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秋荷约会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42:18 字数:3364 阅读进度:386/1780

梁健认识到,如今和葛东的争辩已经毫无意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一个地方的发展是需要石料,但是向阳坡镇没必要以卖石料过活,这里的生态资源和优势,只要规划得好、运作得好,就能产生更大的、更持久的经济效益,并且大大改善当地农村百姓的生活水平但是,这些,现在与葛东说,都已经不起作用。

梁健很想当场对葛东发飙,但是高书记和宏市长的告诫言犹在耳,如今他们已经离开了镜州,梁健更加要靠智慧立足。有时候,智慧就是退让,就是躲避,就是避其锋芒,蓄势待发。

关于打造休闲向阳的计划,还没实行就暂停了。梁健没有立马将这一消息,在班子成员间通报,否则会引起班子里很多杂音。有时候,无声胜有声,先稳定一段时间再说。

这段日子总体是烦闷的,镇上的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县里也显得很是平静。日子忽然一下子变得悠缓起来。一天,胡小英说,要跟他见面,有事情说。

梁健问去哪里见面胡小英说,反正不是去七星岛,也不是在镜州的大饭店。梁健说:“我知道一个地方,从南山县到镜州市半路上,路边有一家小饭店。但是,这样的话,我们两个驾驶员”

的确,这样的话,驾驶员就会知道他们在单独聚会。驾驶员也许什么都不会说,但这总归不太好。胡小英说:“算了,还是我去找一家小饭店好了。”

到了镜州,天色已暗,胡小英还没有打电话过来。梁健让驾驶员先回去了,自己上楼等着。很快,胡小英的电话来了。

胡小英说:“在镜河桥北面,有一家雨虹酒坊,我在二楼等你。”

梁健记不得那边有一个雨虹酒坊,打车过去,天又开始下雨。车灯和路灯,将整个街道渲染得有些异国情调。梁健忽然感慨,干嘛搞得跟做贼似的,不就是见个面嘛谁要跟踪,让谁跟踪去吧

酒坊门口,对着桥,并不是正对着路面,不大好找。梁健心想,这酒坊这么难找,怪不得自己不知道,但是这样不面对街面的酒坊,会有生意吗

似乎主人并不怎么在乎生意,梁健进去的时候,柜台后面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看到梁健后问:“先生,你是胡部长的朋友”梁健点了点头。女人说:“她在二楼秋荷小包厢。”

梁健上了楼,才发现楼上空间比下面大,也更宽敞。这里三层都是这个小酒坊的包间,原来是一个私人会所式的小天地。在“秋荷”的门上敲了敲,听到轻声的“进来”,梁健就走入了包厢。

里面装饰温暖而有亮度,地板是白色的,桌椅是原木,桌上已经准备了小火锅,挺适合这个略微阴冷的日子。梁健坐下来,问,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胡小英说,之前这里的老板娘给过我一张名片,我放在包里,一直没有来过。今天没地方去,忽然想到有这个地方,就打了电话过来。梁健说:“挺不错的。”

胡小英说:“你来了,我们就开吃吧。都说环境可以改变心情,到了这里,我的心情也好多了。”梁健本想说,人都喜新厌旧,不过这话不适合,就说:“是啊,这里的装潢,让人心情愉快。”

胡小英让人开了一瓶红酒,两人吃火锅,喝红酒,听着外面的雨声。这种感觉的确是挺享受的。

填饱肚子,将最后的酒也喝完,两人都有些微熏。餐桌上的东西被拿走,酒坊的服务员给换上了红茶。这红茶似乎是英国进口的红茶,很润滑,淡淡的。

胡小英这才切入了正题:“你后不后悔,当初让你去当副省长的秘书,你听了我的意见,没有去”

梁健看着胡小英,似乎看到了她眼中的忧虑。梁健非常肯定地说:“当然不后悔,否则,这次我就跟高书记,一起去永州市了。”

胡小英看着梁健的眼睛,发现这眸子很深邃也很纯澈,这样的眼神在机关里的人当中是很少见的:“这次,我觉得你应该去。高书记走前,跟我说了,他本想让你跟他一起去永州,可是你没有答应。为什么不去留在镜州会很困难,至少有一段时间会很困难。”

梁健笑着说:“我走了,让你一个人在镜州,岂不是很孤单”

胡小英看着梁健,眼眶有些湿润:“你是为了我,才不离开”梁健说:“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吧我想看看,离开领导的庇护,我能不能在官场混下去。”

