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红珏之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21:59 字数:3445 阅读进度:361/1780

这天晚上,梁健没有睡好。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胡小英那些文字还历历在目。梁健不知道,那些是否是胡小英的心声,还是她一时的感慨

有一种理解、有一种惋惜或者有一种怜爱都说不清的复杂感觉。梁健对自己说:“算了,别多想了。”

可所有失眠过的人都知道,当你对自己说,算了别想了,自己偏偏就会想,然后就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睡着。

日子向着初秋推进,早晨的空气有些微凉,清风吹动着楼下的树叶,轻轻摇曳着。

楼上的梁健,才刚刚睡着不久,睡得还挺沉。一条短信犹如燕雀般飞入,手机发出“嘟嘟”的提醒,梁健还是毫无知觉。

上午9点钟,梁健才缓缓苏醒过来。可以说,好久没有这么迟起床了,当了县委常委的梁健,一般最迟7点钟也就醒来了。

刷牙、洗漱完毕,梁健将手机揣入袋子,到下面街上的小吃店吃面。这是梁健最新发现的一家面馆,尽管很小,但是面条质地地道,面浇头也不错。吃面的时候,短信又响了,这次梁健才听到,翻开来看。

是杨红珏的短息。这让梁健有些意外。

杨永珏已发了两条短信过来了,第一条短信写着:梁常委,今天我要去看我外公,您有空吗

这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梁健还在呼呼大睡。第二条短信写着: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时间吗

梁健眼前出现了杨连应沧桑的脸孔,此外还有十面镇那些兄弟们,不过今天是星期天,估计是看不到他们的。想想,自己也没啥别的事,就回复了一句:“行啊,一起去看看老人家。”

杨红珏很快就回复道:“这太好了,我开车来接你。”

梁健赶紧吃完面条,到街上买了些礼物:两罐高档蜂蜜、一条中华烟和一篮子水果。杨红珏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已经在他的住宅楼前了。

梁健远远看到一辆蓝色别克英朗xt轿车,这款车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挺合适的。

杨红珏瞧见梁健带了这么多东西,赶紧下车,让梁健把东西放在了后备箱,说:“梁常委,你干嘛买这么多东西”

梁健说:“不多,难得看老人,让老人开心开心。”杨红珏说:“梁常委,其实你能去看我外公,才是他最开心的事情。”梁健笑笑说:“今天是休息天,你就叫我梁健得了。”

坐在驾驶室的杨红珏,朝副驾驶室的梁健瞥了一眼,笑了笑叫了一声:“梁健。”

梁健朝她看了一眼:“嗯”

引得杨红珏笑了,她说:“其实,还是叫你梁常委,我觉得更合适一点,你毕竟是我的领导。”梁健笑笑:“那随你吧,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叫吧。”

这一转头,梁健瞥见,杨红珏的胸脯异常丰满,紧紧包裹在休闲衣衫之中,她衣袖之外的手臂,也是圆润光洁,闪着健康的光泽。梁健赶紧移开了目光,看着前面道路,问道:“你外公,这会几岁高龄了啊”

杨红珏说:“说高龄也不算,78岁吧。”梁健点了点头说:“在今天,也不算高,但也不小了,的确应该多看看老人。”

车子进入十面镇的领域,梁健就有些感慨起来,看着这些熟悉的道路、房子和风景,梁健又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几年前,自己在这个地方工作过

车子进入的不是村子,而是一个小区。这个小区,是农民的安置社区,在村子两公里的地方新建的。看起来,才刚刚搬进来不久。

小区的一些老人和孩子看到一辆汽车进入,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等他们过去之后,才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车子开到老人所在楼栋门口,从车里下来,两人提着东西,走过去。

在楼栋下面,杨连应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看到他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步子不是很快,但是显然很激动,他说着:“啊呀,这是梁秘书啊”

杨连应当时就知道,梁健是镇党委秘书,如今看到他也是这么叫。梁健很高兴地握着老人的手说:“老杨啊,你好啊身体不错,挺硬板的。”

杨连应说:“还好,还好梁秘书啊,你可把老杨给盼得啊上次我们红珏说,现在你们在一个单位上班,我就对她说了,你有本事就把梁秘书给请来家里坐坐。只要能够再见一面梁秘书,跟梁秘书聊聊天,我这把老骨头哪天不见了,也算是瞑目了。”

听到杨连应这句话,梁健眼中,顿时满溢了泪水。自己这忙忙碌碌,在曾经工作过的村里,还有一个老人,这么想念自己。老百姓就是这么朴质,你对人家的一点点好,他们都记得,会记你一辈子的好。

杨连应也擦了一把老泪说:“我们红珏,是有本事的,终于把你给请来了。”梁健的一颗泪珠从眼角滑了下来。

身边有人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梁健看到杨红珏的眼中也是红红的。红珏说:“外公,我到上面去拿茶杯下来”

