了,特别是臀部和背部的受力点,一定要注意用力。大家一定要紧紧握住,上面同学的全部信任就在你们这里了。”

下面的同学相互结成了手臂的网,护在了下面。那个女干部,还是朝下面望了望,迟迟不敢跳,嘴里喊道:“我真的不敢啊我怕。”

下面的同学们,就喊:“跳吧,跳吧,相信我们吧”“放心的把你交给我们吧”“哈哈。”女干部胆子太小,看了看后面,干脆从台上逃了下来,说道:“我第二个跳。如果谁先跳,我肯定就跳。”

第一个女干部临阵脱逃之后,小组里的气氛就有些人心涣散了,有几个女孩子都不敢上去了。教练看到这个气氛实在不好,一个个年轻干部,却都成了怕死鬼,这可怎么行。教练说:“女的不行,你们男的先上吧。”

唐磊胆子挺大,这些对他就是玩儿,自告奋勇说:“教练让我来吧”教练刚要允许,却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声说:“我先来。”

大家循声望去,竟然是古萱萱。古萱萱亭亭玉立,在阳光的照射下,肌肤犹如透明美玉。所有的女孩子,都不敢,却偏偏是她这个瓷器般的女子却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

美丽,加上勇气,使得古萱萱顿时在女生之中更加的鹤立鸡群。教练朝古萱萱鼓励地点了点头。

古萱萱走上了背摔台上,朝下面一望。看到下面男生都已经争先恐后的想要做她“垫背”的。古萱萱瞧见,中间位置,正是江东流、柳学成和董跃这帮人。如果按照她现在的位置背摔下去,自己的臀部就在江东流等人手中。

古萱萱虽然不是古代保守美女,但是身体的一些部位,她却本能的不想其他人碰到。于是,她对教练说:“教练,我能要求江东流和柳学成的位置换成其他人吗”

这本来就是训练信任感的,一般情况下,教练是不会允许台上的人要求换下面的人,但是面对古萱萱,他也无法拒绝。一是古萱萱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子,她是主动要求第一个“背摔”的人;二是,古萱萱实在太美了,对于这么美的女孩子,作为男人的教练感觉自己无力拒绝。

于是说道:“好吧,你想要换谁快一点。”古萱萱朝下面的人群中看了一眼,说:“梁健和季丹。”

梁健很是意外,古萱萱竟然会指定自己。他当然明白,古萱萱呆会摔下来的时候,什么部位会落到那里。她请季丹是可以理解的,季丹是她的闺蜜,但是叫自己,就有些想不通了。

男人都以羡慕的目光投向梁健。女人都朝梁健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只有江东流狠狠地瞥了梁健一眼,然后走到后面去了。

梁健当仁不让,走到了那个重要的位置上。教练却说:“季丹能够承受这样的重力吗”

季丹听到教练对她的不信任,体内男人婆的本性,又一次暴露了出来,她喊道:“教练,你看不起我吗这个项目训练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信任吗请你信任女性。”

教练无语,被男人婆的气势彻底镇压,只好说:“好,那就这样吧,开始。”

不知为何,看到下面有梁健和季丹在,古萱萱的安全感就增加了不少。尽管内心还是有一丝害怕,她还是一闭眼,脚尖一松,往后靠下去。她看到了天空与她平衡,双臂紧贴身体两侧,在空中放空了一秒钟,身体就沉沉地落在了下面手臂织就的网里。

梁健感觉古萱萱充满弹性的臀部,就在自己的手臂上往下沉,然后被他和季丹早已准备好的力量给硬生生往上托了起来。其他人赶紧,将古萱萱扶着站起来,然后就鼓起了掌来。

古萱萱说了声:“谢谢。”目光却朝梁健脸上流转了一圈。江东流简直是怒火攻心,心中暗骂:“梁健,你等着吧,待会轮到你,即使不能让你残废,也起码让你骨折。”

第二个是男同志,中间自然恢复了以男同志为主了。这个男同学是个大胖子,加上中间的力量有些薄弱,大胖子差点破了手臂之网,漏到地下。最后,总算还是把他兜住了。

接着又上去几个男同学,都成功完成了这个项目。季丹也上去了,她学着古萱萱说,她也要梁健站在那个“重要”位置。教练却断然拒绝说:“刚才古萱萱,是因为第一个上去的,我们为了鼓励她的勇气,才允许她指定人,其他的人一概不允许,我们培养的就是信任,你们任何人之间都应该充满这种信任。”

