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喜剧时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20 字数:3390 阅读进度:484/1780

到了包厢外面,梁健将冯丰拉到一边说:“冯大哥,今天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冯丰说:“你尽管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说:“你看到了,项瑾身后跟着那两个家伙,让我们说话都不方便。能不能在喝酒的时候,把他们放倒”

冯丰朝梁健笑说:“你和项瑾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不一般”梁健说:“大哥,你别多想,我只是很项瑾打了个赌,说是一定能把她这两个警卫摆脱掉,她不信。我就做给她看看,我相信冯大哥的酒量”

冯丰自然不信,他是认为梁健和项瑾之间,肯定已经捅破了那最后一层纸,如今是小别胜新婚,想要重温旧梦,但是又被项瑾父亲派来跟随的警卫碍着,为此,来向他寻求帮助。

刚才,市接待办主任魏洁已经把利弊跟他说得很清楚,他和魏洁已经统一思想,要成全梁健和项瑾的好事。冯丰说:“大哥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也会让魏主任加把劲,帮助一起摆平那两个警卫的。”

回到了包厢当中,湖鲜和黄酒都已上来。这个冬天的日子,喝黄酒在这边最是流行了。

冯丰回到包厢之后,就跟魏洁耳语了几句,两人以酒对两警卫开战的计划就此启动。魏洁以她固有的妖娆劝酒道:“项瑾,还有两位帅哥,今天既然到了我们镜州,就请入乡随俗,一同喝点这里的黄酒,这么大冷天,一杯黄酒下去,身子就热了。大家都来一点吧”

镜州的黄酒,也早有几百年的历史,这种酒,味甜而劲足,镜州当地人非常好这一口,但是北方人,却不大适应。

北方人由于冬天的寒冷气候,大都已经适应了56度以上的高度白酒。酒劲来得快,去得也快,讲究的就是一个爽。而黄酒,相对讲究的就是一个韵。古代王羲之作兰亭序,搞什么曲水流觞,试想用高度白酒显然是不合适的,几杯下来早就人仰马翻了。

黄酒这玩意,初入口没什么感觉,很多喝惯高度烈酒的北方男子,自然不会将这种薄酒放在眼里,但其后劲的强烈,却是他们始料不及,常常因为放松警惕,饮用缺乏标准而过量,最后就当场倒下。

两个警卫婉拒说:“感谢魏主任,我们今天有任务在身,否则肯定就和各位领导喝一杯了。”魏洁笑说:“择日不如撞日。两位警卫明天不就要回宁州吗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喝酒,都是另说的事情了。”

冯丰也在一边大桥边鼓:“魏主任说得是啊,今天我们第一天到镜州市,镜州方面专程派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主任来给我们接风洗尘。我们不喝点酒,好像有点不给面子了。”

其中一个警卫说:“冯处长,我们不是不给面子,主要是有任务在身。”魏洁继续上阵说:“我知道,两位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我们项瑾的安全。其实是首长多虑了,没必要这么严格要求两位,我们镜州市,向来是以治安好文明的,虽然算不得路不拾遗,但近年一直都是平安镜州,都已经六连冠了。所以,两位警卫喝点小酒肯定不成问题。就来一点点怎么样我也不逼迫多喝。”

梁健也适时出马道:“我来给几位警卫小哥倒酒。”两位见梁健给自己杯中倒酒,就伸出手来挡一挡。梁健却不管他们,坚持给他们倒酒。

这时候,项瑾也说:“两位,别拂了镜州市的好意。喝一点点酒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梁健说:“两位小哥,难道对项瑾这么不放心嘛”

尽管两位警卫是受命来监控项瑾,但是他们也知道,不能得罪了项瑾。为此,从表面上来说,他们都只是承认自己是保镖的身份,而不是监视者的身份,否则肯定会遭到项瑾的记恨,而让首长的女儿记恨自己,肯定是不理智的事情。为此,听到项瑾说话了,他们互望了一眼,不置可否。

看到两位警卫有所松动,魏洁就笑道:“看来,两位小哥,是要我们大家一起敬他们,才肯喝酒啊”这话就严重了,原本的忠于职守在魏洁的嘴中,就变成了摆架子。这对于混迹酒场的魏洁来说,这正是拿手好戏。

这时候其中一个警卫就坐不住了,站起来说:“这可不敢当,我们俩哪会摆这样的架子啊如不是有任务,我们早就和各位领导好好喝一杯了。”

魏洁说:“别多说了,项瑾也已经发话了,请两位警卫小哥给我们镜州一个面子吧。我们一定不让你们喝好。”魏洁这句话,听上去好像是不让“喝高”的意思,其实正是让他们喝得“不好”,那就是“喝高”的意思。

终于是有了松动,其中一位警卫说:“那我们就喝一点点吧。”另一外警卫朝他看看,但是没说什么话。

见有了转机,魏洁赶紧说:“这感情好,梁书记,还有冯处长,我们一起来敬敬警卫同志吧为保护我们项瑾他们真是辛苦了”“哪里,哪里。还是我们来敬各位。”两个警卫终是绕不开这酒文化,与他们喝了起来。

