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棋盘骤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32:12 字数:3287 阅读进度:383/1780

胡小英听到考察组组长这么说,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想要做进一步的了解,考察组组长却一点口风都不露,只说:“麻烦胡部长帮我们把谈话室留着,另外,谈话名单一确定,我们会马上通知胡部长,帮助叫人。另外,省纪委还会派两名干部,参与我们的考察。”

省纪委这说明,这次专项调查的问题,很严重了。

胡小英一面答应,一面赶紧向领导做汇报。胡小英向谭震林汇报的时候,谭震林没有什么惊讶,他平淡地说:“既然,省委考察组要增加专项考察,那我们配合好就是了。”

从谭震林的语气中,胡小英似乎读出了什么信息,但是这也只是猜测,不能确定这个专项调查,就是谭震林掀起的。

胡小英接着向宏市长做了汇报。宏市长听到后,从椅子中站了起来。胡小英很少看到宏市长流露出这种惊慌失措的样子。然而,宏市长最后还是按捺住了慌乱。他脑海里泛起了昨天梁健跟自己说的事情,然而当时自己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他最后对胡小英说:“既然要增加专项调查,那么我们也要配合好。”

从宏市长那边出来,胡小英又到了高成汉办公室。高成汉听说之后,不慌不忙地说:“专项考察,一般都是有人在考察期间进行了举报,才会进行的一项组织工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举报是无中生有,经过专项考察,组织上反而可以给被反映人一个清白。这其实也是体现组织对干部的保护。我是非常支持的。”

与宏市长表现出的微微慌乱相比,高成汉显得镇定自若,胡小英心中想,高书记是一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干部,特别是他的镇定和沉着,在整个镜州市的领导当中,他应该可以算是首位了

报告之后,胡小英就去做好进一步的服务工作。这当中,她也跟梁健打了电话,三句两句把事情说了。原本她根本没有必要让梁健知道这些,但是不知为何她就是希望梁健能够掌握最新的消息。

梁健听到之后,猛然感觉到空气中透着不详的气氛。他不由想起当时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告诉自己的一句话,镜州的天要变了。

但愿不要以一种完全对自己不利的方式变化啊然而,事到如今,也根本不以梁健等人的意志为转移了。只能拭目以待了。

省纪委调查组两人加入了省委组织部的考察组,他们带来了的资料,正是陈辉提供的材料。调查组一到镜州,就马不停蹄,直接在市纪委的陪同下,去了长湖区,找了区委书记周其同和镇党委书记唐磊谈话。

在被问及市长宏叙是否授意他替马瑞融资周其同毫不避讳,说,的确有这个事情,当时区里没有钱,他也没有办法,没有给钱。唐磊也被找了来,问他,是否替马瑞融资。唐磊说,他是将镇上的一批钱先给了马瑞,但是他马上用自己的钱给镇上补上了。

唐磊当时与梁健谈过,梁健告诫他,如果上面来调查,任何的遮遮掩掩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还不如老老实实,并且想尽一切办法,将挪用的公款全部补足。这样才能得到组织的谅解。毕竟,他是受到了市、区两级的压力,才会如此。

省纪委对情况进行了分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在给马瑞融资的事情上,宏叙是真的出面了,唐磊也涉嫌挪用公款,但是他立马将公款补足,没有给国家造成任何损失,最多也就是损失了个人财产,这就不构成犯罪,最多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但是区委书记周其同,却没有如实交代有关情况。他们查到周其同当时跟唐磊通了多次电话,从电话分析,这些电话都是在宏叙给周其同打了电话之后的当天打的。这说明,周其同在跟他们耍小手段,对组织上遮遮掩掩,这样的干部,是否能够继续呆在区委书记的岗位,他们表示应该打个问号。

最后,调查组和考察组,才找了宏叙本人谈话。让他谈谈关于给马瑞融资的事情,以及动机。宏叙看到事已至此,觉得再跟组织上玩躲躲藏藏已经毫无用处,他说,主要是因为与马书记是多年的朋友,他儿子在这方面有困难,自己当然也该帮帮忙。

调查组说,你知不知道,这么帮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宏叙说,知道。他甚至坦白了,当时自己的前秘书梁健就劝过自己,但是自己认为,人家是创业应该给予帮助,就给下面的人打了招呼。如今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他愿意承担责任。

