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如何摆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20 字数:3388 阅读进度:483/1780

从车内走向镜州特色菜馆望湖楼时,项瑾和梁健一同往前走,身后紧紧跟着两个警卫。梁健凑近项瑾说:“这算是在保护你,还是在跟踪你”项瑾朝他吐吐舌头笑说:“这是在监视我。我老爸怕我和你在一起,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梁健与项瑾说上一两句话,就顿感一种放松,这种放松让他回忆起当初与项瑾初识的岁月。那段日子,梁健虽然身处低谷,但对梁健来说,那却是梁健生命中的黄金岁月,27岁,尽管过去也只有四五年时间,然后,对梁健来说,却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

有时,人在跨过了某个时期之后,就彻底变得成熟了,与以前的青葱和幼稚相比,就如跨过了一条鸿沟。跨过这条鸿沟,毫无疑问地意味着进步,但同时也意味着再也回不去了。想到这,梁健就感觉有些稍稍的伤感。

于是说出一句颇为任性的话:“有时候,还真想做出什么傻事来,可恐怕都已经没有了ji情。”

项瑾转过身来,看着梁健说:“我不相信你会这么挫。有一件事情,能够调动你的ji情。”梁健笑道:“是什么”项瑾说:“摆脱那两个监视我的警卫。”梁健看了下项瑾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项瑾说:“如果你能做到,那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梁健听项瑾这么说,感觉这就是一个年轻人才会玩的游戏,梁健想起以前似乎做过这样的游戏,有些幼稚,但却对人又充满了吸引。梁健说:“真的”项瑾单纯又爽朗的目光,直视着梁健,似乎能把梁健的整个心儿都看透:“我骗过你吗”

梁健说:“那行,我肯定能将他俩彻底摆脱掉。”项瑾朝身后那两个门神一般的警卫望了一眼说,对梁健笑了笑:“那就看你的了。”

项部长和张省长的谈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结束了这次的谈话,张省长的心里就更加的喜怒参半、忐忑不安。

让张省长感到欣喜的是,项部长给了张强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捡重点介绍自己在任江中省省长以来可圈可点的工作。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介绍只有在组织上来对你进行考察时,才会让你来介绍。难道,这就是一次预先的考察吗

让张省长感到忧虑的是,项部长没有给张强任何承诺,他只是说,这次是受组织委托例行谈话,下一步组织上会对江中省的班子做进一步的调整充实,选取最合适的人选来担任省书记。自然张强也是其中的人选之一,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不是最终的任用人选,谁也说不准。

人最怕的就是有希望,但是希望又不是特别大,弃之不舍,求之不易,就这么让你挂着心。张省长本来就告诫自己,要以平常心对待,但是事到临头,真正能够做到无欲无求、心静如水的又有几人

张强甚至觉得,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心静如水、波澜不惊了,这个人是否真适合在官场混也是一个问题。官场讲究的是积极进取,无论是为私利谋积极进取,还是为公利谋积极进取,都需要一个有为的态度,很多时候,更是以为公利谋的积极态度,来达成为私利谋的积极成果。所以,对于自己心里那份不安、骚动,张强认为这是一种积极的状态,并非完全的不可取。

从谈话室出来,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马超群是来给张强通报一个消息的,他说:“张省长,我秘书已经弄清楚了,项部长的女儿,去镜州市见了谁。”

这个消息,张强迟早都是会知道的。毕竟省、市办公厅都安排了人去搞接待,如果连这么个情况都掌握不了,那接待就完全失去了意义。但是一个消息,通过不同的人传递,其意义是不同的。

马超群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张强,这说明他这个省委副书记,对省长是足够尊重的。马超群也是想以此来证明,省委省政府把他的秘书派去接待,也完全是正确的。

张强问道:“去见了谁”马超群说道:“是南山县委副书记,叫梁健。”张省长通过几次接触,对梁健认识,但他从来没有掌握梁健和项部长女儿交往密切这一消息。

这消息对于张省长来说,还真是挺有用,这也许意味着是另一条有用的线。当然,张省长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通过梁健去走这条线的。他不喜欢那种交换式的待人接物方式,但是当你求别人帮忙的时候,这种交易的方式,就很容易出现了。张省长不希望自己和梁健,很快转变成那种交换关系,这对于自己和梁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为此,晚上回到家里,张省长都没有对夫人葛慧云说起,项部长的女儿去看梁健的事情,只是对老婆说了项部长与自己谈话的事情。葛慧云听了之后,对丈夫说:“老公,尽管我们不知道最后会让谁当省书记,但是我认为,你已经够努力的,你一直坚持你做官的原则,这就已经够了。”

