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感情增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21:56 字数:3151 阅读进度:356/1780

从梁健走上背摔台,古萱萱就一直感觉有些担忧,否则她也不会主动上前来,以她女孩的微薄力量,来行“垫背”之事了,而且还要和江东流等人绞在一起,直到此刻,古萱萱算是弄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某些人心怀不轨,就是想要害梁健。她想指出江东流他们的阴谋,但是梁健已经从高空摔下来,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马上就要后背着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江东流等人的手,算是完全松的,根本起不到什么大的阻碍作用。

说时迟,那时快,古萱萱没多想,身子一低,就滑到了地上。大家都还没有反映过来,梁健的身体,几乎没任何阻拦的穿过那些松开的手,摔到了地上。

梁健心想,这会是惨定了,非死即伤。然而,接下去他的反应,身体下面软绵绵的甚是舒服。他翻过身来,看到古萱萱紧紧皱着眉头。

大家都围观了上来。梁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自己没有受伤,但却看见,身下的古萱萱似乎已经重伤。有人要拉她起来,教练怒喊道:“你们谁都不许动叫医生。”

这天的拓展训练,到此告一段落。因为疼痛,一会儿古萱萱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这件事情,引起了校方的注意。这一方面是,在教学活动之中,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信任摔背”,根本不值得信任,有些学员玩忽职守,差点造成一个学员直挺挺从两米高台上摔到地上,这已经不是“信任摔背”,而是“信任被摔了”。这种事情,一旦传开,今后这个“信任摔背”还怎么搞这不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嘛

另一方面,漂亮女学员在紧急关头,勇敢救人。这也完全出乎校方的意外,这说明,尽管有些学员不值得信任,但还是有值得信任的学员。

市委组织部长同时兼任了市委党校校长的胡小英,不久就听说这件事情,她非常恼火,这不仅仅是因为涉及到了梁健,同时还涉及到学员的素质问题。这其中肯定是有些背后的因素,胡小英对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和纪委书记说,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给学员一个交代。他还说,这期的优秀学员一定要给古萱萱。

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朱清水和纪委书记石桥,一起找梁健所在组的学员谈话。肇事者江东流、柳学成等人,当然抵死不认是他们的过错,仅仅说这完全是失误。江东流马上把接受调查的情况,向老爷子报告了。市政协主席江易一个电话飞给了党校常务副校长,说,你们现在都敢随便调查我儿子了别以为我到了市政协就没有能量了

面对说得如此直白的江易,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倍感压力,调查只好草草了之,结论是,学员不慎、疏忽大意才造成了如此事故,下一步做好三点:加强教练的教育;加强学员的培训;进一步强调合作共信。并向胡小英汇报了市政协主席江易的原话。

胡小英非常气恼,都已经是二线的干部了,这个江易主席,还是如此蛮横霸道,怪不得会培养出这样无恶不作的儿子。

胡小英冷静了一会儿,想,如果这事闹大了,就会变成她胡小英和江易之间的矛盾。毕竟人家江易是市政协主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在跟江易闹还不是时候。所幸梁健没有事情。胡小英想,还是把这笔账先记在心里。

梁健当晚就去医院看了古萱萱。经院方检查古萱萱其他地方都没有事情,只是左手手指有些轻微骨折。医生说,那种情况下,受这么一点伤,简直是奇迹。

而手指上的这个骨折主要是古萱萱当时本能的想要撑住掉下来的梁健,但是已经来不及,在巨大压力之下骨折了。

梁健不由想起,自己压在古萱萱身上时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当时的压力可以说,全部被古萱萱承受了去。她如今却只是手指受了点伤,如果不是奇迹,只能说明,当时压下来的身体接触,还是完全符合力学原理的。

当然,这些话,梁健是不能对古萱萱说的,否则古萱萱肯定要发飙,如果不是我救你,现在躺在这里的肯定是你现在你还在回味,压在我身上的感觉,你还是不是人啊

当然古萱萱没有骂出来,梁健也没有讨骂。

梁健是买了很多高档礼品去看望古萱萱的,有高大上的水果,也有高档化妆品。古萱萱瞧了他一眼,说:“你这是搬家哪”

梁健说:“应该的,你都为我这样了,我即使把全部家当用来给你买礼物,也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啊。”这些话就相当入耳了,古萱萱说:“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反正我当时也是本能反应。”

