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险要抉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32:08 字数:3128 阅读进度:374/1780

废弃路基之下,声音被阻隔,梁健和三个壮汉打斗,由于一对三,梁健也没有遵守其他规矩的需要了,对于勒紧他脖子的手,狠狠咬了下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那一口,让原本勒紧他脖子的手松开了。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的危险感觉,梁健记得异常清楚。

如今看到马瑞手上的印迹,那个位置,还有印迹的方向,然后梁健又将目光投向对面的江东流。梁健猛然间就清楚了,原来,那天的歹徒,其中两个就在今天的宴席上。

梁健顿时所有吃饭的念头都没有了。他站起身来,拿起包,对他们说:“啊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一件大事,我们镇上今天约定了有事情商量。不好意思,先走一步了。”

梁健走后,留下了一桌宴席,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就如一出戏所有的观众都走了,已经没有了演下去的必要。江东流吐出一句:“难道,已经被梁健发现了”

马瑞怒道:“他知道什么”

在座还有其他不相干的人,江东流情知说话失误,赶紧道:“没发现,没发现。”

马瑞盯着门口,心想:“一个小小的乡镇党委书记,竟然敢这么不给面子我让你领导来管你”

从高校学习回来,党校的排班学习有所改变。最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安排集中学习的时间少了一些,大约有三分一的时间,都用来自学。最近,又安排他们进行一次实地调研。

梁健从班主任任杰那里了解到,实地调研的地点还没有确定。梁健心想,何不请这批学员到自己的镇上进行调研呢集思广益,关于休闲向阳的实施方案,或许会在大家的调研中汲取到很好的意见呢

梁健将想法告诉了任杰,任杰说,党校教务处正在犯愁要去哪里,如今梁健提出来正好替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任杰向院教务处报告之后,梁健的邀请很快就被接纳了。教务处最终决定,这次的蹲点调研,分两个地方进行,一个是梁健他们的向阳坡镇,另一个则是在市里的信访平台,这两个地方都是可以面对面接触群众的地方。

教务处处长还亲自向梁健表示了感谢,对调研的行程和有关要求,也一一对梁健讲了。

梁健跟镇长傅兵沟通了,傅兵当然满口答应,说他会让王雪娉和何国庆做好接待工作。王雪娉接到任务之后,又亲自跟梁健打了一个电话:“梁书记,还有其他特别要求吗”

梁健想了想说:“到时候,能不能请你亲自介绍突出向阳坡镇的转型发展,重点讲我们的设想、规划和遇到的问题,这批人目前都是各个市级部门的处长,掌握着众多资源和政策资金,如果你跟他们混熟了,对于以后的工作也大有好处。”

王雪娉顿时明白了梁健的用意。他一方面是为了给向阳坡镇的发展征求更多意见,另一方面也想让她多认识一些市级部门重要岗位上的干部,为以后的工作打好基础。这些人中,很多都会是将来的局长和书记,将会是市级部门和县级领导的主导力量。

梁健这是在做打基础、做铺垫的工作。明白了这一点,王雪娉开始精心准备中青班的接待工作。

她很是用功,中青班前来蹲点调研的时候,王雪娉简直光彩照人。她穿戴简洁大方、浑身热情洋溢,带着中青班学员参观了镇政府,走了向阳水库,又去看了已经停产的小龙矿业,特别是重点介绍了向阳坡镇将走旅游休闲这条绿色发展的路子和当前面临的问题和考验。

她的介绍,择要而讲,详略得当,神采飞扬,使得男同胞一个个目不转睛,使得女同志也感觉这个女干部真诚、靠谱。话语之中,王雪娉的目光流转,不时会碰触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梁健的目光。

梁健心里想,王雪娉是越来越成熟了,她担任乡镇长完全不成问题,只要一个机会梁健渐渐开始放心了,他原本担心,自己一走,走绿色旅游休闲之路的设想,很可能就会落空。不过从王雪娉的介绍之中,她的思想和梁健的想法,是前后承接的。

王雪娉最后还说:“希望,各位领导以后的调研成果,能够给我们镇上送一份,我们镇上的发展,急需要各位领导的智慧。”

