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市长诫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14 字数:3618 阅读进度:473/1780

梁健和胡小英来到楼下茶厅的时候,差不多过去了二十分钟。在电梯里,还回想起先前的ji情一幕,两人都感觉有些对不起在下面等他们的高市长和魏书记。

胡小英在电梯里问梁健:“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梁健看着胡小英说:“没事的。他们应该也在聊天。”

的确,由于一段时间不见了,高市长和魏洋聊得很尽兴,好似都没有感觉到那么长时间过去了,等他们进来之后,常青就请他们坐下来。给他们上了茶。

魏洋笑道:“胡书记的确是换妆了吧一个女人妆,没个二十分钟下不来,刚才我提前下来,看来是明智之举。可以和高市长多聊二十分钟。”

胡小英笑笑说:“我是给你机会,和高市长可以多聊一会儿。”魏洋说:“感谢,感谢。”

这里的茶厅,有喝的,也有吃的,刚才已经吃过晚饭,他们就简单的用些红茶。

高市长感慨地说:“还是很想念镜州市的日子,还有那帮一起共事的同事。如今到了这里,虽然是市长,但其实还是得重新开始。”

胡小英说:“这一点我们能够理解,工作都是要人去做的。到了新地方,就要熟悉新的人,这就是一个挺占精力的活儿。”高市长点了点头说:“胡书记说到我心里头去了。我现在在永州市,最关心的两个事情,一个是水,一个是空气。”

魏洋说:“是啊,在整个江中省,这两个都是最大的民生问题了。经济发展了,环境破坏了,老百姓现在对此意见最大了。”高成汉说:“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好,其他都说明不了问题,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问题解决不好,你经济再发展,人民群众都不会满意的,水是老百姓每天都要喝,空气是老百姓随时随地都在呼吸的。只要不好,大家不用记,就第一时间感受到了。”

梁健说:“但是,水和空气,都不是想要治理,就能治理的。表面的水问题和空气质量问题,背后其实是经济增长方式和经济结构的问题。只要污染型企业、高能耗企业、乱开发行为存在,那么水就好不起来,空气也好不起来。”

高成汉点了点头说:“梁健,这话,你说得很对,要水好起来、空气好起来了,最关键的还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但是老百姓他们不这么想,他们看问题是直观的,水和空气不好,就是你政府的问题,否则要你政府干什么他们就会骂政府。其实,老百姓是对的。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管什么政府就是管老百姓个人解决不了的大问题。水和空气,就是这种大问题。”

魏洋说:“高市长,如果每个市长都跟你一样这么想,那就好了。”高成汉摇了摇头说:“光光这么想还远远不够啊我刚才说的道理,哪个市长不明白,可关键是做的问题。我现在还没想好该怎么去做”

梁健自从负责休闲向阳工作以来,梁健就特别注重生态、绿色、环保这方面的情况,听到高市长还有疑惑,他就建议道:“高市长,其实我觉得,可以对永州市的水质量和空气质量,来一个整体的监测。对水和空气的重点污染源,通过监测找出来,然后向社会进行公布。找到了污染源,争取全社会的支持,再出实招进行整治。这样就有依据,有社会支持,搞起来就方便一些。”

高成汉听了梁健所说:“你这个意见好,我再去考虑考虑,至于做整一个水和空气的监测,需要一个中间主体,我对政府自己搞的监测,不是太放心,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太多,怕有碍客观公正。”

梁健脑袋里,突然就跳出了一个人来,他说:“高市长,我也认为,这个监测最好是由社会权威机构来搞。我想到一个人,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你在镜州当副书记的时候,江中大学环境保护学院的副院长应翔,来过一次向阳坡镇,那次你还亲自陪同了。我认为,如果这个监测交给江中大学环保学院去搞,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高市长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应翔,说:“我想起来了。”胡小英说:“梁健,这个环保学院的院长,是不是就张省长的”

梁健点了点头说:“说的,就是张强省长的夫人。”高市长说:“原来有这层关系在。我看你刚才的意见可以考虑。张省长本身就是非常注重科学发展和生态文明的,相信我们的工作一定能得到省里的支持。”

一个盘绕在高市长心头的问题,稍稍拨开了一丝云雾,使得高市长心情大好。他说:“如果有酒的话,我还想敬敬梁健呢。”梁健端起了眼前的茶杯说:“高市长,以茶代酒。”

高市长又问了镜州市的一些现状,胡小英和魏洋一一作了回答。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高市长说:“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要不我陪你们去走几个地方”

