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萱萱手段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22:01 字数:3203 阅读进度:365/1780

古萱萱看着梁健,又看看梁健身边长相还算英俊的男子,问梁健:“有什么事吗”梁健说:“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古萱萱说:“我为什么要让你给我介绍人”说着,就往前走去。

看来,古萱萱对梁健的成见还是特别深的,不想跟梁健多说。

边上的马瑞,听古萱萱如此跟梁健说话,心想,这说明古萱萱对梁健没什么感觉。他起初,还担心古萱萱对梁健有好感呢

马瑞就干脆把梁健扔掉,跑上去,拦在古萱萱前面,说:“等等,美女,我不用他替我介绍了。我自己介绍自己吧”

古萱萱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着梁健,却对马瑞说:“如果你跟梁健没什么关系的话,我允许你自我介绍。”

马瑞立刻说:“真没什么大关系。”

梁健双手一摊,很无所谓的样子。他本想马上走人,但是因为对于他们接下去会说些什么还有点兴趣,就暂且留下来了。

古萱萱说:“既然,你跟梁健没什么关系。那么,你自我介绍吧。”

马瑞说:“我叫马瑞,马上的马上,祥瑞的瑞。我在镜州北部新城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基地工作,今天是来看朋友江东流的。刚才看到美女,走出来,很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克而不可以”

说着马瑞就朝古萱萱伸出了手。古萱萱看了看他的手,并没有伸手与他握手,而是道:“你跟江东流是朋友”马瑞见古萱萱对梁健不待见,但是对江东流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赶紧点头说:“对,对,我们是朋友。”

古萱萱听说,心里,就摇头了。物以类聚,跟江东流是朋友,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她没有表露,她知道梁健很看不惯江东流。为刺激梁健,古萱萱故意说:“既然是东流的朋友,那好吧,我们做个朋友吧。”

马瑞大功告成一般地拍了下手:“那就好。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古萱萱朝梁健瞥了眼,爽快地答应了:“好啊。”

梁健兀自点了点头,他对古萱萱算是无语了。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人家去吃饭了。梁健脑海里冒出了一个词“胸大无脑”。对于这样的女孩,梁健渐渐地就丧失了兴趣。

他朝马瑞挥挥手,就转身走了。马瑞看到已经约好了古萱萱,梁健暂时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也就不在挽留梁健。

看着梁健的背影,古萱萱对马瑞说了声:“再见。”马瑞说:“那么我们在这里等你一同吃晚饭去。”古萱萱说:“不用了。你告诉我地址就行了,呆会我自己开车去,已经是周末了,车得开回家。”

马瑞说:“我没你的电话。留一个吧”古萱萱说:“江东流有我的电话,你问他好了。”

马瑞作为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儿子,知道他底细的女孩,对他投怀送抱的可谓不计其数,他也已经感觉那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已经很没意思了。为此,像古萱萱这样孤傲的女孩子,反而深深的吸引了他。

他不打算告诉她自己的背景,担心她也会变得很是温顺,那就不好玩了。马瑞知道,对于这个女孩子,他早晚也会不感兴趣,等到他把她搞到手之后,如今的新鲜感、刺激感肯定就会慢慢变得寡然无味。

所以,他现在就是需要好好享受如今刺激感。这是一个不错的游戏。

马瑞说:“好啊,定了地方,短信给你”

古萱萱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她是不会去赴约的,刚才她答应马瑞一起吃晚饭,只不过是想要气气梁健而已。

待会马瑞发短信来的时候,她只要找个理由推脱就行了。然而,他对于梁健先前那幅摇头的样子,看在眼里。梁健肯定以为她是一个肤浅的女人了,心里不爽。

她脑袋里转了一个念头,就去敲梁健的房门。梁健打开门,看到古萱萱站在门口,梁健无所谓地说:“找我有事”

古萱萱说:“你刚才,为什么要把那个人介绍给我”梁健说:“我没有成功吧最后,不是他自我介绍的吗”

古萱萱说:“可那人是你带过来的。”梁健说:“我是班长嘛,人家说想要认识你,我就带过来,而且,我怕你丧失一个好机会啊。”

古萱萱不解:“什么好机会”梁健说:“嫁给高官儿子的机会啊”古萱萱还不知道马瑞的背景:“什么意思”梁健说:“马瑞是省委副书记的儿子”

梁健转身就走入了自己的房间,古萱萱也跟了进去:“什么马瑞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儿子”梁健呵呵一笑说:“对啊,知道了这一点,你要感谢我了吧”

