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游玩致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42:23 字数:3177 阅读进度:396/1780

古萱萱动真格,将江东流吓了一跳。没想到古萱萱竟然如此强悍,他赶紧朝驾驶员喊:“快闪、快闪。”

如果真被古萱萱撞了,这话可说不清楚了。那驾驶员也早就发现了古萱萱来势汹汹,脚已经放到了油门上,听到江东流喊话,赶紧“嗖”地窜到前面去了。

古萱萱开着车,头也不回就拐一个弯,朝市中心开去了。

江东流恨恨地道:“小妮子,你别拽,总有一天,你是我手中的肉。”他坐上了车,对驾驶员说:“走。”

梁健瞧见古萱萱的车停下,就坐了进去。看到古萱萱脸上微有怒容,问道:“怎么了路怒症啦脸色难看啊。”

古萱萱这才笑了:“你才路怒呢。刚才在单位门口,碰到江东流这家伙,说要请我吃饭。被我拒绝了。”

梁健说:“江东流这家伙又来找你麻烦了”古萱萱说:“我不理他,他也拿我没办法。”梁健不能多说,心里总是感觉有些隐隐的不安。

江东流这家伙,有时候胆大包天,他猜测,当时在北京和马瑞企图强暴古萱萱的就是他如今谭震林主导整个镜州市,他老爹又是谭震林的嫡系,这会肯定更加胆大妄为。这家伙不让他出局,估计古萱萱不会有安耽日子。

古萱萱车子开得又快又稳,很快到了高速路口。省长夫人葛慧云的车还没有到。两人将车子停在了高速口,靠在车子上聊天。

古萱萱问道:“以前你在向阳坡镇,不是搞了休闲向阳吗如今你走了,那个休闲向阳的方案,还能继续吗”梁健说:“已经停止了。下一步什么时候启动都不知道。”

古萱萱叹道:“我们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一个领导走了,前面的努力都可能推倒重来。”梁健没有回答,说这些容易泄气。古萱萱看了他一眼说:“你那里有没休闲向阳的方案”

梁健说:“有啊。在包里。”

古萱萱笑道:“你还真有啊拿出来看看。”

梁健自从着手推进休闲向阳工作以来,就一直复印了两份方案,放在包里。这就如一个没有实现的念想,一直盘踞在梁健的心里,梁健难以忘记。梁健转入车里,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份方案,递给古萱萱。

反正是等人,古萱萱就慢慢看了起来。梁健也靠在一边,看到这个方案不能落到实处,心里还是有些不甘。这时候,身旁响起了喇叭声。

两人看方案看得投入,一辆车停在边上都没注意。

一辆白色ni两厢小车,停在了他们身边。自动车窗摇下,里面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优雅女人,容姿端正、笑容可掬:“你们俩,在看什么好东西,我都已经开到你们身边了,都没人理我”

这就是省长夫人葛慧云。

古萱萱忙放下方案,说:“葛老师,不好意思,我们在看梁健的一个方案。”葛慧云说:“什么方案,给我看看。”古萱萱就将休闲向阳的实施方案递给葛慧云。

葛慧云接过,对古萱萱说:“我有空再看。现在你们得带我去玩哦”梁健说:“没问题,我们在前面带路。”

葛慧云对梁健笑道:“让萱萱坐我的车行不”梁健说:“当然行啊,萱萱的车我来开”既然葛慧云这么要求,古萱萱也挺乐意,就绕过车身,坐入了ni的副驾驶室。

梁健开了奥迪在前面带路。古萱萱和葛慧云在后面跟着。

古萱萱问:“葛老师,你怎么会一个人开个车就来了啊,这可跟您省长夫人的身份不符合啊”葛慧云笑笑说:“一个省长夫人应该怎么样啊就应该前呼后拥啊”

古萱萱笑说:“我想至少应该有一辆专车吧,再加两个护卫。”

葛慧云一边开车,一边摇了摇头说:“没有,没有。我们没有这么官僚。我老公不让我这么做。我也不喜欢。我说要去哪里,他就问我,会不会打扰地方官员,我说才不要,跟那些官僚在一起没意思。他就说,好,你去吧。”

所以,我想到哪里去了,基本都是自己开车就走。

古萱萱不得不佩服:“葛老师,你还真够性情的。”葛慧云说:“你可以说我任性。我是大学老师嘛,改不掉的有些自由主义,不喜欢官僚那一套。另外,你和梁健,也不要叫我葛老师了,叫我葛姐吧。我们亲近一点。”

古萱萱说:“这怎么行啊,这不是乱了套了啊你和我妈妈不是姐妹吗如果我称你姐,这不是”

