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小英昆明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09 字数:3215 阅读进度:462/1780

叶览难得地露出笑容:“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跟着你。我是想去镜州看看。”梁健还是有些难以理解:“去镜州看看为什么”叶览说:“一方面看看你要的钱,能不能顺利拿到”

梁健插话:“那些钱,目前在哪里”叶览说:“我说过了,在你那里。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叶览竟然对梁健卖关子,不过他也不勉强,只是问道:“你想去镜州,还有什么目的”

叶览说:“我想去看看董前。”

梁健很是抱歉地说:“可是董前已经”叶览说:“我知道,他出车祸了。但是,我想亲眼见到。”

梁健暗暗吃惊,这曾经也算是自己敌人的小龙矿业副总董前,在女人方面还真是有一手,他不仅仅在暗地里占了邱小龙的女人,还让这些女人对他一往情深。看来,每个人都有很多面,你看到的也许只是他冷酷的一面,可恶的一面。梁健说:“也好,那我们即日启程。”

叶览说:“但是,你要确保我的安全。”梁健说:“这没问题。”叶览说:“我相信你,董前在电话中对我说过,只有你是可以信任的人。”梁健无语,又是董前,他说:“既然,他对我这么信任,我自然不会辜负一个已经故去的人的信任。”

叶览点了点头。梁健说:“我现在可以让他们进来了吧”叶览说:“可以。”

高副局长和郎朋等人重新进来了。梁健问高副局长说:“高局长,你这里还有其他要问叶览的吗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带她走”

高副局长说:“大体的来龙去脉,我们已经搞清楚了。关于邱小龙被杀的事情,我们刚才审问了王大虫和那帮小混混,已经明确了。叶览是受害者,我们不会追究她的责任,最多她只算一个证人。我想就这件事情,再留叶览五分钟,让她帮做一下证,录一份口供。至于经济上的问题,主要是她与你们镜州市的事情,我们不会过多参与。”

这言下之意,高副局长对于刚才叶览和梁健的对话,并不特别感兴趣,他只想把谋杀案定性。梁健看了下叶览:“你看怎么样”

叶览说:“没有问题。”

梁健他们来到走廊上,看到走廊最西面,有阳光。梁健对郎朋、朱小武说:“我们去那边抽根烟吧”

朱小武看了眼孙瑞雪说:“我不会抽烟。不过,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梁书记。”梁健看了眼朱小武,说:“你问吧。”朱小武说:“梁书记,当时你是怎么发现叶览被他们绑架在那间小店铺当中的”

孙瑞雪笑道说:“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

边上的郎朋笑道:“你们俩问的,更是我想知道的问题。我后来观察过。当时停在店铺门口的,只有一辆车子,这车子也不同于当时停在人民路119号门口的车子,他们肯定是为了避免引起注意,特意换了车子。所以从车子上是看不出什么的,那几个搬东西的小罗罗,我们也从未见过。当时,我和梁书记只是一同散步,看着路边风景,梁书记瞧见几个小混混在搬箱子,就说人找到了,让我立刻给你们打电话。梁书记,你是怎么做到的”

梁健笑说:“想知道是吧我当时不是在散步吗清空了脑子,获得了灵感啊,就突然知道了。”

几个人来到了阳台,哇,看出去正好是一个山坡,落叶在山坡上铺成一片金黄,有几只松鼠在上面跳动,特别的安宁。梁健放眼看去,让眼睛感受这份美好。

郎朋拿出香烟,递给梁健。孙瑞雪拿过了打火机,对梁健说:“梁书记,我给你点一支烟,你就告诉我们吧”

梁健朝孙瑞雪笑笑,将香烟凑到火苗上,吸了一口,说道:“我只要告诉你们两个词,你们就肯定知道了。一个词是箱子,一个词是数字”

梁健这么一说,他们三人同时“哦”了起来。郎朋说道:“有数字的箱子”朱小武也道:“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我当时在叶览的院子里,就看到了那些箱子。”孙瑞雪说:“是的,箱子上也有数字。”

梁健说:“你们知道这些数字,是做什么用的吗”郎朋忽然开窍:“是用来给钱编号用的。”梁健说:“没错。”

朱小武很是感叹:“原来,梁书记是看到了这些编了号的箱子,才断定叶览就在那个小店铺当中。”梁健说:“我当时也有些武断。”朱小武说:“不,这是梁书记的判断力。”

