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奇葩班子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42:20 字数:3446 阅读进度:391/1780

秋日的阳光慢慢照射到了窗台上,办公室里显得很安静,过于安静了。没事情做,原来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梁健翻开了黄少华给的资治通鉴,喝了一会儿茶,盯着那株植物看了许久。想到刚才去办公室,又忘记了问那个小女孩的名字了。那个小女孩,长得很耐看,就是为什么一个眼睛的眸子会是绿色的这让他很是纳闷。不过,对于女孩子问得又不能太多。

快到吃饭时间,有人敲响了他的办公室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笑着与梁健打招呼:“梁书记,你好,我是办公室的黄忠强。”

梁健也客气道:“黄主任,你好,坐。”

反正梁健也没事,找办公室主任聊聊天也不耽误时间,若是在以前,他可没有闲功夫跟办公室主任聊天。黄主任却不坐下来,站着说:“没关系,我就站着汇报一下。”

看来人家是不想太接近他,梁健也不勉强,看着黄忠强。

黄忠强说:“梁书记,主要是有两个事情,汇报一下,一个是坐车的事情,我们残联理事会一共六位领导,三辆车。钟理事长是专车,还有五位领导拼两辆车。因为梁书记你是新来的,所以能不能和其他两位领导拼一辆车呢”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那就是说,三个领导一辆车”黄忠强说:“是啊,没办法,人多车少。”梁健说都是什么车黄忠强说:“一辆帕萨特、一辆朗逸。如果是三个人,就坐帕萨特,如果是两个人就坐朗逸。”

看来黄忠强也不是完全欺负梁健是新来的,帕萨特肯定相对要好一些。但是,梁健以前坐惯了自己的车,与三个人挤在一起实在不是味,下班了还要送一圈,这个感觉不好。他就对黄忠强说:“我平时都自己开车,如果要用车,我会提前跟办公室联系。”

黄忠强本来就为拼车的事情烦恼,听到梁健这么说,正好省事:“那太好了。”梁健问:“还有什么事,要向我汇报”

黄忠强说:“钟理事长让我通知你,晚上有个欢迎宴会,请你参加。主要是欢迎梁书记的。”

钟理事长终于出现了,这让梁健有些意外,说什么还要搞欢迎晚宴,这倒是让梁健有些不适应。

晚饭时候,残联理事会整个班子倒是“齐聚一堂”。一个残联班子,六个班子成员,分别是市残联理事长兼党组书记钟健康、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副书记梁健、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员徐捷、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员吕争、市残联副理事长兼党组成吴学武、市残联副理事长赵玲,除了昨天的班子会议,梁健基本没见到这些人影,今天一吃饭都出来了。

钟健康是一个古董迷,坐下来之后,就从包里取出一副画来,说是吴昌硕的真迹,这若要真货,恐怕就得几十万了。其他班子成员争相观赏,梁健也就走过去,站在钟健康的身后。钟健康说:“这山水画,你们看,这里有这么大空间,这不就是留白吗这肯定是吴昌硕的真迹了,对不对”

梁健对于绘画没什么研究,不过吴昌硕的画,以前学生时代在上海博物馆也看到过几幅。眼前的这幅,不管从哪里看,都不像是真迹。尽管整个构图有些像是吴昌硕的墨竹图,甚至笔法之中,毫无破绽,惊喜到位,然而懂得一些的人,一看就是赝品。因为实在是太像了,不过这也仅仅是“像”。

当然,梁健也不会直接冲上去说:“这是假货。”看过之后,梁健也只是微微一笑,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其他人都还在装出羡慕的样子,说钟理事长这次又找到好东西了。钟健康恋恋不舍的收起了画作,问大家:“如果你们谁真的喜欢,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我也是不介意转让给你们的。”

这一问,大家都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而,钟健康却似不想放过他们任何一个。等大家坐定,就一个个问过去。“徐理事长,你需要的话,我就转让给你”

徐捷副理事长,赶忙伸出了手:“钟理事长,感谢了,我真不能夺领导所爱,否则今天晚上我可要睡不着了。上次,我已经从钟理事长那里抢过一副佳作,这次真不敢了。”

钟理事长朝他点点了头说:“知道就好,上次转手给你的那副,我真是特别喜欢。那么吕理事长,你看怎么样”

吕理事长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恭敬地敬了一个礼说:“钟理事长,上次的画虽然花了我一年的工资,但真的是一副好东西,等我再挣一年的工资,肯定向钟理事长再买。刚才这一副,我看着也特别的喜欢,可就是囊中羞涩啊。”

这吕理事长看来是部队军人出身,讲话板板的,但是话语里却有一份滑头和冷幽默。只见钟理事长示意了下,让他坐下来,又转到另外两个理事长,那两个人也一一以各种理由推辞,反正都是不想接手。

