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有所猫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42:21 字数:3233 阅读进度:393/1780

范晓离估计是被这幅“luo女图”给怔住了,酒又醒了几分,心里悠悠地想,果然梁健也是一个色lang。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梁健就对她说:“你还想在这里待下去吗等着被潜规则啊”

说着,梁健就走出了包房,到了外面,他想要把这幅仕女图扔进垃圾桶里。范晓离赶忙将这副仕女图接了过去说:“你这是干什么啊”

梁健说:“你以为我是色qing

狂啊,会要这种东西”范晓离道:“你不要,那就送给我吧,说不定哪天还有用”

梁健将范晓离送到了一辆出租车上,对她说:“赶紧回家吧,下次喝酒记得不要这么喝了,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容易出事。”范晓离看了梁健一眼说:“知道了,梁书记。不好意思,今天出丑了。”

梁健说:“只要不出事就行。到家了,给我一个电话。”

范晓离点了点头,出租车就启动了。梁健故意记了一下出租车车牌,以防万一会出什么事情。

梁健回到包厢的时候,只见钟健康、徐捷、吕争、吴学武等人,嘻嘻哈哈都跟那些小姐搂抱在一起,真是一幅声色犬马图梁健心想,自己竟然会在这么一个班子里这都是拜市委书记谭镇林所赐。这种现状,不能持续太久,否则以后肯定也会被同化。

“梁健,梁健,过来。”钟健康竟然还有正常的话语能力:“哎,范晓离怎么不见了去哪里啦”

梁健说:“啊范晓离她应该去卫生间了吧。”钟健康信以为真,点着头:“她回来了,让她坐我身边。”梁健说:“明白。”

看到钟健康显然还有神智,梁健就对小姐说:“你得加把劲了,否则那四百块可就拿不到了。”

小姐心里一急,就拿过一瓶红酒,倒在了两个扎杯里,一个扎杯交给了钟健康,一个扎杯自己拿着,与他狠狠碰一下,说:“大哥,我一口干了你干第一声吗”钟健康听了嘻嘻哈哈地说:“我干去声我干去声”

两个人真把一个扎杯,咕嘟咕嘟地喝下去了。

放下杯子,小姐打了一个不太优雅的嗝,钟健康愣在那里不动,就跟被打了一闷棍一般。接着,“咕咚”一下倒在了沙发上。

梁健走上去在他的鼻息处试了试,幸好还有呼吸。其他几个副理事长都好不到哪里去。梁健掏出钱来数了四张给小姐,然后又数了三张,让她分给其他几个小姐妹。她很是高兴,道了谢:“哥真是个好人,以后来玩,还来找我好不好”

梁健说:“行。你们先出去吧。”

既然已经放倒了钟健康,让范晓离成功脱险,梁健就没必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梁健让一个副理事长打电话给驾驶员。驾驶员上来之后,看到钟理事长一动不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他扛在肩头,背了下去。

其他几个,也相互搀扶着坐进了车子,走了。梁健没有坐他们的车,这里离自己的住房并不远,他走了半个小时回到家。

刚到家里,范晓离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已经到家了。”梁健说:“那就好,本来我还记着那个出租车的车牌。”

范晓离说:“你怕我碰到什么变态司机啊”梁健笑说:“女生上了贼车,被先奸后杀的不是没有,所以得留一个心眼。”范晓离说:“本来我还以为梁书记跟他们一样都不是好东西,可是今天我发现梁书记跟他们还是不一样的。”梁健笑笑说:“谢谢夸奖了。”

范晓离说:“梁书记,明天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梁健问:“什么事情”范晓离说:“明天见到你后,我当面跟你说吧。”

放下电话。梁健就有些疑惑,范晓离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呢。

第二天上午,梁健就等着范晓离跟自己说事。但是,范晓离并没有来。梁健心想,她是办公室的人,早上应该比较忙,所以才没有来。

等到快吃午饭了,梁健走到了办公室,问他们范晓离今天有没来办公室还是那两个男的,一个在看股票,一个在看网络,对梁健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一样。梁健问了第二遍,他们才说,不知道。

梁健心想,范晓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回到办公室,他拿起电话,给范晓离打了电话。

范晓离倒是很快接起了电话,回答的很低声:“梁书记,我在市政府开信息工作会议。回来后,我马上到你办公室。”梁健说:“不急,没事就好。”

