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背后高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1:52:31 字数:3705 阅读进度:409/1780

张省长离开之后,市委书记谭震林和县委书记葛东分别带着手下的人也走了。谭震林心情当然不爽,按照今天张省长的意思,小龙矿业是开不成了。邱小龙不发疯才怪,到时候,安抚这个家伙,不知要花费多少心思。

谭震林也知道张省长的为人,知道他抓工作有条不紊,定了的事情,就会一抓到底,不像有些领导,说是说,做是做。张省长布置的任务,会一直记得,冷不丁什么时候就会问你要结果。

最近,听说省委书记聂川的年龄差不多了,可能会调回中央,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由张省长来主持江中省的工作,如果是这样,那他交代的任务,就更加要完成好了。

刚才,张省长说聂川书记找他商量事情,会不会省委一把手真的就要调动当然这些都是谭震林关心不来的事情。目前他需要关心的是,如何找个人,将休闲向阳的任务落实下去。

省、市、县的领导都走之后,傅兵和王雪娉都非常兴奋。王雪娉说:“这好事,一定要对梁书记说一声。”

傅兵说:“是啊,我们马上给梁书记打电话吧。”傅兵刚掏出手机,就听到办公室门响起了敲门声。傅兵放了放手机,说道:“请进。”

一个人推门而入。傅兵和王雪娉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进来的人,原来是梁健。他身后还跟着成永和成全两个人。

王雪娉声音很激动地道:“梁书记,你怎么在镇上啊”成永和成全笑着说:“梁书记,早就已经在镇上了。”

傅兵有些恍然大悟:“难道今天在小龙矿业前面,小学生给省长送水的事情,是梁书记导演的”

梁健笑说:“怎么能说是我导演的呢好像我是幕后黑手一般”王雪娉笑说:“不是幕后黑手,是背后高手”梁健朝她笑笑说:“我也是没办法,这两位成老兄一定说要到省长那里去上访。我让他们别去,可是他们就是不听,所以,我只能给他们出一个主意。具体的事情,你们问成永吧。”

几个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镇党委秘书张嘉也听说梁健来了,赶紧过来给各位倒茶。梁健看了看张嘉,小伙子还是保持着比较好的精神状态,让他也坐下来。

成永说:“早两天,我们就听说了,邱小龙又回来了,而且得到了市、县领导的支持,要重开小龙矿业。我们附近的村民都强烈反对。这次听说省长要来,我们打算去拦路,并向省长请愿”

傅兵和王雪娉听了之后,相互对望了一眼,心想,如果成永和成全真带着村民去请愿,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事情可能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发展顺利。他们都庆幸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傅兵道:“好在你们没有去请愿。”

成永说:“是啊,我们这些粗人脑袋里,也只能想出请愿、上访这样的事情来。好在,当时我们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怎么做,为什么不问问梁书记呢梁书记听了我们的想法后说,你们要表达意愿的想法是好的,他也赞成小龙矿业不能重开,但是方法上不对头。必须想点好的主意出来。然后,他就告诉了我们你们看到的方法。”

王雪娉朝梁健笑了起来说:“原来让小学生给省长送茶,是梁书记的主意啊两个女小学生的茶,恐怕任由谁都难以拒绝吧”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梁健也微微笑着说:“生意不成情意在。我们表达意愿,特别是向领导表达意愿,不一定要用那种激烈的上访的方式,为什么不来点温暖的方式呢即使领导真的不同意我们的诉求,可能也会记住这个地方浓浓的人情味。我觉得,既然我们要搞休闲向阳,那就要以温情开头,就怎么对待领导开始。”

成永说:“那两个送茶的小女生,其中一个是我女儿,另一个是成全的女儿。”傅兵说:“你们生了这么漂亮聪明的小女孩,真是福气啊”

大家都高兴地笑了起来。成永说:“我忘记了,我给大家带来了茶叶,给大家尝尝。”说着,成全从他的包里取出用牛皮纸袋包装的半斤装茶叶。

傅兵朝梁健看了眼说:“茶叶我们不能收啊。”成永说:“这是我们自己山上种的茶叶。特高压线搞定了,这是第一批茶,都是无污染的,你们一定要尝尝。这里一袋子也就半斤,多,我们也不给,我们不贿赂,而是请你们给我们做宣传。”

王雪娉说:“既然如此,傅镇长,我们就收下吧,有客人来的时候,我们泡给他们喝,然后顺便给介绍一下,这是成山村的茶叶。”

成永说:“那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傅兵说:“那好吧。这点茶叶我们就接受了。但是,今天中饭我们请大家吃。梁书记,这个月我们的用餐指标还没用完呢,用来接待你,你应该不会推辞吧”梁健知道傅兵话里的意思。

公款接待的指标是梁健推出来的,傅兵的意思是,虽然梁健已经离开了向阳坡镇,但是他制定的规定,还在延续着。这让梁健感到很欣慰。梁健说:“好吧,那我就留下来吃饭。”

