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胜利在望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02:41 字数:3353 阅读进度:424/1780

梁健继续说:“刚才,我们已经让汽车修理长报了维修价格,不多,两万五。请今天在场的人,谁往车里扔过东西,损坏过公物的站出来”其他人都纷纷议论,相互张望,当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还有几个人,想要从后门逃离,就被民警和保安挡住了,出不去。

梁健说:“敢做就要敢当嘛既然大家都不承认,也没关系,刚才我驾驶员也拍了照片,如果大家不站出起来,那么只有让照片中的人负责,有图有真相。”

说着,梁健让派出所所长上去,看他的照片,派出所所长让民警看照片。照片中有十来个人,当场很快就找到了五六个。民警走到他们身边,让他们到边上站成一排,有一个不服想要推搡,就被两个民警上去制服,推到了一边。

梁健说:“这不是什么大事,损坏公物要赔偿,这是天经地义,没有参与损坏的,我们不会找大家麻烦。请把这五位姓名和身份记录下来,人可以让你们走,明天上午之前,把钱交上来就没事,否则我们会有民警来找你们,予以拘留。五个人,每人五千,不是很多。”

梁健这么一说,这五个人就叫屈,抱不平了。他们纷纷说:“拼什么是我们五个人,还有其他人。”梁健说:“只要你们指认出一人,证明他们也参与了破坏,那么我们立马找他来,和你们一同分担这笔费用。”那些人一听,就开始纷纷相互揭露。

这帮人除了在小龙矿业之中入股,平时并无纽带作用,谁愿意为对方买单人越多,分担的赔偿就越少,最后,参与的六七十个人,都被相互揭发出来。派出所方面,给予了登记,派出所长钦云将所有的名单都读了一遍,说:“限明天到派出所交钱,如果逾期不交,将按照社会治安法进行处理。”

眼看形势渐渐被梁健所控制,邱小龙连忙向公司副总董前使颜色。董前就朝几个人外的一个男人使了眼色。此人本就是公司雇佣的打手,看到董前的眼神,知道让他扰乱秩序。他从手口袋里掏出一个石块,就朝台上的梁健扔去,喊道:“交你妈的钱,我们是要问你,为什么要关石矿,你让我们交钱打他”

这家伙投掷石块的精准度倒还可以,直接就朝梁健的头部飞来。就在梁健几步远的姚松,一直注视着会场,看到石块飞来,他就倏忽的一步,挡在梁健前面,抓住石块是来不及了,他直接用手臂一甩,将石块阻挡了下来,他的眉头只是微微一皱,并没有喊疼,也没有躲开。

“抓住他”与姚松一起的警官褚卫,已经赶上去,其他几个派出所的民警,也将那个打手围困起来,几下拉扯,已经将他反手铐了起来,带出外面。现场刚刚要涌起的一丝异动,又很快被压制下去。

梁健说:“刚才那位是故意伤人,公安会处理的。我今天来到这里,是想要向大家说明两件事情:一是投资是个人的事情,你们在石矿投资,就必然存在风险。二是关停石矿,不是我梁健一个人的决定,也不是乡镇、县里的决定。这是省里批准和市里决定的事情。石矿肯定要关。关的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实况本身涉及偷采,这个责任是石矿的问题;二是石矿的发展,已经不适应当前经济发展模式,向阳坡镇将要走休闲向阳的路子。但是,各位股东的钱怎么办这个钱,你们一要找董事会,二是我们政府也将按照规定,给予一定的补偿。”

“补偿多少”有人就开始问道。

梁健说:“补偿多少,我们将会按照规定来,不会多补,也不会少补。”董前又喊道:“什么时候,给补偿,没有准确的日子,我们就不行”梁健看了眼董前,知道他所有话都是想要扰乱民心。

梁健已经想好了如何给这些小股民吃定心丸,他说:“对小龙矿业偷挖石矿处罚到位的时候,也就是给予补偿的时候。我们要奖惩分明,各位股东之前的分红,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于石矿的偷挖,这点大家要记清楚。”

一边的邱小龙愤愤的说:“我没有钱”梁健对邱小龙说:“邱董,没有钱,你不用对我说。你可以对下面的股民说,这么大一个矿业,钱去了哪里,这是你要向所有股东交代的,你们公司的财务,没有公开你们的开支,有没有预算你们的有些钱,是不是进了私人腰包这些都是你要想股东交代的事情我今天承诺,如果股东们想要查实公司的账目,但是查不清楚,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协调有关部门,来帮助查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威胁政府,把私营企业的压力转移到政府身上,你们想错招了。如今我分管公检法,从今天起,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但是谁要是违法、不按规则出牌,就像刚才那个扔石块的混混一样,我们肯定严肃处置”

