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疯狂之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21:58 字数:3182 阅读进度:360/1780

看了看家里唯一的时钟,差不多已经九点多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很是奇怪,省委副书记的公子马瑞,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

那天宏市长跟自己提起时,自己说好了过两天请他吃饭的。梁健就说:“马总好,那天我就跟宏市长报告过,改天请你吃饭。”

马瑞说:“吃饭的事情,改天就改天。今天,我先请你喝茶吧”梁健如今做事,越来越不想干那些没有准备的事情,梁健本来说过几天请马瑞吃饭,其实就是想拖延一段时间,找个机会对马瑞有所了解。

这几天因为有事,一直拖着,没想到马瑞亲自找上门来了。本是可以找个理由婉拒,但今天是星期五,看来马瑞也是选准了时间的。再拒绝,恐怕让人觉得不礼貌了。

梁健干脆就爽气地道:“没问题。不过还是我请你喝茶吧,让我先尽一下地主之谊。”

马瑞说:“这次一定是我请,我已经在茶室了。”

梁健知道那是市中心的一个茶室,就赶了过去。楼前进门,小桥流水,后面就是一个小隔间和包厢,显得小巧而精致。

梁健心想,这个马瑞,还真有些雅兴啊依着提供的包厢号,报给了女招待,就被带了过去。

只见一个穿着休闲、头发整齐的男生坐在沙发上,手上正盘着一串珊瑚色的珠子。

这些年,梁健看到过不少人,都在玩这玩意,拿在手里,一个个的盘过去,很是享受的样子。梁健看到这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生,手中也玩着珠子,很是有些意外。

梁健主动招呼说:“是马瑞,马总吗”马瑞也站了起来,他身材比梁健稍矮,但起码也有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容貌之中带着马超群副书记的影子。

但是相比于马超群十足的官相,马瑞更多的是初出茅庐的感觉。毕竟马瑞是去年才从国外回来,可以说对国内涉世不深。这倒是让梁健在心理上轻松了许多。

梁健本来以为,马瑞会是那种特别官二代的样子,说话高人一等、趾高气扬,那就根本没办法好好交流了。没想到,这个马瑞还是相当的谦逊。

两人礼节性地握握手之后,坐了下来。

还比较通透的包厢之中,已经准备好了一壶茶和精致茶具。洁白的瓷杯,倒入了带点金黄色的液体之后,看起来甚是喜人。

马瑞托起其中一个小茶碗,递给梁健,说:“尝一尝。”梁健感觉味道还可以,点了点头。

马瑞很绅士地笑笑说:“镜州这个地方,适合喝茶,养生啊。”梁健想要辨别他这句话中是什么意思,但是就凭这一句话,没办法搞清楚。他就不接腔,笑笑重复了一遍说:“喝茶,养生。”

马瑞见梁健没有其他表示,又问道:“梁常委,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喝茶吗”

资金梁健心头就冒出了这两个字。当时,宏市长跟自己说起马瑞的时候,就是谈到了钱的事情。马瑞想要创业,创业需要资金。

但是,如果直白的把“资金”两个字,说出去,恐怕不是太礼貌。不是有句话,谈钱,谈钱就俗了嘛。今天这个场合,可不是一个俗谈的场合。

梁健只好装笨,看着马瑞笑道:“马总,请说。”

马瑞看着梁健,表情非常丰富地笑笑:“我主要是想见见梁常委。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梁常委在整个镜州市的名气,如雷贯耳,只要在官场,几乎在每个场合,恐怕都能听到人家在谈论梁常委。”

梁健听了一惊:“是吗谢谢。我感觉自己的名气可没这么大啊。”马瑞说:“这说明,梁常委是一个很谦虚的人。”

听着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对自己这么夸奖,梁健的感觉不能说不好。但是,梁健也知道,这种夸奖不会是白白来的。所以,梁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

马瑞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说:“还普通啊30岁当上县委常委,这个速度,已经是绝对不普通了,估计在整个镜州市也是独一无二的。”

这倒也是,在镜州市30岁的常委的确也就是梁健一个人。从这一点上看,的确是不普通了。梁健自嘲道:“有些干部,前期上得很快,后面就不动了。说不定,我就是属于这种干部。”

