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北大之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22:01 字数:3158 阅读进度:366/1780

幸好两人已经共同经历了快乐之巅。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但是,这敲门声,还是让两人都很不适应。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敲门呢难道是莫菲菲吗不管是谁,梁健心想,最好还是别让人看到胡小英在自己这里。

梁健对胡小英说:“你先去洗一个澡吧我去应一下门,说不定是物业,等你洗好澡,我们就可以一起吃饭了。”胡小英对梁健笑笑:“好。你等一下将鱼汤盛起来吧”

梁健点了点头,从房间取出来一件浴巾递给了胡小英。胡小英关上了门。

敲门声又响了两下。梁健走过去打开了门。

很是吃惊的看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古萱萱这是大大出乎了梁健的意料之外。梁健愣神地看着古萱萱:“你怎么来了”

古萱萱看到梁健没有半分的欢迎,心情顿时也不好了。她闻到梁健家里传出食物的香味:“怎么不请我去坐坐我闻到饭菜的香味了嘛。不请我吃饭”

梁健心想,这实在太搞了。别说,今天胡小英在自己家里,就是胡小英不在,他也不一定会放古萱萱进去。在他脑海里,古萱萱已经被定为“胸大无脑”的类型了,于是,他对她的兴趣也已经减到了最少。

梁健说:“你不是去赴马瑞和江东流的晚饭了吗怎么没吃饱啊”

古萱萱挺然的鼻子蹙了蹙:“现在才几点钟如果我是去赴宴了,这回会在这里吗”梁健说:“没去。那你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古萱萱被这么问,就很有些委屈了,对梁健说:“我是想来告诉你,我根本不想跟马瑞吃饭,不管他是不是马超群的儿子”

梁健一愣,然后说:“好吧,不管你有没有兴趣和马瑞吃饭,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古萱萱盯着梁健说:“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一个势利眼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唯高官的马首是瞻”

梁健朝古萱萱笑笑说:“好了。知道了。但是,我觉得这真的跟我关系不大。”古萱萱看着梁健说:“梁健,你是个混蛋”

说着,古萱萱转身就走了。

从梁健所在小区之中向外走的时候,古萱萱一边走一边哭,泪水散入了风中。

古萱萱很后悔到梁健这里来她最初对梁健抱着敌意,这种敌意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其叔叔翟兴业让她承诺的。为此,她一直克制着对梁健的好感。在马瑞邀请她吃饭的时候,她就是为了刺激梁健,才答应了下来。

后来,又在梁健的宿舍拌了嘴。直到回到了家里,古萱萱有些后悔起来。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梁健其实对自己还是蛮好,然而,自己却平白无故地对他冷淡,对他敌意。她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为了叔叔,她就一定得这么做吗

于是古萱萱从家里开车出来,找梁健。至少她要让告诉梁健,她根本就不是他认为的那种女人没想到,梁健根本就不想听她说话,甚至邀请她进入家里都没有邀请。

这感觉自己这趟来得真是傻透了。她打算以后都不再跟梁健讲话了

胡小英从卫生间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垂挂耳机,令她看起来,更见妩媚,她带着甜蜜的笑问:“是谁啊”

梁健不想隐瞒,就说是中青班里的一个女同学。胡小英停下了脚步,盯着他看了一会,说:“人家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梁健笑道:“怎么可能她的舅舅是翟兴业。她今天还答应了马书记的儿子马瑞,一起吃晚饭。不知道为什么,又不去了。”

胡小英不再多问。看着梁健笑着,似乎很有深意,又好像没有含义。裹在浴巾之中的胡小英肩膀都露在外面。她转身去梁健房间换衣服。

从背后,瞧见胡小英露在外面的脖颈,那湿润的发丝,还有浴巾之中,那饱满、翘挺的臀部。梁健身体一震,体内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火。

他跟在胡小英背后,进入了房间。胡小英拦腰抱了起来。胡小英娇小的身躯在两极爱你手臂之中挣扎了一下,说:“梁健,别胡闹了。”

梁健不说话,扑到了她的身上,亲着她的嘴巴。胡小英嘻嘻躲避了几下,感觉躲不过,就迎了上来。在梁健如火手掌的爱抚之下,胡小英的身体也滚烫了起来,她的双腿就盘住了梁健的腰身

