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遭人拦截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42:23 字数:3122 阅读进度:397/1780

那天晚上,三个人在小别墅一起看着镜湖边的夜色,喝了一会儿茶,准备睡觉。

这栋白色小别墅,分为上下两层,都是木质地板,很有些特色,客厅大桌子上还给客人准备了新鲜水果。

梁健问:“两位女士,我来给你们每人削一个苹果如何”古萱萱说:“很周到嘛,那我们确之不恭喽”葛慧云笑说:“那好啊。看看你削苹果的功夫怎么样啦”

梁健给她们每人削了一个苹果,中间他想要一刀不断的将苹果皮削下来,结果断了六七次,看来真不是削苹果的料,引得她们阵阵嘲笑。

梁健也呵呵笑着。

两位女士睡在了楼上的大床房,葛慧云竟然说,一个人有点胆小,让古萱萱陪她一起睡。梁健心想,女人真是古怪,一个保镖都不带敢于四处游玩的省长夫人,临睡觉却跟小孩一样不敢一个人入睡,也真够好笑的。但人就是这么多种多样,也情有可原。

梁健在一楼的房间入睡。进入房间之后,梁健就通知了特警支队队长郎朋,让他也在哥伦布度假酒店住下。郎朋接到命令,吩咐手下,按照前半夜和后半夜的时段,进行轮流值班。其他人就到酒店登记入住。

第二天一早,在西餐厅中吃早饭,郎朋等人早就已经到了。

梁健和古萱萱、葛慧云他们后到。梁健与郎朋他们远远的点了下头,外人恐怕根本看不出来。

葛慧云却朝梁健看了看,然后又朝郎朋他们瞧了瞧,没有说话,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梁健说:“两位女士要吃什么,我去取。”

葛慧云说:“这不是自助吗我们自己来吧。”看到梁健一拖二,带着两位绝色美女进了早餐厅,边上早有些客人的目光向这边投了过来。

古萱萱和葛慧云两人都穿得挺休闲,但还是掩盖不住她们的美丽。梁健说:“你们没看到,有那么多男人在注意你们吗如果你们走动的话,恐怕会引起混乱。”

葛慧云笑着说:“哪会啊,我还从未感觉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呢萱萱,我们去拿好吃的。”

梁健也不阻止,呵呵笑着,跟在他们身后。

古萱萱和葛慧云在等面条的时候,身边的人就愣愣瞥着他们,厨师对他们说:“已经好了,先生,请取走你的先生先生”

前面那几个人,还在用令人不舒服的目光,偷偷瞄葛慧云和古萱萱。葛慧云很不舒服,就对古萱萱说:“既然他们不要,那我们拿走吧。”

把原本排在她们前面的家伙的面条,拿走了。

在取面包的时候,有两个男人只顾瞄她们,相互撞在了一起,却又互不认错,两人就直接推搡起来,盘子和食物都摔在了地上,引得服务员赶紧上来,将地上的食物和盘子打扫干净。

葛慧云和古萱萱只好匆匆回到了位置上。

这时候,梁健已经端着咖啡杯子,在品咖啡了。看到两人匆匆回来,就笑道:“怎么样,快要引起骚乱了吧”古萱萱笑道:“不知道这里的人,到底怎么了,很不正常。”

梁健说:“不是他们不正常,是你们俩在一起,强强联合,只要是男人都会马上变成雄性动物。”

葛慧云好看地摇了摇头,又看着梁健:“可是,你怎么镇定自若呢从昨天到现在,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受影响嘛”

梁健本想说,那是因为我见过的美女实在太多了。项瑾、阮珏、王雪娉、黄依婷等,哪一个不是美女啊。当然这显然会引起公愤,梁健换了一种说法:“那是因为,在见你们之前,我就吃了镇定药。”

说着,梁健就将手中一颗黄色药片,扔进嘴里,然后一口水吞了下去。

葛慧云惊讶地看着梁健:“你不用这么摧残自己吧”梁健说:“必须的。用早餐吧。还需要些什么,我帮你们去取。”

古萱萱说:“水果。”葛慧云说:“酸奶。”

梁健站起来的时候,葛慧云又说:“你看那边几个人,似乎也一直在偷偷看我们。”梁健向葛慧云指的方向看去,那不是别人,正是郎朋他们。梁健说:“不用担心,这些男人都是经不起美色的凡夫俗子。”