中午当然不喝酒,也仅仅是一个便餐。这让大家都觉得自在。

傅兵说:“梁书记,如今休闲向阳又要启动了,你能不能重新回来,领导我们工作呢”梁健摆了摆手说:“我就不回来了,都已经离开了。而且,市委也不会让我回来。以后,这里的工作就要靠你和雪娉了。”

王雪娉说:“梁书记即使回到向阳坡镇,也不能再担任常委,必须当副书记才行,否则调来调去,有什么意思”

傅兵点点头说:“这倒也是啊算我说错了。副书记,就不可能兼我们镇的党委书记了。”梁健说:“这个党委书记,应该由你来担任,才是最合适的。”傅兵赶忙道:“梁书记,你夸奖了。我怕我的能力有限啊。”

梁健说:“有时候,职责所在,我们也不要谦虚。当然,这还是要县委说了算。”

省长张强赶到了省城宁州,去了省委书记聂川的办公室,坐下后,说:“书记,我刚从镜州赶回来。”

聂川说:“张省长去镜州调研了吧路上辛苦啊。我本来也不想打电话给你,让你匆匆赶回来。但是这件事的确有些紧急,所以,我想还是早点告诉你。”

看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过张强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聂川说:“聂书记,请讲。”

聂川说:“我接到中组部一位领导的电话,我很快就要离开江中省了。年龄差不多了,我也该回中央去了。”

聂川要走的消息,早已经传开了。但是这次是来自中组部的消息,也就是说更加确切。张强说:“这么快怎么会呢聂书记,完全可以在江中再干一届啊”

张强这话虽然有些客套,但是在聂川耳中听来,也不完全是客套。毕竟,聂川与张强搭班子以来,发现张强在做事方面,很是讲究方式方法,对他也挺尊重,在处理政府和党委的关系时,张强表现得炉火纯青,拿捏得恰到好处。为此,聂川认为张强是尊重自己的。聂川说:“不能再干了。一方面,这副担子挑了这么几年,感觉也有点累了,到了上面毕竟能够轻松一点。另一方面,我们这种年纪的,老是占着位置,怎么行应该给你们更年轻的同志机会,让你们冲上去。

“虽然中组部,目前还没有找我谈话,也还没有让我推荐接任的人选。但是我可以现在就向张省长保证,到时候,我一定会推荐张省长你。”

张强表示了感谢。尽管这种保证的话,是很难相信的。毕竟,中组部来征求意见的时候,不会当着张强的面征求聂川的意见。为此,张强根本就不能去证实。但是,至少此刻,聂川向自己表达了好意。

张强说:“非常感谢聂书记。这几年,在聂书记的领导下,我们政府工作有序推进。接下去,只要我在江中省,还会沿着聂书记既定的目标走下去。”

聂书记说:“这点我是相信的。今天找你过来,还有一个事情要提醒你。据说,这次省委书记的位置,不是没有竞争。张省长,可能也有潜在的竞争对手,对方好像已经在活动了。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我想即刻告诉张省长。”

省委书记是一方大员,没有竞争倒反而显得不正常。有竞争才能好中选优。不过聂川能把这样的消息告诉他,也的确可以说,对张强取得省委书记的位置抱有期望。

张强从聂川的角度考虑。聂川一人离开江中省,但是他身后还有一批人得留下来。如果聂川推荐张强上位,张强起码会念在旧情,对他手下的人有个妥善安排,底线是不会打击他们。但如果是一个并不清楚的空降干部或者其他省份的人过来,对聂川留下的人进行翻篇的处理也不是没有可能。

张强说:“谢谢聂书记的提醒。”

一句感谢已经够了,张强要去做什么,张强自然知道,这是聂川不用教的事情了。如果这都不会,也不会走到如今这个位置。聂川似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说:“张省长,目前我还在江中省。组织上也还没有找我谈话。张省长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两个人合力去做的,不妨说出来,能做的,我们赶紧做掉。”

张强感激地瞧了聂川一眼,他本想说没有,可这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他说:“谢谢聂书记这么关心政府工作。我没有其他的事情,但是,我这次去了镜州市。看到镜州市目前的班子,市长和市委副书记人选都空缺着。这对于一个市来说,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聂川想了想说:“这倒也是。我还差点忘记了。前不久,中组部的领导也跟我说起过,我们江中省,也要注重女干部的培养。你看看,镜州市空缺岗位的配备,能不能和女干部的配备和培养放在一起考虑”

张强说:“还真有这么一个人选。是我今天去镜州市才发现的。镜州市的组织部长,是女干部,这个人思路很清晰,做事、讲话都行。”

聂川说:“你说的那个女干部,或许我也有点印象,是不是叫做胡什么。”张强说:“胡小英。”聂川说:“对了。胡小英。她以前担任过长湖区委书记,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培养苗子,目前也就四十来岁,往省四套班子中培养,也有潜力。”张强表示赞同。

聂川说:“不过,一下子从组织部长提拔为市长,恐怕有些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