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云南心动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09 字数:3140 阅读进度:463/1780

第二日上午,叶览倒是来催梁健转账了,叶览将她账户上的一千多万直接汇到了镜州市财政预算收入专用账号上。又把原本她已经取出来的几百万,也直接存入了镜州市的账户。她自己留下的只是两百五十万。

梁健提议说,你最好自己再开一个账户,这样更安全些。于是,叶览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一个账户,将这作为奖励的两百五十万存入了自己的账户。在普洱市的一切事宜基本上办理妥当。

至于邱小龙在普洱市的别墅拍卖的事情,梁健留待法院来处理。普洱之行告一段落,与市局高副局长,昨天的晚宴已算是辞别。樊越美和瞿歌到了机场,来送梁健他们。

樊越美说:“瑞雪,你为什么不在普洱多住些天呢你这一走,我们姐妹几个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再见面呢。”瞿歌笑说:“越美,你留得住瑞雪的人,留不住她的心。她跟谁一起来的,就会跟谁一起走啊。”

说着大家看向朱小武,朱小武脸上带上了羞涩。昨天晚上,孙瑞雪和朱小武早早从晚宴上退场,不知他们俩去做了什么,大家都很好奇。看到朱小武这小伙子的羞涩样,两人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步。

孙瑞雪说:“现在飞机来去,要见面还不容易。过两天,我就约你们来昆明玩。”樊越美和瞿歌说:“好吧,好吧”三个美女,挤在一起拥抱了下。

虽然只有短短三天时间,梁健他们与这两位美女,也建立了友谊,有种依依惜别之情。梁健说:“越美,瞿歌,我们握个手,得登机了。”

樊越美说:“握什么手,多没劲,拥抱一个,留个好印象。”梁健他们没想到美女这么放得开,梁健也不愿示弱,就与樊越美拥抱,郎朋与瞿歌拥抱。

樊越美身子软软的、弹性十足,拥抱的感觉很好,在松开的刹那,樊越美说:“你们呆的时间太短了,以后再来一定要来找我。”梁健感激地说道:“一定。”

登上前往昆明的飞机,孙瑞雪对梁健说:“我刚接到电话,晚上飞往宁州还有一班飞机,但是在凌晨零点三十分,你们是晚上走,还是明天早上走。如果明天早上的话,时间可能更加充裕些。”

梁健说:“还是凌晨就走吧。”他不想耽搁,以免夜长梦多,毕竟还有八百多万悬在那里。孙瑞雪说:“那好吧,我让人预订好你们的机票。把身份证给我。”

这一切事务都只能麻烦孙瑞雪了,孙瑞雪这个官家小姐般的女孩,因为朱小武的缘故,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情。梁健问:“昆明机场,到市区有多远我晚上想去见一个人。”

孙瑞雪说:“不是很远,一个小时吧。我们赶到昆明机场大约下午三点,你还有9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就算路上来去两个小时,你也有七个小时。”梁健说:“那好,能不能麻烦你在机场附近给大家安排一个宾馆休息一下我去办点事情。”孙瑞雪说:“昆明是我家,想干啥干啥。一点问题都没有。”

空姐已经在提醒大家,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大家关闭手机。梁健在关手机之前,给胡小英发了一条短信:“下午三点到昆明机场,到时候我去看你。”

这次,为了确保叶览的安全,让郎朋和叶览坐在一起,叶览这时已经放松了下来,她在问郎朋一些镜州市的事情,郎朋说他不是镜州市的人,他是永州市的特警,叶览就搞不清了,梁健不是镜州市南山县的吗他永州市的特警,怎么会听梁健的

郎朋担心再说,会让叶览疑惑,生出不信任的情绪,于是说:“我们是交叉办案的,这种情况,说起来很复杂,是官场的事情。”叶览听了这种解释,也就没什么好问的了:“这真复杂。”

梁健听了之后,也轻摇了摇头,关闭了手机,收了起来。

孙瑞雪和朱小武在一起,他身边的一个位置是空的,他就乐得清静,闭目养神。由于是紧张之后的放松,梁健这迷迷糊糊的一觉醒来,竟然已经是到了昆明的上空。

下了飞机,朱小武和孙瑞雪去拿行李去了。梁健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个胡小英的信息:“我已经让我们考察的企业,给你安排了车,就在机场等你。”胡小英还把对方驾驶员的手机号码也发给了梁健。

