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双双调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32:13 字数:3164 阅读进度:384/1780

省委对此次的干部调整,似乎极其慎重,一直过了将近二十天左右,还是没有任何消息。镜州市的干部们都议论纷纷,猜测各种可能性。

梁健将冯丰的话,告诉了胡小英。胡小英说:“这样就麻烦了。省委考虑的,也许是要不要替宏市长把这件事情扛下来”对于省委如何考虑,梁健没有概念,但是他知道,如果宏市长就此跟市委书记的职务无缘,那对于宏市长个人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自从那一次陈辉生病请假之后,在宏市长看来,陈辉的状态一直很不好,倒不是看上去病恹恹,而是浑身的精气神都不对。

这天下午陈辉又请假,说自己胸口感觉不舒服。既然秘书身体不好,不让请假恐怕也是一个问题,宏市长说:“那你去仔细检查检查。”

陈辉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了国际大酒店的包房,对于那个女,陈辉是既恨又离不开,这是他自我发泄的一个出口。

这次玩的时候,陈辉一定要玩刺激的,那个女已经受够了陈辉,推开他说:“你把我当什么当泄欲的工具吗每次做的时候,不是想那个常月,就是想路上随便见到的女人,今天又搞这种变态玩意。老娘也是人,你知道吗我不玩了。”

说着,女收拾衣服,拿起包,要走人。

原本,陈辉的自尊心已经在崩溃边缘,现在连一个女都这么对自己,他就疯狂了,一把拉住女,把她往屋子里狠狠一推。没想到,脚下一绊,她往后倒去,后脑勺恰恰撞击在置物箱的尖角上。

女声音都没了,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后脑勺有大滩的血往外流,很快,地上一边殷红。

陈辉吓呆了,用手指探了探她的鼻子,结果一点气息都没有。陈辉想是不是要报警如果报警的话,自己真的就完蛋了。陈辉拿起包,逃离了现场,回到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陈辉魂不守舍。宏市长看到他回来,就问:“怎么样”陈辉脱口而出:“完了。”宏市长皱眉问:“什么东西完了”陈辉抬起头来,瞅见是宏市长,他又站起来说:“没什么,没什么”

宏市长感觉,这个陈辉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也不管他,回了自己办公室。

到了下班时间,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队长,带了三个公安,一同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市公安局是市政府的一个部门,因此,他们来这里拿人,十分慎重,由刑侦大队长亲自过来,又先去跟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进行了汇报。

肖开福听到这个情况,吓了一跳,赶紧跑去跟宏市长报告。宏市长也惊呆了,一会之后,他才说:“让陈辉去接受调查吧,让公安局按照程序去办,我们不会加以任何的干涉。”

肖开福答应着出去了,很快,公安人员进入了陈辉办公室。陈辉一看公安来了,连反抗都没有,直接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

陈辉被带走之后,宏市长给公安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这件事还是希望能够内部处理,否则社会影响会很恶劣。公安局长也保证,一定会低调再低调。

宏市长坐回椅子里,看着对面的墙壁发呆。他暗暗感觉,自己在镜州的从政生涯,应该是要就此划上一个句号了。

总结起来,很多方面,他是有失误的。宏市长闭上了眼睛。

在考察之后的第25天,省委终于召开了常委会。常委会的这次干部任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特别是涉及镜州市干部的调整,很多人都没有想到。

大家都知道,干部调整,就如搓麻将,一张牌放在哪个位置,原本都是有意图的,但是假如里面有一张牌坏了,那么为这张牌,其他的牌都要受到影响。

这次宏叙的事情,让省委好长时间都在重新搭这副牌。如今,省委终于下定了决心。

经过常委会研究,镜州市市长宏叙调任省文联党组书记,镜州市委副书记高成汉,调任永州市担任市长。目前,镜州市市长暂时空缺,下一步再做安排。

这一出乎意料的调整,让人很是不解。但是,一旦决定,也就只能执行了。然而,从省委内部来说,这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宏叙的问题,大家达不成共识,目前的调配方案是他们唯一能够达成的共识了。

