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请君入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12:49 字数:3349 阅读进度:435/1780

梁健说:“我从后视镜中看风景。”一旁的驾驶员朝梁健瞥了一眼,也许心里在想,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毛病啊不过,梁健可没有心思管别人怎么想。

下了车,城门入口处,人并不是很多。这公园早在好多年前就已经开放了,刚刚开放的时候,大家图新鲜,可以说人满为患,门口空地上也都停满了车。后来渐渐人员稀少,只剩下晚上走路散步的行人。

这会已过了运动时间,加上又是冬天,公园内部显得有些荒凉。两人朝公园内部走去。周雯看看周围显得有些落寞的路灯,说:“这里,现在一点都不热闹了”

梁健说:“跟那个奥斯丁不是一样啊开始的时候,大家挤也要挤进去,现在呢一个晚上就只一两桌客人,没人去了。”周雯也感叹道:“是啊,镜州人就是图新鲜,喜新厌旧。”

梁健说:“喜新厌旧,好像不仅仅是镜州人,才会这样。”周雯笑着快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朝梁健看一眼说:“你是镜州人这么帮镜州人说话。”

梁健不禁想起当年单纯美好的陆媛,还有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青葱岁月,只是,现如今,他当时来这里的理由再不复存在,陆媛也成了别人的女人。内心唏嘘,淡淡说道:“我并不是镜州人。”

周雯笑了。继续朝前走去。路过一棵大樟树。周雯说:“这棵樟树,好像有些故事”看到这棵樟树,梁健不免又想起项瑾,想起当年在这棵樟树下,还说了个鬼故事吓唬她。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越是往前,公园里锻炼的人也越发少了。这个项王公园,其实就是河中的一个狭长的岛屿,一直从镜州北门,向着镜湖方向延伸,全长大约三公里,越到北面,越是靠近农村,锻炼的人都不大过去。

一边走,梁健忍不住还是往后面看了一眼。只见,有三个身穿黑色皮衣的家伙,正在他们后面不远的晃荡着,好像也在逛公园。

梁健不去管他们,只与周雯一同往前走着。梁健笑道:“怎么样有些消化了没啊”

周雯说:“饭后百步走嘛,果然舒服。以前,饭后总是去散散步的,可这几年,我和老公两个人都变忙了,晚上也没时间走路了。今天,谢谢你陪我走走。”梁健朝周雯看了眼,只见她眼中透着真挚的高兴,梁健也感觉愉快。

两人走了差不多有20分钟,即将到达公园最北边。这个地方已经临近被长岛分割两条河流的交汇处,再往前,就是一条大河,这条大河,浩浩汤汤注入镜湖。

这岛屿的最北端有一个白色灯塔,也许是给镜湖中北来的船只导航用的。

梁健说:“快到灯塔了,我们走到最北边了。回去吧”梁健又往后看,那三个人还在路上徜徉,双手都插在皮衣口袋里。

周雯似乎还饶有兴致,她看着梁建问道:“你爬过那个灯塔吗据说,可以爬上去。”梁健没有爬过那个灯塔,说:“我也没有上去过。”周雯说:“我多次要求我那位和我一起爬上去,可是他太胖了,每次都望而却步。要不今天你陪我爬上去”

梁健心里一动,一个漂亮女人如此要求,他还真不好拒绝,就说:“也行。”周雯开心一笑:“谢谢了。那我们就走吧”

两人走到灯塔下面,忽然从下面一圈射灯亮了起来,照耀着这个灯台。由于灯光是五颜六色的,灯塔也变得色彩斑斓。

周雯说:“这好像是节能的感应灯。”梁健说:“这个挺好,可以节能。”

两人走进灯塔,里面没其他人。大概是防止有人关在灯塔内部,灯塔重修的时候,就没有安置门,这样可以避免从内部关上。

灯塔是狭窄的小楼梯,沿着灯塔墙壁盘旋而上。这楼梯实在太小了,仅容一个人上去。周雯在前面,梁健就担任了守护者的身份,跟随在后。

今天的周雯,穿着紧身的裤子,梁健不经意地抬头,看到了她身体的曲线异常完美。如果今天周雯所穿是裙子,梁健肯定会更受不了。梁健告诫自己,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周雯,不要有其他任何想法。

周雯的呼吸有些重了,她回头朝梁健看了一眼说:“没想到这阶梯这么陡,上个灯塔很不容易啊”梁健笑道:“是啊,我今天是舍命陪美女,上吧,我保护着你呢”

周雯回答说:“好叻。谢谢你这位守护神。”心中,却想到,这楼梯这么陡,梁健的脑袋正好在自己屁股后方,好在自己没穿裙子,否则真是彻底露底了。周雯脸上有些发红。

稍一分神,脚下一滑,周雯不受控制地下滑。说时迟,那时快,梁健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一手抓住了梯子的栏杆,一手拦腰兜住了周雯的身子。