马瑞摇摇头说:“我对官场不了解,不过,我老是听我那老头子说,仕途是规划出来的。仕途的确要有运气,但是运气有用完的时候,你刚才说的那种人,开始很快,后来就不动了。那就是说运气用完了。但是懂得规划的干部,就不一样,运气来了自然上,运气不好的时候,他也能想办法规避迂回的上,所以整体都是向上的。”

没想到马瑞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梁健说:“马总啊,我觉得,你适合到官场发展。你说的,虽然是你老爸的话,但是你能引用就说明你有体会。你到官场,肯定有发展。”

马瑞摇摇头说:“我就算了。我对官场不感兴趣,我还是喜欢创新,搞科研,就这么简单。”

梁健点点头说:“其实,这也很不错。”

马瑞忽然笑笑说:“今天,我总觉得梁常委说话有些拘谨。不知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想法”梁健说:“没有,没有,我这人就是这样,不喝酒就有些放不开。”

马瑞笑道:“原来梁常委喜欢喝酒那我搞错了,下次我请梁常委喝酒。”梁健说:“那不行,说好了,下次是我请马总喝。”

马瑞说:“梁常委,我有一个提议,你也别叫我马总了,我也不叫你梁常委了。直呼其名吧”

梁健说:“这样也行啊。那下次直呼名字吧。”

至始至终,马瑞都没有提起融资的事情。梁健也没有谈起,这是一个坑,等着你跳。如果你忍不住,先掀开了这个坑,那你就得自己先跳下去。梁健所以让自己一定要撑住。

马瑞给自己的印象,真是跟那些官二代或者海归派实在太不一样了。不过,梁健也不是特别想要与之交往,毕竟高官的公子,不是你想认识就认识的事情,这比直接跟高官打交道,都让人警惕。梁健不想太累。

梁健估计,这次马瑞不谈事情,下次可能就要忍不住了。

第二天是周六。胡小英和梁健都去赴李宁的晚宴。李宁很是慎重,让县委组织部的班子成员全部参加了,县领导当中,就没有其他人参加。李宁非常殷情,不断的敬酒。其他班子成员都是县里的科级干部,平时能跟胡小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机会很少,也借此机会大敬其酒。

胡小英倒也爽快,他们敬酒她一般都喝了。李宁突然提出说,要敬一敬胡部长和梁健两个人。说:“胡部长和梁常委都是从长湖区出来的,这是一个共同点;胡部长和梁常委又都是从市政府办出来的,这是第二个共同点。所以,我们一定要敬一敬两位有共同点的人。”

梁健赶紧说:“你们要敬还是单独吧,我怎么能和胡部长平起平坐呢”胡小英却说:“来吧,让他们一起敬我们吧,我看他们今天也喝得不少了。”

喝得差不多了,胡小英说:“梁健以后的工作,还要李部长多多关心。”

此话一出,李部长受宠若惊,胡小英肯说这一句话,就说明接受他李宁了。他就又拉着梁健敬酒。

晚饭之后,李宁说要派车送胡小英,胡小英说不用了。她想要走走。李部长说:“胡部长一个人走不安全,梁常委送送吧,一定把胡部长安全送回家。”

梁健也不推辞,就跟着胡小英一起走。

到了楼下,胡小英问:“你上去坐一坐吗”梁健说:“就坐一坐。”

有个“就”字,这个意思很明白的。梁健担心与胡小英过密的接触会有风险,对自己不好,对胡小英更不好。胡小英也说:“就坐坐。”

到了胡小英家里,她给梁健倒了水,对梁健说,她想要先去洗澡,梁健可以到她书房坐坐。

书房里有特别的香味,这不是什么檀香或者香水,而是女人特有的香味。这间书房,一个墙壁是简单而质地高级的书架,都是政治、经济、历史等书籍。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市级领导干部,还是需要经常加强学习的。

梁健无意之间看到书桌上有一张平铺的纸张,边上有一支笔,看到上面的字迹,像是没有写完,梁健带着好奇,低头看了看,只见上面以骨干又温润的笔锋写着:

女人的自信来自何处是来自某个男人的爱吗还是你的学历、位置可能都不是。而是来自你的财务自由,来自于你所见过的世界,来自于你的阅历,当然还有地位。女人依靠男人、家庭可以活的很好,但却无法活的有安全感。最大的安全感,还是得自己强

看着这些文字,梁健心里有种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这难道就是一个女强人的心声吗还有这是不是胡小英故意让自己看的东西

这天晚上,梁健真的只是坐坐,就回家了。胡小英也没有太挽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