会上,有人说:“对于宏叙的安排,是不是太过于苛刻了。”省委书记聂川说:“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就宏叙的问题来说,就算削他的职,恐怕也不为过。”

省长张强替宏叙说了一句话:“宏叙,能力有,以往道德品质的表现也还不错。这次念在初犯,领导职务还是给他保留吧。如果下次还出问题,免去他职务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这次,梁健是从胡小英那里得到消息的。也许冯丰感觉,常委会后总是马上给梁健透露省委的决定,并不是很妥当。而且,这次涉及到宏叙的问题。马书记最近对宏叙很不感冒,万一被知道他在通风报信,影响领导对自己的信任。

梁健也能理解冯丰的为难之处。

只是,这次的调整实在出人意料,让梁健和胡小英都有些无所适从。宏叙和高成汉,对于胡小英和梁健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如果他们都离开了镜州市,胡小英和梁健将如何立足,这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得到常委会消息之后,高成汉就让常青打电话给梁健。这次的调整,也出乎常青的意料之外,让人猝不及防。一般情况下,领导对于自己的调整,都是事先有所感觉的。

按照正常的判断,领导对于自己的调动多少会有所预感,这样也方便他们对于自己的秘书和下属,有一个交代。

如今高成汉突然调去永州担任市长,让常青也无所适从。这次的调整,高成汉是最大的赢家,他担任市委副书记的时间,并不长,就调任了永州市市长,成为政府一把手,这对于他的政治生涯绝对是关键的一步。这说明,省委对于高成汉的能力和素质都是肯定的,让他更上一层楼。

但是,也许担心高成汉的能力,到市长的岗位,又会和现任市委书记谭震林形成对峙的效应,就将高成汉调走了。

但是,对于常青来说,他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为此,看到梁健的时候,他脸上的愁容都掩盖不住。

梁健笑着对他说:“常青,高书记转眼又提拔了,你该高兴才对啊”

常青说:“是啊,我是该高兴。我替高书记高兴,可是高书记这一走,我真是舍不得。”梁健说:“你认为我会舍得吗还有谁的处境比我更惨”

常青一想梁健的处境。的确,大家都知道,梁健在镜州市的地位,以前是因为宏市长的存在,如今更多的是因为高成汉的存在,梁健才能够稳坐如今的常委位置。虽然,市委组织部长胡小英也对梁健很有帮助,但是毕竟能量还不够大。如今宏叙和高成汉双双离开,梁健的处境就有些微妙了。

进入如此困难的处境,梁健脸上竟然还有笑容。常青不由想,看来梁健还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啊。

常青对梁健说:“是啊,梁常委心态好,值得我好好学习。”梁健朝常青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会有办法的。”

常青点了点头,将梁健送入了高成汉的办公室。

高成汉坐在椅子上,什么都没有做,似乎在看着墙上的一幅书法。他桌上的紫砂壶杯子里,有热气升腾,看来是刚倒了茶的。

梁健对常青说:“水就不用泡了。”

高成汉笑了笑对常青说:“还是沏一杯茶吧。”

常青答应了,给梁健端上了一杯茶来。梁健喝了一口,对高成汉说:“高书记,恭喜你了,又上了一层楼。”

高成汉淡淡一笑:“这是组织上信任。永州市也不是一个好弄的地方,压力和挑战都很大。不过,今天把你叫来,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感想”

梁健察觉高成汉的眼神,没有敷衍,是真的想要听他的想法。梁健也就认真的说:“这次的调整,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有种崩溃的感觉。好像被人釜底抽薪了。”

高成汉缓缓收起了笑容,对梁健说:“现在我这里有两个选择,看你怎么选。”梁健抬头看着高成汉,不知道他会说出哪两个选择来。

高成汉说:“第一个选择,就是等我到了永州后,你也过来,跟我一同在那里打拼。我也需要你这样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先找常青谈,而是先找你来谈的原因。毕竟,如果我去那边,如果要带人,也不大可能带一批人过去,只能带一个人过去。如果你愿意跟我到永州,那么我就带你过去。如果你不愿意,我会考虑常青。你看怎么样”

梁健想起先前常青迷茫的神色,问道:“高书记,你说的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