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饭局凶猛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12 字数:3907 阅读进度:470/1780

葛东问梁健:“是不是小龙矿业的事情”梁健说:“是,小龙矿业的资金问题,昨天到了一笔钱,我就分给了股东。”葛东说:“市里明确,让你主要分管休闲向阳,这小龙矿业资金问题,也是其中的一个内容,你有权拍板。另外,在市财政不是还有一笔钱吗这笔钱这么样了”

梁健说:“这笔钱,还在市里吧”葛东说:“看来,你还没有得到消息,这笔钱市里已经拨给了向阳坡镇。”

梁健其实已经得到消息,只不过是探探葛东知不知道。梁健说:“这么快啊葛书记,昨天不是对我说,谭书记说不能确定这笔钱的来源,要放一放吗”

对于市委书记谭震林,忽然同意将这笔钱同意下发,梁健很想知道,除了他在通过新闻进行“逼宫”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葛东说:“就像你在新闻中说的,市委市政府是非常关心股东们的实际困难,所以肯定立马进行了核实清楚,然后把钱下拨给了向阳坡镇。”梁健点了点头说:“应该就是这样。”

于是梁健告辞退出,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胡小英的电话,她说,她已经回到了镜州市了。梁健说事情已经解决了,胡小英很是惊讶。她说:“我本来回来,是想来帮你处理问题的,但是没想到你已经解决了,等于是帮我处理了问题。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梁健说:“上次在昆明,有一瓶红酒还没喝,还是我请你吧。”胡小英听到了好消息,高兴地说:“那也行。”

当天上午,在向阳坡镇镇长王雪娉的主持下,对新到账款项进行了发放,一直到中午一点左右,才全部完事。股东们纷纷都赞叹镇政府讲信用。

只有王雪娉知道,这次如果没有梁健的出奇制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王雪娉打了电话给梁健:“梁书记,晚上我能不能请你吃个饭”

梁健已经跟胡小英约好了,他答:“雪娉,不好意思,今天我已经有约了。”王雪娉一愣,然后说:“那没关系,下次好了。”梁健心里有些不忍,就说:“这样吧,就这两天,能不能把昨天给我们新闻报道的记者请上,特别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我们一起请他们吃个饭。媒体的力量,有时候擦超乎我们的想象。”

听到可以和梁健确定一起吃饭的时间,王雪娉很是高兴:“当然好啦,我去安排时间。确定了之后,我就通知你。”

昨天晚上,叶览在郎朋和朱小武的陪同下,住在镜州市的一家宾馆。如今石矿资金的问题已经妥了,梁健就打电话给叶览,说:“今天下午,我陪同你一起去看董前吧。”叶览说:“我也正等你的这个电话呢。”

梁健抽了半天时间,与叶览一同去了董前的墓地。郎朋和朱小武,寸步不离。梁健感到,这两个特警真是好,经历了普洱之旅,梁健与他们也已经建立了感情。

董前的墓地,在镜州城南的一座小山上。

幸好天色还是很不错,冬日的阳光照耀在墓地上。他们放下了鲜花。几个月前,叶览还有一次和董前在一起,如今他已经入了黄土,很多事情就是如此,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想到这些,叶览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梁健没有这么伤心,但也颇为感慨,虽然以前董前也是自己的敌人,可如今这些因素都已经不存在了。

梁健转身向着田野里,萧瑟的田野让人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候,在墓地山下,梁健瞧见一个身影,正在沿着墓地的台阶,徐徐向上登上来。梁健看这身影有些熟悉,一想,就记起来了,这不是邱小龙的名义情、董前的实际情张小红吗

梁健暗叹,董前啊,董前,你可能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但也算是一个幸福的男人。这一天,连续两个女人到你的坟头来看你。

叶览当然不会认识张小红,但如果继续再呆下去,恐怕就会认识了。梁健不想两个女人,在董前的坟墓之前,还会出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于是,他转身对叶览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叶览听从梁健,跟在他身后,缓缓地下山。郎朋和朱小武殿后。

在半山腰中,他们与张小红擦身而过。张小红很疑惑地瞧了瞧梁健他们。张小红和叶览,在一瞬间四目相对,而后交错开来。张小红继续往山上去了。在这日光照耀的墓地上,在这平和无言的环境中,梁健却发现,每个女人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美。

其实每个女人都是独特的,是社会要让他们千篇一律,但是特定的环境,女人的这种独特的美还是会显示出来。

梁健刚才还看到,张小红还有一条结痂的伤疤,但是细细的,这应该就是上次邱小龙给她留下来的。不过这不会对她的容貌造成什么伤害,邱小龙也不会对她再造成任何伤害。这是梁健为她高兴的事情。

张小红走到了董前的墓前,看到地上整齐的放着鲜花。张小红回首,望着梁健、叶览在山脚下已经变小的身影。

车子在柏油路面上开动了,叶览对梁健说:“梁书记,今天我就想要离开镜州了。”

梁健侧过脸瞧着叶览说:“为什么这么急何不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呢也可以在镜州玩玩。”叶览说:“看过了董前,我的目的已经完成了,镜州再无留恋的理由,我想要早点离开。”

梁健问道:“你会去哪里”叶览说:“有你送给我的几百万,哪里不能去或许我会随便走走,最后也许会去越南做玉器生意,我喜欢玉,而且对玉还稍稍有些天分,感觉得出玉石的好坏。”