梁健说:“你本能反应,就这么关心我,那我更要感谢你了。”古萱萱耳根一热,瞬间脸上飞霞升起,煞是好看。

当然这些话,都是在没有人在场的时候说的。令梁健奇怪的是,古萱萱的老爸异常的老实巴交、人畜无害,见梁健来了,他非但没有责怪梁健,反而出去打水,说要给梁健倒茶。据说他老爸是总工会下面一个事业单位的职工。梁健很是奇怪,这样的老爸怎么会生出如此漂亮可人的女儿呢

事后,梁健又找了个机会询问了古萱萱的闺蜜季丹,才了解到,原来古萱萱的妈妈以前是下放青年,当时古萱萱老爸还在农村,两人相爱并生下了古萱萱。下放结束后,古萱萱老妈回了北京,并没有带走古萱萱和她老爸。据说,那是因为古萱萱老妈的父亲,是京城的高官,根本不同意这个婚姻。不过他们还是照顾了古萱萱的父亲,将他从一个农民变成了镜州市总工会下属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

这种事情,梁健以前也听说过,也见怪不怪。他感叹,古萱萱原来有一个的老妈,怪不得能够长得如此倾国倾城。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跟古萱萱老爸这么人畜无害。

当古萱萱的叔叔翟兴业夫妇走进来的时候,梁健就明显地感受到一种不友好。

看到翟兴业和一个女人进来,梁健也很是诧异。这两个人和古萱萱是什么关系他从未了解。他只知道,翟兴业当时在四川天罗援建,结束时候的考察是熊叶丽和梁健等人去的。

翟兴业当时是建设局局长的候选人,但是他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铁杆,而且他在天罗也闹出了一些事情。因为主观、客观上种种原因,翟兴业没有上位,一直在建设局副局长的位置上滞留着,到目前为止,他的那趟援建算是白去了。

翟兴业当然知道,自己难以提拔,跟梁健在那次考察中发挥得负面作用有很大关系。心里一直恨得痒痒,这次却在侄女古萱萱的病房里遇上了梁健。既诧异,又痛恨。梁健还算懂礼貌,主动跟翟兴业打了招呼,翟兴业没有理会。

翟兴业的老婆见翟兴业冷漠,也没有跟梁健打招呼。气氛有些尴尬,古萱萱早在叔叔那里听了很多梁健的坏话,这会梁健在自己病房里,她知道叔叔肯定是不开心了。

古萱萱朝梁健调皮的使了一个眼色,梁健会意就告辞了。

等梁健一走,翟兴业就询问古萱萱,这次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萱萱简略地说了几句,几乎把梁健这个名字都要略去不讲。翟兴业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当然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古萱萱是有意对某些事情避而不谈。他就询问古萱萱老实巴交的父亲。

古萱萱老爸当然啥都说了。这下好了,翟兴业和他老婆都特别的不爽,自己的侄女,竟然会去救梁健一个翟兴业的仇人

翟兴业说:“萱萱,当时我就告诉过你,梁健是一个什么人了吧没想到,你真的认识了他,还救了他的命。”翟兴业的老婆也插了进来,她似乎比翟兴业还要愤怒:“萱萱,梁健是一个什么东西,他不过就是宏叙手下的一条走狗。整天就是帮着宏叙笼络关系,整治对手。如果你叔叔不是因为宏叙和梁健,早就已经坐上局长的位置了,或者副厅级也说不定到手了,哪会像现在这样”

说了这一大通,古萱萱一直没吭声。等他们彻底唠叨完了,古萱萱才说道:“叔叔,阿姨,其实当时情况紧急,我根本没想到他是谁,只是本能地冲了上去。”

古萱萱老爸古原很疼自己的女儿,就说:“我们萱萱心肠好,才会去救梁健。否则叔叔交代的事情,她肯定不会那么去做的。”

翟兴业瞧着古萱萱说:“萱萱,真是这样吗”

古萱萱点了点头:“叔叔,是这样的。”翟兴业说:“那就好。”

翟兴业的老婆说:“萱萱,希望你以后别再跟梁健多联系了。这家伙,不仅是我们的仇人,而且听说,他的个人作风也很乱,你要小心这种人。”

古萱萱脸上微红,心想,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和梁健同床共枕过,不知会作何感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