两人坐在了餐桌上,鱼汤已经有些温了,吃起来正好。两人开了一瓶红酒,慢慢啜饮着。

梁健问胡小英:“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胡小英只是甜甜地瞧着梁健:“以前,我就和你说过一次吧我不会再与你的交往中,让自己有压力,我也不希望自己给你压力。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完全有自由决定,跟谁交往,保持什么关系。因为,我不能管你。”

梁健不由记起了,上次胡小英书房中那张纸上的文字:

女人的自信来自何处是来自某个男人的爱吗还是你的学历、位置可能都不是。而是来自你的财务自由,来自于你所见过的世界,来自于你的阅历,当然还有地位。女人依靠男人家庭可以活的很好,但却无法活的有安全感。最大的安全感,还得是自己强

也许这就是一个女强人的个人宣言。梁健心想,这是不是等于说,胡小英也让梁健也不要管她的私生活呢她有其他什么私生活呢跟宏市长

这时候,胡小英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胡小英似乎知道梁健的心事一样,将来电显示推给梁健看。梁健问:“你不接”

胡小英说:“宏市长晚上打给我的电话,我现在基本都是不接的。”梁健知道胡小英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还是问道:“那如果又要紧事怎么办呢”

胡小英说:“有要紧事的话,宏市长他就不会亲自打电话给我了,而是会让秘书或者市府办主任联系我了”

梁健点了点头,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就问道:“你会是哪天来北京呢”胡小英说:“你想我去的那天。你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你早上打给我,我晚上就能到。你晚上打给我,我第二天早上到。”

如今交通发达,坐动车,从镜州到北京的时间被大大缩短了。胡小英只要想去看梁健,也是特别方便的事情。

周六镇上本来说要给梁健送行,梁健婉谢了,说还是不吃吃喝喝了。

到了周一,中青班所有学员都一致从党校上旅行大吧,统一到车站坐车过去。上了动车,一看,梁健的车票竟然跟古萱萱是隔壁座位。

梁健先上车,将行李放好,坐了下来。古萱萱一看边上是梁健,她就没有坐下来,走到季丹边上,与季丹说了一句。季丹笑笑,点了点头,来到梁健这边,说:“帮我把行李放到上面吧”

看到古萱萱为了不看到他,跟季丹丹调换了座位,梁健微微一笑,也无所谓,就帮季丹将行李放到了头顶的搁物架上。季丹对梁健说:“梁健,你得罪我们萱萱了”梁健说:“我不清楚。”

说着,梁健就假装打起瞌睡来。他不想跟季丹说太多的话,只想安静一些。坐长途车,也是很好的思考问题的时机。

梁健现在想的是,如果向阳坡镇的石矿关停之后,休闲向阳的方案一经通过,那首先就是旅游项目的问题。直到目前,这些都是纸上的设想,真要是想落实,那可就得大把大钱的投入。关键还是项目的引入,这非常关键,项目的好坏直接对今后几年的发展也至关重要

梁健迷迷糊糊就真的睡着了。

只感到季丹在他肩膀上推了推:“起来了吧。来一个盒饭吧”梁健对快餐实在不感兴趣,就说:“算了。我带了苹果和牛奶,快餐我不吃了。”

季丹自己要了一份,对梁健说:“你还听注意饮食的嘛”

梁健拿着苹果去动车盥洗室清洗,在过道里却碰到古萱萱也拿着苹果去清洗。古萱萱也不跟梁健说话。盥洗室内,有人用,两人只好在外面等着。

古萱萱就站在车厢连接处的窗口,向着外面看。她不说话,梁健也就不主动搭理。没想,列车一阵晃动,古萱萱没有拉住把手,身体就往梁健这边退了过来。梁健赶紧,扶着了她的手臂,她的身子就撞到了梁健的胸口。

梁健就说:“小心。”古萱萱脸上微红,离开了梁健的身体,干脆苹果也不洗了,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去。梁健自嘲道:“莫不是,我已经结了一个仇人啦”

下午三四点就已经到了北京车站,又是一辆旅行车,带着他们前往北京大学。车子进入了写有“燕京大学”校门口,最高学府那种浓郁的学术氛围,还是扑面而来。

北京大学曾经是无数学子的梦想,梁健没想自己是一种方式来这里当一回学生。

在他们入住燕京宾馆的时候,大厅边行开放式咖啡角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位优雅的中年女人。男人说:“那就是古萱萱。”女人抬起美丽的眼睛,望向那些来自江中省的学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