调查组说,损失倒是唐磊一个人,他已经将那笔钱给垫付了。但是宏叙这种做法,却是完全错误的。宏叙承认了错误,对组织上如何处理自己,完全听从组织安排。

对于宏叙的态度,考察组是认可的。他们又问他,是否跟周其同打过电话,让他给林镇党委书记唐磊打招呼宏叙说,他只是给周其同打了电话,跟唐磊没有直接的联系,唐磊应该是经过周其同的授意,才会去办的。

宏叙最后说,希望组织上对唐磊的处理,能够从轻,有关责任,还是让他来背吧。

宏叙的态度,总体是诚恳的。

调查组又让人去找视频中的女人常月。这时候,常月已经拿了谭震林他们这伙人给她的一笔钱,坐上了飞机。常月负责的就是交出艳照视屏,然后她拿上一笔好处费,销声匿迹。或许,某一天,她又会出现在哪座城市的高官餐桌上,同样的娇娆、同样的妩媚。

调查组和考察组,晚上碰了一个头,由于找不到常月这个当事人,目前这个视频又没有在网上公布,还没有造成恶劣影响,这也毕竟只是个人生活问题,他们不打算深究。就将有关情况进行了汇总,之后就离开了镜州市。

专项考察如此的速战速决,让镜州市很是茫然。谭震林也很是纳闷,这件事到底会以何种方式结束高成汉、胡小英和梁健,也很想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最后将会是什么结果

几天过去了,省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宏市长想起,调查组曾经说起过,给马瑞打水漂的那200万,最后是林镇镇长唐磊个人垫付,他就让陈辉去联系,让唐磊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陈辉低垂着头,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宏市长发现,这两天陈辉很有些不对劲,整个人恹恹不振,魂不守舍,还有些鬼鬼祟祟。

唐磊来了,毕恭毕敬地在宏市长面前坐下来。宏市长看着他,说:“唐书记,那200万的事情,你做得很好,否则你和我,如今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位置上了。你将那200万补入镇财政,这个动作,让事情的性质发生了改变。”

唐磊说:“这其实要感谢宏市长的前秘书梁健。”

宏市长惊讶地道:“梁健”唐磊说:“是的。梁健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专门教了我该怎么操作。”

宏市长的心情,变得复杂了。原来,自己最后还是因为梁健在背后的帮助,才免去了很多的问题。想起那天宾馆里,自己对梁健说的那一席话,宏市长也是深感内疚。但是他作为一名市长,难道就这么去向梁健道歉吗他感觉很难。

宏市长对唐磊说:“那损失的200万,我也分担一些吧,尽管我个人的钱也不是很多。”唐磊说:“这怎么可以,这是我办事不利造成的。梁健说了,有些明显有风险的事情,我们下属该坚持不做的,就该坚持不做。否则不但给自己找麻烦,也是对领导的不负责任。所以,这件事情,就请宏市长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吧,我家庭条件也还可以。这也算是我给自己买个教训了。”

宏市长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陈辉来给他们泡水,因为心里有事,手抖得厉害,泡的水有一半都撒在了桌子上。宏市长看到后,厉声道:“陈辉,你到底怎么回事”

陈辉一惊吓,整个热水瓶都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唐磊也感觉奇怪,我一下子损失了200万,都没像你吓成这样啊

那一天,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突然来到了镜州市。事先跟梁健都没有打招呼,他去了一趟宏市长的办公室,办完事情之后,才约了梁健出来。

梁健跟冯丰找了一家饭店坐下来。冯丰取出一张支票,递给梁健。梁健一看上面是100万,很是惊讶,问道:“这是干什么”冯丰说:“你现在就把那个唐磊叫来吧。让他把这100万拿去。”

梁健看着冯丰:“这是”冯丰说:“马书记说了,200万,错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他马书记没有管好自己的儿子,儿子利用他的名义,向基层融资,所以他要负责任;另一方面,基层不按规矩办事,随便支配国家财产,如果基层按照规矩办事,不给他儿子乱融资,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情当中,马书记也是受害者为此,基层某些干部也要承担100万。”

梁健说:“马书记,对宏市长怎么看”冯丰说:“对于宏市长,马书记也很是生气。毕竟儿子向宏市长提出融资要求的时候,马书记并不知道。但是宏市长却没有告诉他。马书记说,这也说明,宏市长离一把手的标准,还有差距。”

梁健不需要再多问了,这句话似乎包含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