对于魏洁来说,只要你开始喝了,她就一定能让你喝好,喝到位。为此,看到两个警卫已经开始喝酒,她的目光就在冯丰的脸上妩媚地溜过,意思是“接下去就看我的吧”

等警卫第一杯酒下去,魏洁的第二杯就紧接着就跟了上来,她说:“这是敬敬中央来的警卫的,以后说不定就碰不上职级从最高机关来的警卫了,这个机会一定不能错过,也希望你们给我机会。”

于是警卫们的第二杯黄酒又下去了。其中一个警卫说:“这琥珀色的液体,味道甜甜的,没什么酒精度数,真好喝。”冯丰说:“好喝就再来几杯,警卫同志以前喝得是高度,这种黄酒喝起,估计是和糖水差不多。”

另一个警卫也说:“真的,是跟糖水差不多。”听到这么说,魏洁赶紧又让服务员给每人来了两瓶。

喝酒就是这样,只要一开喝,喝多喝少,那就是劝酒者的功力问题了。恰好魏洁的功力就是非常地突出。她说:“两位小哥的酒量肯定是不同凡响,今天让我们见识见识吧一般情况下,这种黄酒,我们这里一个人喝上两瓶那就能算是好酒量了,喝上四瓶那就是神人了。”

一个警卫说:“就这酒,喝上四瓶就算神人了我看我喝个六七瓶没有问题。”要是在平时,这两警卫就是打死,恐怕也不愿说出这样的话来。酒精真是一个绝佳的润滑剂,很多不会说的话,在酒精的润滑下面全部倾倒了出来。

梁健说:“今天我们看来能真正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酒仙了”这是项瑾朝梁健瞥了一眼,对于梁健用酒灌醉自己警卫的手段,表示不耻。

项瑾也对自己的那两个警卫只有摇头的份,据她老爸说,这两个警卫算是最敬职,能力也是最强的两位,在执行任务之中,也能完成其他很多警卫不能完成的任务。

项瑾心想,也许这所谓不能完成的任务,就是喝上六七瓶黄酒吧项瑾对这两位警卫的不靠谱表示摇头。

刚这么想,在魏洁、冯丰和梁健的轮番劝酒之下,这两个警卫每人已经四瓶黄酒下去了。这量真是已经不少了。这让大家都表示咋舌,因为这酒量真的已经不是一般的好。

魏洁脸上依旧烂漫地笑着,整个包厢里,此刻已经喜气洋洋,两个警卫都已经因为酒精而面红耳赤,大家说笑着,春意盎然。

梁健在酒场上的经历,告诉他要将这两个警卫灌翻,就只欠最后一跟稻草了。他就朝魏洁使了一个眼神。魏洁点了点头,然后笑颜如花地瞧着警卫说:“再怎么说,我也比两位小哥,虚长几岁。我就自称一声姐了。今天能够遇上两位,我真是难得开心,我们加深一下感情,姐再敬两位一个满杯。”

没想到两位已经喝到了高兴处,盯着美艳的魏洁说:“魏姐,我们也不多要求,我们干脆就吹一瓶黄酒算了。”

一瓶黄酒对于酒量稍差的女人,本身就是一场梦魇,慢慢地喝,能下去一瓶在酒场上也可以稍稍驰骋了,如果一口闷,大部分女人就会当场倒下来。更何况,魏洁先前不喝不喝,至少也已经一瓶半下去了。这一瓶酒,就是一场考验。

但是魏洁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喝酒,不仅仅靠的是量,更靠的是胆,她很爽快地说道:“行啊,今天我就真的来一次舍命陪君子了”

两个人,每人一瓶黄酒,伫在手边,倒成了两杯,连续往嘴巴里倒了进去。

当杯子都“砰砰”敲回桌面时,只见两个警卫的脑袋“啪啪”低下来,磕在桌子上,沉沉睡了过去。

梁健、冯丰和魏洁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鼓起掌来:“大功告成。”梁健朝项瑾瞧去,意思中明显带有,你说我成功了,随便我做什么的意思。项瑾被他一看,说道:“手段卑劣。”

梁健笑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管用就行。”冯丰说:“你们两位不是还有活动吗你们先走吧,这两位朋友就交给我们好了。”魏洁也是成人之美地说道:“赶紧去吧,良辰美景,别浪费了。”

项瑾说:“什么良辰美景啊,这分明是寒冬腊月。”梁健说:“那还去不去玩”项瑾说:“去,当然去,难得来一趟镜州”

两人走出了望湖楼,沿着台阶爬上环湖堤,向着魏洁的专车走去。魏洁安排自己的司机来送他们。两人心情不错,聊着刚才酒场上的情景,不由都笑开了。

但是等他们来到车前,脸上的笑和嘴里的笑声,似乎都被凝固了。

这怎么可能

...