胡小英走到房间门口,将挂在门内的一块牌子,挂到了门外把手上,牌子上写着:请勿打扰。

两人很快拥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胡小英的嘴唇,带着红酒的淡淡香味,她的全麻衣服很是舒服,两人倒在了沙发上

从沙发上起来,两人赶紧穿戴整齐,毕竟这里不是旅馆,两人在这里的行为,其实有些疯狂。

完事后,两人才觉得这实在有些不合身份。但是,在情绪的困扰中,也许只有不合身份的事情,才能缓解那些压力。

梁健问道:“最近,省里和市里都没有动静”

胡小英说:“一个地方的班子,竟然空缺一个市长和一个副书记,这简直就是不能想象的事情。不知道,省里是怎么想的,或是在等待什么。我从省委组织部探听到,在安排位置方面,省里领导之间,也存在冲突。”

梁健说:“是啊,毕竟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岗位。也是省里领导为自己人争取位置的战斗。”胡小英说:“但是,我们市里已经有人蠢蠢欲动了,到省里去跑动了”

梁健说:“怪不得,市里这段时间一直无声无息。”

胡小英说:“很快可能就会有结果了。”

几天之后,胡小英打电话给梁健,说:“市委决定,要动县区班子,可能会对你不利。”梁健问道:“那么,市委和市政府的班子呢”胡小英说:“市里某些人活动之后,还没有结果。所以,他们打算先动县区班子。”

梁健很是纳闷,市里像常务副市长甄浩等人,想要争取副书记或者市长的位置,一点希望都没有吗看来,省里对镜州市委书记的建议,并不感冒这对于梁健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信号。

梁健忍不住想,这是不是等于说,胡小英竞争市委副书记,或者市长的岗位也有希望呢但从常理来看,胡小英如今是组织部长,必须先到市委副书记的岗位。梁健发了一条短信给胡小英:“我们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胡小英回复道:“这个话题下次再谈。这次调整很诡异,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其实是要梁健做好抗打击的准备。

胡小英说这次调整很诡异,并不是凭空说说的。一般情况下,干部的调配都是市委书记让组织部根据岗位空缺情况提供方案。即便市委书记心里有目标人选,那也是与组织部长进行商量,再拿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

但是,这次调整干部,市委书记谭震林根本没有跟胡小英商量的意思,他直接拿出一张纸来,交给胡小英,并说:“胡书记,最近省里有一个厅级干部培训班,我已经推荐你去了,地点是浦东干部学校,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班,我想来想去,还是推荐你去吧,毕竟你在我们班子中是最年轻的,又是女性,女士优先嘛。”

胡小英只能说:“感谢谭书记。”谭震林立马转换话题:“这个名单上的人,你们组织部去做一个方案出来吧。因为时间紧张,这个礼拜你就要去学习报到,这个名单上的人,也不和你多酝酿了。”

胡小英一听,就知道谭震林是想要拿一次厅级干部培训,与自己交换这批干部。胡小英并不是这么好收买的,她说:“谭书记,按照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在领导班子变动期间,干部工作最好能停一停。您看,最近市长和市委副书记两个岗位都还空缺着,是不是等到位了再说呢我是提个建议。”

谭震林说:“这个建议我知道了。但是干部还是得动。前两天我已经到省里去过,得知的消息是,最近市长和市委副书记都还难以到位。但是我们下面工作还得干啊,不能就这么停着不动啊,而且即使是少市长和市委副书记两个常委,还是符合开会的要求的。”

胡小英见谭震林执意动干部,只好搬出省委组织部来:“可能这种情况动干部,省委组织部不一定会同意。”

谭震林道:“省委组织部已经同意了,我事先已经向省委组织部曹根源部长请示过了。”

曹根源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谭震林跟他关系应该不错,这次他和甄浩上省城,主要见的就是常务副部长曹根源。甄浩争取市长和市委副书记,不是曹根源能够说了算的,但是谭震林说本市想要动干部,曹根源点头了,却也不会有人去深究。毕竟,党规并无规定,这种情况下完全不能动干部。

党规只规定,领导干部在自身职务变动前不能突击提拔干部,但如今谭震林职务并没有变,并无与干部条例相抵触的地方。

谭震林看胡小英似乎还不相信,就拨通了曹根源的电话,对胡小英说:“胡部长,要不你和曹部长通个电话问一问”

胡小英看到谭震林拨的的确是曹根源的电话,她也不客气,就接了起来。果然,曹根源是同意了的。胡小英再也没有其他理由去阻止谭震林。

她浏览这个名单,看了一眼,一个名字赫然入目,这个名字排在干部调整的第三个:梁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