孙瑞雪了解了其中缘由,也不由不佩服梁健的观察力。

这时候,从走廊那边,响起了高副局长的声音:“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们可以带她走了。”

梁健他们对高副局长表示了感谢。高副局长说:“这个案子一结束,邱小龙的遗体就要处理,你们看这怎么办”梁健说:“就按照公安上惯常的做法吧,我们就不加干涉了。”高副局长点了点头。

孙瑞雪对高副局长说:“高局长,晚上一起到梅林度假村吃饭吧我要谢谢你。”高副局长说:“不敢。”梁健也说:“过来吧,我们等你。”高副局长看看孙瑞雪,然后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上了车,叶览对梁健说:“梁书记,我账户之中还有一笔钱,我不想取现了,毕竟数字太大,你把你的账号给我,我们现在就去银行,我转到你的账上吧”

梁健心想,这笔钱的处理,倒是一个问题,但是梁健觉得,如果把钱直接转到自己的银行卡账户,显然不妥当,说不定还会给人落下话柄。梁健想,这事他得请示一下胡小英。

这两天始终高度紧张,他几乎都没怎么想胡小英。此刻想到,她应该也已经到了云南了吧梁健拿起电话,给胡小英打了过去。

过了十来秒钟,胡小英才接起电话:“梁健,我们才刚刚下飞机,刚到昆明。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梁健问:“你说话方便吗”胡小英说:“没事,我让他们等一等。”

胡小英显然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声音也没有之前那样嘈杂了。梁健说,有一笔资金要汇款到镜州,是不是能够先汇到镜州市财政,到时候再拨给镇上处理

胡小英说:“这个想法不错,从市财政预算外一过,让市里也知道一下。这样吧,这个事情,我先向金市长汇报一下,然后再跟市财政局打个招呼。”

车子才刚到梅林度假村,胡小英的电话就过来了。她说已经跟市长汇报过,市长亲自跟市财政局长打了招呼,待会财政局会给他电话,告知账号。

梁健问了胡小英的行程,胡小英说,明天还在昆明,问梁健要不要去一趟。梁健说明天看情况,他必须得赶紧回镜州,还有事情处理。叶览说,其他的钱已经在他那里,这是什么意思,他始终没有想通。叶览说,只有她到镜州之后,才会告诉他。他必须尽早把这个谜底揭开。

晚上,梁健设宴,请高副局长和孙瑞雪他们。叶览也参加了。之前的紧张和痛苦,与梅林度假村的安宁和享受,简直是天上地下。叶览吃得不多,话也不多,而且还提早告辞,回去休息了。

高副局长问,要不要找个人看着她梁健说:“不用了,她相信她不会离开。”其实叶览这么早回去,也是想考验一下梁健他们对她的信任度,如果对她很不信任,她也随时有半途变卦的可能。然而,她始终没有发现有任何人盯着她。

晚饭结束后,梁健对朱小武说:“明天,我们可能就要启程回去,今天晚上给你放假,你自由安排。”朱小武朝孙瑞雪看了看,孙瑞雪也略带挑衅地看着朱小武。

郎朋说:“小武,如果你觉得云南好,也可以留在云南。”大家都笑起来,孙瑞雪说:“郎队长,老是爱开小武的玩笑。”郎朋说:“我没开玩笑。”孙瑞雪说:“那你要不先给小武放一个礼拜假,让小武在这里玩一个礼拜再走。”

郎朋说:“没问题,这个我可以答应,至少他目前还是我的手下,放他一个礼拜的假期,我可以做主。”朱小武说:“这不大好,事情还没结束,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不能这么做。等这趟任务完全结束,郎队再给我放假吧”

梁健笑道:“小武就是以事业为重。郎队,我看啊明天还是先让小武跟我们回去,否则他在这里也玩不好,这个任务完成了,你给他放个年假,让他舒舒服服来云南陪我们瑞雪玩几天。”

孙瑞雪听说,脸上有些微红,她说:“小武,那我们现在去普洱街上逛逛吧”朱小武朝梁健看了看,梁健说:“赶紧去吧”

他们走后,樊越美和瞿歌倒是来了。之前的晚饭,她们没有参加,也许是孙瑞雪感觉,把朱小武拉去逛街,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又让自己两个闺蜜来陪他们。有美女陪同,感觉总是不错,郎朋和高副局长喝酒的兴致也高了许多。

梁健则想着,明天要不要在昆明留一留就他的念想来说,他还是挺希望能够在昆明看到胡小英的。昆明,春城和花城,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梁健总是想早点见到胡小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