葛慧云也就不去注意他们了。

梁健把东西拿来了。葛慧云说:“今天,我们去安静一些的地方吧。在早餐厅都这样,到了人太闹的地方,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梁健说:“没有问题。这边不远,有一座连云山,必须得登上去,风景很美,到了山顶,向北可以鸟瞰镜湖,向南又可以将整个镜州城尽收眼底。”

葛慧云说:“那就去登山吧。”

三人坐了古萱萱的车,从哥伦布度假酒店出来,向着连云山的入口而去。

车子刚开出。停在路边的一辆passat里,驾驶员就打了电话给南山县委常委江东流,汇报了有关情况。江东流听说,梁健和两个美女在酒店住了一晚,简直怒火中烧,就说:“你马上盯上去,我很快过来。”

江东流给邱小龙打了个电话:“邱董,今天向你借几个人,我要收拾一个人。”邱小龙听说是梁健,就对江东流说:“江常委,正好。这个人我一直怀恨在心,你不收拾,我也早晚会叫人收拾。你知道的,我的矿业,之前若不是这小子,也不会面临关停的危险。既然江常委想收拾这个人,那就往死里收拾,如果真出了事,我让我手下去顶,反正给钱就行了。”

江东流听了正中下怀,就说:“这感情好。”

邱小龙很快派出了四个手下,都是混混,让他们开一辆车,去接江东流,任由江东流差遣。

梁健的车子,缓缓地在林荫路上行驶,远离城市,心情就是不一样。梁健不时从后视镜中瞥一眼,看到特警郎朋等人就跟在身后,他也就放心许多。

然而,连云山不是一个旅游风景区,它有独特的风景资源,但是没有完全开发,这有其历史原因。为此,去连远山的道路,过了湖滨大道,就拐入了小路,变成了乡村道路,在一个个村落之中穿行。

葛慧云朝后面看了一眼,对梁健说:“可以让你的保镖,离开了。”

梁健一愣,不过还是装了一下:“什么保镖啊我怎么没有看到啊”古萱萱也很吃惊,梁健怎么可能安排保镖啊他如今不过是一个残联副理事长。

葛慧云笑道:“不用再隐瞒了。昨天我们从高速下来,后面这辆车,就已经跟着我们了。现在还是跟着我们。若即若离的,这不是梁健你安排的保镖是什么啊我见过的特警多了,后面车里的人,在早餐厅也瞄着我们,从他们的身板和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公安。”

梁健真的很佩服葛慧云:“葛姐,你的观察力很强。”

葛慧云略有自得地说:“别以为我这个省长夫人是白当的啊。让他们回去吧,我出来游玩,向来是不让特警保护的,这是我做事的风格。如果让我老公知道了,他以后不会允许我出来了。”

梁健坚持说:“他们反正已经来了”葛慧云说:“真的不需要。梁健,我是认真的。”

这会葛慧云表现出来的是一个省长夫人的威严,看得出来,在原则性问题上,她是不会妥协的。梁健看了眼古萱萱。

古萱萱说:“就按葛姐说的吧。”她事先并不知梁健真的安排了保镖,但是她也觉得有保镖比没有要好。然而,葛慧云如此坚持,她也没有办法。

梁健只好拿起电话说:“郎朋,你们不用跟着我们了,你们回去吧。任务到此结束。”郎朋很是不解,要保护的对象还在镜州啊,而且他们还要去爬山,任务怎么就结束了呢郎朋说:“可是,省长夫人不是还”

梁健打断了说:“没事。就这么定了,保护任务结束了。你们可以自由活动,然后回去吧。非常感谢。”

听到梁健说的不容商量。郎朋只有执行,他让驾驶员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掉头。

从后视镜中看到别克商务车调头,葛慧云满意地说:“虽然我们都有职务,有身份,但是我们都从老百姓中来,不用对周围的人防范太多,否则我们是主动疏远群众了。这是我老公经常跟我讲的。”

梁健不能不佩服,作为省长和省长夫人,还有这样的认识。如今很多官僚,躲老百姓还唯恐不及呢,有保安却不用的少之又少。

但是,梁健却还是担心,镜州的实际情况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只好自己多注意一点了。车子在山下停了下来,这里有三四辆车。与很多旅游风景区相比,这里显得过于冷清了。

来这里的人,很多人都是一早来锻炼的,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开车回去了,还有些人估计也已经登上山了。

梁健他们往山上走的时候,两辆黑色轿车已经在山脚下停了下来,其中一辆车里坐着江东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