胡小英和魏洋说永州市也不是第一次来,这次主要是看看高市长,看到了,也聊过了,其他地方就不去逛了。明天一早就走。

高成汉说:“那也成,就不勉强了。他说既然如此,他就送他们去房间。”将胡小英和魏洋都送到了房间,高成汉说了几句就出来了。

梁健说,他还是送高市长下去吧。高市长倒是没有婉拒,像是还有事情跟梁健说。进了电梯之后,高成汉有意无意地问道:“梁健啊,你个人感情方面,最近有没有进展啊”

梁健很惊讶,高成汉忽然问起了梁健婚姻方面的事情,这还是头一遭呢。梁健只好回答说:“还没有合适的对象。”

高成汉说:“我也许是多管闲事了。不过,像你这样很有发展潜力的领导干部,一个稳定的婚姻,对于你来说,就会越来越重要。都说,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虽然这句话也不绝对,但是也很有道理。特别是你越往上走,组织对你这方面的要求,也会更严格。另外,在当你遭遇风浪的时候,背后有一个温暖的家庭给你支持,这也是一种隐性的力量。你不妨可以考虑考虑。”

梁健用心听着高成汉的话,说:“谢谢高市长的提醒,我会认真考虑的。”高成汉点了点头,拍了拍梁健的肩膀,说:“我也不过是一个建议,相信你肯定自己能够处理好的。”

梁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思绪有些不定,难道高成汉已经感觉到他和胡小英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为此对他有些担忧还是只是觉得梁健年过三十,也的确应该成家立业了

但是不管如何,梁健都相信,高成汉是没有恶意的。

这时候座机电话响了起来,梁健心想这个时候,用座机给他电话的,也只能是胡小英或魏洋了。接了起来,果然是胡小英的声音:“已经休息了吗”

梁健说:“没有。”胡小英说:“晚上我们不再见面了。早点休息。”梁健知道胡小英是为了避免魏洋对他们俩会有想法,梁健说:“好的,晚安。”胡小英说:“晚安。”梁健突然说:“等等“

胡小英那边没有了声音,等待着,不见梁健说话,才问:“怎么了”梁健说:“没什么。晚安。”胡小英说:“有什么话,你想告诉我,但是又不想说了吗”

梁健本来是想告诉胡小英,高市长对自己讲的那些话。但是到了嘴边,他还是犹豫了。就这么一瞬间,胡小英已经感受到了。

梁健不想骗胡小英,就说:“是的。”胡小英也不逼迫,问道:“如果现在不想说,那就等你想说时候再说吧。”梁健“嗯”了一声。胡小英又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就轻轻放下了电话。

梁健心中很有些不忍。他没有马上把心里话,告诉胡小英,肯定会让胡小英心里不舒服。但是即便如此,胡小英也不会逼他说什么。这就是胡小英和其他一般女孩子的不同,她给他的始终是那份坚定不移的理解。

这让梁健心里反而好像有了一份负罪感。但是,如果将高市长的话,原原本本告诉胡小英了之后呢又能怎么样呢他是跟胡小英结婚,还是告诉她自己要跟其他女孩子结婚呢这些都毫无意义。于是,梁健只好暂时将这一切都放下。

很多事情,时机不到,说了白说。

这天晚上,他不知道胡小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他到了将近一点左右的时候,才有了睡意,但是早上六点左右就又醒了,睡不着了。

三个人吃完了早饭,就开始出发了。梁健从胡小英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不愉快,仿佛,暂且搁下的事情,就如在门背后搁上帽子一样,轻轻松松。梁健再回想,这天晚上自己失眠的情况,心里反而觉得自己有些扭扭捏捏了,作为一个男人,该做就做,该放就放。

他打算等一下车,就跟胡小英到她的办公室,然后把昨天高市长对他说的话,直接说给胡小英听了。

在路上,三个人拿镜州市和永州市做着比较,镜州市在市域面积、人口规模和历史基础等方面,与永州市都不相伯仲,但就当前的发展来说,永州市的经济总量是镜州市的一倍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聊天的结果是,一永州市区域优势更加明显,占了紧贴上海的光;二是永州市这些年领导班子比较敢闯敢冒;三是永州市的经济结构中也存在一些问题,纺织、印染、金属制造等产业为主导,高新科技产业也不是很多,这是镜州市在发展当中应该警醒的地方。

尽管胡小英和魏洋都不是管经济的,但是他们都非常关注这些方面。领导干部当到了一定层面,只守着自己的一摊是肯定不够的,必须对一个地方的全局有所了解,放眼全局来寻找自己分管工作的切入点。

梁健感觉,无论胡小英,还是魏洋都具备当市长的能力。但市长除了能力,还必须具备其他方方面面的条件,各种条件都具备了才能行。

到了镜州市行政中心,胡小英和魏洋都下了车,梁健说:“胡书记,我再向你汇报几个县里的具体工作。”胡小英说:“那你到我办公室吧。”这时候,有一个电话打到了胡小英的手机上,胡小英看了下,对梁健说:“是金市长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