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真情叮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32:13 字数:3090 阅读进度:385/1780

窗外的光线是和煦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但是梁健的内心却极其不平静。

高成汉说:“第二个选择,就是在镜州继续撑下去。一直撑到新的机遇到来为止。”梁健心想,这恐怕也不能算是第二个选择吧,这是迫不得已。

高成汉说:“你是不是觉得,在镜州留下来,不能算是一个选择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没有人罩着,你能不能在官场很好地生存下去,这也是一个自我考验的选择。”

高成汉的话,让梁健抬起了头来。前不久,梁健就有过一个选择,是到省里当副省长的秘书,还是继续留在镜州。当时,与胡小英沟通后,胡小英希望他留下来,然后他留下来了。

如今,他又面临了一个选择,是跟着高成汉去永州开辟一个新的天地,还是继续在镜州这地方耗下去

这真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高成汉说:“也不急,你可以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梁健摇了摇头说:“不用再多考虑了。”高成汉很是吃惊,他这么快就下了决定高成汉问道:“你的决定是什么”

梁健说道:“我要留下来。”高成汉说:“你真的想好了不会后悔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不会跟我去永州,那么呆会我就会对常青说,让他跟我去。”

梁健说:“我做好选择了。”

高成汉对他点了点头,说:“那好。另外,我想叮嘱你一件事。宏市长和我走了之后,你和胡小英部长,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非常困难,这段时间,你们得收起羽翼,保护好自己,不要硬来,不要做无畏的牺牲。这点,我要跟胡部长也好好谈谈。”

梁健点头:“明白。谢谢高书记提醒。”

高成汉动情地看着梁健:“以后我到了永州,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记得,我们曾经共事过,我们之间有感情,这一点永远不要忘记。”

梁健很是感动,眼眶有些发涩:“明白了,高书记。”

梁健到了常青办公室,对常青说:“高书记让你进去一下。”

常青和梁健重重握了握手,送他到电梯口,见梁健下楼,他才返身朝高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梁健刚刚到镇上,常青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梁健接起电话问:“常青,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了”常青说:“梁健,我很感谢你。”

梁健奇怪,问道:“有什么好感谢我的啊”

常青说:“高书记已经告诉我了,说是你把跟高书记去永州的机会,留给了我。”梁健说:“我觉得,你跟着高书记去永州更加适合,镜州,我也还有很多事情放不下,我感觉自己还不能走。所以,你也不用谢我。”

常青说:“等我到了永州,你一定要来看我。”

梁健说:“兄弟,这还用说嘛我当然是要来骚扰你的。”常青笑着与梁健告别。

高成汉书记是提拔任用,要过了公示期,才能择日上任。而宏市长,由于是平调省级部门,走得要比高成汉早。10月15日下午,省委组织部的电话就打来了,通知宏叙,16日下午3点到省委组织部报到,由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专门送去省文联报到。

接到这个通知后,宏叙感慨万千。他是没有想到,自己在镜州市的从政生涯,真的就这么结束了。他已经预感到,从市长岗位,调任省文联党组书记这样的虚职,自己的身价也就下降大半,以前很多围着自己的人,都将渐渐疏远。这方面,他倒是有心理准备,只是对于一个人,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在临走之前见上一见。

接到宏市长的电话,梁健很是诧异。自从上次在贵宾楼住处,被宏市长轰出来后,梁健以为和宏市长之间,不会有单独见面的机会了。

宏市长在电话中说,让梁健去一趟他办公室。梁健来到市政府六楼,先去了陈辉办公室,陈辉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清理干净。梁健这才记起,陈辉因为涉嫌杀人,被公安机关带走,目前关押在镜州看守所。梁健离开市府办后,最近市府办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梁健见过宏市长,问了好。

宏市长亲自站起来,给梁健倒茶。梁健赶忙说:“宏市长,我自己来。”宏叙说:“你坐下吧,你给我当了这么久的秘书,我还没给你倒过一杯水呢,今天我给你倒一杯。”