孙瑞雪也安排了专车接机。梁健上去,跟孙瑞雪说明了一下情况。郎朋问梁健:“梁书记,需不需要让小武陪你一起去”梁健朝孙瑞雪和朱小武看了眼,笑说:“还是多给他们俩留点时间吧。”

孙瑞雪和朱小武都听到了,朝梁健尴尬笑笑。在机场出口,孙瑞雪一走出大门,就有一辆黑色林荫大道缓缓开了上来,驾驶员停好了车,就帮他们放行李。

梁健也看到了胡小英所给牌号的那辆车,他挥了挥手,那驾驶员看到了,也驰了过来。

等梁健的车子开动了,坐在后座的叶览问郎朋:“梁书记,是不是去会他的女朋友了啊”郎朋笑道:“领导的私事我们从来不问。”叶览说:“我看就是,因为他今天的神情,比昨天多了一层喜色。”

郎朋把叶览的这个意思,发了一个短信给梁健。这么几次合作下来,他已经知道,梁健在该认真的事情上很认真,但是在可以开玩笑的事情上,从来就是喜欢多找点乐子。因此,他才不怕发这个短信。

梁健看到后笑了,也回了一个短信给郎朋:“别瞎猜。”郎朋又回了一个笑脸过来。

车子将梁健带到了一个酒店,驾驶员给了梁健一个房卡,说:“领导说,他们现在正在参观花卉市场,半个小时之内,就回酒店,到时候就会联系你。”梁健对司机说了声感谢。

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身材高挑、彬彬有礼的女服务生,从门口一直将他迎到了电梯口。微笑着将他送入了电梯。上了楼,梁健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开门进入。这是一个大套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都是整洁干净。

梁健从窗口向外眺望,昆明市一片城区夜色就印入了眼帘。他看得出神,如果能够在昆明多呆几天,好好地玩玩,那该多好

有些出神之际,他竟然没有听到身后轻盈的脚步声。一个熟悉又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昆明美吧是不是也想跟我留下来玩玩”

转身之际,就看到胡小英已在身边。四季如春的昆明,即便是在这冬天的时间里,胡小英也只穿了绣着花领的粉色衬衣和白色女士西服,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年轻,肤色白如凝脂,整个人,与在镜州相比,焕然一新了。

梁健不由痴痴盯着胡小英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到胡小英有些不好意思:“你这么看着我干吗”梁健说:“虽然我到普洱才去了三天,好像感觉已经三个月都没见你了。”

胡小英嫣然一笑,转过身向着门口走去。刚才梁健进来,就没有关门。他知道,胡小英这是要去关闭房门的意思,就跟了过去。胡小英刚把门关上,梁健从后面抱住了她。从胡小英的颈项之中,散发出阵阵幽香。

胡小英转过身来,瞅着梁健:“我感觉,没有见到你不是三个月,而是快一年。”梁健心里一阵热切的火腾了起来,他的手,就从胡小英衣衫中探了进去,她的肌肤瞬间从微微的发凉,变得炽热起来。

梁健低声说:“我还以为,你没这么快回来。刚驾驶员说,要看好花卉市场,才会回。”胡小英身体在梁健的手掌中滚烫,她双颊更是如少女般艳红,她说:“他们还在看,我实在想早点见你,所以马上就回来了。”梁健心中涌起了一阵喜悦,胡小英有时候为他,就是这么不顾其他。

梁健紧紧搂住她的臀,胡小英踮着脚,两人来到沙发前。胡小英忽然咬着梁健的耳朵说:“今天我要在你上面。”说着她就轻轻将梁健推坐在沙发上。她双腿轻轻扭动,就已经褪去了她的内衣。

她没有褪去裙子就已经坐在了梁健的双腿上。爱情需要很多花样,不同的花样就是不同的新鲜感,对感官是不同的刺激。

梁健和胡小英在一起的时候,似乎能感觉到她每次,几乎给自己带来不同的新鲜快乐。梁健不由自主地双手在她滚烫的身子上移动。胡小英抓着他的肩膀,柔情的眼睛看着他,身子让梁健神魂颠倒的起伏着。

最后一刻两人死死的抱着一起。不知是多日未与胡小英一起,还是因为在昆明这座不同的城市,人也变得特别敏感和生猛。往日做好一次都会感到满足的梁健,这次之后却似乎才尝到一点甜头。

他轻轻地问胡小英:“我们可以在来一次吗”胡小英柔情地笑着,手揉进他的头发:“你这等于是在初恋的时候问一个女孩子,我能不能拉你的手。”梁健的感觉一下子又被刺激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