杨连应点了点头说:“好啊,先请梁秘书到我们屋子里看看,然后我们到下面来喝茶。”这是一个七八十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卫,装修得很是简单,不过倒也干净。看得出来,杨连应是一个人住的。

看过了房子,又到了楼下。杨连应说:“住在水泥笼子里,还是不太适应。我们这些拆迁村,很多老人都不适应,拆迁之后,村子上一大批老人都过世了。水土不服啊。我算是适应的还可以的,但是在水泥房子里,我还是呆不住,每天只能在下面坐坐,走走。”

世世代代生活在土地上,习惯于在田间地头劳作、活动的人,一下子因为土地征迁,被从土地上赶走了,进入一个个狭小的小区。这是一个城市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残酷的过程,但这就是社会的大潮流,个人都被挟裹而去,民无办法,官也没有办法

梁健只能宽慰地说:“能够适应就好,适应就好还是得多走走,对身体有好处”

杨连应也就抱怨了这么一句,其他他就不抱怨了,跟梁健聊着当时他在镇上的事情,对于被镇上的人拦住不让上厕所,后来梁健出来给他解围的事情,杨连应记得很清楚。说的时候,已经没有当时的怒气冲冲,只是哈哈笑了。

时间可以抹去恨意和毒素

很快到了中午时分,杨连应说:“梁秘书,你一定得留下来吃过午饭再走。”梁健不好意思推辞。这时候,他想起了一个人,就是镇南村村委委员楼新江。

梁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今天在杨连应家。楼新江马上开着一辆奥迪车,赶来了。

楼新江看到梁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身份地位,就过来,跟梁健狠狠拥抱了一下。引得杨连应和杨红珏都笑了起来。楼新江让他们都去他饭店吃饭,他们就在安置小区外面,开了一家饭店。

杨连应说,今天,就请梁健在他这里吃饭了,在这下面吃,搬一张桌子坐在下面就行。在这阳光里面。

楼新江听了,又看看梁健和杨红珏,就说:“没问题,就在这里吃,不过菜和酒,我来安排。”楼新江一个电话,让人送一桌饭菜过来。

然后,一个人到杨连应楼上搬下了一个折叠桌子。杨连应说:“如今,新江当了我们村上的书记,老百姓算是有福了,他很为老百姓着想,给老百姓带来方便。”

楼新江下来,笑说:“老杨在说我什么呐”梁健说:“老杨在说你的好话,说你为村里办了很多好事。”楼新江说:“我这个人传统,我这个人乡情重。如果我对老百姓不好,怎么能期望老百姓对我好啊。如果老百姓不好,我又怎么好。老百姓钱包鼓起来了,我饭店也好,车行也好才有生意啊。”

梁健点了点头,说:“村里,就需要你这种,又能干,又实惠的干部。”

一辆小面包车,载着饭菜来了。在小小的折叠餐桌上放了,还有两瓶五粮液。梁健摇摇头说:“这不行。”

楼新江说:“怎么不行”梁健说:“当街喝五粮液,你想让老百姓看我们是什么作风啊”楼新江哈哈笑说:“没事,没事。在别的村上可能有事,在我们村上肯定没事。你呆会看着就行了”

杨连应竟然也不反对,楼新江已经拧开了瓶子,给他们倒酒。梁健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如今他很注重自身的形象问题,喝五粮液这种好酒,肯定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感。怎么能没事呢

直到一个中年村民路过看到他们在喝酒,就上来说:“好菜,好酒嘛”

楼新江说:“啊,老蒋,快坐下来喝一杯。”老蒋果然也不客气,坐下来,端起杯子,跟大家敬了酒,说:“今天有口服,好酒。”然后接了一支楼新江的烟,走开了。

接着,又有几个村民走过,其中有一个是中年妇女,也来敬酒,喝得很高兴。

梁健这才明白,为什么楼新江不担心。楼新江说:“我这是有酒大家喝。我在村书记的表态发言中说,第一我不花村里一分钱,我吃的喝的和抽的,都是自己的;第二我平时很节俭,喝的酒是普通泰山,但是有朋友来,我好面子我会用五粮液,大家给我点面子,别说我;第三有酒大家喝,看到我喝酒,如果想喝就坐下来一起。所以大家对我没意见。”

梁健端起杯子,对楼新江说:“你给我上了一课。这杯我敬你。”楼新江说:“这次跟你吃过这顿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喝,我们干一个整杯,怎么样”

梁健也高兴,说:“那就干一杯。”

杨红珏,开着车将梁健送回市区,梁健在副驾驶室上睡着了。杨红珏看着他睡着的可爱样子,脸上露出微微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