范晓离感到一阵温暖,这是她从工作以来,第一次在领导那里感受到温暖。心道:“梁书记,跟其他领导真的很不一样。”

中午的时候,梁健意外地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古萱萱打过来的。自从中青班结业之后,各奔工作岗位,梁健也没有刻意联系过古萱萱。

古萱萱暗自想,梁健这家伙到底会不会主动联系自己结果,等了这么长日子,都没有等到梁健的电话,她微微有些失望。她也不想主动跟梁健联系。

直到这天,古萱萱接到了省长夫人葛慧云的电话。在北京的时候,葛慧云就说过,要来镜州市看看古萱萱和梁健。

省长夫人怎么可能专程来看像古萱萱和梁健这样的基层小干部呢古萱萱想,这应该只是葛慧云随口说说的。没想到,葛慧云还真的来了。

葛慧云在电话中讲:“当时,跟你一起在北京的那个梁健,让他请客吧”古萱萱虽然心中对梁健不联系自己有些不满,但是能见到梁健,她也不是特别反感。就说:“我跟他联系。”

于是她就给梁健打了这个电话。梁健接起电话:“真是难得,今天竟然跟我打电话啊”

古萱萱稍有抱怨地说:“你不打过来,那只有我打过来了。”梁健说:“不好意思,无颜面对同学啊。”古萱萱奇怪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梁健说:“你真的不知道”

古萱萱说:“我真不知道。”

梁健笑道:“我已经被从南山县调到了市残联。这你都不知道”古萱萱说:“真的为什么”梁健说:“你真不知道你也太不关心同学了。”古萱萱说:“我是搞业务的,对官场上种种变化,不是特别敏感,也不是特别有兴趣。”

梁健心想,古萱萱这样的美女,不关心官场权力也情有可原,如果太关心这些东西,反而让人觉得美女也变得不纯粹了。梁健笑说:“那就原谅你了。”

古萱萱笑道:“你倒是真会说话,这么一来,倒像是我的错了。”梁健说:“谁都没错。话说,今天打电话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啊”

古萱萱说:“上次我们在北京遇到的葛慧云夫人,要到镜州来。她说起了你,说要让你请客吃饭。我就说先联系你一下。”梁健说:“省长夫人来啊,难得难得,这让我请客是看得起我啊”古萱萱说:“不过,她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要向市里和县里的任何领导报告,她是单独来看看我们的。”

梁健说:“明白了。”古萱萱又问道:“你到了残联之后,吃饭你们残联能买单吗需不需要我来安排”梁健笑道:“这真是笑话了,我换了一个地方,难道一餐饭都请不起了吗”

古萱萱说:“那我就不管了。后天她下午到,到时候我跟你联系。”梁健说:“好,到时联系。”

省长夫人要单独来镜州看望古萱萱,这已经是很不平常的事情。古萱萱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但是梁健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不放心,毕竟这事情有些不寻常。但是,梁健对于市里的领导,也没什么人好回报。原来的领导,宏叙、高成汉都已经调离,唯一的市领导胡小英也去了浦东干校学习。

梁健想来想去,还是打算跟胡小英打一个电话。胡小英听了之后说:“这件事,的确不是小事。其他的都没什么关系,最关键的是,安全问题。如今的镜州市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平安。”梁健说:“那怎么办与公安上衔接,派特警保护吗可是现在公安上也不会听我的。”

胡小英说:“千万别跟镜州的公安联系。镜州的公安,我都已经不知道底细了。”

梁健说:“那怎么办”梁健只能想起会帮助自己的人,也许就只有长湖区的朱怀遇了。但是朱怀遇显然也没有协调下面公安的能力。正苦恼着,胡小英说:“你怎么会忘记一个人呢”梁健说:“谁”

胡小英说:“高书记啊”梁健惊讶:“高书记可是他在永州啊”

胡小英说:“这没有关系。你只要让高书记,从永州派几个信得过的特警来,以便衣保护你们就行了。”

梁健感觉胡小英说得有道理,就说:“行,我晚上跟高书记打电话。”

下午,范晓离回来了。她走进了梁健办公室,将门关上。梁健问道:“晓离,昨天你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是什么”范晓离说:“窗台上的绿色植物,我想拿走了。”梁健说:“为什么”范晓离朝那个盆栽看了一眼说:“我去给它加点水啊”梁健无语:“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

范晓离说:“没错。”说着就将植物拿起来,并朝梁健使了一个眼色,将绿色植物拿出去加了水,又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