周雯被梁健抱住,终于停止了下滑。梁健额头上有一层密密的细汗,这倒是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事情。

周雯也惊魂稍定,感觉梁健还从后面搂抱着自己,周雯感觉身体有些奇怪的反应,就对梁健说:“梁健,谢谢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梁健这才意识到,自己抱着周雯的手臂,紧紧笼罩着那里,也许情急之下,认为那里可以产生阻力吧现在,感受着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梁健意识到有些失礼,赶忙说:“不好意思。”

周雯朝他笑笑说:“是你救了我,还用什么不好意思”梁健微微笑了笑,也不知如何回答,就说:“还爬吗”周雯说:“当然。都已经到这里了”

接下去,周雯继续往上爬,只是更加小心了。梁健朝十来米的下面看,只见有两个黑影,在灯塔入口朝他们张望,然后闪身不见了。

两人总算到达了塔顶,南边是城市夜空,北边是镜湖的点点灯火,也许是渔火。周雯朝梁健看一眼说:“爬上来,还是值得的。”梁健笑说:“对啊,很值得。”

目光不由落到周雯胸口,赶紧又移开。周雯脸上发烫说:“值得就好。”

梁健说:“时间不早,我们下去吧”周雯说:“好吧”

下去的时候,梁健走在前面,周雯在后面。这样周雯要是滑下来,梁健还能帮助挡一挡。

下灯塔的时候,算是平稳了许多。周雯从最后一步跳下来,笑着对梁健说:“终于安全下来了。”梁健想说:“是啊”话还没有出口,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你们真的很安全”

梁健和周雯都看向入口处。只见三个穿黑皮衣的男人,把住了门口,盯着梁健他们。

梁健不慌不忙站到前面说:“三位哥们,请让一下,我们要出去。”最前面的男人,脸上似乎有一条疤痕,说:“把口袋里的钱留下,再把这个女人留下,你就可以出去了。”

梁健和周雯互看一眼。梁健冷笑一声说:“你们真够胆大妄为的,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公园。”刀疤男说:“公园又不是没干过这里是公园最北面,不是你们这种寻刺激的,谁还会来这里找刺激,就得付出代价。”

周雯愤怒地说:“你们最好乖乖地给我滚,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们不知道好歹,我告诉你们,我是检察官,不会放过你们的”

刀疤男朝另外两人笑笑,另外两个也邪恶的笑起来:“美女检察官啊这个我喜欢,还没玩过。”另一个忍不住说:“谁不知道你是检察官,还有你还是领导对不对,那又怎么样领导就厉害啊”

刀疤男朝那个狠狠瞪了一眼:“多嘴。”那个人就闭嘴了。

梁健和周雯又互看一眼,应该没错,这仨对梁健和周雯是知根知底的,并不是随便那些劫财劫色的小混混。梁健说:“快滚开,否则就别怪我动手了。”

梁健朝前一步,其中一个黑皮衣就上来,一拳冲着梁健肚子过来。梁健让到一边,一脚踢向对方裤裆,那人双脚并拢,避免了一次重创,但是腿上还是被踢中了。吃疼。就亮出了匕首。

其他两个也都亮出匕首,对着梁健和周雯。周雯有些担心了,喊道:“来人”刀疤男说:“你喊死也不会有人理的”

三把刀先是朝着梁健过来。梁健要躲,但是无处可躲,只能用袖子阻挡。匕首很锋利,很快在袖子上撕开了一条口子。周雯从侧面,来踢其中一个人,那人就拿刀子冲周雯挑过来。

周雯看到,毕竟是女生,担心被刀所伤,躲到梁健身边。梁然让她到自己身后,赤手空拳,对着三把锋利的匕首。那三人互看一眼说:“直接结果他吧”

三把匕首直接朝梁健招呼上来。三把刀,三个不同的方向,都对着梁健的要害,梁健心想:“妈的,公安怎么还没来”

“住手”忽然从灯塔门口爆出一把声音,这声音中气很足。那三个家伙,都是一慌,手中匕首一滞。这间隙,几个警察已经窜了进来,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在那三个家伙腿上踹了几脚,又把他们手腕一扭,匕首就被缴获了。

梁健对县公安局局长霍海说:“老哥,你怎么才来啊”霍海说:“不好意思啊,梁书记,本来是姚松和褚卫两人带着兄弟过来,可我想,既然是梁书记的事情,还是我亲自来,没想到慢了”

那三个混混,已经被警察拷上,其中那个刀疤男恶狠狠地看着梁健,咬牙切齿:“你们这是陷害我们”警察不让他多嘴,一巴掌就扇在他脸上。刀疤男不服,喊道:“你们打人我要告你们”不过,很快,他又吃了一巴掌,警察说:“我们是打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