葛慧云说:“这不影响,真的不影响。我和你妈妈称姐妹,是我和你妈妈的事情;我和你称姐妹,就是我和你的事情。真不影响。”古萱萱笑说:“那就听葛姐的。”葛慧云朝古萱萱看了眼道:“你头脑很聪明,这么快就转过来了。”

古萱萱说:“葛姐,呆会我们先去镜湖边,那边有山有水,风景也好,镜湖边上有座小山,可以观景、可以看湖、可以喝咖啡,今天就住在那里。”葛慧云说:“好,来了镜州,就听你的安排了。”

开了一段路,拐过几个弯,上了去镜湖的湖滨大道。葛慧云问道:“你和梁健怎么样了”

古萱萱被问,脸上忽然有些羞红:“我和梁健什么怎么样啊我们从来就没怎么样过啊”葛慧云笑道:“不要骗自己了,我都看出来了,其实你心里是有梁健这个人的吧”古萱萱想要反驳,不过嘴巴一张,只说了一半:“我也不知道。”

葛慧云说:“好吧,好吧,我也不逼你了。今天是来看看你们,反正只要你们俩陪好我就行了。”古萱萱笑道:“这是肯定的,我们要让葛姐吃好,喝好,玩好。”

梁健在前面带路,他时不时从后视镜中看一看后面。除了葛慧云的ni宝马之外,后面一百米远的地方,有一辆车正紧紧地跟着,这是一辆别克商务车。里面就是高成汉派过来的特警。梁健交代过他们跟得可以不必太近,只要是在视线之内就行。

看到这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梁健放心一些。

进入镜湖景区,车子在湖边开了一段,就往山道上开去,这山道蜿蜒曲折,林荫蔽日,绿色怡人,给人的感觉非常好。

开了十分钟,到达了哥伦布旅馆,道路就变成了鹅卵石路,车子轻轻颠簸着,碾过了路面,来到了旅馆登记处。旅馆是提前订好的,梁健去办了手续,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来到山坡上的一栋白色小别墅中,从里面往外看,可以眺望整个镜湖。

临近黄昏的镜湖,被秋日的阳光照射着,波光粼粼,还有点点帆影,让人感觉异常开阔。葛慧云靠在小别墅客厅的栏杆上,望着外面说:“真美啊今天看来我是来对了。不过这个旅馆的房间,我自己掏钱哈”

古萱萱说:“葛姐,你说什么呢你到镜州来,当然是我们请你啦,我们保证,不是公款。”

葛慧云说:“不行,不行。”古萱萱说:“如果你要坚持自己付钱,那我们现在就走。”葛慧云无奈,只好说:“你们别走,我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这倒是让梁健和古萱萱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晚上让我们都住在这里”葛慧云说:“当然啦这栋小别墅,起码有三个房间,足够你们一起睡在这里了。”梁健和古萱萱相互对视一眼,说:“可是,我们都没带洗簌用品和换洗衣物。”

葛慧云说:“这不打紧,我们待会去市区吃饭,然后你们到家里去取东西,这不就行了”

也只能这样。看了房间,放好东西,三个人就沿着山道散步。山上风景很不错,让人忘却平日喧嚣,心灵也得到了放松。葛慧云心情开朗,有啥说啥,让梁健和古萱萱都觉得好交往。

晚上,他们去了市区,在老街吃了饭,逛了一圈之后,又去了梁健和古萱萱的住处,取了衣物,向镜湖边开去。

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开了古萱萱一辆车子。回去的路上,有一段路,前面发生一起小车祸,车子就显得比较拥挤,车速也很慢。

在他们几辆车子远,正喝得酒足饭饱的江东流,从车窗内忽然发现前面的车子,不就是古萱萱的吗他仔细看去,发现坐在副驾驶室内的,竟然是梁健。后面还有一个女人,长得也很端正优雅。

江东流心里暗骂:“梁健这家伙,倒是挺有艳福嘛”一想到,自己约古萱萱吃饭,古萱萱当场拒绝,反而去跟梁健这个已经“残了”的家伙吃饭。江东流就平衡不了。他对驾驶员说:“你别送我回家了,你跟上前面那辆车”

过了出事的车辆,车子的速度就加快了。梁健他们进入哥伦布度假酒店的时候,后面江东流等人的车子,在门口停下了。江东流暗骂:“混蛋,竟然去了度假村”江东流没有办法,对司机说:“我们先回去,明天是星期六,一早你就来这里,看看他们去哪里,到时候你告诉我”

司机答应了,车子从度假村门口驶离。江东流不知道,在他们后面,有一辆别克车上的人,正盯着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