钟理事长最后将目光,专向了梁健,说:“梁书记,你想不想接手这副画啊”

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他,并且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梁书记,钟理事长的画,是真的价值连城,家里收藏一副,那家里都有品味了。”

梁健这下可算是知道了,这个钟理事长说是有喜欢古董的雅好,其实是拿这玩意赚钱呢。这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受贿。梁健对此行径非常不齿,心道:“我今天虽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也没有必要向你这么个残联理事长行贿吧。”

梁健笑说:“钟理事长,还有各位,你们饶了我吧,你们看我像是文雅人士吗钟理事长,这么好的画,放在我那里,就是暴殄天物。如果你们送给我一副美女图,最好没穿衣服的那种,我倒是凑合。”

梁健这么一说,边上那些副理事长都笑了起来,钟理事长脸上倒也不难看,说道:“这样行,你稍等。”

然后,他就打了个电话:“你把我那副唐代仕女图拿进来。”梁健一惊,“这还真有啊”钟理事长说:“这副画,还在我办公室,我们边吃边等吧。”

大家看到能够开饭了,都举双手赞成。

这时候,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是办公室主任黄忠强和办公室的女孩范晓离。这两人都是办公室的,晚上陪同也可以理解。

范晓离却好像不大愿意,低着头,黄忠强让她就座。桌上,就钟理事长边上和梁健旁边还有两个空位。范晓离忍不住就朝梁健看了一眼,要坐到梁健身边去。

这时候,黄忠强挡了一下,说:“晓离,钟理事长旁边。”其他人也都说:“对对,晓离,今天坐钟理事长旁边啊今天好好敬钟理事长几杯”

范晓离被连推带拉,终于在钟理事长旁边坐了下来,正对着梁健。范晓离的脸蛋微微一抬,梁健这才看到了范晓离的全貌。脸型圆润、鼻梁有型、肌肤光洁,除了眼睛有些微微的绿色,还真是美人一个。但就是这眼眸中的绿色,也未削弱她的美,反而增添了一份神秘。

范晓离坐了下来,钟理事长的眼睛就盯着她转溜,说:“晓离啊,你其他都好,就是要放得开一点。在办公室工作,必要的应酬是需要的,今天我们迎接梁秘书长这么重要的宴会,把你叫来,就是锻炼你。你要知道啊”

范晓离抬眼又看了眼梁健。梁健朝范晓离微微一笑。心想,这市残联的领导班子,真是有些大大的不正常。主要领导在班子内部兜售假画敛财,又似乎想“兔子吃窝边草”,其他人都等闲视之,视若无睹,助纣为虐。这个班子,到底是一个什么班子

徐理事长插话进来:“晓离啊,你今天要好好敬敬钟理事长,理事长向市编办大力争取,终于争取到一个参公的名额,只要我们班子再开个会议通过,报市编办批准,到时候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公务员了。在我们省里,所有的参公人员,待遇和公务员都是一样的。”

原来范晓离是事业编制,要争取一个参公。一旁的办公室主任黄忠强道:“晓离啊,还不快敬敬钟理事长啊”

大家都起哄说:“对,对,一定要敬一敬啊”

范晓离只好拿起酒杯,敬钟理事长:“钟理事长,谢谢你了。”钟理事长将目光在范晓离身上滴流了一圈说:“领导关心下属,那是应该的。只要下属知道领导的关心就行了。”

钟理事长将杯子中的白酒一饮而尽。范晓离只是抿了一口。钟理事长就不干了:“晓离,今天我们都要放开一点,你开头就这么喝,还让我们其他领导怎么喝啊”

办公室主任黄忠强几乎喊道:“晓离啊,你参公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啊,当时我参公的时候,每个领导可是敬了两杯啊,喝得去医院挂水呢,可就是开心啊”

梁健对这个能说会道的黄忠强,有些看不惯了,这就是一个小人,彻底围着领导转悠。这种人,为了能讨领导欢心,得到自己的利益,根本是无底线,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范晓离还是挺单纯的,被他这么一说,皱着眉头将一盅子的酒都喝了下去。然后,就猛烈的咳嗽起来。

这是明显不会喝酒的样子了。坐在一边的钟理事长,仿佛终于找到了机会,用手在范晓离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喝到气管了啊可以慢慢喝。”

范晓离身子往一旁斜了斜,避开钟理事长的手:“我没事,谢谢,钟理事长。”说着,强忍着咳嗽,这样可以让钟理事长没有理由接触她的身体。

这时候,吴学武理事长又开口了:“晓离啊,我们其他班子成员,你还没敬呢,你也总该意思意思”梁健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这是要把范晓离灌醉的节奏,不知某些人到底有什么意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