梁健想起,曾经古萱萱的母亲王夫人,曾经送过自己一块美玉,既然叶览说他懂得玉石,那就让她看看。梁健说:“先到我家去坐坐,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然后我们再说你今天是不是就离开镜州的事情”

叶览点了点头。

到了梁健的小区,郎朋说:“梁书记,我们就在下面等吧”叶览怎么说也是三十来岁的美丽女人,梁健单独带她上楼,很是不妥。就对郎朋他们说:“你们一起上来,我有些好茶,要请你们喝。”

郎朋和朱小武相互看了一下,他们明白梁健是为了避嫌,就跟了上去。

梁健请大家坐下来,他拿出了孙瑞雪送给的普洱茶,说:“我们来尝尝瑞雪送给我们的普洱茶吧。”梁健这么一说,朱小武神色微微一动,似乎心里有些触动。

梁健将沏好的普洱茶,端了上来,四个杯子,一壶普洱,第一壶茶冲洗了杯子之后,第二遍茶就可以喝了。

端着杯子,放到了唇边,香味就飘入了鼻孔,其纯、其香,简直就是沁人心脾。

这里只有叶览是真正懂茶的,因为她曾经做过茶叶的声音。叶览说:“这茶,是好茶,就是在我们普洱,一斤的话,也不会下于两万了。”

梁健、郎朋、朱小武都动容了。孙瑞雪送给他们的是每人两千克,就这茶,就不下二十万了。

叶览微笑着瞅着朱小武:“朱警官,你遇上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千金,关键是她对你是真心的好,这样的女孩子倒哪里去找只有失去了,才会知道珍惜,这是犯贱的人,才会去做的。不如,今天就跟我一起走,回到昆明去找她”

对于朱小武,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朱小武有一丝神驰。但只是一小会儿,他说:“我现在是一名警察,自从穿上这套警服之后,我就知道,这一身衣服我是不会脱下的,所以我不能随随便便就走。”

对于朱小武的回答,梁健和郎朋都是心里一动,试问如今这个世界,真正热爱自己职业的人,又有多少。很多人寻求一个工作,不是养家糊口,就是幻想能够挣上一笔,或者是享有某些特权。像朱小武这般,真正爱上自己职业的警察,又能有几位呢

梁健心想,自己还没有达到可以配备警卫的首长之位,否则肯定会把朱小武要来当自己的警卫。

叶览说:“朱警官,你是一个令人敬佩的警官,怪不得像孙瑞雪这样的女孩都会喜欢你。你身上有一种其他人都没有的单纯。”

这话似乎褒扬了一人,贬低了两人。梁健和郎朋互看了一眼,要说到单纯,他们可真算不上。

为避免这个难堪的话题,梁健站了起来说,叶览我去拿东西出来。叶览说:“你以为,你让我看的,就是这普洱茶呢”梁健说:“不是不是。我有一块玉,你帮我看看。”

梁健去屋内,将京城王夫人送的玉石拿出来,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叶览朝梁健看了一眼,然后打开了盖子。

从里面显露出一块树叶状的绿色玉石,色泽如醇酒,光滑胜丝缔,特别是玉石当中,似乎如鱼骨一般,凝聚着筋丝,仿若该玉是有根骨,有性情的,看着让人怜爱非常。

对玉的形状、色泽、质地,叶览看了之后,就已经非常惊讶。现在她想要感受一下触感。

叶览问梁健:“我可以拿起来摸一摸吗”梁健说:“当然可以。”

叶览就从盒子中,轻轻托起了美玉,让它停留在掌心内,没有丝毫的冷意,在接触到人的肌肤时,这块玉仿佛就已经学会了调节自身的温度,来适应人体的温度。

叶览惊讶无比,她说:“梁书记,如果我说出真相,你可别意外。”

梁健心想,难道这块玉是假的,所以叶览才这么说,好让让他有心理准备梁健说:“你随便说吧。”郎朋和朱小武,也有些紧张,他们不懂玉,希望梁书记别收的是一块假货。

叶览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好的玉石。这块玉的价值,我无法估量。”梁健他们都舒了一口气。梁健说:“谢谢你的评价。”说着,梁健就打算将美玉收进去。

这时候,叶览阻止道:“梁书记,你为什么还收起来”梁健说:“不收起来干什么”叶览说:“你应该把这块玉带起来,用我们的说法,这样的玉戴在身上,就是一种吉祥物,不仅可以护佑你,也许还可以改变你周身的磁场。”

梁健笑说:“有这么玄吗”叶览说:“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梁健不想表现得像是自己相信这种东西,于是说:“也行,以后找个机会,穿起来再戴。”说着,就将玉石收了起来。

然后他问叶览:“你今天,真的就要离开镜州”叶览点了点头:“是的,我今天就想走。如果你不方便让人送我,我自己可以打一辆车去宁州机场。”

梁健说:“我本来约了人吃晚饭,不过,既然你执意要走,我只好把晚饭推一推了。我和郎朋、小武,一起送你到机场。”

人生在世,相遇就是缘分,这次告别之后,也许梁健是再也不会看到叶览了。况且,叶览为向阳坡镇做了很大的好事,梁健感觉自己不送不行。

梁健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说明了事由。他以为会让胡小英稍稍感到失望了,没想到胡小英说:“这很好啊,我也一起来送一送这位叶女士吧,我们直接都去宁州吃饭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