季丹冲教练撅了撅嘴,没得选,她也只好背对大家摔了下来。还算是成功。

接着就轮到梁健了。梁健离开队伍走上背摔台的时候,人群之中就涌动了一下,接着江东流、柳学成、董跃和其他几个人就占据了那几个关键位置。

梁健的朋友唐磊根本没有意识到,某些人要玩阴谋,看到他们这么热情的要去那费劲的受力位置,他不在意地站到了后面的位置。

梁健耳边又响起了先前董跃的那句话:“信任背摔,别信任被摔。”是啊,信任,然后被摔。如果中间那几个人都不用力,他这从两米高台上下来,直接摔到地上,恐怕不死也是残疾,不是残疾至少是重伤。

但是,这个项目不是堂而皇之的冠于“我勇敢、我信任、我担当”的主题吗如果自己中途退出,非被别人视为胆小鬼不可。这于梁健的身份,肯定是不符合的,将会成为一直缠绕自己的笑话。

原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跟古萱萱一样制定几个可以信任的人,但是这条路如今也已经堵死了。

梁健无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他只能寄希望于江东流等人不要真的那么鬼祟、那么卑鄙。等梁健背对下面那些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想得还是太幼稚了,自己所处的不是纯粹的纯真同学关系,而是官场的复杂关系。在这个场里,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

只要他那样摔下去,只要下面正好是江东流这几个人,他肯定会死挺挺地摔在地上。

看着梁健的背影,江东流露出阴谋得逞的怪笑,他对董跃、柳学成和其他几个他已经收买的学员,互相示意。江东流心里暗笑:“梁健啊梁健,这次你就是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这时候,台下古萱萱望着梁健的背影,和他缓慢的动作,心中蓦然升起一种担忧,她不知道自己担忧的到底是什么,目光不由落在江东流、柳学成等人的手臂上。但是,她还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想要在这个事上搞阴谋诡计。

梁健抬了下头,准备“背摔”而下。

忽然下面有人喊道:“等等。”大家都齐齐朝这个人看去,这人就是董跃。

大家都愣了,梁健愣了,江东流也愣了。梁健心想,难道董跃要当场拆穿江东流的阴谋显然他是高估了董跃。

只听董跃说:“不好,我拉肚子了。”说着董跃就从“垫背”的人群中出来,跑向了远处的厕所。大家都笑了起来。

教练说:“后面的人顶上去。”听到这句话,也许是凭着本能,古萱萱就上前去,补在了董跃的位置。她的动作是无意识的。

江东流朝古萱萱看了看,心想,古萱萱不会有什么大力气,她要在这里,就让她在这里吧

梁健心想,这一劫肯定是逃不了了,就算背后是刀山火海,他也照样得跳了。梁健仰起头,瞧着天空中刺眼的阳光,身子向空气之中靠去,这就是“信任被摔”吧

梁健看到天上的白云真好看在他身下,江东流几个原本紧紧绞在一起的手臂忽然松开了,形同虚设似的摆放在梁健的身下

说着,梁健就拿起了胡小英的脚,在受伤的地方轻轻揉搓着。尽管隔着黑色长袜,胡小英的小腿还是充满了弹性。

胡小英被梁健按摩着,身体一阵阵酥麻。一会儿,感觉疼痛减弱了不杀,她对梁健说:“舒服多了。”梁健接触着胡小英腿上的肌肤,一时之间也有些欲念难受,手忍不住在胡小英小腿上抚摸了一下。

胡小英身子一震,双手撑在床上,轻轻哼了一声。见胡小英没有任何阻止,梁健的手就沿着胡小英的小腿,一直向上,到了腿弯,到了大tui两人交叠在一起,迎接着一快乐的传感。

两人每一次快乐过后,都会沉沉睡去。醒来之后,他们才用了餐,喝了点酒。胡小英面色红润,娇艳如花。

梁健说了一句:“你真好看。”胡小英犹如小女孩般红了下脸:“你哄我的吧”梁健说:“哄不哄你,难道还能骗得过你”胡小英媚眼朝梁健瞥了眼,很是开心。然而,她很快就转到了正题说:“今天找我是还有别的事吧”

梁健本来是为李宁托的事情,找胡小英的,但这会他觉得说不合适,就说:“下次再说吧。”

胡小英说:“跟我,你不用忌讳什么。我不会在意的,你只要说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