现场的威慑作用形成了。傅兵和王雪娉看到这时候走最后,就提醒梁健说:“梁书记,我们留下来,在与给位股东做做工作,你要不先走吧”

梁健感觉他们的建议有道理,就说:“对于矿业的股东们,你们可以专门成了一个小组,平时加强与他们的联系,掌握他们的动态。”傅兵点了点头,走到前面说:“按照梁书记的指示,我们将成立一个联系小组,组长是我们副站长何国庆担任,以后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梁健在王雪娉和姚松、褚卫的护送下,离开了现场。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也想趁机溜走,忽然被几个股东拦住:“邱董事长,我们要求查看公司账目,我们要弄清楚,我们的钱都到哪里去了”

邱小龙不耐烦道:“看,看,看个屁。”他身边有冒出几个打手来。“你什么态度”股东被激怒了。“邱小龙,你别走。”“邱小龙,那两万五的车辆赔偿费,不能由我们出,你要负责。”“对,你是鼓动我们去围攻六号车,这钱必须你来出”

邱小龙示意身边的打手,推开这些股东。他这种无视众生的做法,引起了愤怒,几个股东出手去拍邱小龙,被打手还手,于是就开打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傅兵和派出所所长见内讧,也就没去阻止,见后来动手越来越厉害,派出所才加以干涉。这时候邱小龙已经被人脸上抓出了血印,衣服纽扣也被撕裂,狼狈不堪的样子。

这出闹剧也算是就此稍稍停顿。

梁健回到了县委。他马不停蹄就来到了县委书记葛东的办公室。葛东看到梁健各方面都如常,很是奇怪,他这么快就把一起群体访解决让葛东很是惊讶。他问:“梁书记,你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梁健说:“起码这两天可以安稳一些。这帮人是邱小龙煽动才来的,我把话和里面的缘由跟他们说清楚了。这两天,他们会纠缠邱小龙一段时间,但是不保证以后就不来找政府。大家都养成了有事找政府的习惯了。”

葛东点点头说:“这倒也是。只能看一段再说。”梁健却说:“葛书记,我有一个建议。”葛东看看梁健:“你说。”

梁健说:“当时市委组织部跟我说,我到南山县主要是来抓休闲向阳的发展问题。但是如果小龙石矿的问题不解决。那么休闲向阳就不可能搞好,我的建议,还是要采取强制手段,将小龙石矿的问题解决掉。”

葛东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梁书记,事情不能这么急,得一步一步来。休闲向阳,虽然张省长很重视,但是也是一口能够吃成的大胖子。”梁健坚持道:“我知道,休闲像样得慢慢推进,但是小龙矿业是首要的一关,否则我们推进任何一项任何,都可能会遭到阻扰而我们对于邱小龙的事情,太多心慈手软,甚至没有按照法律在进行追责。以前,宏市长和高书记在的时候,法院就已经判定邱小龙卷款逃逸,如今他却逍遥自在的回来了,什么事也没有”

葛东忽然不耐烦了,打断梁健说:“这些你别跟我说了,要说,你跟谭书记去说。今天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这就是不想谈的意思了,梁健也觉得没必要再说下去,就站起来走了出去。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梁健很是郁闷,心想,要干点正事,就给那些不正当的关系给拘绊着在一个地方,还真得当一把手才行,否则就处处不爽。

令人温馨的是,回到办公室,却有一壶好茶正等着梁健。梁健很是惊讶,这普洱茶是谁为自己准备的梁健正要倒茶,就听到了敲门声。梁健停下了动作,说了声“请进。”

进来的是杨红珏。梁健清楚了:“红珏,这茶是给我沏的”杨红珏微笑,点了点头。梁健感觉温馨许多,朝杨红珏说:“谢谢。我回到南山县之后,都没有看到过你这两天又碰到事情,也没来得及问起你。”

自从上次与杨红珏一同去看了她爷爷之后,两人就没有见过面。从市残联调回南山任县委副书记没几天,梁健有时诧异,怎么没有看到杨红珏,但是刚要询问就被其他事情给冲散了。今天看到了杨红珏,心里也颇为高兴,毕竟有杨连顺这个老头儿的关系,梁健感觉杨红珏,就如自己的一个小妹妹一般。

杨红珏听到梁健的关心,脸上微红:“梁书记,前几天我请了个年休假,去了一趟丽江,不过从今天起,你天天都能看到我了。”

这甜甜的声音,让梁健不由产生了一丝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