梁健站在一边,等宏市长倒好了水,赶紧自己拿起来,放到了办公桌上。

一开始两人没话,梁健也不知道说什么。

宏市长清了清喉咙,才说:“梁健,明天,我就要离开镜州,去省文联报到了。思来想去,上次有些话,我说得重了。长湖区林镇唐磊书记,跟我说,你帮他出了主意,让他将从财政上挪用的钱,及时填补进去,事情才挽回了一些,否则,情况可能更加严重。这些,以前我都不了解。现在,我要向你道个歉”

“宏市长”梁健打断了宏叙的话,“千万别这么说。有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宏市长也永远是我的领导。”

宏市长神色有些伤感,梁健心想:“这不知是因为离开了重要权力的缘故,还是要离开镜州有些情绪。”

宏市长说:“梁健,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干部。我现在没办法再帮到你,但是我希望,将来你不管遇到任何困难,还是能够走过去。”

梁健说:“谢谢宏市长的鼓励。”

宏市长说:“以后,我到了省文联,可能可以帮到你的地方不多了。但是,如果有什么需要,还是可以联系我。”梁健点着头:“明白了,宏市长。”

宏市长说:“那就这样吧,我也得理一理东西,明天就得走了,可如今什么都还没有整理呢。”

梁健想到,秘书陈辉已经进了监所,宏市长现在只能自己整理东西,便说:“宏市长,我来帮你理。”

宏市长说:“还是我自己理吧,梁健。”

梁健坚持道:“宏市长,我做过你的秘书,今天还是让我再做一回你的秘书吧。”

宏市长就不再坚持,听梁健这么说,心里的歉疚更甚,他也就没有再阻止梁健。这天梁健帮宏市长整理了要带走的东西,一直到了将近晚上七点左右。至始至终,市府办中,没有人进来帮宏市长的忙。

这个地方,以权力为中心,当你手握权柄时,大家都围着你,当你手中的权力散失,大家也都作鸟兽散,不会再有人靠近。这就是成者为王败者寇。掌握权力的人,想要一直抓着权力不放。

将宏市长送到贵宾楼,梁健才离去,一路上,可谓感慨万千。但是,宏市长对自己的鼓励,还在。今后一段时间,不管遇上任何困难,梁健都一定要挺过去。成大事者,都要经历磨难,梁健几乎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磨难。

两位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主要领导,都走了。镜州市剩下一个市长和副书记岗位空缺,没有人知道,接下去由谁接任。

一段时间之内,整个镜州市官场都显得异常平静。梁健知道,更大的变动还在后面,就如地震之后,有时候余震的杀伤力更大。但是,梁健也不想就这么无所事事的等待。

上次,关于打造休闲向阳的方案,经过了县委常委会的同意。但是,批复还没有下来。梁健知道,这会是困难重重,但是他还是又一次去找了县委书记葛东。

葛东见到梁健,态度完全变了。梁健进去,跟葛东打了一声招呼,葛东头也不抬,看着一张报纸。不知道,这张报纸到底有什么好看,竟然花去了他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梁健就在一边等着。

葛东抬起了头说:“有什么事”

梁健说:“葛书记,上次休闲向阳的请示报告,县委还没有批复,不知能否给我们批一下。我们好开始启动了,矿山的关停,我们也准备行动了。。”

葛东抬头,朝梁健瞧了瞧,有种好像不认识梁健的感觉。然后说:“休闲向阳这事情先放一放吧”

梁健说:“放一放常委会已经通过了。”葛东说:“矿山是不是要关停,现在上面领导有不同的意见。”梁健一听,惊讶不已:“矿山难道还要重开吗”葛东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做不了主。昨天谭书记亲自跟我打的电话,矿山的事情,还要再研究,不能说关就关,搞一刀切。”

梁健还是力争:“矿山应该关,这对向阳坡镇的发展不利”

葛东瞪着梁健说:“梁健,你不能只从局部利益看问题。如果天下的矿山全部关闭了,那建设用的石料从哪里来天上会掉下来吗作为领导干部,你得学会从全局考虑问题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