古萱萱嘴巴一抿说:“这点真的对我太重要了你给了我一个认识省委副书记儿子的机会,这可是跟你们这样的草根,完全是不用的了。”处处都是刺激梁健。

梁健心里已经筑起了防线,当然不会被刺激到。他告诉自己“无欲则刚”,对于这个古萱萱,他本身就没太大的想法,无非是跟江东流较劲才回去接近古萱萱,如今该是收手的时候了。

梁健拿起了包,说:“那就恭喜你碰到高大上了。我这就要回去了,麻烦帮我把门关上吧。”

说着,梁健也不管自己的房门,跟古萱萱擦身而过,朝楼下去了。

古萱萱愣了好一会儿神,才收拾了东西,也去开自己的车。季丹没开车,搭古萱萱的车回去。季丹颇为感兴趣地问道:“据说,今天特意有个男人,到党校来邀请你吃晚饭了”

古萱萱说:“据说是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季丹惊讶地说:“不会吧你肯定是答应了吧”

这时候江东流的电话进来了。古萱萱说:“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去不了了。季丹并不知为什么突然病了,我必须得照顾她一下。你帮我转告一下马瑞吧。她是我闺蜜,我真没办法。”说着,古萱萱就把电话给挂了。

季丹忙道:“怎么回事,萱萱,你怎么咒我生病啊我不是好好的嘛”古萱萱说:“真的不好意思,这次只有委屈你了,否则我真没有理由拒绝那个马瑞的邀请。”

季丹说:“那你当时干嘛答应啊”古萱萱当初答应,是要气气梁健,但是她为什么要气梁健呢这一点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跟没法跟季丹解释清楚了。古萱萱只能说:“我当时鬼迷心窍,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跟那个马瑞吃饭。”

季丹睁大了眼睛说:“不会吧,人家可是省委副书记的公子”古萱萱说:“那又怎么样。反正是没兴趣。”

季丹说:“那你对谁有兴趣,你告诉我,我马上把他叫出来,让他跟你吃饭。”古萱萱的脑袋里,突然之间冒出了梁健。

她赶紧摇摇头说:“我感兴趣的,恐怕还没有出生呢”季丹无语。

为了印证,那个江东流真的打电话给了季丹。为她是不是真病了。季丹只能装作将精神萎靡地说:“不知为什么,忽然很不舒服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正去医院呢”

放下了电话,季丹对古萱萱说:“你欠我的啊”

梁健接近家里的时候,接到了胡小英的电话。胡小英问他在哪里梁健说,他马上到家了。胡小英问他有没吃过晚饭了梁健说,还没有。现在在党校,与古萱萱说了一番话,他简直没了耐心,就马上出来了,结果把吃饭都忘记了。

胡小英说:“我买了菜,离你家不远,要不去你屋子做饭”梁健也很想见见胡小英,毕竟下个礼拜就去北大学习,有半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见到了。

上次,莫菲菲已经将住房的钥匙都交给了梁健,她也不太会突然到访,胡小英到自己家里来应该问题不大。

梁健说:“好啊。我在家里等你。”

梁健到了屋子里,烧了水,沏了红茶,等胡小英的到来。不一会儿,梁健就来了。为防止人家看到胡小英在自己家里,梁健将厨房和客厅的窗帘都拉上了。

胡小英就到厨房里去,说:“今天我来给你做一道牛奶鲫鱼。”梁健说:“那我给你做番茄炒蛋吧。”胡小英笑了:“除了番茄炒蛋,你还会别的吗”

梁健说:“也许还会别的。”

胡小英将鲫鱼放入锅里的时候,梁健从后面抱住了胡小英。胡小英套裙之下,双腿柔滑无比,梁健一下子就有了反应。她拥着胡小英,从后面摩挲着她的耳机和脖子。

胡小英的声音,说:“梁健,别胡闹了,我在做饭呢”梁健先前已经拉好了窗帘,如今来了兴致,就不想停下来,说:“我们一边做饭,一边做ai。”听到梁健这么说,胡小英身子一软,没了拒绝他的力量。

之间牛奶被倒入了鲫鱼的身体,胡小英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完全润泽了。她的手还没有放下铲子,梁健却从后面握在她的胸前,使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伏着

锅子里蒸腾的热气,发出鲫鱼汤沸腾的声音。而在这声音却隐藏这快乐的低吟。

胡小英说:“梁健,在北京的时候,想不想我去看你一次”梁健紧急搂着胡小英的腰说:“想。”

这时候,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