很多男同志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调研报告做好,以后如果能让这位美女副书记看上一眼,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古萱萱似乎注意到了王雪娉不时会看一下梁健。她心中隐隐地泛起了一阵酸意,王雪娉会不会也喜欢梁健呢古萱萱转头去看梁健,不想,梁健也无意之间朝自己望了过来,还淡淡的笑着。

古萱萱心中,洋溢起了一阵开心,也就不去多想了。

这次的蹲点调研很是成功,党校也非常满意,连连夸奖梁健安排得好。梁健谦虚了几声。忽然宏市长打了电话给梁健,让他去自己办公室一趟。

梁健去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次,肯定是关于马瑞的事情。

人逢喜事精神爽,虽然这份喜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落地生根。宏市长肯定也从不同渠道,听到了谭震林要走的消息,今天的宏市长看起来容光焕发。

这是梁健许久都没有从宏市长脸上看到的光彩了,这是梁健刚刚认识宏市长的时候,看到过的光彩,后来有一段时间,宏市长脸上都有些暗淡。每个领导干部,只要在一个位置上,坐得过久,都可以从容光焕发,变成神采暗淡。

宏市长见到梁健,脸上光彩微微收了收,问道:“马瑞的事情,怎么样了”

梁健早有准备,说:“宏市长,我已经见过马瑞两次了。”

宏市长说:“他的要求,办好了吗”

宏市长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拒绝了马瑞的事情。梁健也索性不再绕弯子:“宏市长,从我跟马瑞的交往之中,发现,虽然马瑞是马书记的儿子,但是他也仅仅是马书记的儿子,他的有些要求,在政策范围之内的我们可以满足,但是如果不是,那我们就没必要替他做得太多。比如他要融资,可以资产抵押,向银行贷款啊。如果由我们政府出面,替他融资,这风险太大。”

宏市长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对梁健说:“马瑞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海归,他目前在镜州创业,所有的创业房屋、设备和住房都是我们镜州市提供的,他哪来的资产抵押。要知道,如果我们镜州市不想方设法支持他,他就只能到其他地方去。”

宏市长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不留住马瑞,很可能就连马书记对镜州市的关心,都留不住。梁健又何尝不明白其中的深意呢但是,他脑海中又浮现了马瑞手腕上自己留下的牙印。

这种高官子弟,连强bao女人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这种人是非常不靠谱的。只是梁健目前不能说得这么穿,毕竟任何事情都得讲证据,他除了牙印没有其他的证据。梁健只能说:“宏市长,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马瑞不是特别靠谱。如果我们不合法地帮了他,恐怕会留下隐患。”

宏市长盯着梁健说:“梁健,你应该明白如今是关键时期吧关键时期应该办关键的事情,否则机会一旦失去就不会再来了。”

梁健当然明白,这机会就是宏市长上升为市委书记的机会。但是梁健无法过自己的坎,他说:“宏市长,我真觉得,这有些不妥。”

宏市长说:“梁健,就这件事,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聊。从这里走出去,那等于是,我和你从来没有聊过和马瑞有关的任何事情。”

这等于是说,宏市长不会再把马瑞的事情,交给梁健去办了。

梁健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办,他不会给马瑞这样的融资,否则他是对不起古萱萱。他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等梁健走了之后,宏叙失望地摇了摇头。他拿起电话,打给了现任长湖区委书记周其同。

周其同很快就接起了电话,对于宏市长的要求,他满口答应。

梁健从宏市长那里出来,心里很有些不平静。他想起好久没有拜访高成汉了,于是就到了市委办的楼层。常青正好往外走,看到梁健,笑道:“领导刚刚开好会,正好有空,梁常委来得正巧。”

高成汉瞧着梁健,笑道:“看你的脸,就好像看到了心事。”

梁健没有立刻把与宏市长的事情告诉高成汉,自己的烦恼不应该对领导和盘托出,特别是在自己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梁健只是说:“听说,谭书记要走了,宏市长有可能会上。这个事情,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高成汉点了点头说:“是啊,真的传得很多。但是这种事情,有时候,传得过多,反而会发生变故。很难说清楚,希望能够如此吧你的心事,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