张省长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只要聂川的省书记位置一空,不知道多少人会去觊觎这个位置,积极行动起来到时候,跑北京的厅级干部,恐怕是要比平时多几倍。

但是张省长感觉,自己最重要的还是把当前的工作搞好。不过,项瑾去看梁健的事情,让张省长不得不猜测,项瑾和梁健到底达成了什么关系。

张省长就问老婆:“古萱萱和梁健的关系,有发展吗”葛慧云已经几天没有联系古萱萱,她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打个电话问问”张省长说:“专程问,不太好,你可以问问她最近跟谁在交往。”葛慧云说:“我现在就打电话,我们也真的要多关心萱萱,王夫人对我们也可以说是关心的。”张省长说:“你说的没错。”

葛慧云就给古萱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古萱萱也很快接起了电话。寒暄了一番之后,葛慧云就问道:“萱萱啊,最近梁健在做什么呀”古萱萱一愣,然后说:“葛老师,你怎么这么问啊梁健是梁健,我是我啊,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做什么呢”

葛慧云说:“啊难道是我弄错啦萱萱,我还以为你和梁健是在谈恋爱呢”电话这头的古萱萱顿时脸上一红,她本想说“你胡说什么啊”但是,葛慧云毕竟是省长夫人,这么说显然不打恰当,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说道:“葛老师,没有这么一回事啊”

葛慧云朝老公摇了摇头,又灵机一动,对电话那头的古萱萱说:“没有这么一回事,那就最好了”古萱萱很是奇怪:“最好了葛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呀”

葛慧云随口说:“这样我就可以给你做介绍了呀。我这里有几个小伙子,挺不错,都是在省级机关的,他们父母亲都是省里的厅级干部或者是大公司的老板,这其中的几个小伙,还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海归,萱萱什么时候,我来安排一下,怎么样”

葛慧云其实是随口说的,她手头并没有这么的男生。她这么说,无非是想在试探试探古萱萱,她是不是真的对梁健没什么。如果她真的对梁健没意思,答应相亲的,那么凭她省长夫人的身份,要给古萱萱安排几个相亲对象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大家都说“有钱,就是任性”,其实是没有搞懂“有权,才是真的任性。”

古萱萱听到葛慧云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她脑海中忽然之间升起,那些与梁健为照顾季丹而睡着一张床上的场景,在北京的郊区梁健为救她与歹徒死拼的场景这些印象不是哪个海归可以动摇,不是那个富二代可以磨灭的。古萱萱赶紧说:“葛老师,谢谢了,不过,我最近不大想要相亲,如果有这种需要,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葛慧云心头暗笑,小妮子还想糊弄你葛阿姨我也是从少女时代过来的,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是一清二楚,就说:“那行。有空到宁州来看看你葛阿姨和张叔叔。”

听到葛慧云自称是阿姨,又把张省长成为古萱萱的叔叔,古萱萱也不好意思再称呼“葛老师”,就说:“葛阿姨,我知道了,我一定找空去看你们。”

放下了电话,葛慧云就对省长张强说:“我的判断是,古萱萱对梁健还是有意思的。”张强不由笑道:“这下有好戏看了,我凭感觉,项部长的女儿项瑾恐怕对梁健也心怀好感。”

葛慧云说:“梁健有什么好的如此重要人物的女儿都喜欢梁健。”张强说:“这我也说不清,只能去问女孩子去了。不过,就我看来,在官场,梁健的确有其不同之处,这种不同,甚至都让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官员。但就是这种异质感,或许可以让他走得更远。”

葛慧云说:“你不会是想把他弄到身边来吧”张强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或许有一天会,但是最近不会。省委马上要变动,我自己的去向还不明朗,这时候选用身边的人,显然不合适。得过段时间再说。”

镜湖方圆数百公里,当地有句话叫做无风三尺浪,在这寒冷的冬天,坐在望湖楼的包厢之中,温着热酒,吃着湖鲜,看着夕阳西下的湖景,自是一种休闲自在。

上菜之后五分钟,梁健拍了拍冯丰的肩膀,两人出得包厢。项瑾看着梁健和冯丰出了包厢,就暗笑,梁健不知道去想什么歪主意,来摆脱身边这两个门神般的警卫了梁健说过大话,一定能把这两个警卫摆脱掉。项瑾期待,又表示怀疑。

因为她知道,作为经过特殊训练的警卫,可不是那么好摆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